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596章 你杀了我吧
    “其实你们把全温城的凶兽都杀光也无用,杀了还会有新的出现”涂小安淡淡的说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”陈风不解。

    涂小安诧异的看着他:“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仅仅是饕餮的分身吗”

    陈风茫然若失,一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涂小安眼珠子一转,另问:“你们的副院长在哪”

    “副院长应该在妖精管理局吧,现在温城的大人物,基本都汇聚在管理局,一同商量对付凶兽的策略”

    这还商量个毛线啊,不去战争遗迹杀了真正的饕餮,做别的都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“妖精管理局在何处”

    涂小安用屁股想都能知道,妖精管理局现在肯定不会在原来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我来给大神带路吧,说也不好说”陈风积极的举荐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神,我们也可以给你带路的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众学员争先抢后的说,都想讨好涂小安这颗大树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,但有一个人给我带路就可以了”涂小安笑了笑,但却没有答应陈风由他带路,而是朝着前头一喊:“白学长,能劳烦你帮学弟我带下路吗”

    最前头的白君然全身一僵,简直瞬间要怒发冲冠,可一个猛然转身后,死死压制住自己的暴脾气道:“本少还要将学弟们安全送到古学院,没空”

    “学员们又不是不认识古学院的路,学长还是跟我走一趟吧”涂小安浅笑吟吟的看着白君然,看样子还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欺人太甚!

    白君然的脸色迅速的阴沉下来,对方分明是故意的找他的茬。

    他白君然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鸟气,倏然地,身形一动,恍若幻影的站在了涂小安的面前,一字一蹦的说:“本少在说一遍,本少没空,你爱找谁就找谁带路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想找你帮我带路怎么办”涂小安微勾嘴角,眨巴眨巴眼的说,还显得有点无辜。

    哈...呼...!

    白君然重重的来了一个深呼吸,一张脸变化莫测。

    “白学长,别怕,我就只是让你给我带路而已”涂小安忽然似笑非笑的说。

    怕?

    此字一出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一刹那间,白君然上本身衣服碎裂,粉碎的衣衫如尘沙一般在空中飘扬而下,露出了一身古铜色的皮肤,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姓涂的,本少忍你个很久了,你不要得寸进尺,让本少给你带路,你算什么东西”他几乎是如野兽般嘶吼出来。

    涂小安随意道:“白学长,想必你是忘记了当初如何被我打趴了下吗,怎么,现在皮又痒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”白君然气息暴涨,浑身有一股青芒在跳动。

    不忍了,忍不了了,其实白君然刚才都在想,越想越觉得不对,才不见个把月,对方能证道就非常的了不起,实力提升不可能如此的逆天。

    肯定有猫腻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都要试一试,不能怂,怂了以后这个人成了自己的心魔,那么对修炼是大大的不利。

    况且对方如此挑衅,这口气忍了,他白君然还如何见人。

    “来吧,要打就打,我白君然不会败在同一个人身上两次的”他的气息愈演愈烈,一股侵袭感笼罩在涂小安的身上,周围空间波动涟漪。

    “大神,君然学长,有话好好说,别伤了和气”学员们见情况不对,在旁连忙紧张的劝说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这不劝说还好,一劝说白君然更生气,管别人叫大神,管自己叫学长,这地位差距很大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白君然现在证道三阶,实力变得更加的强大,而且涂小安意识扫描过,他的等级既然是三十二级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,证道成功,还生了两个小境界,这人不愧是天赋异禀。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刚才灭杀了十头凶兽吓唬到他,恐怕涂小安一露面,白君然就动手了,还会隐忍到现在?

    这家伙的脾气可从来不温和,半点激不得,一点就着,就好比现在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不要跟我动手,为你好”涂小安还是善良的,再次善意的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其实对他来说,这种打,是没有任何的意义,你一个大人打小孩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可涂小安就是看白君然不爽,就想恶心他,他若忍的下去,也就罢了,若忍不下去,那么就别怪他欺负小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姓涂的,废话少说,你最好比本少强,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”

    白君然被涂小安不阴不阳的话气的怒发冲冠,浑身青色光芒笼罩全身,冲天而起,威势慑人,一公里之内,皆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旁边一群学员顿时被白君然身上爆发的强大气浪给全部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群学员全部被掀飞,但涂小安却依然神情自若,神态冷淡地看了威势慑人的白君然一眼,淡淡的含词轻吐:“给我定”

    顷刻间,风轻云淡,一切异象不复存在,白君然冲天的青色光芒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他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,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,全身麻木。

    他爆炸性的强大力量瞬间被掏空了一样,最为可怕的是,他本人还动弹不得,宛如石化,被钉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...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白君然内心惊涛骇浪,震撼的难以复加,他对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禁锢,无形之中就将自己禁锢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”白君然怒喝一声,全力挣脱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...!

    白君然脸色苍白,眼睛中含着一股被追捕的恐怖,他失败了,他挣脱不了对方的禁锢。

    “白学长,打我啊,还愣在那里作何,我都不知道你在等什么”涂小安微勾唇角,浅笑吟吟。

    白君然闻言差点原地爆炸,一双眼睛更是要喷出火焰。

    “都说别动手了,你就是不听,哎,太年轻了”涂小安伸出白皙的手,拍了拍白君然的肩膀,这个暴露狂,动不动就露自己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给我带路了吗”涂小安再次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”白君然动弹不得,不然真想羞愧的自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