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诡秘:从阅读者开始 > 第451章 调查与推测
    “南大陆?”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,不解地看向薇拉。

    “我前几天接到任务,要护送一件贵重的物品抵达南大陆的殖民地……路上可能会有些危险,所以我本没打算带上你……不过,‘卡平’的案子内情更复杂……我不在贝克兰德的话,难保不会有人对你下手……”薇拉说到这里停了下来,没更多解释什么,转而说道,

    “你今天就在总部的宿舍里休息一晚吧,明天上午再去和朋友们道别,顺便收拾行李……明天下午一点乘坐火车去往普利兹港。”

    休能感觉到薇拉殿下对自己的关心,心中有些感动,但她在抿了抿嘴后,还是问道:“卡平的背后……是不是也有我们军情九处的人?或者……王国的高层?”

    所有的谋划都是在“愚者”先生的神国内完成,直接出手的也是“愚者”先生的“眷者”,我身上理应没有什么嫌疑……可即便如此,薇拉殿下还是觉得“他们”可能对我下手……这,会不会是因为我父亲的缘故?

    这个盘踞在军情九处,甚至王国高层中的庞大势力,才是陷害父亲的真凶吗?休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联想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……还没资格知道那么多。”薇拉摇摇头,没有回答休的问题。

    和艾布纳一直以来的说辞差不多啊……父亲他当初到底发现了什么?卡平掳掠少女又是为了什么?莫非是要向邪神“献祭”?

    休沉默了几秒,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这次护送任务后,你应该就可以积累够‘法官’另一件主材料的贡献了。”薇拉见她情绪不高,略微提点了一句。

    待休退出办公室后,薇拉站起身,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,看向皇后区中央那层层叠叠的华丽宫廷和高高耸立的哥特式钟楼,微微叹息道:

    “黑皇帝?这种偷偷摸摸,奸诈诡谲的行径也配叫‘黑皇帝’吗?

    “不说所罗门陛下……就算是罗塞尔的气魄,你都比不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办公室出来后,休听从了薇拉殿下的告诫,没有回家,而是去往了军情九处的宿舍休息——她之前彻夜审问犯人时,经常留宿,所以对那里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简单洗漱了一番后,休躺在床上,脑海里回想着之前卡平别墅外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两位圣者阁下突然降临,“愚者”先生的“眷者”仿佛挑衅一般再次出现在附近的房顶上,并在圣者眼皮底下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别墅内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尸体,以及尸体上覆盖的塔罗牌。

    “愚者”先生随后而来的“天使”祝福,以及自己和海柔尔差点接受的“审讯”。

    若非薇拉殿下亲自将我带了回来,恐怕我这时候还在接受那位奥古斯都家族圣者的盘问吧?

    休在思索中渐渐睡去,不知过了多久,迷迷茫茫的她突然看到一片神圣明净的光芒,那光芒瞬间凝成了一道人影,背后长出了十二对漆黑的羽翼。

    层层羽翼随之合拢,将休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休骤然变得清醒,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梦,她立刻明白这是“天使”的祝福有了应激变化……有人入侵了自己的梦境!

    紧接着,她感觉到有阴影般的事物游荡于灰暗的天空,而自己心底深处的各种想法汹涌而出,组成梦境。

    这些想法里面,以之前一段时间她印象最深刻的事物为主,包括接到斯卡德先生委托,带着海柔尔和弗莱娅进行调查,以及抓住袭击海柔尔的卡平手下。

    在东切斯特,被巨龙入侵过梦境的休很快冷静了下来,尝试着控制那些想法,结果发现这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将涉及塔罗会的那些记忆隐藏起来,只留下她在现实里做过的那些部分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掩饰自己当时在圣者面前可能露出的破绽,休将杀死那个脸上有红斑男子的过程进行改编,变成自己想要突破对方精神中的禁制没能成功,结果因为泄愤将其打死,又伪装成了畏罪自杀……

    这时,休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冷哼,紧接着她的梦境开始散乱,似乎脱离了某种引导。

    她清楚这是潜入者已离开的标志。

    强行脱离梦境后,休虽已完全清醒,却没有睁开眼睛,依旧保持着惯常的睡姿,迷惑着可能存在的敌人,只是在心里想道:

    “最后的声音……是薇拉殿下?

    “‘惩戒骑士’还能发现梦境入侵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伍德区,距离卡平家不远的一栋别墅内,有一双金色眼眸的成熟中年男士看着从虚空中显出身形的狼狈人影,笑着问道:“怎么?进入一位序列7的梦境都遇到了危险?”

    “薇拉殿下真的只是‘惩戒骑士’?要不是她认出了我是谁,我几乎被她杀死了……”那道狼狈的身影用低沉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薇拉是陛下最小的妹妹……也是最受宠的妹妹,身上有一些厉害的神奇物品或者符咒也是很正常的。”中年男士先是轻笑着摇摇头,然后才问道,“有查到什么情报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那个迪尔家的小姑娘其实什么都不知道,甚至卡平的手下都是主动招惹得她们……她看到你时的异样应该是因为在那之前,她刚刚失手杀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狼狈的身影将在休梦里看到的内容向中年男人复述了一遍,最后又说道,“这些我也在那个叫海柔尔的姑娘的梦里核实过了……基本一致……不过,那个海柔尔身边有一个很厉害的灵……应该是大地母神教会的造物,我现在这么狼狈,也有它一份功劳……”

    “厉害的灵?是什么样的?”中年男人想起那道突兀消失的黑色身影,心中一动,追问道。

    潜入休梦境的那人显然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摇摇头道:“不会是它,它身上没有‘黑皇帝’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清楚,袭击卡平的幽灵,具有真正‘黑皇帝’的感觉,这才是陛下下令严查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默默点头,然后感叹道:

    “那个幽灵的反占卜能力很强,无论是我还是斯内克,甚至军方其他善于占卜的阁下,都没能得到有用的线索……哪怕以丢失的那件‘罗塞尔之握’为目标,也没成功……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目前的线索只有那个在兰尔乌斯案中同样洒下塔罗牌的‘小丑’以及同样在那起案件里出现过的‘钢铁侠’了吗?

    “‘侠盗黑皇帝’,‘钢铁侠’、‘小丑’……这是一个以塔罗牌为象征,以所谓‘英雄’形象出场的新组织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拜亚姆,艾布纳审讯完那个卖药的男子,大体上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被盯上……简单来说,就是自己的威慑力不够,又占有了一栋他人眼馋的庄园,所以惹来了觊觎。

    我本来是想在拜亚姆的这段日子里低调一些的……为什么非要逼我动手呢?

    艾布纳叹了口气,模仿“梦魇”能力让卖药男子沉沉睡去,然后才解除灵性封锁,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全程旁听了审讯过程的伊莲见此也跟着下了车,并忍不住问道:“布雷恩先生,您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去‘解决’问题!”艾布纳回过头,露出一个“和善”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