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八十五章 被贬
    秘术师,分为正道和邪道两种。

    正道秘术师,走的是常规修炼的路子,虽然和修士之道迥异,但也是依靠吸收天地间的灵气,正正经经修行。

    而邪道的黑暗秘术师则不同,黑暗秘术师极为激进,行事手段和魔道没有什么区别,经常会做出一些屠戮之举,加之手段狠辣,寻常的修士对黑暗秘术师,那是听着名就心惊,看见人就跑,畏惧至极!

    当今的秘术师界,正道秘术师和黑暗秘术师的争斗很是激烈。

    在五百年前的秘术师动乱后,诸多秘术世家成立了神魔楼,组建联盟,一方面是为了抱团,约束秘术师外,另外一方面,也是为了和黑暗秘术师抗衡。

    而黑暗秘术师大多也以世家为主,只有少数散人才会独行,其中白、玉、封三大黑暗秘术师世家横绝当世,属于绝对不可得罪的顶尖大势力。

    仅凭三大黑暗秘术师世家,就足以和诸多世家组建的神魔楼硬刚,实力强的可怕!

    白家的名头,在修行界,那可是足以令人胆战心惊的存在!

    “你居然认识白家的人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,风亭晚也坐不住了,身体微微向前倾斜,盯着周寒。

    周寒也没有解释,只是手中结了一个印。

    嗡~!

    秘力灌注进入,手印散发出微弱的光芒,刹那间就凝聚出一个青色的印记出来,悬浮在周寒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秘术师咒术!”站在风亭晚身侧的巫大先生目光一动。

    周寒微微一笑,手印往前一震,那青色的咒术咒印顿时嗖地一声飞了出去,直奔李隆的庞大身躯而去。

    风亭晚浑浊的双目闪烁两下,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秘术师的咒印本就诡异难测,更何况这周寒修行的是黑暗白家的路子,更是诡谲毒辣,没有把握,他可不想冒险。

    至于那李胖子,就只能自求多福了

    “我艹!”李隆浑身一个哆嗦,就看着这青色咒印印在他的眉心处

    咒印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他对周寒本就没有什么防备,加上周寒突破到龙蛰境后,体内的秘力暴涨,和正式的秘术师没有什么区别,施展手印的速度更快了几分,咒印才如此顺利的印在李隆身上。

    平时要是李隆有防备之下,不可能这么容易中招。

    “周寒,你,你想做什么?想杀了我不成?”李隆吞了口唾沫,捂着额头,慌张喊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秘术师的咒印啊,中者能有什么好果子吃么?

    一时间,他想到了那些被秘术师击杀的修士惨状,什么浑身腐烂,化为脓水,总之就是死状极惨。

    蒙铁也吓了一跳,脚步往后挪了两步,离周寒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细细查看,体内可有什么异常?”周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隆愣了一下,随后法力涌动,神念探查体内周身,忽然吃惊道:“我的神念,似乎更加稳固了一些,其他的倒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静心咒,是最寻常不过的秘术师咒印。”

    周寒手中的青色光芒消散,解释道:“你们对秘术师的观念,总是停留在咒术杀人,诡异控制上面,其实,秘术师有很多咒术,比如治疗、静心、加持等等,静心咒便是其中一种,也是秘术师基础咒术中最稀松平常的一种,能够让咒术施加者心境稳固,神念的凝聚更强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李隆总算是松了下来,呼出一口气,庆幸不已。

    “现在,集主能够相信属下了吧。”周寒朝主位上的风亭晚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有手段从秘矿内出来,那么,你又如何逃过箭空城两位龙蛰境牙将的追杀的?据本集主所知,铜山秘矿外,有箭空城的牙将梁古今,以及龙蛰中品的王空带兵镇守,莫不成,你已经暗中投靠了箭空城?”

    风亭晚阴鹫的双目盯着周寒,就像是一头秃鹫盯着猎物般。

    史剑一直是他的左膀右臂,倚为重用,这次史剑便是听从他的命令,暗中跟着周寒的队伍前往铜山秘矿,想要让这位龙蛰中品的高手一举夺取铜山秘矿的掌控权。

    可谁知,周寒回来了,史剑却死在了秘矿内。

    这让风亭晚心中憋屈不已,同时将这股愤怒迁怒到周寒身上。

    他本就看周寒不爽,上次居然不听他的命令,当着他的面斩杀萧和,更是和李隆、蒙铁这两个滚刀肉厮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次命令周寒前往铜山秘矿,也是打定主意,让他死在秘矿中,削弱李隆蒙铁两人的势力。

    却不料形势和他预料的完全相反,让他无可奈何之余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亭晚这话一出,几人当场色变。

    “集主此言不妥!”

    李隆立刻站了起来,大声道:“周校尉乃是我唳空军之校尉,功劳赫赫,实力强大,岂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本集主问的是周寒,李隆你给我住嘴!”风亭晚脸色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旁边的蒙铁拉了拉李隆,让他坐在椅子上,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周寒平静的看着上方的风亭晚,心中知道今天这老家伙是打定主意要向自己发难了,他淡淡的说道:“投靠箭空城之事谈何说起,集主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风亭晚冷笑一声:“可笑!此事何需证据,不是投靠了箭空城,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因为属下突破了龙蛰境,龙蛰境活着回来,这下集主大人总不会怀疑了吧?”周寒突然笑了,同时将身上的气息释放开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风亭晚愣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嘭的一声,强大的气息从周寒的身躯上散发出来,这气息充斥着冰魄的冷冽之意,雄浑庞大!

    这股气息,比一般的龙蛰一品修士还要强大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风亭晚心头的震撼,不比之前李隆蒙铁两人少。

    这周寒之前只是区区副队正而已,短短数月之间,就突破到了炼血境,并且一举击杀了萧和这个半步龙蛰,那时候风亭晚就吃惊不已,却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凡境罢了,只手可以灭杀。

    可如今,周寒竟然突破到了龙蛰境。

    中间横跨两个境界,只是在前往铜山秘矿的这段时间就突破了,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‘又一位龙蛰境!’

    旁边的巫行山大先生原本平静的神色也吃惊了,他急忙递给集主一个眼神,示意不能再打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以周寒这样迅猛的突破速度,羽翼已成,一旦将此人得罪死了,那么将来必然是一个大敌。

    更何况如今唳空城高层战力严重不足,这正是收拢周寒,补充战力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可惜,此刻风亭晚已经冲昏了头脑,根本没有看见巫行山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集主,周校尉军功显著,如今又突破到了龙蛰境,按照规矩,应当任命为牙将!”李隆和蒙铁两人对视一眼,起身拱手。

    风亭晚脸色难看,默不吭声。

    有李隆和蒙铁两个搅屎棍已经足够让他头痛了,现在又来了个周寒。

    一旦任命周寒为牙将,三人沆瀣一气,这唳空城内,到底是谁做主,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这牙将,绝对不能封!

    “集主,两位牙将说的有理,请集主考虑一二。”巫行山躬着身子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巫大先生也替周寒说话,这让周寒三人吃惊不已,抬头看向巫行山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必考虑了!”

    风亭晚冷着脸,瞥向周寒、李隆、蒙铁,淡淡道:“周寒虽然境界突破,但军功显著之言,实属荒诞,此次铜山秘矿之行,他不仅没有保护好神魔楼秘术师,还丢了铜山秘矿,身为校尉应当负全责,不仅没有功,反而有过!”

    “令:褫夺周寒校尉一职,贬为武字营副队正!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李隆和蒙铁大惊,没想到这次不仅没有拿到牙将之位,反而让周寒丢了校尉一职,就连蒙铁此刻也怒火中烧,脚步往前一踏,要和风亭晚争辩。

    周寒却是更快了一步,将两人拦下,脸色没有什么表情,向风亭晚拱手道:“属下遵令!”

    “周寒,你……”李隆蒙铁两人没想到周寒还忍得住。

    周寒对两人摇摇头,将校尉令牌丢在旁边的桌子上,迈步走出客厅。

    “属下告退!”

    李隆和蒙铁脸黑如锅,冷硬拱手就跟在周寒身后离开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看见几人离开的姿态,风亭晚恼怒的一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,将这价值不菲的深海沉木桌子打成粉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