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621章 一颗头颅
    大小战争在温城的街边乡角不断的陆续上演,人妖的对抗既然成了普遍而不能再普遍的事情。

    百姓们都看的麻木了,这是什么样的世道,也太光怪陆离了。

    然而,温城最大的一场战争,却是世人所看不见的。

    妖精监狱外围几乎已经全部轰塌,这座有着古老历史的监狱,最终也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可在监狱最深处,还有一处空间是独立的,只闻里面一道睥睨而霸道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六目金猊,本蛇王就问你服不服”

    这处空间里面,只见一条遍布鳞片的恐怖蛇尾缠着一头三丈邪物将它悬于半空,邪物一看,既然是六目金猊。

    此时的六目金猊遍体鳞伤,样子甚是狼狈,显然受了不小的伤,可就算如此,它身上依然散发着萧杀之气,戾气更重。

    再看蛇尾的出处,却是来自于一位清秀男子,无限延长的恐怖蛇尾从他的身后长出来,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怪异。

    至今,涂小安跟六目金猊的战斗,已经打了二个多小时了。

    结果很显然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在涂小安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段下,在他打出真火,连蛇尾都长出来迎敌的时候,六目金猊只能不敌。

    可怜的六目金猊万万没想到,一条蛇会那么的强,他还没重见天日,还没君临天下就被暴虐,现在被蛇尾吊在半空,困于蛇尾之下,不得反抗。

    “服你姥姥,卑贱的蛇,就算你打败了本座又怎样,你杀不了本座的”就算被擒了,六目金猊依然不失霸气,暴戾跟怨恨十足明显。

    千年被关押,时代变了?它居然连一条蛇都打不过了,谁能给它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涂小安冷笑的看着六目金猊:“本蛇王从来没说要杀你,我只说我要收服你,当我的战宠”

    “战宠?嘎嘎...你这条蛇也太痴心妄想了吧”六目金猊差点都想说,你一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,但想想,这个比喻也不太准确。

    只能用痴心妄想来反驳。

    涂小安自然知道六目金猊不会轻易就范,也不心急,屁股后面巨大的蛇尾一动,猛然将六目金猊朝着地面砸去,这一砸,地动山摇,一个大坑出现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惨叫一声的重新吊于半空。

    “嘴硬是没用的,我涂小安想收服的战宠,还从来没有失败过”

    轰...轰...轰...!

    涂小安掌控蛇尾,不断的将六目金猊朝地面轰击,这厮的生命力太过旺盛,不将它打个奄奄一息,绝对不可能收服。

    只是,无论涂小安如何暴虐,这厮的生命力还是生龙活虎似的。

    除了狼狈点,也看不出再多。

    “六目金猊,臣服吧,否则你不可能重见天日”涂小安冷言相向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被一通狂轰乱砸之后重新吊于空中,却还哈哈大笑:“卑贱的蛇,要本座臣服你一条蛇,不存在的,有本事你可以杀了本座”

    “找死”

    涂小安手握倚天剑,挥舞几下,便是一道一道恐怖如斯的剑气刮在六目金猊的身上。

    它金毛下,一条一条血痕出来。

    “爽,痛快,继续”六目金猊怪叫着,一身的妖魔之气,身上的六只眼睛闪烁幽然的光,让人不自觉就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疯子”涂小安蹙眉,感觉有点棘手起来,打败不难,杀也不难,收服太难,这六目金猊难道真不怕死?

    还是真的白痴的觉得自己真的是不灭身躯?

    涂小安意念一动,蛇尾一拉,直接将六目金猊悬于自己眼前,长剑可触。

    “本蛇王没这个耐心跟你浪费,我再问你一次,是臣服还是死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下,倚天剑直接贴在了六目金猊的脖子上,他心隐着杀气。

    “来啊,杀了本座,本座被人类关押千年,不但不死,还突破到深山妖王,本该君临天下,却败给了你一条蛇,可谓奇耻大辱,杀了我吧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沉入疯狂,怪吼怪叫,它连一条修炼的蛇都打不过,还提什么君临天下,伤自尊了,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涂小安反而怔住的陷入两难,这六目金猊这副求死的样子,让他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但凡修炼生物,修为越高,其实越不想死,同时越怕死,涂小安之前收服的战宠,都是受到了死亡的危险,最后不得不臣服。

    能活谁想死。

    涂小安不信,不信这个六目金猊那么的视死如归,它肯定在诈自己,断定自己不会杀它。

    还是说,它就觉得自己没能力杀它。

    “哼,你想死,那么本蛇王肯定成全你,到了阴曹地府,也没你好果子吃”涂小安杀气沸腾,如飙风骤射,手中倚天剑“吟”...的发出清脆的声响,尽是嗜血的愉悦。

    旋即,剑锋上爆发刺眼的亮光,似乎想与这天地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这时,涂小安妖治的眼眸精光四射,抬起倚天剑,然后杀气毕露的朝着六目金猊的头斩去。

    这一斩,六目金猊必定身首分离,断无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就在倚天剑马上要斩到六目金猊脖子上的时候,此邪物既然还浑然不惧,发出厉似鬼魅的怪笑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倚天剑戛然而止,涂小安眉宇似有划不开的冰霜看着六目金猊。

    卧靠,这厮还真的不怕死。

    涂小安本来就准备吓吓六目金猊,可对方不但不怕,还瞪着自己的六只铜铃大眼看着。

    “嘎嘎,卑贱的蛇,你的剑倒是斩下啊,本座何惧”

    “草”涂小安气的朝着六目金猊的身上刺了一剑,然后剑身一个旋转,钻出了一个血窟窿眼。

    “阿...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惨叫一声,不怕死,但有点怕痛。

    死就那么一下,或许连感知都没有,但是痛就如影随形,如惊涛骇浪,一浪接着一浪的来。

    “废物蛇,本座让你杀,你都不敢杀,若是本座能活着出去,定然将你蛇族杀光吃光”六目金猊面目狰狞,煞气觅漫百野。

    涂小安闻言立刻怒了,他也不是非要收服不可,特么的,杀了再收一颗深山妖王的本命金丹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好,你如此求死,我成全你”

    涂小安用一种视万物不存在的冷眸最后看了一眼六目金猊,收服看来是绝对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倏然,倚天剑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猛然一震,脸上双眼激凸,胸前三眼跟灭了灯一样,闭上了。

    砰...砰...砰...轰...!

    一颗硕大的头颅从半空掉到了地上,紧接着三丈高身躯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非要逼我杀你,哎...”涂小安闭了闭眼,叹了一口浊气,活着不好吗,这等上古血统,这等修为,杀了,实在太可惜。

    他有爱才之心,奈何邪物桀骜难驯。

    此时,涂小安才深深的明白无条件收服技能的变态。

    若有,何须如此费劲。

    不过,他很快就有一次无条件收服技能了,温城妖精霍乱一结束,任务一完成就行了。

    现在六目金猊已死,这头妖精监狱最大的大妖王解决了,外面那些小妖在收拾收拾,妖精霍乱也就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妖精霍乱,对涂小安来说,都是有利可图,反正他都不会吃亏,只是苦了普通百姓而已。

    接下来,涂小安准备再次进一趟妖灵山脉办点事情,另外他也想将自己的老妈跟老姐带到蛇宫内居住。

    人类世界现在太乱,鬼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唯有将自己的亲人安排在蛇宫,涂小安才能完全的放心,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整个蛇族都会誓死保护。

    简单的思忖,涂小安眼睛一亮,是时候取了六目金猊的本命金丹出去了。

    突然...涂小安整个人呆滞了起来,只见掉在地上的那颗金毛头颅动了,滚动了几下,三道幽然的眸光亮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嘎嘎...本座是不灭身躯,斩下头颅,本座也死不了”

    如怨似泣的声音出现,六目金猊的头颅既然在涂小安的面前蹦蹦跳跳起来,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咦...!

    涂小安看到这一幕,猛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很是惊奇跟惊讶。

    “卑贱的蛇,是不是吓傻了,早就说了,本座的强大,是你们这种卑贱的生物所无法想象的”

    涂小安一脸的古怪,最后道:“我特么的真是有点服了你,六目金猊你不愧是上古血脉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,卑贱的蛇,你若是臣服本座,本座可以对你既往不咎”巨大的头颅蹦蹦跳跳的说,样子很滑稽很怪异,但话却很霸气。

    涂小安揶揄:“你就算不死,但也就一颗头颅,你大言不惭什么啊,既然斩下头颅不死,那么本蛇王最多再出一剑,将你的头颅一分为二,取了你的本命金丹,我看你怎么活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想要本座的本命金丹,大胆,你会死的很惨的”金毛头颅有点慌了。

    涂小安冷冷一笑,倚天剑直指金毛头颅,剑锋上刺眼的亮光,:“我死的惨不惨,不是你说了算,但你肯定会死的很惨,秋后的蚂蚱,还想蹦跶,这次有本事你还不死给我看看”

    话还未落,倚天剑一出霍然大亮,如同满月明辉般直接化为了十几米长的巨大剑芒,铺天盖地的朝着地面那颗金毛大头颅斩去。

    “本座是不死身躯,本座堂堂六目金猊,岂能死在你一条蛇的手中”

    凄厉的声音迸发,最后全部淹没在璀璨的无敌剑芒中。

    “头斩了还能不死,非逼我多费一番手脚,何必呢”涂小安冷淡无比,这一剑下去,恐怕什么都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涂小安相信,很快他就可以看到六目金猊那颗大大的本命金丹了。

    肯定会比白妖王的那颗还要更大。

    此番跟六目金猊打,涂小安也没感觉什么难度,虽然六目金猊的实力要比白妖王强很多,但别忘记了,涂小安现在比当初强更多。

    跟白妖王对战,涂小安才35级,还不是一位真正的妖王,可现如今,他乃是37级了,差一步就深山妖王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无敌的元素手段,对手除非比他强太多,可以碾压,不过,四阶以下,不可能有什么存在可以做到碾压涂小安了。

    “深山妖王的本命大金丹,我最喜欢了”涂小安看着前方充满了尘土烟雾,挥了挥手,一股气浪席卷。

    尘土烟雾驱赶之后,涂小安又一次蹙眉起来,没有本命金丹出来,地面只是一道非常庞大的剑痕。

    “还没死?”涂小安有点不相信,莫非六目金猊真如它所说,是不灭身躯。

    拉倒吧,它又不是四阶,况且四阶也不是与天同寿啊。

    但头颅呢?

    学老鼠打地洞,钻地缝里去了?

    “六目金猊,若是还喘气,就滚出来吧”

    涂小安举目望去,附近尽是一片狼藉跟残垣断壁,哦,对了,还有六目金猊那具没了头颅倒地的身躯。

    这时涂小安发现,那具身躯脖子部位既然连一点血都没流出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还活着”涂小安暗中笃定,强大的意识力弥漫出来。

    跟我躲猫猫?

    意识力一笼罩出去,几乎在下一秒,涂小安就笑了出来,六目金猊身上独有的妖魔之气太明显,它就算内敛了气息,也无用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涂小安冷哼一声,倚天剑斜指,然后轻轻一挥,一道璀璨的剑气就朝着某处地方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澎...!

    那一处地面,剑气还未席卷就轰炸了开来,只见六目金猊那颗金毛大头颅宛如导弹,朝着上方爆射上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...!

    这里是监狱深处,上方可是封闭的岩石墙壁,可就算如此,六目金猊的头颅仿佛无人能挡,穿墙洞石而过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厮想逃”

    涂小安愣了一下,就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上方大面积的轰塌,最后出现了一个天洞,它冲出去了,六目金猊仅仅用一颗头颅冲出了监狱最深处,来到了温城的上空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六目金猊这一手操作大大的出乎了涂小安的预料,或许说是它早有预谋了。

    因为它的身体被涂小安的蛇尾缠住,不得动弹,逼着涂小安将它的头颅斩下,然后伺机而动,出其不意的寻找时机逃跑。

    若真是这样,好吧,涂小安不得不说,六目金猊成功了,但就算冲出了妖精监狱,又能怎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