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快穿之我和bug男配谈恋爱 > 第五十三章 少年将军和跋扈公主(52)
    “顾怀安……这些年他转入九幽司,早已离开了公众的视线,若是他和淮王勾结在一起也不无可能!”慕容洺一脸凝重,“可又是为了什么呢?父皇如此信任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在九幽司,这辈子都只是一个隐匿在暗处效忠于父皇一人的影子。可若是效忠于淮王呢?“

    “做淮王叔的门客……”慕容洺猛地看向白芷,不敢置信地压低了声音道:“他想要和淮王叔一起……谋反?!”

    “皇兄!”白芷按住慕容洺的手,却惊觉他手指冰得吓人,连忙安慰道,“此事你我并无证据。不管是王叔想要谋反也好,没有这个心思也罢,最重要的,还是我们现在要先将此事查清,提前做好防范才是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是我一时自乱阵脚了。总之先回京再说。”慕容洺和白芷很快就赶到了码头,身后全是自己带来的暗卫。

    慕容洺扫视了一下身后的人马,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后,才带着白芷上船。

    白芷看着巨大的船舶缓缓驶离码头,心里一直悬着的大石才总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哥,你在苏州搜到了什么?”白芷收回视线,转向旁边的慕容洺。

    慕容洺恢复了往日那桃花泛滥的模样,打开折扇无比招摇地晃着,笑道:“自然是查到了一些东西,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着急就想对我们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我们才来这里不到五天,他们就已经等不及了,想必是让你查出了好东西。”白芷微微勾唇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些证据还是得回京才能收拾他们。这些地头蛇在苏州势力太大,就连我轻易都动不了,尤其是那个齐……”

    “慕公子?慕姑娘?好巧!你们要回京了?”

    就在慕容洺和白芷低声谈论的时候,包厢外面竟有人敲了敲门!

    慕容洺瞬间收住了话头,转头一看,脸色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白芷也看见了那个来打招呼的人:

    齐桓。

    那个即将赴京上任的齐家大少爷。

    “齐公子,幸会,请。”慕容洺微微一笑,打开门请齐桓进来,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还在盘算怎么把人家老爹抄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齐公子不是还有半年才赴京上任吗?怎么今日跟我们一起去京城?”

    “我爹说,那边急招官员过去上任,所以我也就被拉过去应急了。到时到了京中,还望二位东道主多多指教啊!”齐桓笑着解释,眼神有意无意落在白芷那张精致明媚的小脸上。

    只是白芷心里却有些思忖了。

    齐大人急着让齐桓赴京上任,怕也是淮王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哦?不知齐公子所要赴任的官职?”慕容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,垂眉替他斟了一杯茶,却在全神贯注的看着齐桓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在下赴任的是礼部侍郎,听说是有番邦来和亲,礼部急需用人,这才把我拉上去的。二位也是为此事回京的吗?”

    慕容洺动作微微一顿。眼神抬向白芷,就见她神色十分自然地接道: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齐桓俊脸微红,有些不好意思,局促地抓紧了膝盖上的衣摆,道:“南楚番邦王室内并无公主,也不知道他们说要和亲究竟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慕容洺差点啪的一下把茶壶给摔了,可手也是剧烈地颤了一下,滚烫的茶水却也是洒到了桌上,汇聚出了一滩水渍。

    “慕公子?”齐桓不知道他怎么会如此失态,忍不住奇怪的看着他,反思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错惹得他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白芷连忙把慕容洺手里的那个茶壶接过来,埋怨道:“哥你也太糊涂了,这几天没睡觉净在外面鬼混,这下好了吧?连个茶壶都端不住,还得别人来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慕容洺这回连笑着陪她演戏的心情都没有了,一脸严肃地把手按在桌上,看着白芷那依旧神情自若的表情,怒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南楚王室内有八个皇子,没有公主!而其中正好还有一个正值婚龄的皇子尚未纳妃,你居然还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白芷连忙收住了脸上的笑意,她只是想到,一旦楚秦玉一旦收到这个消息脸上会出现的表情,就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此事是十分危险。但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,高风险也同样意味着高收益。只是要看所有人如何落子布局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别这么着急。这都还没见上面呢,南楚使团都还没入京,这么担心有什么用?到时候万一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我呢?“

    “你倒是想得开!”慕容洺哼了一声,抱着胳膊自顾自生着闷气,脑子飞速转着,要怎么才能避免白芷被那南蛮子娶走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齐桓,听着听着却是懵了,什么叫看不上慕姑娘?

    南楚王室来求和亲,那定然是要求娶一名公主的……

    公主……

    齐桓猛地看向白芷那从始至终都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的脸。

    “慕姑娘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!”白芷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惊呼了一声,“还没有跟未来的礼部侍郎齐大人说过呢,你眼前这位呢,是我的三皇兄,而我……不,本宫乃当今圣上第四个孩子,正阳公主慕容潇。”

    齐桓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桶冷水,直直看着白芷那双眼睛,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公主?皇子?慕容氏?

    “草民……见过三殿下,见过公主殿下……”齐桓神情恍惚地起身行礼,直到慕容洺慕容洺的一句“免礼”,他才像是突然被人点醒了,从自己的梦中惊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时在虎丘山上看见慕姑娘和那男子在一起,他还能自欺欺人,可现在,他真的无法再自欺欺人了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怪不得……怪不得父亲和母亲如此敬重二位,是草民有眼无珠,一直以来都失了礼数。”齐桓张皇地低着头,局促地一直在揪着自己的衣摆。

    慕容洺见白芷就这么一句话就把人给逼到这份上,忍不住有些埋怨地瞪了她一眼,随即看向齐桓,道:“齐大人,不用担忧,本宫与小妹并非看重礼数之人,你只管与我们做普通朋友即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