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915章 你们的乌鸦大魔王回来了
    然,随着巨型乌鸦这双翅展开,它头顶那轮化小的烈日朝着乌鸦头顶融入。

    这一融入,一股惊天之力在搅动风云,天又轰隆隆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王博的眼瞳不断的在收缩,他看到了什么,那只巨型的黑乌鸦随着烈日的融入,居然整体外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赫然,一头通体金光璀璨的三只脚乌鸦高不可攀的呈现在世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无比可怕的威压弥漫出去,万物皆跪。

    连王博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整个温城地界,无论人畜,全部跪在地上膜拜,这种膜拜是不由自主的,是不可控的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良久之后,王博惊呼:“天呐,是传说中的三足金乌!”

    他之前大胆的想法成真的!

    远古时代太阳神话传说中的时日,是帝俊与羲和的儿子,它们既有人与神的特征,又是金乌的化身,是长有三足的踆乌,是会飞翔的太阳神鸟。

    三足金乌在洪荒时代,有着无与伦比的崇高地位,无比的高贵,被称为太阳神鸟。

    其地位,恐怕还在凤凰之上。

    温城的上空,这头金色灿灿的三足金乌,还是四阶的存在。

    真真的太阳神鸟啊,没有一点水分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小型的异兽遗迹中,先有上古四凶之一的饕餮,另还隐藏着一头四阶的太阳神鸟。

    卧靠!

    饶是淡然通透的王博院长,此时也很不雅致的爆了一声粗口。

    不爆不足以说明他内心的震撼。

    老天要不要这样的玩温城的百姓啊。

    一波又一波的冲击,太折腾人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异兽出世,连饕餮都不禁的害怕起来,这四阶的太阳神鸟三足金乌谁人不怕。

    就算是四阶仙人,在这三足金乌的面前,都是渣渣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绝望,王博再一次绝望了。

    不过脚下的饕餮也同样的很绝望。

    一人一兽,遥遥高望,全身上下透着绝望的气息。

    金灿灿的三足金乌给人的震撼实在太大了,那股弥漫而下的威压,堂堂煌煌,何止是超凡脱俗,超凡入圣可以形容。

    四阶三足金乌,凌驾四阶圣灵之上!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头高高在上的三足金乌仿佛是装B装够了,浑身一阵金光变化,居然开始妖化形了。

    化成了一位干干净净的少年模样,他清秀而淡雅的笑了起来,看似云淡风轻,却却是站在高高神坛上的神灵,万物皆低他一等。

    “哈哈,爽,爽爆了!”

    只闻高高神坛上的少年大喝了一声,说出来的话,与他的形象很不符,透着一点痞气。

    这时,少年朝着一个放眼看去,然后缓缓而落。

    落地了,落到了跪地王博的面前,落在了重伤饕餮的面前。

    王博见这三足金乌妖化形的少年,依然难掩震撼,但他咬了咬牙的站了起来,目光毫无畏惧的直视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看了看王博,就像皇子看平民,高高在上,淡淡的开口质问:“刚才就是你要杀本大爷的丑憨憨么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王博身心皆一震,正主是找他秋后算账了。

    王博凄凉一笑,温城完了。

    但他身为古学院的院长,就算是死,也不能给温城丢人,冷漠的回:“没错,是我要杀它,此穷凶极恶的异兽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“这丑憨憨是该杀,长的丑不说,还就知道吃,你想杀它,完全是属于正常的!”

    少年语不惊人死不休,让王博听闻都整个人迷了。

    “本大爷看它都来气”

    少年又说了一句,而且光说还不过瘾,抬起脚朝着重伤倒在地上的饕餮又踢又踹,下手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每一脚都不下万钧之力。

    将饕餮踢的连连嚎叫,最后怒喝道:“该死的乌鸦,本尊恨不得一口吞了你,你既然如此好命,真的让你成功了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丑憨憨,乌鸦是你叫的么,本大爷现在可是高贵的三足金乌,而且我刚才还救了你一命,你还要感谢我呢”

    饕餮妖目中满是凶戾,怒愤的说:“要不是你,本尊怎会落到如此地步!”

    话中带着满满的怨气跟恨意。

    说起来,饕餮也是日了狗。

    本来战争遗迹开启,灵气大涨,身在遗迹之中的饕餮有了重新出世的机会,不用被关在一个独立空间内,画地为牢。

    它计划着先恢复四阶的实力,然后君临人世,大吃特吃,吃遍天下。

    恢复四阶不难,因为遗迹开启,内灵气非常的充沛,还有一份机缘可夺。

    机缘就是找到遗迹内的“钥匙”,从而彻底掌控遗迹。

    只要掌握遗迹,里面的灵气就归它调配,里面的天材地宝,就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可好死不死遗迹才开启没多久,从外界居然飞进来一只可恶的黑鸟乌鸦。

    这乌鸦的实力并不算强,不过二阶,在饕餮的面前就是蝼蚁。

    但偏偏这乌鸦非常的狡猾跟聪明,还掌握了恐怖的诅咒之力。

    让强大的饕餮都奈何它不得。

    而这只乌鸦来到遗迹,简直就是鱼入海,尽情的傲游起来。

    疯狂的吸收灵气修炼,没多久居然就证道三阶了。

    三阶之后,这乌鸦底气更足了,每每跟饕餮抢夺修炼的资源。

    偶尔还能跟它战上几个回合,打不过了,就跑,跑的贼快。

    跟泥鳅一样,让饕餮抓不住它。

    更让饕鬄气愤的是,这等乌鸦不知道撞了什么狗屎运,居然机缘巧合的找到了遗迹内隐藏的“钥匙”。

    从而认主遗迹,成为了遗迹的主人,鸠占鹊巢。

    还心情大好下,顺便给它取了一个外号,叫丑憨憨!

    自此,这乌鸦更是不得了,修为一日千里,飞速提升。

    一年后,这乌鸦今非昔比,甚至敢在饕鬄的面前光明正大的蹦哒了。

    再过一年,那乌鸦可以跟它战个不落多少下风。

    身为遗迹中主人,这乌鸦其实可以将饕鬄移送出去的,可乌鸦性格乖张,居然扬言要收饕餮为战宠。

    饕餮义愤填膺,无奈拿这乌鸦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之前都没办法,成了遗迹的主人,饕餮都要看它的脸色了。

    遗迹内的资源都属于乌鸦,饕餮只能跟着喝点“汤”。

    饕餮只想尽快恢复四阶的实力,然后吞了这乌鸦,顺利出世。

    可这乌鸦实在变态,修炼速度太逆天,居然比它还早一步,开始要羽化四阶。

    这要羽化成功,饕餮说不定真成了这乌鸦的战宠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饕餮只能趁着乌鸦突破之时,提前出世。

    这不,事情变成这样了!

    看似它牛B哄哄的出世,实则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谁能懂它的苦。

    如何叫饕餮不恨这乌鸦啊。

    其实误入遗迹的修炼生物不少,其中最为厉害的就是一头修为达到深山妖王的六目金猊,一身煞气恐怖。

    还是被涂小安追杀,不得已进入遗迹之中,寻求生机。

    六目金猊的实力应该无需多言了,可最后的结果,还是被里面的饕餮给吃了。

    而一只二阶的乌鸦进入遗迹,居然硬生生的让饕餮拿它没办法,可想这乌鸦的变态程度了。

    最后,让饕餮都逼不得已的提前出世。

    “丑憨憨,废话少说,现在你可以认本大爷为主了吧,你以为逃出来,就可以升天了么,别说门没有,连窗户都没有”

    少年说着看了王博一眼,笑眯眯的给他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不是这人,说不定让这丑憨憨跑路了。

    哈哈,他三足金乌,太阳神鸟何等高贵,也只有这上古四凶之一的饕餮,配当他的战宠,当他的坐骑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可以跟那条蛇炫耀了。

    少年想到此,忽然一愣,旋即笑眯眯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条蛇精,你的黑大爷我回来了”

    你这条蛇不是喜欢收宠么,你黑大爷我要收就收天底下最厉害的异兽。

    这样逼格才高。

    嘿嘿,该死的蛇精,你跟黑大爷有过赌约,你若比我先证道三阶,黑大爷就认你为主。

    可黑大爷我现在都羽化四阶了,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太阳神鸟。

    小小蛇精,待黑大爷我收了饕餮,再去收了你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不过那么久过去了,你应该证道三阶了吧。

    嘿嘿,就算你这条蛇有点优秀,可跟天地间最尊贵血统且聪明绝顶的黑大爷相比,还差的太远!

    皮皮蛇,等着黑大爷去找你。

    嘿嘿,查理树树,你的鸟神医回来了,那么久了,你身上肯定长了不少的害虫了吧。

    没错,此三足金乌妖化形的少年,就是涂小安当时在妖精管理局监狱救出来的黑鸟乌鸦。

    这乌鸦是最让涂小安看不透跟惊艳的生物,也是涂小安唯一失手没收服的战宠。

    一蛇一鸟在妖精监狱就曾经有过约定,只要涂小安能在一年内,证道三阶,这乌鸦就认他为主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个约定,才有了黑鸟后来的机遇。

    这事情说来有点话长。

    在黑鸟跟着涂小安混了一段时间后,它发现那条蛇实在有点变态。

    说不定一年内,真的可以证道三阶。

    所以黑鸟想跑的小九九就开始盘算起来。

    它可是将来要成为天地间最尊贵的神鸟,怎么能当一条蛇的战宠。

    在涂小安带着黑鸟去往妖灵山脉,一进入妖灵山脉,黑鸟机灵一来,立刻跟涂小安分道扬镳,说自己找机遇去。

    涂小安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但黑鸟前脚进入妖灵山脉,跟涂小安那条蛇分开后,后脚就离开了妖灵山脉。

    本来天高任鸟飞,可黑鸟经过温家岭的时候,却误入了一片浓雾之中。

    自此,开启了黑鸟传奇的修炼机遇。

    它与上古饕餮夺修炼机缘,凭借自己的聪明,跟一身诡异的能力,不断的突破修为。

    最后掌握异兽遗迹,成为一座小型洞府的主人。

    一飞冲天,成为了天地间最尊贵的太阳神鸟。

    涂小安万万没想到,这黑鸟起初一直嚷嚷着自己将来会成为神鸟的乌鸦,还真的被它做到了。

    他更想不到,一直消失找不到的黑鸟,会在异兽遗迹内。

    也不得不说,这乌鸦得天独厚,大气运加身,注定会在这个乱世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