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大昏君 > 第2666章骑虎难下
    

    看到双方陷入僵持,古岚竣的嘴角不由上翘,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,不用过,一炷香的时间,就够了。

    官衙后堂里,原本已经成了一具尸体的水野里正美滋滋的吃喝着。

    田中伦之前说得没错,哪怕含怒出手,他手里依然有分寸,那一下子,能打伤人却打不死人。

    水野里根本没死,否则捕快抓人的时候,也不会急吼吼的带着“尸体”回官衙了。

    刚一回来,水野里就被安置在后堂,田中伦则被衙役们硬逼着,在早就写好的供词上按下了手印。

    古岚竣早就料到平山营的人会来闹事,也时刻做好了杀人灭口的准备。

    留着水野里,也只是为日后有可能的谈判留下一个筹码。

    如今叶天要尸体,那自己就给他一具尸体,至于尸检的时候查出了问题,反正尸体在周人的手里,有问题,也是周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打了一个饱嗝,水野里笑问道:“大哥,我吃饱喝足了,啥时候让我走呀?”

    捕快笑道:“怎么?这里有吃有喝的,你还不愿意待呀?”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,也没吃过几次比这好的酒席,要是能一直吃,我当然愿意了,可,这里是官衙,你们都挺忙的,我也不好意思总麻烦您们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你就在这里待着,这是官衙,梨沙城里最安全的地方,等风头过了,你就可以拿着银子走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给你们添麻烦了,拿了银子,我就离开梨沙城,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再喝点这事一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在捕快面前,小商贩水野里也不敢不给面子,只能乖乖喝酒。

    倒酒的时候,捕快察觉到站在窗口的师爷,两人对视之间,捕快立刻明白了对方眼神之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如果水野里这个筹码留不住了,那就让他永远闭嘴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吃口菜,这可是大周的菜式,甜辣味的,是老爷的私厨做的,寻常人可吃不到呢。”

    讨好般的点了点头,水野里便去夹菜,捕快趁他不备,直接抽出袖口之中的毛巾捂在他的口鼻上。

    水野里急着要走,就是担心衙门里的人会杀自己灭口,可他没想到会他们会这么快灭口。

    水野里费劲全力都没办法将毛巾从自己嘴上拽掉,双手只能费力的向后抓扯。

    捕快显然没少干这事,右腿膝盖顶住水野里的后背,让他所有反抗都没意义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水野里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少,直到双手无力垂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师爷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磐石营步步紧逼要强闯官衙的时候,远处突然跑过来一群士子。

    在士子面前,叶天也只能暂时压住火气。

    人群刚走过来,为首的士子就指着地上尸体高呼道:“大家快看!这些便是目无法纪,意图冲击官衙,保护杀人凶犯的恶徒!如今已经被严惩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士子们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无论大周还是北安,文武之间都不会和谐,在士子眼中,掌控军权,在军中任职的权贵们自然是家学渊源,儒雅博才,可军中的大头兵和寒门出身的低阶武官,都是粗鄙不堪的丘八武夫。

    别说是尊重了,就连和他们说话,士子们都嫌丢人。

    平山营,原本就是士子们更看不起的街头混混,杀了人还敢聚众闹事,直接点燃了士子们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心想要为百姓洗冤也好,是想趁机刷声望也好,反正得了消息后,他们都来了。

    要叶天一心站在平山营一番也就罢了,惯于见风使舵,前又被叶天捏在手里的士子们恐怕连露面都不敢。

    可如今叶天严惩了闹事的乱兵,说明他是站在百姓一方的,与士子们的诉求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要不趁机提升一下自己在民间的声望,顺便刷刷叶天的好感度,他们这些年的书可就白读了。

    听着士子们对叶天叽叽喳喳的颂扬,古岚竣没有任何不满,反倒满脸高兴。

    士子们一来,便架住了叶天,他还能来下脸面索要田中伦?

    古岚竣显然丢给了昏君的脸皮厚度,叶天还真能。

    “都静一静!田中伦的案子,疑点重重,再加上田中伦是现役军人,犯了案,理应有军队审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天的话,全场一片寂静,士子们都以为叶天要为民请命,没想到他和平山营一样,都是来索要杀人凶犯的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对叶天多颂扬,此时对叶天就有多失望。

    而冷眼旁观的古岚竣要不是强忍着,现在都能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被叶天坑了之后,自己也是因为士子们心中的巨大反差被骂成狗,现在一报还一报,也让叶天尝尝滋味如何。

    满地的血迹和横七竖八的尸体吓得其他士子只敢小声议论,唯独一个瘦高的士子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口口声声说,要让梨沙城百姓过好日子么!若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没保证,还谈什么好日子!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梨沙城百姓连自己的性命都没有保证了?”

    “平山营队率当街杀人,人脏聚在,已经被抓入官衙,却要被带回军中,这其中难道没有问题么?此例一开,军中武夫谁还会惧怕北安律法?若有口角,岂不会直接拔刀杀人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将田中伦带回去,是要审案,而非偏袒,你信不过我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瘦高士子便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。

    要说信不过,自己恐怕不会有好下场,要说相信,自己刚才不是说了一堆废话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是不相信你手下的军官,万一他们暗中庇护田中伦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要参与审案,做个见证人!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天的答复,瘦高士子心中一喜,高声道:“好,我多田里今日立誓,必将见证案件审理过程,哪怕是死,也要捍卫北安律法威严,还被害百姓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士子们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叶天高声问道:“还有谁想监督审案过程,可以一起参加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士子们瞬间冷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