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影帝从签到开始 > 279 凭实力戏霸一回
    3月13日,进组第4天。

    在《白日焰火》首映礼前,彭三原调度全剧组,集中力量加紧拍摄两位影帝的对手戏。

    叶秦在福州的最后一场戏,是外景戏,地点在连江长龙茶山。

    山海相连,山顶云雾飘渺,身处其中。犹如漫步云端,山峦两侧滋养着一片香茶,空气清新。

    倒是蜿蜒的道路,因为浓浓的雾气遮挡,能见度低,叶秦骑着摩托,这一路可就NG3次,迷雾重重,道路的突发状况,直接影响到拍摄。

    彭三原执意尽量保持匀速,叶秦自然满足,沿途而下。

    曾帅四岁被拐,一直以来都有一根心结,到底他是弃婴?

    还是如雷泽宽的儿子,雷达,一样是被拐的孩子?

    叶秦骑着轰鸣的摩托车,最后一点点减速,停在山脚下的一处空地,正前方就是烧香祈福的野庙。

    曾帅希望雷泽宽,能够帮助他寻亲,也是寻根。

    他是外来的黑户,没有身份证,没有户口,连华夏合法公民都称不上,压根连九年制义务教育都普及不到,简直是“九漏鱼”!

    他渴望读书,渴望旅行,渴望坐高铁飞机,最渴望莫过于寻根,根是华夏人特有的情结,小破球咱都带着一块流浪。

    “你记不记得小时候的小伙伴啊?”

    刘天王坐在一颗树下,拿出小本本,盘问细节:“兄弟姐妹呢?”

    叶秦坐在身旁,面朝镜头,保持笑容,两手五指对碰,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“爸爸有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刘天王刻意地停顿,同时抬眼瞟了眼,深怕提问戳痛叶秦,然而,灿烂的笑容依然挂在叶秦的脸上。“有没有给你讲故事?”

    “梦里算吗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有没有喜欢吃的东西,比如说辣椒啊,面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叶秦演的曾帅,年幼的记忆里,只剩下一座铁索桥,桥的对岸是一片竹林,还有妈妈甩动的长辫子。

    “在梦里,我一直期盼梦到我出生的地方,还有我的依妈(方言:妈妈),可我从来没梦见过。”

    念词时,嘴唇微微地发颤。

    内心里隐藏的苦楚和孤独,再艰难的日子持续了十几年,也难免会盲目会习惯,如今倒苦水地倾泻而出,心理的堤坝就等于破开一个洞。

    叶秦语气平和,没有造作的哽咽抽泣,嘴角仍旧上扬挂着笑容,右眼眼窝里不由自主地滑出一滴清泪。

    顺着轻轻抽动的鼻翼,往下滑落,无声无息,与此同时,即兴改台词道:“为什么依妈连我的梦都不肯来?”

    彭三原不满地皱眉,摇摇头说:“咔,叶秦,不要哭,不要落泪,要笑!”

    叶秦顿时笑弧消失,嘴唇抽动,相当地不爽,丫的才几天工夫,剧本分歧完,闹方言争议,这些天又爆发出新的争端,该不该哭!

    彭三原觉得片子是温情内敛的底色,不该加入煽情的哭戏,会显得低级,一直强调要笑,把真实的悲怆留给观影的观众,不刻意制造催泪瓦斯。

    叶秦只赞成一半,嚎啕大哭,撕死裂肺的确落入俗套,可凤凰叔小丑式的哭戏,笑容时偶然一滴眼泪,处理得不高级?

    “彭导,哭戏是一种张力极强的表现方式,不能因为所谓的阳光温情,把该有的张力阉割掉,这样的表演,没法做铺垫,也没法做爆发,一直堆笑,突然一哭,就会很立体!”

    “会让人不自禁地感受到两种以上的情感,复杂的交织,自然而然揪心。”

    面对叶秦的据理力争,彭三原坚决反对:“为什么不能是忍耐,为什么不能是克制?”

    两人争执不下,刘天王都看不下去,霍地站起来,“彭导,我觉得叶仔刚才处理得很不错,那种感觉我完全入戏了,我希望能照着刚才一条,继续往下演!”

    叶秦望见彭三原神情错愕,不禁挑眉,果然识货的永远都识货。

    呵呵,这回是不戏霸也不成!

    其它都可以掰扯,独独是角色演绎的尺度与技法闹分歧,绝不能让步。

    能想象《甜蜜蜜》,张曼昱哭豹哥的戏,尔冬生不准张曼昱发笑?那么,突然一笑随即痛哭的经典镜头,自此消失。

    导演讲戏导戏,但把戏把角色演活,该是演员的职责,怎么完成可以框在一个框里,但绝不能阉割废除掉某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这是原则,因为干预妨碍到角色的生命创造!

    最终,彭三原不得不捏着鼻子,打破预先“不要哭戏”的铁则,心情格外郁闷:“咔,可以了,场务收拾东西,转点吧!”

    剧务长等剧组头头脑脑,四目相对,眼神里透着轻视,瞄了几眼,随后着手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刘天王语重心长道:“叶仔,我这回帮你,是因为你处理得的确很棒,我不忍心糟蹋,但还是那句话,尽量要尊重导演,在剧组导演才是发令人。”

    发令人?

    制片人制度里,导演就是个工具人。

    更何况,是个不成熟的工具人。

    “华哥,主要彭导没有电影拍摄经验,也不懂不干涉演员演戏的尺度,你没看陈监怎么干的,彭导说行,他偏要镜头重新拍,因为无效的长镜头太多。”

    叶秦撇撇嘴,某些人嘴上喊着第六代土,乡土化,镜头技法上不照样是第六代的手笔,莫名其妙无意义的长镜头、空镜头。

    有一次,人犯抱孩子上楼给哀家,中间有三秒多余的镜头,慢慢地从墙面推到二楼,镜头调度与叙事不行。

    更别提在修车铺对手戏的镜头机位,镜头呈现的东西感觉违和得一批。

    也难怪前世整部影片,节奏、段落、台词、配乐完全是松散和失控,最搞人的是,突兀而来的满满基情,让观众误会,数次笑场,完全破坏渲染的温情。

    拜托,两个人明明是惺惺相惜,一起踏上找寻之路,一个是找寻儿子的路,一个是找寻回家的路,一路前行,两个人如父如子相互慰藉着。

    把欧洲范里的基情调入剧情是什么鬼?

    这些元素统统被陈客辛不留情面地删个干净,中间相互夹菜,一同泡澡堂,全都修改。

    “陈监制是监制,也是彭导的前辈。”刘天王苦口婆心地劝说。

    监制这个职位,可谓是华语乐坛首创独有,诞生于香江制片体系。

    最先引起业内关注是在王京、文隽、刘唯强合作的《最佳拍档》,王京担任监制,定位上是:提供概念设想和大的建设性意见,会参与剧组重要决策,但不负责具体的剧本创作和导演拍摄。

    但后续香江步入电影黄金年代,监制形如制片,在剧组的地位远远地高于导演。

    如徐老怪,称呼他的代表作往往不是导演什么作品,而是监制什么,因为项目的主导权,从前期筹备,中期拍摄,到后期剪辑,都由监制拍板决定。

    港圈第一批北上时,沿用这一套模式,像《摆渡人》的王墨镜,其实执导的是张嘉佳,可背负骂名的恰恰是王墨镜。

    叶秦无可奈何,他从影这么久,是第一回真正地跟纯跨界新人导演合作,自个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,导演那一套耳濡目染,也学了个浅显入门,内行活儿看不出来,但外行门道却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不客气地讲,他撸起袖子拍片,都比彭三原强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导演的前辈,你要多多注意言行举止,不然被无良媒体加以歪曲报道,很容易变成难以配合的戏霸!”

    刘天王悄声道:“你是华夏电影不可多得的才俊,要更加注意别有用心的人,不要弄成甄子弹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叶秦默然地点点头,笑道:“正好,今天我算小杀青,要去燕京参加《白日焰火》的首映礼,可以暂时跟彭导分开,省得再闹矛盾,双方都有机会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最好。”

    刘天王一笑,就见助理阿JOE匆匆而来,行色紧张,弯下腰冲他附耳报信。

    叶秦看在眼里,心中好奇,立刻刘天王公开的回答破开疑云:“不,档期腾不出来拍不了。”

    阿JOE咬咬牙:“可华哥,公司来确切消息,中影韩三爷力邀,而且是2.2亿的投资,打造华夏的《碟中谍》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跟三爷亲自解释,比起2.2亿大投资,我更愿意把这部公益电影拍好。”

    刘天王态度坚决的样子,叶秦浮想联翩,2.2亿,韩三爷监制,力邀刘天王,呵,还能是什么,《天机富春山居图》啊!

    转念一想,卧槽,刘天王因为《失孤》,弃演大烂片?

    嘶,四舍五入,算是挽救一回刘天王啊,emm,那么仙3时背刺刘天王的事,干脆一笔勾销,洒家可不欠人情!

    没准《天机富春山居图》上映,刘天王该庆幸他选择《失孤》。

    可是,这屎诗级烂片,刘天王不演男主,谁演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,燕京。

    《白日焰火》首日上映,旺达国际影城。

    叶秦主演这四个字,就足以成为许多观众走进影院的理由。

    再加上《bed上关系2》的意外走红,以及网媒传媒大肆宣传“金熊奖”、“首位柏林影帝之作”,使得电影票居然紧俏,早早售罄。

    影城把场地挪到了最大的IMX厅,可座位仍然不够,很多观众只能站着。

    观众们显得很兴奋,光看前排那一溜明星,就已经值回票价。

    叶光纪能来捧场的都来捧场,其他留在燕京的明星,但凡有空的全到。

    蒋娘娘、姜闻、徐浩峰等人都在情理之中,可徐山争、黄博、宁昊等人从大理而来,纯属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细细一问,娘的合着打自己客串的主意,黄博哭着喊着求演绿他的富二代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还没有听过这种要求!

    看在袁荃的面子,暂且接下,拍摄地点也设在燕京。

    紧接着,观众见面会正式开始,主持人谢南站在台上,特娴熟的控制着节奏:

    “咱们话不多说,每人用一句话跟大家说说这部电影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轰动的一幕出现,中影股份未来掌门人喇培慷出乎意料地亮相,他作为《白日焰火》出品方身份站在舞台。

    嘚,本该站在C位的叶秦,乖乖地挪个身位让与喇培慷。

    谢南随机应变,“既然喇总来了,那么就先让喇总说说他对《白日焰火》的感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