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614章 野心勃勃
    温城的妖精监狱由来已久,若是真的要给出一个准确的日期,恐怕就连当今管理局的局长吴天义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从古籍上查找,甚至都能追溯到秦汉时期了。

    从远古就有动物修炼后成妖,作为超自然或恐怖力量体,人类对于妖精向来痛恨,见了不是杀就是抓。

    妖精在人类的眼中是妖怪,其实人类修炼,拥有了超自然力量,也是妖精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称呼让那些自视甚高的修炼者,一口予以否认,他们可是修道成仙的,而不是成妖的。

    妖与仙,如同正与邪,善与恶。

    岂能同一而论。

    在妖精监狱的最深处,并不是跟外面一样的牢笼,而是一座小宫殿,诡异的是,这小宫殿还立于黑洞洞涟漪的水潭之上,环顾四周,唯有水潭跟小宫殿。

    水潭中的水不知道是昏暗的环境,还是本身原因,漆黑如墨。

    就算一个人站在水潭面前,也无法镜花水月,倒影出容貌。

    故而,黑水潭。

    这座小宫殿成了监狱里独特的风景跟另类的存在,又好像并不属于妖精监狱似的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空间地带,却被一股非常强大的阵法笼罩,无形之中草木皆兵,就算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。

    号称最强大的妖灵,就是被关押在这座小宫殿之内。

    绝对的VIP待遇!

    如今,外围的监狱铁门都被打开,各自犯罪的妖精被释放了出去,基本上,这座监狱快空了,唯有这里还是安静如斯。

    黑水潭的水面此时忽然剧烈的波动涟漪起来,好像来了一股狂风席卷,但是这里可是监狱的最深处,何来的风。

    霎时间,黑水潭前,一道虚影诡异的渐渐显化出来,一身黄袍裹身,难见真容,这人一现身,空间波动涟漪,惴惴不安,可见是一位非常可怕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嘎嘎,本王总算找到这里来了,好一个妖精监狱,名不虚传啊”

    黄袍人大费周章,从外到内,将一间间妖精监狱的门全部打开,将那些常年关押的妖精释放出去,制造混乱,而他本身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监狱最深处。

    因为他真正要释放的妖,就被关押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金猊王,本王来接你出去了”

    黄袍之人大喝一声,声音激荡出去,可倏然黑水潭前空间激荡起来,一股玄妙的阵法若隐若现,居然将传递出去的声音给隔绝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阵法,连本王的声音都透不过去,人类向来喜欢故弄玄虚,整这些花里胡哨”黄袍之人眼中诧异之后就是轻蔑,袍中伸出一只手掌,紧接着一身黄袍无风自动,一股狂暴的能量顿时暴涌而出,随意的朝着前方拍去。

    没有目标。

    轰...!

    空间激荡,无形的阵法彻底暴露了出来,阵动了,发出淡淡的光芒,放眼望去,这阵法就好像是一张巨大的大网,密不透风的将这片空间地带严严实实的笼罩住。

    “嗡...”

    阵法淡淡的光芒下,发出嗡嗡声,像琴弦笔直,泛起明亮的蓝白色光芒就像电流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传说中的玄幽三禁古阵”

    黄袍之人见自己一掌后,将阵法给打出来,沉吟的开口。

    这阵法并不算太罕见,但却非常的实用,有三禁,禁止进去,禁止神识探索,禁止触碰。

    神识都无法进入,声音就更别说了。

    就算黑水潭前有一个导弹爆炸,声音也传不到小殿内。

    “嘎嘎,这阵法挡得住别人,可挡不住本王,给我破”

    黄袍之人时间宝贵,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破阵面前浪费,浑身立刻泛起了一股强大的妖力,这种妖力之磅礴,难以复加,能让星辰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打出了一记倾天覆地之力,硬生生的轰击在暴露的阵法上面。

    嗡嗡嗡...!

    阵法像是受惊了,人性化的尖叫起来,附近空间剧烈的扭曲,只瞧黑水潭惊涛骇浪起来,水花四溅,那些水铺天盖地的凝固在了阵法上,然后既然神奇的起了强化阵法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这个世间,再厉害的阵法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都如同虚构”

    轰隆隆...!

    猛然间,这处空间好像山崩地裂了一样,摇摇欲坠,黑水潭刚像是被投放了一枚重磅炸弹,激烈的爆炸了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而黄袍之人脸上反而泛起了笑,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笑容,那些激起的千层浪若是落地,可谓暴雨一样宣泄。

    可是,千层水浪既然在空中就诡异的消失了,再看黑水潭,真的如镜花水月一般的不存在,而是平坦的地面。

    阵法破了,黑水潭也没了,一切异象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...区区阵法也想挡本王的路,简直不知所谓”

    黄袍之人放肆大笑几声,然后抬步朝着小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殿前,他一挥衣袖,狂风席卷,殿门难受其力,迅速打开了。

    然,黄袍之人惊奇起来,宫殿中居然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,别说妖了,连任何的装饰物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完全的空殿。

    “莫非六目金猊不是关押这里?”黄袍之人表情铁青起来,他费了那么大手脚,莫不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吧。

    “金猊王何在,本王来救你出去了”

    “金猊王听到快快答话”

    在阵法前风轻云淡的黄袍之人忽然慌的一批。

    他身子一闪,不断在殿中移形换位的寻找,可如肉眼所看到的一样,里面什么都没有,别说强大而可怕的六目金猊,就连一只耗子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该死,本王大意了,这里看来是人类放的烟雾弹,唱的空城计,六目金猊根本不是被关押在这里”

    黄袍之人目露深思,旋即咬牙切齿:“狡猾的人类,着实可恨”

    本王白忙一场,你们也没想好受。

    他释放了那么多妖精出去,温城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旋即,他再次环顾四周,一片空荡荡,心中隐隐泛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这里是空的,不能久留,否则迟者生变。

    走!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...

    “你可是在找我”

    忽然...!

    一道凄厉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,宛如鬼魅。

    黄袍之人闻言却大喜,再一次的环顾四周,可依然连一道鬼影子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可是六目金猊阁下”黄袍之人找不到声音的方向,只能投石问路。

    凄厉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你是何人,手段不小啊,既然能来到这里”

    “阁下到底是不是六目金猊”黄袍沉声再问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”

    黄袍脸上泛冷:“是,本王便救你出去,不是,就杀了你,没人能戏耍本王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,那我就不是,求你杀我啊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黄袍之人旋即孤零零地一个人被凌厉的杀气包围着,恐怖异常。

    这杀气宛如修罗,非常的可怕,普通人被笼罩,想必瞬间便要心肌梗塞而死,但是黄袍反而大喜,眼睛一亮的朝着小殿屋顶放眼望去。

    一眼看去,只见殿顶上方既然有一个玄铁打造的铁笼,但却非常的小,就跟老鼠笼一样。

    里面被关押着一只精小类似于貂型的小型生物,通体裹着一身金毛,非常的亮眼。

    黄袍见此,顿时惊喜:“六目兄,果然是你,本王可总算找到你了”

    铁笼中的金毛小怪眼睛一闪,瞬间变得血红,浑身充满可怕的萧杀之气,煞气觅漫百野:“你什么东西,也配叫我六目兄”

    “六目兄,看来你真是被关在这里关傻了,眼神虽可怕,但是眼力不行,居然连我都认不出来了”

    霎时间,只见黄袍之人头顶显化了一张可怕的巨兽,通灵摄厉,无比可怕,细细看之,既然是一头黄鼠狼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来是你这只黄鼠狼,没想到我们上千年没见,你的道行到是修炼的快,既然都快三阶巅峰修为了”

    铁笼中的金毛小怪坐了起来,深深的盯着小宫殿外的黄袍人。

    “六目兄,我黄某的天赋可远远不如你,你被关押在这弹丸之地,居然还能修炼突破到深山妖王的境界,你若同我一样在灵气充沛的妖灵山脉修炼,说不定你都羽化四阶了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”铁门中的金毛小怪呵呵一笑,不置可否,非常的傲气。

    对方的话,说的很中肯,这里看起来不错,可连一丝天地灵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六目兄,我先救你出来,我们在叙旧”

    说着,黄袍一手探出,猛然一股吸力产生,只见殿顶的铁笼倏然朝着他的手射来。

    一手抓住小铁笼后,他便想打开,随知...!

    “慢着...”笼中的金毛小怪阴测测的说:“黄鼠狼,你今日专门来救我,到底按的什么心,先把话说清楚,在救我出去不迟”

    黄袍微微一呆滞,道:“六目兄,我们可是老朋友,见你被人类关押,我不来救你,谁来救你啊”

    “本座都被可恶的人类关押上千年了,为什么你现在才来救”

    黄袍一愣,然后道:“人类的妖精监狱,重兵把守,平日难有机会,可如今,战争遗迹开启,凶兽攻击温城,我才得一有机会来救你六目兄啊”

    “什么,上古战争遗迹又开启了?”笼中的金毛小怪闻言第一次流露出震惊,可见内心冲击不小。

    黄袍道:“六目兄,等我把你救出去,我们两兄弟联手,就算是战争遗迹开启,又有何惧”

    “说吧,你救我出去,想我替你做什么,有什么条件”金毛小怪冷静下来道。

    黄袍道:“什么条件不条件,我们这交情,需要讲这个嘛”

    “还是讲清楚为好,你这头黄鼠狼什么时候不来救我,偏偏这个时候,能按什么好心”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“六目兄,你多想了,我这就将这笼子打开”

    “你若不说清楚,打开了笼子,我也不会出去,我六目金猊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欠人情,现在不说好,等我出去之后,岂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”

    黄袍眼中精光闪烁,忽然哈哈大笑:“世人只知道你六目金猊凶煞无比,六亲不认,没想到还如此的心思缜密”

    “狼兄,彼此彼此,这千年关押,本座总要长一个心眼,不然你怎么能在妖灵山脉作威作福的修炼,而我堂堂六目金猊,世间唯一的高贵存在却被人类关押在这个鸟地方”

    无论你起点有多高,若是做事不带脑子,也会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这个妖精监狱里的妖精,修炼多年成精成妖,就狂傲自大,何曾将人类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想杀就杀,想吃就吃,可结果呢,蹲大狱了。

    被人类关进去,可没有所谓的刑满释放,你要嘛臣服,要嘛关押到死。

    “既然六目兄如此明说了,那么我黄某也就开门见山了”黄袍野心勃勃的说:“我要当妖灵山脉的共主,一山脉之王,但仅靠我一人,还做不到,我需要六目兄帮我一臂之力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六目兄无心地盘之争,我救你出去,你帮我扫清挡路之人,到时候我们或许还可以一同进入战争遗迹,杀一头上古异兽,夺兽丹修炼”

    笼中的金毛小怪啧啧一笑:“你区区黄鼠狼,就想当妖灵山脉的王,妖灵山脉可是天下妖精的大本营,如此说来,我看你是想当妖族的王吧”

    它眼中满是轻蔑,天下生物何其多,传说中的神兽也并不仅仅限于传说,各自血统强大的生物不胜繁几,轮也轮不到黄鼠狼这种低贱的品种。

    想屌丝逆袭?

    或许说这只黄鼠狼也想学学人类的历史,农民翻身做主人。

    “六目兄,什么妖族之王啊,这话严重了,我岂能在你之上啊,我黄某只想在妖灵山脉一家独大而已”

    金毛小怪摇了摇头:“我无所谓,本座的夙愿是羽化四阶,你此番救我出去,我帮你一把,也在情理之中,况且,谁让我们是老相识呢”

    它浪费了足足千年,既然让一只黄鼠狼的修为都在它之上,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杀,甭管为了什么,它眼中只有杀戮。

    “快帮本座出去,本座出去要先将外面的人类杀光”

    “六目兄的杀戮之气,在这千年可一点都没弱化啊”黄袍笑了笑,很好,他就看中了这头金猊的戾气。

    由它当自己的先锋大将,他的大业可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