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猎谍 > 第一百四十章 坏消息
    在唐城的有意引导下,这个原本规模不大的案子,就像是搓汤圆一样,被搓的越来越大。到了早上正常上班的时间,双目通红的局座面前,已经摆着厚厚一摞卷宗和口供,虽然一夜未睡,可局座的精神依旧亢奋。“我现在就去南岸别墅,江和,你和我一块过去!”局座等到现在,就是想要第一时间向委员长汇报,只是唐城没有想到,局座这次还特意带上了张江和。

    目送局座和张江和乘坐的轿车缓缓离开,唐城也开车离开军统总部大院,同样一夜未睡的他,着急赶回军营去补个觉。返回军营的途中,唐城不止一次在街边,看到有中统的人出现。他知道,中统应该是在全城范围展开搜查,不过他并不担心,因为地下党那些人,连同那些救出的犯人,当时就已经走水路离开了重庆。

    返回军营的唐城一觉睡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发现张江和还没有回来的他,吃过午饭之后,便一脸懒散的窝在后院的树荫下独自发呆。袭击歌乐山的秘密监狱,并不是唐城的冲动举动,相反,在展开行动之前,唐城是经过一番仔细考虑的。只是在军统会议室里遭到谢科长询问的时候,唐城无意间看到局座当时的表情,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被局座怀疑,并不是一件好事,还好唐城及时补救,用手头上这个用来掩护自己的案子,巧妙的转移了局座的注意力。此刻窝在躺椅里的唐城,正在仔细回忆自己昨晚的举动,反复检查自己是否还有破绽露出。一个多小时之后,张江和乘坐局座的专车返回军营,唐城马上去了张江和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,有机会去南岸别墅面见委员长,情绪一定是嫉妒亢奋的,只是等唐城见到张江和的时候,却发现张江和的情绪很不稳定。“事情闹大了!委员长那边很恼火,我们拿去的那些卷宗,委员长根本就没有看!我还算好,只是在外面等着,局座被叫去书房骂了一个小时!”

    张江和的话,听着有好几个意思,显得杂乱无序,可唐城却已经从中嗅出不寻常的味道来。“难道委员长还想着,要军统帮助中统搜捕那些政治犯?他们中统也有自己的情报渠道,干什么非要拉上军统啊?”唐城故意装着没有明白张江和的意思,一开口都是对中统的不屑和敌视。

    歌乐山里的秘密监狱遭遇袭击,原本被关在里面的政治犯一股脑全都消失的不见踪影,知道张江和有着另外一个身份的唐城,一直在暗自留意张江和的反应。他原本想着,张江和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应该会高兴才是。可是看张江和此刻的反应,却并不知道自己预想的那样,难道这里面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?

    “我没有见到委员长,不过看局座出来之后的反应,似乎是有这个可能!”张江和微微皱起眉头,一边低头点烟,一边漫不经心的言道。张江和此刻说出的这个消息,令唐城心中一惊。原本局座带着张江和去南岸别墅面见委员长,唐城还以为局座这是在给张江和升职铺路,可他没有想到,张江和居然连委员长的面都没有见到。

    “我和局座都认为,中统对你的发难,实际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,是他们想要趁机渗透军统情报渠道的一次试探。”唐城还在为张江和没有见到委员长觉着不可思议,可他没有想到,张江和马上又抛出一个他意想不到的消息。“中统的那份现场勘察结果,都证明袭击者不可能是一个人或者少数几个人,而且那个时间点,你还在城里监视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姓谢的突然在会上对你发难,目的很可能只是把水搅浑,然后利用这个机会,用你做筹码打开突破口,趁机渗透军统的情报渠道。”张江和的这个判断,明显是跟局座商议之后得出的结论。唐城闻言,并没有开口说话,只是在心中暗自窃喜的同时,对着张江和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况且,这次的事情如果闹大了,中统那边也扛不住!他们的第二手打算,应该也是想借这次机会,拖军统下水,帮着他们分担责任。他们现在拿着委员长的手谕做事,军统没有办法拒绝他们的要求,这样他们就有了借口,到时说是因为军统出错,导致他们没有办法抓到人。”见唐城闻言露出一副不解的模样,张江和耐着性子给唐城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实话说,在唐城袭击歌乐山秘密监狱的时候,可没有想到会闹出这么多事情来。虽然他提前做了准备,好把自己从这件事情里面安全的摘出去,可他没有想到中统为了自己活命,居然下了这么大本钱,把事情弄成现在这个样子。如果按照张江和刚才说的那样,中统这次算是彻底缠上了军统,万一他们没有抓到人,军统这边也不会太平。

    张江和的担心不无道理,只是他和唐城都小看了中统的疯狂,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,搜索队联合军统扩大了对城中那些目标的监视力度,同时也在城里看到了中统四处抓人的疯狂举动。唐城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,那晚走水路离开的地下党成员,和那些获救的犯人,直到现在,也没有被中统找到。

    暗中偷笑的唐城,只是冷眼旁观中统闹出的这场风波,他已经预见到中统高层很快就要被委员长痛骂了。吃午饭的时候,张江和的秘书找到了唐城,言称张江和叫他马上返回军营。张江和的这个秘书,平日里话不多,但唐城知道此人也是个地下党。没能从对方口中套出答案的唐城,到是也没有生气,反正只要自己回到军营,张江和就会告诉自己实情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得益于司机的快速行车,唐城回到了军营。才从轿车里下来的唐城,一抬头就看到张江和正站在2楼的走廊里,透过走廊的外窗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。难道是出事了?唐城看到张江和的表情并不算好,心中便不由得咯噔闪了一下。在他的记忆中,张江和上次有这种表情的时候,还是自己第一次被临时派去上海的时候。

    果然,在唐城上楼见到张江和之后,就真的听到了一个坏消息。“什么?你是说,现在这个时候调我去上海,去给上海站帮忙?”看着面色难看的张江和,唐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叔,军统号称有十几万人的编制,难道就找不出一个合格的枪手啊?怎么一遇到要去上海刺执行杀行动的时候,就想到我啊?”

    “最主要的,这次去上海执行的刺杀行动,还是去给中统收尾!我连军统的人都算不上,怎么可能帮着中统做事,更何况还是去上海!我之前两次去上海,已经让特高课恨之入骨,你难道就不担心这有可能是中统的一个陷阱,是要把我彻底留在上海的陷阱?”唐城知道这件事情,跟张江和没有丝毫关系,可他这个时候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面对暴跳如雷的唐城,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张江和,此刻也是满脸愁容。“这件事情,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闹到了委员长那里,听说还是委员长亲自下达的命令。局座那边也帮着说了话,可是不管用,听说是中统那边指名点姓要你去上海。上次开始的那个谢科长说的没错,中统的确调查过你在上海做过的事情,所以局座也没能让委员长改变这个决定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已经涉及到了南岸别墅里的那位委员长大人,唐城就知道此事恐怕已经无法改变,所以他对中统那帮人就更加的痛恨起来。“算了,既然是委员长的命令,那我只有服从!不过有些事情,需要我跟中统的人当面说清楚,再怎么样,中统那边是不是也需要告知我,要我去上海具体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现在的唐城,早已经不是还在南京时候的那个唐城,现在的唐城,早已经看清楚了人情世故,也懂得了什么叫做妥协。午饭过后,中统终于派人来了军营这边,就在张江和的办公室里,唐城见到了老熟人谢科长。“谢科长,多余的话不用说了,我只是想知道,我去了上海,究竟具体要做什么事情?”坐在单人沙发里的唐城,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底里藏着冷笑的谢科长。

    谢科长脸上的这幅表情,更加让唐城觉着自己的判断没错,中统这次点名要自己去上海帮忙,指定没安什么好心。谢科长也看出唐城对自己的不满和蔑视,所以他也不废话,马上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唐城。“这次要你去上海,是为了刺杀照片上的这个人!中统上海站,为了保证这次刺杀行动能够顺利实施,还准备了一个四人小组配合你,这里面有接头暗号和地址。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