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无敌蛇皇 > 第1298章 三金
    第1298章 三金

    “落姑娘,可识得我是谁!”

    白超然消失后,中年男子临近几步,一脸淡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...不,您...莫非是...小安的...!”落子烟紧张的语无伦次,最后两个字都不敢真实的讲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她猜测的准确,对方的身份就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小安的父亲!”中年男人倒是洒脱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...!”落子烟立刻紧张到搓衣角,身份确认后,让她更是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是小安的父亲这层身份,还是天地祖蛇的威名,都不是落子烟可以慢待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当苏如诗听到中年男人说的话,也一时吃惊的合不拢了嘴,怔怔的傻在那里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光涂小安父亲的身份,就让她有种臭媳妇见公婆的害羞感。

    今天是怎么了,一个一个陌生人出现,都打的她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不谙世事的苏如诗就像做错事情的孩子,恨不得将头埋进土里。

    到是青枭这只凤凰,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,就差尖叫的蹦哒起来。

    坏蛋主人的父亲?

    这可真是新鲜了!

    “来孩子,你也过来,我有话同你们两个说!”祖蛇冲着发呆的苏如诗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思想准备的苏如诗木讷的走了过去,也不敢看高大威猛祖蛇的脸,低着头,跟落子烟站在一起搓衣角。

    祖蛇微微一笑道:“两位姑娘不用紧张,你们都是我儿钟意的对象,我这个当父亲的理应来见你们一面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探手,硕大的手掌上出现了一个精致的锦盒,锦盒自动打开,顿时间璀璨的光华如烟花般绽放。

    里面是什么,是三金!

    民间普遍订婚男方家给女方的三金,金项链,金手镯,金戒子。

    只是堂堂祖蛇拿出来的三金自然不会是凡物。

    这三金无论那一件都蕴含非常惊人的能量,恐怕是先天至宝的级别。

    非一般四阶可拥有。

    “落姑娘与我蛇族有很深的渊源,后又在我儿弱小之时,多次护佑,见你们两相情悦,实在让老夫高兴,这三金算是老夫代表涂家,代表蛇族正式向落姑娘下的聘礼,还请收下!”祖蛇合上三金锦盒,递到了落子烟的面前。

    落子烟怔怔的看着传说中的祖蛇,恐怕连涂小安都没有如此近距离,真真切切的看过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伯父我...”落子烟都不知道说什么,这是见家长的订亲仪式?

    她不是在古族就已经定过了?

    忽然,落子烟满满的感动,眼泪不尽然的流了下来,堂堂祖蛇,亲自出面,已家长的方式给她订亲的三金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非常的看重她这位儿媳妇,没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如此诚意满满,怎能不让落子烟感动。

    怔了怔心神,落子烟退后三步,躬身九十度接下了祖蛇的三金。

    这一接,落子烟算是真正成为涂家的女儿,成为蛇族的名正言顺的少奶奶,成为天地祖蛇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她的千落家族榜上了一颗苍天大树。

    “谢谢伯父,您千万别叫我什么姑娘,叫我子烟就好!”接过三金,她惶恐的说。

    祖蛇含笑:“我叫你姑娘还是名字都不打紧,可你接了老夫的三金,还叫伯父,我可就不高兴了”

    落子烟脸一红,忙跪了下来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,道:“儿媳子烟,见过公公!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好,好儿媳!”祖蛇哈哈大笑,一脸的欣慰。

    等落子烟站起来的时候,恭恭敬敬的退到了祖蛇的身侧,她知道今日公公不单单只为见她。

    果然,祖蛇旋即就将目光放在了低头搓衣角的苏如诗身上,道:“孩子,别紧张,你是个单纯的好孩子,跟我儿子的事情老夫也都一清二楚,我这里同样为你准备了一个锦盒,你可愿收下!”

    同样的一个三金锦盒出现在了祖蛇的手掌上。

    里面金项链,金手镯,金戒子,一样不少!

    “我...我...我...!”苏如诗惊慌失措,转身看了看青枭,可青枭根本不懂三金代表了什么,只是见是好东西,就一个劲的让她快收下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都收了,你不收多吃亏!

    可苏如诗的手迟迟不敢伸手,急的都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收下吧孩子,老夫知你爷爷当年为了保护温城而牺牲,你在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亲人了,收下这个锦盒,涂家就是你的家,蛇族就是你家,你就可以跟我儿子永远在一起!”

    苏如诗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当初在紫竹林被自己捡回来的那条小蛇,原来那一捡,捡起的并不是一条蛇,而是自己一世的情缘!

    “爷爷应该同意我跟小冷在一起了吧!”苏如诗扪心的一问,眼神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伸手接过锦盒,学着落子烟的样子,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的咳了三个头,道:“儿媳苏如诗见过公公!”

    一声喊完,她看向落子烟,鼓起勇气的开口:“如诗见过姐姐!”

    落子烟连忙走过去将苏如诗扶了起来,握住了她的手,亲密无间。

    祖蛇再次欣慰的点头,然后朝着两女忽然郑重的鞠躬,道:“以后我儿小安就拜托两位儿媳照顾了!”

    “公公这是作何,折煞我们了!”

    落子烟跟苏如诗顿时大惊,连忙还礼。

    这时,祖蛇留意到苏如诗肩膀上的蛇,深深一眼后很是诧异,诧异的它居然还存在着,不是应该...!

    半晌后!

    “好了,见也见了,三金你们也都收下了,老夫也就放心了,老夫走了!”

    祖蛇来的突然,走的也洒脱,转身就准备离开,可突然...

    “等等!”青枭跳出来,站在了祖蛇的面前,将手伸了出来,道:“我呢,我的呢!?”

    “你?”祖蛇愣了下,有意思的看着青枭,只闻青枭振振有词的说:“主人的父亲,您可不能偏心,她们两个都有礼物,为什么人家没有,见者有份!”

    “小凤凰,你确定也要锦盒?”

    青枭根本不过脑子,小鸡啄米般的点头。

    祖蛇认真的看了一眼青枭,暗暗的想:我儿毕竟是妖族的一份子,光娶两位人族女人也有点不像话,到是需要娶一位妖族的女子,这凤凰虽是战宠,可也配的上我儿!

    “好,见者有份,既然你要,那老夫也就给你一个,但收下可就不能反悔了!”

    反悔?

    收礼物为什么要反悔?

    青枭笑眯眯的道:“人家可是凤凰,凤凰怎么会反悔,别说一个锦盒,十个都不会!”

    祖蛇笑意比青枭更浓,翻手就出现一个全新的锦盒,不等递过去,就被青枭一把抢走了。

    “青枭,别胡闹,这个锦盒你不能乱收!”落子烟急了,过去想将青枭的锦盒夺回来。

    青枭连忙跑开,嚷嚷:“坏女人,你自己都有一个了,凭什么还抢人家的,跟坏蛋主人一样贪心!”

    “这锦盒意义不一样,总之你不能收!”

    “人家就收,你管不着我!”

    青枭的背后出现一对极为华丽的羽翼,跟天使一样的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青,你就听落姐姐的,快将锦盒还了,这个锦盒其实是...!”没等苏如诗将话喊完,天空那里还有小凤凰的影子。

    原地的落子烟跟苏如诗相视一眼,皆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公公人呢?”

    原来不过片刻功夫,祖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落子烟望着原本祖蛇的位置蹙眉起来,她总觉得有点不对,堂堂祖蛇在自己儿子闭关的时候,突然来见她们。

    虽然见是应该见,但这种方式总觉得急促了点。

    像是现在不见,以后就见不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一片云端,祖蛇漫步其中,低头望着大好河山,眼神中尽然充满了留恋跟不舍,他肩膀上的小蛇口吐人言:“大哥,今天你怎么突然来了兴致去见我大侄子的女人,为何不等我大侄子出关,你带着嫂子一家人团聚,再见儿媳妇,岂不是更好,这样总感觉偷偷摸摸的一样!”

    祖蛇淡淡的回:“一家人团聚那会见自然是最好,可惜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!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的什么话,为什么会等不到,我大侄子那么争气,这次闭关出来,蛇类血脉肯定碾压我这条世界蛇,你也答应他,会带着嫂子跟他一家人团聚,大哥你可不能食言!”

    “小烛!”祖蛇将肩膀上的小蛇抓到自己的手臂上,看着它道:“我儿这次突破的血脉非同小可,只要成功,超过你这条世界蛇不说,还会超越我这条天地祖蛇,成为蛇族第一蛇,但大哥有件事情一直没有告诉你,大哥毕竟是女娲娘娘缔造出来的始蛇,我若还在这四海八荒的土地上,我儿子就永远不可能成功突然血脉的,唯有我这个祖蛇消失了,才能瓜熟蒂落!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...!”

    他手臂上的小蛇瞬间化为人形,着急的看着祖蛇道:“大哥说的消失是几个意思!”

    祖蛇淡然的说:“要嘛消亡,要嘛离开这片星球,总之,我不在地球上了,我儿子才可能血脉突破成功”

    其实不单单的涂小安这条蛇,任何一条修炼的蛇都一样,天地祖蛇还在,就是一座大山立着,你永远别想翻过去。

    一切皆有定数。

    “所以,大哥的意思就是要离开地球了?”烛九阴早就知道大哥有这个打算,只是没想到那么快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涂小安的修炼速度,决定了祖蛇离开的期限。

    区区一条蛇,百多年就封神,谁能想到。

    “小烛,你也知道大哥活了太久,若不能成为六阶神祖毫无意义,宇宙是我唯一的希望,你应该为我高兴,大哥该做的事情都做了,儿子也成才了,现在可以踏实的走了!”

    “大哥明明可以在地球成为六阶,是你把这个机会留给了你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是那小子比大哥我更适合在这片星球成为神祖!”

    “那里合适!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儿拥有人妖两族的血统!”

    “小烛,你我兄弟的缘分也就到这里吧,等我儿子出关,你就带着你嫂子去蛇山见我儿团聚!”

    话音彻底落下去的时候,祖蛇已经消失不见,独留世界蛇在这云端发呆了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传说中,世界蛇烛九阴是天地间极为凶煞的怪物,蛇身九头,可以身长千万里,它的蛇口一张,可以将世界都吞噬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条世界蛇的漫长岁月中,一辈子最敬一人,最恨一人。

    最敬的就是它一直跟随的大哥祖蛇,蛇之始祖,身长千万里的世界蛇,在他的大哥面前,永远是一条小蛇,趴在肩头,充当宠物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最恨的就是曾经的天地主宰者古神,远古时期,初露锋芒的烛九阴就被古神当成了一条皮带,系在了腰身,视为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原本最恨的那个人自宇宙回来,就因为重伤而亡,本是皆大欢喜之事,谁想居然能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最敬的人因为自己的儿子,选择离开地球,远走宇宙。

    天地万物都要在一定的规则在运转,谁都难以改变,六阶说是神祖,其实就等于是创世神,是超越规则之上的存在,随着无数岁月的更替,掌控规则的天道不在是那个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存在。

    它不在公正,不公正是因为天道拥有了一丝欲望。

    这种欲望让它不容许有人超越它。

    但凡有资格突破六阶者,都会拼命的打压,除非你成为一个连天道都无法打压的存在。

    祖蛇让涂小安突破蛇类生物的至高血脉,超越它祖蛇的血脉。

    那样,天道想打压,恐怕也就难了。

    浩浩苍穹,一望无际,四海八荒,地大物博,祖蛇立身在了虚空之上,他要用女娲娘娘当年留下来的一条空间时间裂缝离开这片星球了。

    古神当年也是这样离开的。

    说来,古神是有大气运的人,不愧是这片天地最早诞生的生物,他闯荡宇宙,虽然没有获得机缘,突破到六阶,但不幸中的万幸是,他还能活着回到地球。

    祖蛇俯瞰大地,暗暗的想,自己能有如此运气吗。

    说是闯荡宇宙,获得机缘破六阶,其实希望太渺茫了。

    比在地球还要渺茫数万倍。

    他只是知道自己不能留下来了,留下来就是挡自己儿子冲天的路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能一睹宇宙之奥秘,死了也不冤。

    祖蛇一指探出,射出一道朴实无华的光束没入苍穹,苍穹之上震动起来,一条五光十色的空间时间裂缝渐渐的显化出来。

    顷刻间,这片苍穹虚空狂风大作,一股至强无匹的吸力产生,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吸进裂缝中去。

    祖蛇淡然一笑,双臂打开,不做反抗,任由吸力吸噬自己。

    他朝着空间时间裂缝飞去,越来越近,每近一丝一毫,他跟这片土地就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就在祖蛇即将要被吸入空间时间裂缝的时候,远处射来一道恐怖的能量,居然不可思议的将裂缝给关闭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祖蛇猛然朝着一个方向看去,为之一惊,但仅仅一惊后,他放声道:“古神,你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吗!”

    远处一位头长触角,身系披风,气场异常强大的男人悬浮着,正是曾经的天地主宰者古神。

    古神淡淡的说:“不是送,是留,可否为我留下!”

    “为你留下,给我一个理由!”祖蛇内心荡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们这等人物,轻易是不会相见的,但凡见面都有不可不做的事情!

    “本神需要祖蛇你的力量,这个理由够吗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