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 > 115:心无跳动却有你
    “本君倒是很想知道,一颗花神木为何惹得天神官鬼主舍命想救,就连妖王也对你百般上心!”

    魔君上下打量着她,着实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之处,容颜俊美?还是心地善良,一个天神身上到底有什么?

    这四海八荒拥有俊美容颜的小妖花妖地多的数不胜数,而眼前的她,确实有过人之色,却也并没有那般令人难忘。

    四海八荒宠爱她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——天族公主!

    花情从来都不屑的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她想要的不过是与在乎的人相守一生,哪怕凡人一世。

    在天愿作比翼鸟连理枝——只要是你!

    “魔君过奖了,若是今日你是来为你的夫人报仇,你勾勾手指,我便魂飞湮灭了,但我确实有要事,还请魔君高抬贵手,暂时绕我一命!”

    “暂时?本君可有说过取你性命?”

    “世间至仇——弑父杀母夺夫!”

    “夺夫?!”

    魔君步步紧逼,一双冰冷的眸子盯着她,让她无处可逃,“夺得谁的夫?”

    “我----比喻---这是比喻!”

    花情退一步他前进一步,直到退无可退,凝魂灯里的小红龙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,变得躁动不安,撞击着凝魂灯四壁,有些自残的暴躁。

    花情慌了神,安抚着,神色慌张,不知所措,声声唤着她的白苏哥哥!

    明明那颗心是不动的,可听到她唤白苏哥哥却变得异常难受,魔君不知道是为什么,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紧张这条小龙?”

    “是,他是我的命,没有他,我根本活不下去!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?”魔君神情淡漠却重复着这句话。

    花情也不知道跟谁赌气,想要气谁,不在理会他,抱着凝魂灯逃也似的离开大贤山,那些个小花株在身后盛开,嬉笑之声不绝于耳缠住魔君漫天疯涨,个个名动仙山。

    这让她想起了那日的妖果,短短的一驻足便被疯涨的花株缠住,凝魂灯骤然落地,花情吓得失声尖叫,脸色惨白,胸口那空荡的地方乱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在凝魂灯结实,落在地上安然无恙,里面的小红龙也安静了许多,因祸得福打破了它的躁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缠着我做什么,他在那儿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花情乱扯身上的花株,花株的刺扎进了她的皮肉,以前她最害怕藤蔓,现在却也能打破恐惧直面花藤蔓延。

    “你的血就是我们需要的养分,难道你不知道你的血可以养颜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血?你们是吸血鬼吗!”花情怒喝,奋力扒扯着,那东西生命力顽强扯断了会从断裂之处生长新的出来,蔓延无尽处---

    “童子---童子----”

    着急之时喊童子,花情都忘记了她是不想带熊童子去南海的,此时捉住救命稻草使劲用!

    花情大喊大叫,旁边被美色缠住的魔君只是冷眼盯着她,身边有一尊大佛她不求救,竟向一只吓昏的熊童子求助,魔君心里也是恨恨的!

    “疼---”

    花情拔着身上的刺,后背手臂,细皮嫩肉的地方全都扎满了长刺,一群花株肆无忌惮的吸食着。

    “熊童子,快醒来!”

    花情使使劲才踢到了地上的熊童子,一翠绿童子拔地而起,见花情被花株缠绕更是腾空翻了两个跟头,一阵烟雾弹发射,氤氲之气缭绕,趁乱拉着花情就跑---

    一边跑一边拔身上的长刺,没几步才骤然回神,

    “等等,我的凝魂灯!”

    扭身去寻凝魂灯却发现花株不见踪影,就连魔君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糟了---”

    熊童子心下拔凉,那凝魂灯里的小红龙该不会受不了这气味断气了吧。

    他可是天帝啊,不会那么脆弱,他是白氏红龙绝不会死的,一定不能死啊!

    羽帝花神好不容易骗的公主有了求生意念,他就这般死了,公主该怎么办?

    花情原地打转,慌乱了手脚,那可是她的命,让她燃起了生的希望又要将她打入绝望吗?

    “童子,凝魂灯呢!”

    “----”

    熊童子也不敢言语,飞来飞去找寻着,“会不会是被魔----”

    花情被急灼包围,血气翻涌,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如筛糠,下一秒就要跌倒,熊童子抢身去搀扶,想要安慰却也着实说不出来什么,“姐姐---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做什么,连凝魂灯都护不住---白苏哥哥他----”

    眼泪像是决了堤的江河,花情哭的梨花带雨般昏天暗地,凝魂灯骤然出现在她的眼帘,熊童子吓的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一只手将凝魂灯奉上她眼帘,花情一把夺过来,里面的小龙活的很好,自有自在没有被花株波及,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花情喜极而泣,哇哇大哭,搂着那人脖子藏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熊童子瞪大眼睛瞧的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片刻后,花情突然察觉不对劲,奋力推开那人,“对---对不起----失礼失礼!”

    那不是失礼那是情急之下的感动,是久别的温情!

    魔君僵直的双手停在半空不知多久,一双眸子里都是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对---对不起---我---凝魂灯没事,我一时间---失了分寸---”

    是一时间忘记了眼前人不是从前人。

    躲避的眸子,不自由的身体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---你---”

    “我---我该走了!告辞!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不对不对,应该是后会无期,再也不见了,花情抱着凝魂灯一溜烟的跑了,熊童子在她身后追---

    片刻后,一位姑娘尴尬的站在原地,悻悻的挠挠头,“我---我好像迷路了!”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-----”

    长刺吗?都被她拔掉了,不疼,一点都不疼,什么时候她养成了耐疼的体质,不碍事!

    “不疼不疼---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带你出大贤山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---”赶快离开这儿!越快越好!

    “告辞告辞!”

    花情一步三回头,最终与熊童子消失在大贤山!

    “姐姐---”

    熊童子欲言又止,如鲠在喉,花情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出神,并没有想要听它讲话。

    熊童子也识趣便不再说。

    一出大贤山,花情的眼泪便悄无声息的流着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流泪,情不自禁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“说说吧!!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妖王摇着悦神,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——闭关修炼,调养生息,不理尘世,确实要多闭闭关!

    魔君盯着他,让他无处可避,妖王当没事人一样,心宽体胖。

    “说说那颗花神木!”

    “花神木?什么花神木?”

    妖王装傻充愣,避而不谈!

    “桑落,你可有事瞒着我!”

    那可是千年的交情,有事瞒着谁也不能瞒着他。

    “望舒,你若是看上了那颗小花神,放心大胆的去追,本王会为你拍手叫好---”

    “桑落---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!”

    “没看上?”

    妖王有些意外,没看上却跟踪人家,难不成是闲的?

    “桑落,我可是忘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魔君被花情抱着的那一瞬间本该龙颜震怒,可他并没有像撇开其他女子一样推翻她,甚至想要杀了她,被她抱着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妖王瞥眼瞧着他,“你就是在魔域呆的太久,变成了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!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!”魔君很坚定想要知道以前。

    “奇了怪了,你今日好生奇怪!”妖王狐疑的盯着他,“莫不是真的瞧上了那姑娘!”

    “青桃浪说她是我---”

    “你与她有一段情是吗?你在乎吗?”妖王笑道,“花妖地那么多小花妖都盼着与你有一段情,那不也只是痴心妄想,你的心从来都不在那些小妖身上---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----不同!”

    “哦~~~~不同?有何不同!”

    冷面君王动了心,果然逃不开天魔禁咒!

    妖王嘴角上扬露出一丝不明所以的笑,“良辰美景不追佳人就来个宿醉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不喝!”

    “很少有人能抵挡这竹青醉的味道,你当真不喝?”

    妖王再三确定了一番,仰头灌下一壶,“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桑落---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讲讲白苏的故事吧!”

    造孽了,这不是棒打鸳鸯,人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,这可是仙胎注定的姻缘啊!夜望舒啊夜望舒,你能抵得住考验吗?

    妖王有些担心,却还是说道,“他本是白氏最后一条小红龙,他的父神山神儀娘亲白絮的爱情感天动地,他一出生便守在龙山之巅,天族有天规谁能请他下龙山便可嫁他为妻,四海八荒为此不遗余力,毕竟天族有他一席之地,这门亲事可是光耀门楣振兴八荒的婚事,只可惜,不管四海八荒怎么努力,没有人能一上龙山,直到一小姑娘不费吹灰之力攀上山顶,这才有了当年一下龙山惊世人的典故!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姑娘就是花情!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他们本该喜结连理,白苏对她也是百般宠爱,这也是天族的幸事---”

    “白苏是为什么神魂不灭差点灰飞烟灭呢!”

    妖王看了看认真的魔君,“天----一场浩劫---造化弄人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她那么宝贝那凝魂灯!”魔君神情淡漠,“白苏对她的宠爱到了令仙神发指之地步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怎么这么不中听,繁离月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,何止白苏宠她,是个仙神都宠!你不也将她宠成了水晶!

    “她嫉妒玄星辰的眸子漂亮便让白苏剜去了她的眸子,百般折辱与她---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----”

    妖王的震惊差点噎死了自己,这都哪跟哪?他也太会杜撰了,这才是道听途说,不辨是非,算了算了,就这么着吧,爱怎么想怎么想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的!”

    “她亲口承认的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妖王立刻会意,她那是绝望求死。

    魔君一声长叹,“辱妻之仇本该亲手杀之,可本君一点感觉都没有,倒是对她有些心疼---”

    他捂着胸口,说不上来的苦闷。

    “辱妻?你承认玄星辰是你的妻?”这天杀的,有你后悔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心疼?”妖王有些吃惊,“你的心有反应?”

    魔君摇头,它好久不跳了。

    妖王又饮一口竹青醉,“你可知她为何要去南海?”

    “南海?”魔君不知。

    妖王却知,闭关修炼只是幌子,不动声息潜入三尺黄泉才是正事,不光如此,他还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羽帝水顺推舟做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天魔禁咒不过是想洗脱花神木身上的魔性,让她正视自己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因为去了南海才能救那条小红龙!”

    “她心里只有那条小红龙吗?她的白苏哥哥!”

    “她的心----”

    她的心早在几百年前就灰飞烟灭了,她哪还有心?

    “是,她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---”

    住着一个人!

    妖王一咬牙一跺脚,狠狠心说道,“她与白苏天作之合,这次红龙复生也是天族幸事!与她而言也一定不会错过幸福!”

    魔君沉默不语,妖王余光瞥见:还没有反应?那颗心当真死了?

    夜望舒啊夜望舒,不是本王想摧残你,实在是天魔禁咒本该如此折磨你,仙胎定情,你若能挺过这一关,本王一定送命为你庆祝!

    魔君起身就走,没有表情,看不出伤心,妖王却故意说一句,“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明知顾问犯不上,他沉死的心确实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野岭垂柳之下,妖王半卧饮酒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多谢妖王---”

    “谢?谢什么?”

    青鬼抱拳而立,“天魔禁咒不过是他们之间的鸿沟,反复验证他们情爱的关卡,羽帝也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---”

    “有情人终成眷属?”妖王冷笑两声,“最不想信爱情的便是他了吧!”

    “妖王严重了---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不相信情爱,他是不相信夜望舒,不相信魔!”

    “-----”青鬼无言以对!

    “从始至终他都希望她的女儿能嫁给白氏红龙,他从没有给过夜望舒机会----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若不是梦魔挑起事端,怕是两位有情人早已喜结连理---”

    “哼!”好事多磨,也亏是他天帝能想得出来的!

    “夜望舒剜心刺骨保全她,坠入魔域500年之久,宁愿断情绝爱也绝不入魔是为什么?难道天帝不知,花神不知吗?”

    妖王愤愤不平,他替好兄弟痛心,心有不悦!

    “魔君的深情八荒无一,可公主她宁愿剜心复仇,这也是难以预料的!”

    妖王一向好脾气,可情爱之事算来算去有什么意义,伤心伤情毁心毁意,情缘注定,他更加相信夜望舒的心性!

    仙胎定情,万难不会改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