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1066章 重新镇压
    涂小安讨厌被人威胁,况且成长到他现在这种地步,他这条蛇的七寸,可不是那么好被人拿捏的。

    只见涂小安眼睛一狠,一只手掌举起,掌中蕴含无尽可怕的力量,淡淡的说:“你最好别在我的面前耍你的小心眼,你现在附体在一位普通人类女人身上,我这一掌下去,你的命就跟纸一样的脆弱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的!”

    白骨精突然匍匐在涂小安的面前,她的眼眶忽然潮湿的如同阴霾的雨水,抬头望着涂小安,楚楚可怜的说:“你若舍得,大可以这一掌拍下去,奴家没了不要紧,你的小情人没了,那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老妖怪,你恐怕太小瞧我了!”

    涂小安嘴角忽然噙着一抹冷笑,霎时间,他的掌力要同火山爆发,光芒大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敢动手?”

    白骨精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竟然你不想出来,那便永远别出来了!”

    涂小安的手掌充满了光明的法则力量。

    “给我光之束缚!”

    这一掌,直接猛然按在了苏如诗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涂小安的光明法则力量直接如潮水般灌入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...!”

    白骨精的声音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“黑暗禁锢!”

    涂小安另一只手再扬起,同样朝着苏如诗的头顶按去。

    如临深渊般的可怕黑暗法则力量灌输进去。

    “小...小蛇精,你居然同时掌握了光明跟黑暗两种法则力量,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白骨精慌了,彻底慌乱了:“我出来,我出来,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晚了!”涂小安赫然一声,两种天地间最可怕的法则力量不断的朝着苏如诗的头顶灌输进去,镇压白骨精。

    好说歹说不听,非逼着涂小安动真格。

    他嫌少同时动用光明跟黑暗两种法则力量。

    他能将白骨精从古阵法中解救出来,就能再将它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已光明跟黑暗两种至强的法则力量,将白骨精镇压在苏如诗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若不是对方苦苦相逼,涂小安本不愿意那么做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做了,苏如诗的身体就永远藏着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但貌似,涂小安也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不...不...!”

    白骨精发出如怨似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“呃...!”

    最后,苏如诗的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!

    在一片幽暗深渊般的地带,一身粉红骷髅的骨架子被一光一暗的力量锁的宛如十字架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幽暗环境,一阵闪烁,一股灵魂般的力量凝固起来,最后显化一位俊逸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什么远古神秘的古妖,还是什么魑魅魍魉,你要记得,落到我手里,你现在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粉红骷髅空洞的眼眶闪烁一丝微光,弱弱的说:“小蛇精,你够狠,你赢了,但你能困我多久,你将我困在这具普通凡人女子的体内,她寿命终结之时,便是我出去之日!”

    “我被镇压无尽岁月,还在乎这百年光景吗!”

    涂小安笑了笑:“她若寿命终结,也就是你彻底死亡之时,你最好祈祷她万寿无疆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白骨精大吃一惊!

    “好好待着吧!”

    涂小安的身影开始消散!

    “不,你别走,回来...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涂小安将苏如诗抱在怀中,摇晃了下:“丫头,醒醒!”

    不久之后,一双水灵灵的眼眸睁开了,怔怔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涂小安微笑的说: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!”

    苏如诗突然放肆的哭了起来,眼泪如掉了线的风筝,极速下滑。

    涂小安抱着苏如诗不断的安慰,这丫头也是够倒霉,去古学院祭奠一下自己的爷爷,却被镇压在湖泊深处的老怪物给抓了去。

    肉身一占,等同傀儡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即使回到温城,那么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糟老头已离世,苏如诗可以说在无亲人。

    涂小安说什么也要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一会儿之后,涂小安牵着苏如诗的手,温和的说:“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吧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她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怪物呢!”

    黑皇看的莫名其妙!

    涂小安瞪了他一眼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苏如诗知道那个怪物以后都藏在她体内。

    这样心里负担太大。

    王博院长此时看着苏如诗无碍,松了一口气的说:“小诗,能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,你若出了点事,老夫就真的对不起九泉之下的苏老头了!”

    苏如诗情绪渐渐平复,看到王博,顿时一惊的忙行礼,喊道:“院长爷爷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喊,其实苏如诗有点别扭,因为王博的样子太年轻了,看样子跟她都是同龄。

    但王博却露出了慈祥的表情,“乖孩子,以后我会替苏老头好好照顾你,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涂小安一下子站出来,反驳:“院长大人,照顾苏如诗这种事情,还是交给在下吧”

    王博一愣,深深的看着涂小安,本想拒绝,最后见苏如诗红着脸,只能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女一蛇的故事,他曾经听苏老头说起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孽缘,还是善缘。

    随后,一行人出了湖泊深水底,来到了古学院。

    青枭看到苏如诗出现顿时喜出望外,两女抱在了一起,说起了悄悄话。

    涂小安这时看着王博道:“我现在带诗儿去他爷爷的墓地,院长大人,下次再会!”

    王博开口:“见完他爷爷后呢,你准备带她回妖灵山脉吗”

    “她本就一直生活在妖灵山脉,她也更喜欢那里,您放心,我一定会照顾好她!”

    王博内心还是想苏如诗待在温城,但他毕竟不是对方的亲爷爷,况且涂小安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他可以左右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反对也无用。

    “那小诗就拜托蛇皇大人了!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!”

    涂小安照着王博拱手,然后看了青枭一眼。

    青枭摇身一变,就是一头闪烁九彩圣光的仙灵孔雀,涂小安带着苏如诗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嘻嘻,小孔雀的样子,越来越像凤凰了,黑大爷我也上去沾沾光!”

    黑皇也想跳上去,却被一束圣光击退。

    “死乌鸦,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青枭向来对这头乌鸦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“我靠,青枭丫头,还没有点感情啊,我们可是旧相识,至于吗!”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青枭飞到了苏老头的那片风水墓地上。

    只见大头大嘴的饕餮已经化身一位三百斤吨位的丑胖子,跪在糟老头的墓碑前,既发出了如雷般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跪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过涂小安一行人落地,饕餮就醒了,凶悍的目光一下子锁定到了苏如诗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饕餮知道,那位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女子,恐怕是决定他生死的掌控者。

    “丑憨憨,快滚过来谢罪!”

    黑皇连忙招手。

    饕餮摇了摇牙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跪在墓碑前,已经让这头上古饕餮的自尊心支离破碎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,就过来,否则你别怪主人我不保你!”黑皇叫嚣。

    涂小安冷冷的看了三百斤吨位的丑胖子一眼,这一眼就让饕餮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跟杀气。

    顿时全身冷颤起来。

    饕餮不情不愿的站起来,走到了苏如诗的面前,轰然一声的跪了下来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心中是无比的憋屈。

    苏如诗反被吓了一跳,躲在了涂小安的身后,怯怯的看着这个丑胖子。

    “动作不会轻一点吗,瞧你都吓到苏小姐了”黑皇上去就踢了饕餮两脚,然后对着苏如诗道:“苏小姐,不好意思,我这丑憨憨笨手笨脚的,您见谅!”

    苏如诗还不明所以,这是哪一出啊?

    涂小安跟她解释:“如诗,它是上古饕餮,你爷爷就是应它而死,现在我将它交给你处置,无论你想怎样,都可以,你要它生,它就生,你要它死,它就死!”

    饕餮?

    苏如诗闻言一下子就怔住了,眼前跪在他面前的丑胖子,居然就是传说中凶煞无比的上古饕餮。

    饕餮跪在她的面前,这种冲击力是无比巨大的。

    苏如诗好半天反应过来,又看向自己爷爷的墓碑,那双眼睛跟长满了水草似的,瞬间充满了仇恨。

    她双亲早亡,是被爷爷带大的。

    现在害死自己爷爷的凶手就跪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你听我解释”黑皇讪笑的说:“这饕餮已经成为了我黑大爷的战宠,现在就是一头没了牙的凶兽,不会再害人,你爷爷的事情我很抱歉,我已经跟涂小子商量好了,让饕餮给你爷爷守灵一百年,已赎罪,你看这样行不行”

    身边的涂小安道:“如诗,你不用听这乌鸦的,你想报仇,我现在就斩下这饕餮的人头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涂小安心里也想斩了这饕餮,为糟老头报仇。

    “涂小子,你不要火上浇油,我们可说好的!”黑皇急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爷爷!”

    苏如诗绝美的脸因为愤怒,因为仇恨而变的嫣红起来,眼泪无声而下,小拳头死死的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只要说一个杀,涂小安会帮她完成一切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请网开一面,只能放我家丑憨憨一命,你要我这只乌鸦做什么都可以!”

    黑皇见她的表情,心中大叫不好,继续道:“苏小姐,冤冤相报何时了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涂小安闻言不禁忍不住的嗤笑起来,这黑鸟这是口不择言了嘛。

    说的什么煞笔话!

    冤冤相报何时了这种话都说的出来,他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。

   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就更可笑了。

    若是用血亲的仇举起的屠刀,就怎能轻易放的下去,这佛不成也罢。

    在涂小安看来,同样是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话。

    置身处地你试试。

    苏如诗一双长满水草般的眼睛死死盯着跪在她面前的丑胖子,仇恨的目光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请放我家丑憨憨一命吧!”

    忽然,黑皇面色浓重的也朝着苏如诗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跪,非同小可,涂小安一下子就诧异起来,这桀骜不驯的乌鸦,居然能为了饕餮做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是低估了它们主仆之间的感情了。

    然化身丑胖子的饕餮更是一双铜铃大眼都激凸出来,震惊非常。

    “你...起...来!”丑胖子饕餮咬牙切齿的闷声说。

    黑皇反驳:“起什么起,现在保住你的命才是关键,黑大爷就你一只战宠,我容易么!”

    该死,要不是我黑大爷不是那条蛇的对手,也不至于如此的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几双目光都汇聚在苏如诗的身上,这上古饕餮的命运如何,还是她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我...我不用它为我爷爷守灵!”

    足足半响,苏如诗像是鼓起勇气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黑皇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不用守灵,就是要饕餮死。

    “涂小子,黑大爷我都做到这种地步了,你看着办,狗急了还咬人”黑皇传音。

    涂小安收到传音,也不禁为难起来,说实话黑皇这一跪,让他都动容了。

    他要真的还动手杀饕餮,恐怕跟这只乌鸦的交情就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不过涂小安已经将这个权利交给苏如诗,他不会发表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乌鸦,涂小安之前就斩了饕餮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给黑鸟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我爷爷的孙女,他的灵,自然是由我这个亲孙女来守,不需要别人!”

    她神色凄楚,眼泪一直一直往下掉,最后又道:“让它走吧,我不想看到它!”

    “让饕餮走?”

    涂小安一愣!

    黑皇闻言大喜:“涂小子,你听到没有,苏小姐让我家丑憨憨走,没说杀!”

    “如诗,你可想好,就这样白白的放过饕餮?”

    苏如诗痛苦:“我爷爷已经死了,若杀它可以让我爷爷活回来,我想杀它一千次,一万次,可我爷爷回不来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太便宜了它!”

    白白放走,守灵都不需要饕餮做,这可不是涂小安所要的。

    “涂小子,你闭嘴,苏小姐菩萨心肠,真是让乌鸦我佩服!”黑皇生怕苏如诗反悔:“丑憨憨,快给苏小姐磕头,多磕几个,你的丑命捡回来了!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这次饕餮很听话,没有一点意见,一个劲的冲着苏如诗磕头。

    “滚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    苏如诗火山爆发一般,大声尖叫一声!

    “苏小姐别生气,我们滚,现在就滚!”

    黑皇拉着饕餮,直接飞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我乌鸦欠你一个人情,以后若有需要,我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一声话落,跟饕餮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涂小安大为无语,抱着凄楚的苏如诗:“丫头,你是不是不想我为难,才做了这样的决定!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:“杀不杀我爷爷都活不回来,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”

    涂小安苦笑了声,这丫头终归是心肠太软,活在童话故事中的公主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会为我爷爷守灵三年!”

    最后,她说了这样一句话!

    喜欢无敌蛇皇请大家收藏:(bxwxorg.)无敌蛇皇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