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618章 分身秘法到手
    足足咯吱了十分钟,黄妖王绝望了,感觉自己的牙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愤愤不平的将小铁笼扔给了涂小安。

    涂小安接都没接这个铁笼,直接一甩手,拍苍蝇一样的将小铁笼拍到了地面上去,发出了金属般的撞击声,铁笼自然可能有损坏,到将里面的六目金猊给震的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何等凶煞,但却没有大怒,因为它现在能不能重见天日,都掌控在这条蛇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那柄宝剑,看上一眼,就知道不是凡物,剑气凌人,很有可能劈的开铁笼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这套分身秘法,可谓是天下现在最珍贵的宝藏,今日算便宜了你”

    涂小安斜睨了他一眼:“有本事你别便宜我啊”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黄妖王气的差点杀气都蔓延出来了,该死的蛇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    整的好像是自己非要送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快点,你还想不想六目金猊出来了”涂小安内心其实是有点激动的,他主修元素之法,真要说有别的什么本事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这分身秘法一得到,嘻嘻,以后这个天底下,或许能有两个涂小安了。

    “六目兄,本王为了你可亏大了,等你出来,你可不能负我”

    “快点吧,一套破秘法,跟你死了老娘一样的”笼中的金毛小怪都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黄鼠狼都那么矫情的?

    只知道惦记别人的东西,自己的东西一点都不想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接好了”黄妖王反被六目金猊恶心了一句,深深吞了一口气,浑身一阵光芒闪烁,食指跟中指合并立了起来,轻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然后就像要拉什么东西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咻...!

    一团闪烁的光球从他额头拉了出来,朝着涂小安的额头飘去。

    涂小安见这个小光团玄秘无比,眼睛发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移花接木”吴天义在后方看到,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这黄妖王也是谨慎,区区秘法居然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段转接,直接转移到涂小安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涂小安悄然想起了在万血池,柳妖王化身的那颗精血。

    精血冲进了他的额头,便开始夺舍。

    黄妖王这一手,跟当初柳妖王阴他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该不会这黄妖王也没安好心吧。

    涂小安微微后退了两步,额头显化王字印记,没有贸然让这小光团融入额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传给你了,你还不想要”黄妖王被涂小安整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刚才眼巴巴的商量,逼着自己将分身秘法传他,现在传了,他还一副不愿意接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涂小安出道后,天真无邪没多少心机,没少在这些妖精手中吃亏,转头看了吴天义一眼。

    吴天义隐晦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好吧,看来他想多了,黄妖王还算老实。

    但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这时,涂小安额头的王字印记消失,像是中门大开,小光团无障碍的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钻,小光团在涂小安的脑海中一下子分解了,仿佛露出了庐山真面目,紧接着,涂小安像是被人硬生生灌输了一股知识力量,脑海中就出现了秘法的修炼方式。

    “叮...恭喜宿主得到了四阶修炼功法“天法分身术”的残卷。”

    突然,系统的提示音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天法分身术?”涂小安眼睛猛然一亮,可旋即他脸色阴沉了下来,顾不得察看具体的修炼之法,睁开眼睛,死死盯着黄妖王,兴师问罪道:“怎么是残卷啊,你坑爹啊”

    黄妖王都有点受不了这条蛇的臭嘴,冷笑:“知足吧你,这可是四阶的修炼秘法,残卷就不错了,虽是残卷,但是并不影响你修炼出一个分身,只不过这应该是上半部的秘法,修炼出来的分身只能得到真身的一半实力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修炼把握的好,加上别的辅助,分身也可以达到真身的六成功力”

    “据说,若有完整的一套秘法,分身跟真身的实力几乎相仿,不需多让,甚至能替真身去死”

    黄妖王为什么如此的委曲求全,让涂小安占上风,就是他这个是分身,只有妖王的实力罢了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若惹怒了对方,直接将他这个分身给杀了,就一切凉凉了。

    修炼出来的分身若跟强大的对手战斗,力量消耗太严重,或许遭受重创,就会溃散。

    这跟涂小安之前的化形术有点像。

    若是溃散了,这分身就白白的修炼,而且修炼一个完整的分身非常的困难,劳神劳力。

    “五成,修炼的好,可以达到真身六成功力”涂小安暗暗的思忖,这其实已经非常的不错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上半部秘法,那么就还有下半部。

    “蛇妖王,本王秘法已经传给你,现在轮到你做事了”黄妖王开口。

    “快点,快放本座出来”笼中金毛小怪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,外面的两个人,太墨迹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聊下去,都怀疑要聊出感情来了。

    涂小安掀开眼,轻挑眉目,眼中闪过一丝玩味跟狡黠,就差脸上写着,你上当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黄妖王一看,怒声道:“你想反悔”

    “蛇妖王,我们跟是君子交易,本王将秘法传给你了,你也答应帮本王放出六目金猊,你若选择反悔,本王回去就跟你们蛇族开战,不死不休”

    “不但是本王,我还会联合灰妖王,一起灭了你们蛇族,你也应该知道灰妖王会很乐意跟本王联合对付你”

    “干嘛干嘛,我笑一下而已,你至于那么紧张吗”涂小安耸了耸肩膀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这时,只见涂小安倚天剑倾斜,斜指地面的小铁笼。

    “不可放啊”

    吴天义骤闪而来,直接用手将倚天剑的剑身握住,然后一脸焦急的看着涂小安。

    他是涂小安的战仆不假,但他更是一城之首,身后是温城上百万的百姓,这凶煞的六目金猊一放出去,温城直接成了人间炼狱。

    要真是那样,他吴天义这个局长罪责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人类,本座出去第一个吃了你”笼中金毛小怪戾气弥漫。

    “姓吴的,识相的闭嘴,或许你还能是我妖族的好朋友”黄妖王啧啧一笑。

    涂小安对吴天义略微的刮目相看,本以为这个阴测测的老头并不是那么的爱民如子,看来当初他是被自己的暗疾弄的人不人鬼不鬼。

    现在的吴天义,正气凛然,高级战神的修为,到是完全贴合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放它出来又何妨”涂小安淡淡一笑,然后一道传音:“你难道还不相信主人我的实力吗,这六目金猊想必是个不错的战宠吧”

    吴天义顿时双眼激凸,震惊一片,原来,原来他的主人心中有大志。

    既然连六目金猊都想收为战宠。

    它可不比一般的动物修炼成妖。

    几乎是上古的异兽血统,何等冥顽不灵啊,简直根本不可能臣服他人的。

    不过,吴天义怔了怔,当初他能轻松的蹂躏了这条蛇,可最后呢,莫名其妙成了他的战仆,完全不能反抗。

    吴天义震惊之后,眼睛一亮,将握住剑身的手松开了,然后乖乖的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哼,该死的人类知道怕了吧,就算你不阻拦,本座出去也第一个吃了你”笼中金毛小怪还没出来,就已经目中无人了,嚣张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吴天义斜睨了一眼过去,看它都跟看一只臭虫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道最后谁吃谁。

    而黄妖王狞笑了几声,看来要大局已定。

    用天法分身术换六目金猊,这笔买卖是划算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两大深山妖王联手,妖灵山脉何人能敌,其实黄妖王现在真正的对手只有一个,那么便是神秘的狐族,还有那个狐仙王。

    它不但要征服狐族,最关键是,征服那个妖灵山脉第一大美人。

    一想到此,黄妖王就忍不住的想放声大笑,未来多么的让人美好憧憬啊。

    而此时,涂小安陡然大喝一声,势若奔雷,一对妖治的眸子绽放两道灿灿神光,只见倚天剑觉醒了一样,光芒大亮,剑吟声嘹亮。

    “给我破”

    锵...!

    一道非常刺耳的铿锵声激荡而起,震的空间都扭曲起来,此时,不管是黄妖王还是吴天义,都忍不住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里面的六目金猊就更惨了,凄惨的发出痛苦的声音,它可是设身处地啊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爆裂了。

    一剑落下,刺耳声消失,众人纷纷侧目看去,黄妖王的脸色阴沉了下来,铁笼依然还是那个小铁笼,并没有随着涂小安的一剑,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的剑也斩不开铁笼”黄妖王立刻虎视眈眈的冲着涂小安逼问。

    涂小安到是一脸的平静,淡淡的说:“急什么,那么好解决,你的牙齿不就搞定了吗,我多劈几剑肯定能破开”

    “几剑”笼中六目金猊闻言要吐血:“本座差点被声音给震死”

    “你六目金猊是水做的吗”涂小安揶揄的说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涂小安根本就没用力,不过随便劈一剑试试手感,算是预热,关键是恶心恶心这个六目金猊。

    不过不得不说这个铁笼真是堪比托塔天王的玲珑宝塔,这也太坚固了吧,完美的牢笼啊,被困进去,谁都别想出去。

    涂小安虽然没有用全力,但他的倚天剑无坚不摧,神锋无比,切铁跟切豆腐一样,愣是没在这个铁笼身上留一点印记下来。

    区区铁笼,就是一个天大的宝贝啊。

    劈成两半,怪可惜的。

    “再劈第二剑吧”黄妖王见涂小安愣在那里,急的催促,:“不然你把这剑借本王使使,你的力气太小了”

    涂小安白了他一眼:“我的剑,岂能让黄鼠狼碰”

    黄妖王顿时面目狰狞,差点想翻脸,给你一条蛇碰,就光荣了?

    你一条蛇,拿来的那么大优越感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是一条龙呢。

    罢了,黄妖王气归气,但现在大事要紧,不跟这条蛇计较。

    涂小安的第二剑要开始劈了,里面的六目金猊不禁都害怕起来,连忙用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耳朵,看上去萌哒哒。

    “看我独孤九剑之破剑式”

    涂小安妖治的眼眸又绽放灿灿神光,倚天剑化为了一道白引落下,空间破空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“独孤九剑?”

    吴天义闻言傻逼了,这不是金庸小说中的绝世剑法吗?真的存在?

    涂小安:我特么瞎喊的。

    气势很重要。

    铿锵...

    剑落在铁笼上的声音何止震耳欲聋来形容,简直穿云裂石,振聋发聩,里面的六目金猊都要发疯了一样,发出凄若游魂,厉似鬼魅的凄惨声,被震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随后,几个人再看铁笼,铁笼还是那个四方小铁笼,可谓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你这剑到底行不行,还不如本王的牙齿呢”黄妖王现在已经严重怀疑被涂小安给忽悠了。

    切...!

    涂小安不屑的一笑,你拿你黄鼠狼的破牙齿跟劳资的倚天剑比,拜托,吹牛逼能不能别像呼吸一样的自然。

    “已经破开了,一点眼力见都没有,真不知道你这头黄鼠狼,怎么修炼到这般境界的”涂小安冷言嘲讽。

    “破开了?”黄妖王心系六目金猊,直接无视了涂小安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”涂小安微微抬起下巴,朝着小铁笼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霎时间,嚓...!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小铁笼身上迸发出来,只见黄妖王呼吸都急促了起来,真的成功了?

    一声“嚓”之后,小铁笼在几双眼睛的注视下,直接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本座要自由了,哈哈...”

    小铁笼一分裂,只瞧里面的金毛小怪就如一把蒙尘了的剑,灰尘尽除,光芒毕露,六目金猊被关押上千年的满腔怨气,在酝酿了多年后,汹涌直冒上来,化为嗜血的杀气,觅漫百野。

    徒然,金毛小怪的小小体形金光耀眼,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暴涨,一股史无前例可怕的凶兽气息随之肆无忌惮的喷散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六目金猊一出,本王的大业可成”

    黄妖王看到这一幕,也跟着激动起来,可突然,一道璀璨的可怕剑气骤然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噗...!

    黄妖王脸色大变,张口喷出了一口血,腰间更是出现了一道非常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你...该死的蛇妖王,你居然对着本王偷袭,下阴招”黄妖王勃然大怒,因为涂小安宝剑此时正指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