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大金勃极烈 > 第89章 张宁,你到底喜欢谁?
    张宁看木哥的眼神是有内容的。

    这肯定是逃不过完颜盈歌的眼睛。

    木哥这么漂亮,性格又沉稳安静,肯定是讨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木哥十六岁了,应该有个好归宿了,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。

    普通的牧民小伙子,完颜盈歌怕木哥风吹日晒的,没几年就变成了粗糙的牧羊女。

    找个猎人,又怕木哥挨饿受冻。

    另外最主要的是,完颜盈歌不希望木哥永远是奴隶。

    乌雅束想要木哥,私下也跟完颜盈歌说过,可完颜盈歌一想到阿古娜,他怕盈歌受委屈,所以没同意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张宁,完颜盈歌忽然觉得张宁倒是木哥最合适的依靠。

    张宁聪明能干,头脑灵活,人品又好。

    就看他对唢呐、二胡兄弟,对老山羊、张铁匠,对身边所有的人都不错,他肯定不会委屈木哥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木哥在被当成妖孽之时,张宁是不留余力的去救她。

    甚至不惜与阿古娜翻脸。

    何况他已经是完颜部的上师了,可以独立设营了。

    木哥跟着他,自己才放心,才对得起木哥父亲的嘱托。

    想到这,完颜盈歌对木哥道:

    “木哥,阿骨打他们都回来了,大汗晚上肯定要做家宴,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好。”木哥起身。

    “老山羊,还有张宁带回来的崔郎中他们都是汉人,你多做一些炖菜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完颜盈歌把木哥支走了,他想跟张宁聊一聊。

    问问张宁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张宁,听说你跟可兰关系不错,你是不是看上她了?”

    “可兰?”

    张宁不明白完颜盈歌为何忽然提起可兰,他挠挠头皮,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可兰挺可爱的,我们谈的来。”

    真谈的来吗?

    张宁说这话的时候,不由想起可兰了怼他时的神情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,就跟我不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向可兰提亲,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有人向可兰提亲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完颜部的吗?”

    张宁刚说完,就发现自己好像有那么一丢丢失态,不由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看着张宁有些着急,完颜盈歌笑了。

    年轻人还是沉不住气呀。

    “可兰聪明可爱,人又漂亮,又是定哥的亲妹妹,老猴子的心头肉,你要是娶了可兰为妻,那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盈歌大王这么问自己是啥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是要给我说媒?

    张宁不由得心跳忽然加快了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那是明显的期待中.......

    谁知完颜盈歌忽然话题一转,又扯到木哥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木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啥,木哥?”

    张宁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不是刚提可兰吗?

    怎么又说起木哥了?

    这是想看我的心意,还是想试探我是不是花心大萝卜?

    啥意思呀。

    张宁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合适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喜欢木哥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看上了可兰,还是喜欢上了木哥,到底想要谁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张宁一直以来都做着齐人之福的美梦,想成为偶像韦小宝一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直都是很贪心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完颜盈歌问起,他总不能说两个都要吧?

    如果这话是阿骨打问的,他肯定好意思说我都要。

    可偏偏是完颜盈歌,张宁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好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~”

    完颜盈歌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是既看上了可兰,又喜欢定哥喽?”

    此时张宁的脸已经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,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被人戳穿心思还是很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木哥的阿玛是我的马奴,曾经救过我的命,所以我一直把木哥当成女儿般养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张宁明白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完颜盈歌不打木哥的主意,原来这是救命恩人的女儿。

    其实,就算他纳了木哥也没啥,看来完颜盈歌还真是个君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给木哥脱了奴隶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不符合我们的族规。木哥的祖先反叛过女真,她的族人是被诅咒过的,世世代代都是奴隶。就算在我身边,我可以保证她衣食无忧,但却不能改变她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有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除非她给贵族生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哦哦,张宁明白了,这是母凭子贵。

    贵族?

    那我算贵族吗?

    张宁虽然做了上师,可以独立设营,待遇比一般的贵族还要好。

    可他是个汉人呀。

    不属于任何一个女真人的贵族姓氏。

    张宁一直没搞明白自己算不算贵族,因为没先例。

    完颜盈歌说到这,又不说下去了,他又换了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把营地设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想设在农田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有些偏,为何不设阿骨打的旁边?”

    “我想方便对田地进行管理,这也符合我们汉人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建一些房子。”

    完颜盈歌点了点头,没有再问下去。

    咋不问了?

    不是谈给我找媳妇的事吗?

    这结论是啥?

    到底是去可兰那说媒,还是把木哥许配给我?

    难道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,这事就没着落了?

    张宁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劾里钵确实请了家宴。

    张宁带着崔家人也参加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是以张宁亲人的身份参加的。

    劾里钵一听崔家世代行医,那自然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当场就让崔家父子做了完颜部的医官。

    完颜部也算是有了地地道道的医生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张宁开始忙活设营的事。

    他从汉人奴隶中找到了两个会木匠活的。

    他带着木匠,老山羊、张铁匠他们设计了营地的图纸。

    说是独立立营,其实还是在完颜部的营地内,只不过是有独立财产和使唤的奴仆。

    这样需要啥就不用去麻烦阿骨打了和完颜盈歌了。

    奴户,张宁肯定首先选择汉人,他原先就管着一百个种菜的汉人奴隶,但之前不在他户下,如今可以光明正大的入他的营户了。

    另外张宁也需要一些女真人的奴户。

    毕竟他还有那么多马匹和牛羊要养,放牧和做手工,还是需要女真人的。

    再有一个,汉人的奴隶都是战俘出身,全是青一色的男人,所以张宁选了一些女真人的女奴。

    有合适的,也可以给这些汉人兄弟成个家。

    张宁想的非常人性化。

    很快张宁的营地就建起来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汉人和女真人的习惯不同。

    营地的汉人奴户住木石结构的连排房子。

    女真奴隶则住毡包。

    张宁本想自己也建房子住的,但是一想到大汗和王子们都住毡包,他就不想特殊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张宁不知道应该建什么规模的房子好。

    普通的农家小院,不配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随便稍稍的往好了搞,那看着就比大汗的金帐看着还阔气。

    这哪能行?

    所以他虽然期待着自己有个花园式洋房,或者中式四合院,但现在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营地建完,张宁和他的人都搬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