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锦绣医女:带着王府全家去种田 > 第0328章 大胎儿,倒胎(12)
    “产妇在这屋吧?我进去看看。”李玉竹挽了袖子,就要进屋去。

    陈老太拦着她,一脸瞧不起地打量着她,“你接生?你才几岁?你生过娃吗?你自己都还是个娃娃吧?别碍我家的事儿,走走走走走,一边玩去。”

    她单手叉着腰,神情傲慢地朝李玉竹挥着右手。

    李兴安和穆元修担心她会打人,马上往李玉竹的一左一右站定。

    老陈头说道,“老婆子,柴家三姑娘的病便是她看好的,我把她找来给大儿媳接生。”

    陈老太冷笑说道,“柴三姑娘的病,和大儿媳妇的情况能是一样的?那个是天生的病,吃点滋补药养养就能好,我们大儿媳妇是要生孩子了!这是两回事嘛。”

    陈老大也说道,“娘,我也是这个意思,可爹非要她来。”

    老陈头叹着气,“这不是一时找不到人嘛。”

    李玉竹看了眼四周,“不要我接生也可以,你们就等着村里的产婆来吧,不过据我所知,这女人生孩子是不能等的,等得太久的话,可能就是一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向陈家的几个妇人,故意将话说了一半不说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陈家亲戚中,有好几个妇人,这些人都生过孩子,听到李玉竹这么说,一起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确实,生孩子遇到情况好的,稳婆只需剪个婴儿脐带。

    遇到胎儿不顺和大胎儿,没有稳婆看着的话,可能会难产出人命,还是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村里因难产而丢命的妇人,每过上几年就会发生一起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生孩子时遇到难产。

    有人就劝起了陈老太,“大姑,这会儿也没有稳婆来,先让她看看吧,等有经验的稳婆来了,再换下她也不迟。表嫂一直这么嚎哭着,听着心里渗得慌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三姨,表嫂好不容易有这胎怀到八个半月了……”另一人也劝着道。

    陈老大又说道,“娘,看不好就拿田家丫头抵债呗,怕什么?这可是田家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田娘子吓得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田大旺脸色沉下来。

    陈老太早就听说田家丫头长得不错,万一真出事,拿田家丫头抵债也不亏。

    大家都劝,陈老太便对李玉竹说道,“行吧,你先进去吧。一会儿稳婆来了,你就让开。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妇人朝李玉竹招手,“你跟我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玉竹便跟着她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李兴安和穆元修被拦在外面,不让进去。

    陈家男人也不能进去,陈老太坐在门口的椅上拦着路,只让妇人们进去看情况跑腿传话。

    李玉竹进了卧房。

    她看到,床前还有两个妇人守着,心说陈家上一辈的人丁可真兴旺,到了下一辈这里,怎么就没有一个孩子呢?

    还是应了那句老话?黑心钱赚多了,遭报应了?

    刚才在来的路上,她问了田娘子陈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田娘子跟她说,陈老头有三个儿子,大儿子三十五岁了,一个孩子也没有,媳妇怀孕倒是怀了好几胎,但一到三个月时就自动滑胎了。

    那个名叫大囡的喊陈老大为爹的女孩儿,还是从旁支中过继来的。

    二儿子新婚当天骑马接亲时摔下了马,男根正好摔到地上的一根倒地的大树杆上,撞坏了。新娘子当天就回去了,婚事自然是没结成,如今娶的是带娃来的寡妇。

    三儿子身子是正常的,却是个歪嘴,长得还丑,拿着钱都娶不到媳妇。

    偏生三儿子清高,丑的女人傻的女人他还不要,非要长得好看的,可这上哪儿找个长得好看的还肯嫁他的?

    有那容颜绝丽的,不等到及笄年纪,早被有钱人家相中娶走了,哪轮得到歪嘴陈老三?

    于是呢,陈老三二十七八了,仍是光棍一个。

    也是巧了,田娘子的娘家出事了,陈老三便盯上田家姑娘了。

    陈老头的后代子嗣单薄,大媳妇的这一胎,可是他的第一个孙辈,李玉竹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只有陈家的事情安定了,田大旺才有空闲帮她刻字模,她家的印书家庭作坊才能办起来。

    李玉竹走到床前来,打量起床上的产妇。

    屋里的两个妇人也在打量她,两人一脸的不屑,“怎么来了个小姑娘?”

    “五弟妹六弟妹,这是大婶子的安排。”引着李玉竹进来的中年妇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婶婶莫非糊涂了,怎么让个小姑娘接生?”一个妇人撇唇。

    李玉竹不理会她的嘲讽,转身看着她们说道,“马上准备热水,烧炭盆,再准备几块干净的浅色布巾,要快!”

    她吩咐说道。

    坐在床前的两个妇人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引着李玉竹进来的妇人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李玉竹眯了下眼,这陈家的情况可真是复杂,长房有钱,偏生没有子嗣,只得过继了个旁支的女儿过来。

    这好不容易有个媳妇怀上了,侄媳妇们一个比一个碍手碍脚,这哪里是关心他们的大嫂,这是不想让床上的产妇生下孩子吧?

    长房大媳妇生下孩子了,旁支们还怎么将自己的孩子往长房家里塞进来过继呢?

    她不想淌这家的混水,她只操心产妇的情况。

    产妇有早产迹象,还是倒胎。

    必须马上手术,否则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使唤不动三个妇人,李玉竹走到门口大声说道,“陈大娘子肚里的孩子是倒胎,十分的危险,必须马上接生,我需要人手帮忙。”

    陈老太马上喊着屋里的妇人们,“你们都在干什么?赶紧着忙起来呀。”

    站在外面的是陈家的表亲媳妇们,他们争不到陈家大房的家产,便催着陈老太说道,“您老进去看看吧,您年纪大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陈老太便也不坐着等了,亲自走进屋里来。

    三个妇人看到陈老太进来了,吓得赶紧忙起来,找盆的找盆,找布巾的找布巾,一个比一个忙,一个比一个手脚快。

    李玉竹轻轻抽了抽唇角,在床边的凳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陈老太往床上大媳妇的脸上看了一眼,问着李玉竹,“你可瞧准了,确定是倒胎么?”

    她有些忧心问道。

    李玉竹摸了摸产妇的肚皮,说道,“是倒胎,孩子比较大,有近八斤左右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两种情况,产妇的身体也不大好,滑胎太多,年纪大,有一堆并发症。

    床上的产妇听到李玉竹这么说,痛呼声变成了哭声。

    倒胎,还是大胎儿,这种情况生下孩子的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要生生疼死她啊!

    妇人吓得脸色发白,大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偏生又不能死,还要努力地去生。

    她一声接一声地哭着,哭得陈老太心里烦躁,“哭什么哭的,哪个女人不要生孩子?”

    产妇心里本身就委屈,被骂得更是伤心了,更加大声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玉竹握着她的手,安慰着她,“你别害怕,我有办法让你快些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产妇哭着道,“怎么生啊,我这是倒产呢,孩子还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她恨死夫家了,夫家的人说她好不容易怀了一胎,将她当猪一样的喂着,鱼肉鸡鸭顿顿都没有断过。

    除了好吃的让她吃,还不让她下床。

    怀了八个来月,她几乎天天在床上睡着。

    她越长越胖,到最后,竟让孩子长得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听说孩子是倒着的,还有八斤时,她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李玉竹说道,“按着以前的法子,让孩子自己出来,当然是行不通的。这孩子大,又是双脚在产道口,这根本就不可能自己出来,唯一的法子是,剖腹将孩子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剖……剖腹?”产妇不哭了,眨着泪眼怔怔看着李玉竹,“什么意思?怎么剖?”

    词很新鲜,她听不懂。

    李玉竹拿手指在自己的肚皮上比划了下,“在肚皮上剖开一个口子,将孩子拿出来,然后再缝上肚皮。”

    陈老太吸了口凉气,瞪着李玉竹,“什……什么?剖……剖腹?你想杀我大儿媳?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