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624章 误入战争遗迹
    如此这般,一前一后,皇冠金雕跟金翅飞马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速度竞赛。

    这两种生物的飞行速度就算是深山妖王来了,也只能自叹不如,同样的风驰电掣,肉眼根本完全不可见。

    快,太快了,金翅飞马由于吃了妖灵本命金丹,飞行速度大大的提升,基本上不逊色皇冠金雕,隐隐还要快上一筹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逝去,金翅飞马不断的拉近跟皇冠金雕的距离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整个人都快懵逼了,这几个意思啊,一匹马飞的那么快没,过分了吧。

    它从刚开始的轻蔑变成了凝重,一对泛着隐隐金属光泽的大翅膀挥的卖力,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小金雕你怎么回事,不但没有甩掉后方的那匹马,还被对方咬的死死的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发出不满的声音,心中不禁有点忐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若被那条蛇在逮到,恐怕就难以善后了。

    随着飞速飞行,它们已经进入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上,就算它之后还想着自爆,恐怕只能拉着一座大山一起下地狱了。

    “给本座飞快点,没用的东西,一匹马都飞的比你快,怪不得你当不了百鸟一族的王”六目金猊完全不给皇冠金雕面子,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顿时心中暗怒,怎么说它也是一代大妖,差一步就当了一脉的王,既然被人如此羞辱。

    该死的六目金猊,你都只剩一个头颅了,还嘲笑本金雕。

    若不是本金雕救你,你已经自爆的连渣渣的不剩了。

    气归气,可皇冠金雕忍着没有发作,谁让对方是老大呢,它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日后能得到六目金猊的支持,帮自己夺回百鸟的王位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,再忍忍。

    “金猊大王,你放心,那匹马追不上来的”皇冠金雕只能如此说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叱喝道:“放心什么,那飞马分明越来越近了,废物”

    忽然,六目金猊想到了什么,妖魔之气散发出来,厉声道:“小金雕,你莫非是诈本座,故意带着本座离开温城,实则你是帮着那群人类,不想让本座在城市中自爆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皇冠金雕都要哭了,不带这样冤枉人的,它是妖,还被该死的人类关押超过四百年,它恨都恨死人类了,凭什么帮人类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这话可太伤小的心了”

    “哼,那你堂堂伪妖王层次的金雕,飞行速度为什么还比不上一匹马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越想越不对,希望对方给自己一个完美的解释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被问的哑口无言,不得不说已目前来看,后方穷追不舍那匹马的飞行速度是比它还快上一分。

    然,它特么的怎么知道为什么一匹马能飞的那么快。

    见鬼了一样。

    渐渐的,皇冠金雕跟金翅飞马的距离不断拉近。

    从开始的一百公里,到80公里,50公里...30...20...!

    “小金雕,你若被那匹马追上,本座非一口活吞了你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杀气腾腾的说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吓得差点从空中坠落,它明显的感受到六目金猊的杀意,心里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为什么,谁能告诉它,一匹马为什么飞的比它这位伪妖王的皇冠金雕还要快。

    这六目金雕无比凶残,若自己真被后方的马追上,它一定会翻脸吃了自己。

    不行自己先吞了它?

    要知道六目金猊这颗金毛大头颅可是被它叼在大嘴中。

    谁吃谁还两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六目金猊,你觉悟吧,还有那头金雕,不想死,就立刻给本蛇王停下来”

    身后一道嚣张的呐喊声传来,六目金猊闻言提心吊胆起来。

    该死的蛇,还真是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“大王吾急,马上我们就快到妖灵山脉的入口了”皇冠金雕冷汗涔涔的说。

    “哼,恐怕还没等你飞入妖灵山脉的入口,你就被身后的马追上了,废话,真是一个没用的废物,本座就不该相信你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不该相信我?

    怎么滴,怪我耽误你自爆了?

    皇冠金雕现在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,没见过如此忘恩负义的。

    它现在是肠子都悔青了,不该趟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这时,皇冠金雕猛然冰冷的双眸一亮:“大王你看,前面那座山浓雾笼罩,难以分清东南西北,若是飞进去,身后那匹马就算追上我们,也找不到我们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放眼望去,微微诧异,好浓的雾气,已它的视力,既然不能看穿其中变化。

    “好,好极了,连老天都不想我六目金猊死,快飞进前面那座山里,钻进浓雾中”

    皇冠金雕根本不需要它来吩咐,已经疾如雷电,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半晌后,皇冠金雕就停在了一阵磅礴的浓雾面前,不禁惊叹一声:“这里不但浓雾云山雾绕,肉眼不可见,而且天地灵气居然还如此的浓厚,真是不可思议啊,人类的山河百川,还会有这样的宝地存在”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真是运气好啊,进去之后,不但不用担心会被追兵追到,还能利用灵气好好修炼一方”皇冠金雕说着就要展翅飞进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头颅那颗独角怪眼闪烁幽然的光,发现了诡异之处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正常,看样子莫非是...”六目金猊环视一圈后,眼睛慢慢的睁大,显得非常的震惊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疑惑:“大王知道这是何处?”

    “蠢货,亏你还修炼到伪妖王层次,既然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,这那里是什么灵气宝地,而是开启的上古战争遗迹,里面有上古异兽,进去简直就是九死一生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这里是开启的战争遗迹”皇冠金雕顿时变得目瞪口呆,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。

    “大王,既然是上古战争遗迹,那么我们万万不可孤身犯险的进去”皇冠金雕有丝惊恐的说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面目狰狞的大骂:“蠢货,本座难道不知道吗,还需要你来提醒”

    皇冠金雕撇了撇嘴,堂堂伪妖王,被呼来喝去,心中无比委屈。

    “蠢货,别愣着了,转道啊”六目金猊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刚想起飞,扭头回去,却见身后金光一闪而来,旋即就看到一匹长着金色大翅膀神骏的飞马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跑啊,怎么不跑了,继续...”坐在金翅飞马上的涂小安浅笑吟吟的看着前方的皇冠金雕,逮一个正着。

    完了,后路被堵住了,皇冠金雕暗叫不好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杀气腾腾的看着马背上的涂小安,恨不得一口吞了他,来的还真是快。

    “六目金猊,本蛇王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,臣服或死没,你逃不掉的,死了这个心吧”

    六目金猊不言不语,只是死死的盯着涂小安,若是眼神能杀人,涂小安不知道粉身碎骨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涂小安丝毫不惧六目金猊的凶残目光,反而一身轻松的将视线投放到了宛如战斗机的皇冠金雕上,道:“金雕,你飞的挺快啊,为了追你,本蛇王足足浪费了三颗妖灵本命金丹”

    他给金翅飞马吃了三颗妖灵本命金丹,这才追上来的,可是下了大本钱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闻言,顿时明白了为什么一匹马会飞的那么快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不禁苦笑起来,用妖灵金丹给金翅飞马“加油”,还真够奢侈的。

    “本蛇王也给你一次机会,臣服或死,你若死了,你的伪妖王金丹到是可以弥补弥补本王的损失”涂小安冷淡无波的说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战战兢兢起来,这两个选项,它都不想选,可它深知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可怕存在。

    对方是蛇族之王,将六目金猊都打的只剩下一颗头颅,它拿什么去对付。

    完了,彻底完了,这下它可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“别愣着了,给你们两个货报三个数字,不做选择,本蛇王就帮你们做”涂小安一副君临天下,唯有独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嘎嘎,卑贱的蛇,本座六目金猊的命运从来只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你给本座我等着,迟早活吞了你”

    一时成败算什么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眼睛血红,浑身充满萧杀之气,仿佛无形之中,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对着皇冠金雕道:“快,飞进去”

    “什么,大王不能进去啊”

    “不进去你是想当那条蛇的战宠,还是想献上你伪妖王的本命金丹”六目金猊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皇冠金雕顿时被说的哑口无言,心中一狠,一句话不说,展翅就朝着浓雾地带掠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还跑,属耗子的吗”涂小安不屑的开口,刚想叫金翅飞马追上去,可这时他才发现前方的不寻常之处。

    浓雾缭绕,灵气沸腾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有古怪啊”涂小安下意识的笃定一说,怪不得皇冠金雕忽然停下来,估计也是看出古怪之处。

    “管它了,追进去在说”涂小安现在是艺高人胆大,都追到这里了,总不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“追!”他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金翅飞马嘶吼咆哮一声,一眨眼就飞进了浓雾之中。

    刚一飞进去,涂小安便心中一凸,举目白茫茫一片,已他的眼睛,居然只能看到三四米处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浓雾啊”他不得不惊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散去”涂小安浑身一震,一股强大的气浪四面八方的席卷出去,想将浓雾震散。

    可结果完全不如人意,浓雾笼罩,如空气一般的无所不在,根本散不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六目金猊就是看中浓雾,知道自己就算追进来,也恐怕难以找不到它们的踪影”

    涂小安心里那个气啊,这孔子给它们给钻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现在怎么办,马儿都分不出东南西北了”金翅飞马弱弱的说:“主人,不如我们先出去吧,这浓雾诡谲的很,若继续深入,怕出不来”

    涂小安沉吟一声,强大的意识力笼罩出去。

    然,他更加震惊了,意识力居然笼罩不出去,被什么给抵挡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...”涂小安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兆。

    此时,轰隆隆...轰隆隆...!

    一阵地动山摇,一股股令人恐怖颤栗的狂啸声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道传来,可谓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而金翅飞马更如惊弓之鸟一样,战战兢兢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涂小安感受到了很多股凶兽之气肆无忌惮的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眼睛,一双双可怕的兽眼在浓雾中如无数闪烁的星星明亮了起来,看着很吓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”涂小安大吃一惊,是凶兽,是饕鬄的分身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前方浓雾之中出现了数不清的饕鬄分身,朝着涂小安包围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该不会是战争遗迹的入口吧”涂小安咽了咽口水,那么巧?

    “退,快出去”涂小安顾不得多想,立刻命令金翅飞马先飞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诡谲的地方,又眨眼出现数不清的饕餮分身,恐怕八成就是开启的战争遗迹了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涂小安迟早是要来的,可绝对不是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好在金翅飞马是刚飞进浓雾就停了下来,没有深陷进去,如今一个掉头,好险不险的总算安全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些出现的饕餮分身并没有就此作罢,而是大批大批的追出了浓雾,狂啸之音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嘶吼...!

    顷刻间,凶兽之气宛如惊涛骇浪,一头头凶兽林立,可以用密密麻麻来形容。

    金翅飞马差点被凶兽的阵仗给吓尿了。

    深深的感觉就算只有一头凶兽,就可以碾压了它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些是什么妖,如此可怕”

    涂小安没有回答,而是发现这些饕餮分身有点不一样了,体形没有自己之前杀的那种庞大,这里的每一头只不过比一头成年老虎大上一倍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饕餮分身的气息却更加的可怕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是饕餮本尊的实力越发厉害了?

    “小蛇妖,既然来到了本皇的地盘,为何进而退出,你不是很厉害吗”此时,一道厉似鬼魅,凶如恶魔的声音诡异的出现在涂小安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涂小安顿时大惊,饕餮本尊?

    果然,这里就是开启的战争遗迹,涂小安也知道昨天自己在温城大开杀戒,饕餮本尊已经盯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说的准确一点,它是恨上了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