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禁力
    古大师或许是看在银星商会长的面子上,才如此悉心指点周寒。

    并且还赠送了价值不菲的禁文师基础玉简给他。

    玉简内的内容,周寒没有细看,只是用神念大致掠过一遍,看见了在玉简内正文的旁边,还有许多的小楷字体。

    那是古大师的注解,为他当初刚刚成为禁文师时候修行留下的,后面在禁文术有所小成后,又进行了增减。

    可以说,光光这个拥有注解的基础玉简,就弥足珍贵了!

    这个玉简放出去,恐怕会有不少禁文师争抢,古大师虽然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禁文师,但能够被银星商会奉为上宾,就可想他在禁文术上的造诣绝非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周寒不是狼心狗肺之人,心中将这份恩情记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成了没有?”

    阁楼院子门口的外面,王宽并没有离去,看见周寒出来后,立刻迎了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古大师不愧是大师,禁文术精湛无比。”

    周寒微笑点头,将手中光芒已经黯淡隐匿下去的血鳞枪抬了起来,枪杆之上,正有一道繁杂的符文烙印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古大师乃是二品禁文师,在周围数座集城内,都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王宽笑着说道:“这也是我们唳空城的商会运气好,加上会长和古大师是旧识,才能将他请动,像别的集城之中,分会的禁文师,最多也只是一品禁文师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品禁文师?”周寒将血鳞枪收了起来,看向王宽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听会长和古大师之前提起过而已。”

    王宽和周寒并肩往外面走去,“禁文师和秘术师,是世间最珍贵的两大职业,从入门开始,后面分为一品到九品,品级越多,在禁文和秘术上的造诣也就越高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更多的细节,只有禁文师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寒点点头,王宽能够知道这么多,已经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详聊着,一边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周校尉,听说又要打仗了?”

    半路上,王宽忽然压低声音,朝周寒说道。

    周寒眉毛一挑,诧异的看着他,惊奇道:“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你就别管了,我们银星商会的人脉、势力可不是闹着玩的,周围几座集城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瞒不过我们的眼睛呢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有这个征兆而已,具体会不会打起来,还不一定。”周寒回道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之多。

    集主府方面,风亭晚和巫大先生一直没有动静传来,让周寒都要怀疑,这两人是不是忘记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李隆猜错了?

    秉着不信谣不传谣的原则,周寒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,没有做出肯定的语气和字眼。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王宽却从他的话中提取到了某种信息,脸上露出笑意,没有再追问什么。

    周寒看了他一眼,迈步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商人重利,可以从一些微不足道的讯息中得到他们想知道的东西,从而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王宽帮了他好几次,周寒没有说什么,真能做到某种程度,那也是人家的本事。

    返回家中。

    此刻院子内,周青依旧在刻苦地修炼着枪法。

    她的确足够努力,要是别人有周寒这样一个哥哥,不愁吃不愁穿,加上又是军中的军官,恐怕早就喊苦喊累不干了。

    可周青不同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从小吃过很多苦,跟着周寒经历、见过很多事情,知道如今这生活来的不易,而且她心中一直想要能够帮到周寒,如今有这个机会,十分珍惜。

    天赋好,又这么勤奋,周寒心中也欣慰不已。

    “哥,你回来了。”周青持枪的身形不动,保持桩功的形体。

    “嗯,好了,站桩每天站一个时辰就够了,接下来由我来和你喂招,光靠苦修,没有实战,也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周寒笑着点头,从旁边拿出一杆普通的长枪出来。

    “终于要实战啦!”周青抹了一把额头的细汗,脸上露出笑容,这些天她一直在打基础,现在可算能够和哥哥交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等过了盏茶工夫,她就累得气喘吁吁,感觉比战桩功还要累。

    周寒的实力何等高强,只是用简单的长枪基础技巧,周青就碰不到他的身体一下,反而手中的长枪被打的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几番交手下来,周青的体力透支了不少。

    将她搀扶到树下休息,周寒含笑渡过一缕法力过去,才让周青缓过来。

    “以后每天我会对你进行喂招,怎么样,怕了没有?”周寒拿起一杯装着麦茶的茶杯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怕呢,尽管来!”

    周青一把将他手中的茶杯夺走,咕咕咕喝了下去,扬起洁白的下巴哼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色将整个唳空城包裹住,外面的飞鸟声音也无,只剩下夜枭和乌鸦的干涩叫声在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石门区位置较为偏僻,在进入了夜晚时分的时候,居住在这里的人就纷纷进了屋子,不在外面行走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这是刻印在人骨子里的习性。

    橘黄色的灯火,将房间内照的通透。

    周寒盘膝坐在床铺上,五心朝天,双手交叠,手心朝上放在小腹上,在手心中放着一枚淡黄色的玉简,正散发出微弱的毫光。

    他的神念,正在读取玉简内的内容。

    玉简正是白天古大师赠送给他的禁文师基础法诀,这篇法诀是十分基础的功法,篇幅并不长,简单易懂。

    周寒的神魂本就强大无比,比同境界要强大数倍。

    这带来的好处就是能够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,而且会功法、招式的悟性将会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玉简内的短篇功法,在一个时辰内,周寒便已经琢磨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“禁文师的暗语果然繁多,要不是旁边有古大师的注解,恐怕我拿到这本功法,也会傻眼,不知道从何练起!”

    感叹一声,周寒不由庆幸。

    和当初的秘术师修行一样,他得到白念沧的赠送,并且亲自解答他的疑问,如今这古大师赠送的功法注解,也帮了他的大忙!

    “禁文师的符文众多,修行太多,难免分心,我便开始从锋锐符文开始钻研吧。”

    血鳞枪内,刻印的是锋锐符文,周寒有心以此为基础,将第一个修行的符文设定为锋锐符文。

    《都天禁文经》里面记录的禁制之法,并不能凭空施展。

    禁制,是对多个符文进行排序,在神奇的技巧下,化成独特的禁制,发挥出符文更加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多个,最少也要三个以上符文。

    所以周寒必须要掌握符文,并且能够炼制出三个以上符文的时候,才能将这些符文化成禁制。

    血鳞枪内已经有了一个符文,周寒还需要再炼制刻录两个锋锐符文才行。

    这个前提是周寒能够迈入禁文师的门槛,成为一名禁文师学徒或者一品禁文师,才能拥有禁力,对符文进行重组。

    琢磨了几个小时,周寒已经初步掌握了这篇功法。

    “禁文师想要炼制出符文,需要各种珍贵的材料、妖魔内丹才行,最重要的,是需要禁文仪,这是禁文师的标配,没有禁文仪,炼制符文的成功率将大幅度降低!”

    在古大师的静室内,古大师便是动用了禁文仪,才炼制出了锋锐符文。

    锋锐符文虽然常见,但一位二品禁文师炼制出来的符文又岂会简单。

    血鳞枪上的这枚锋锐符文,威力比一般的锋锐符文还要强上数倍,破甲能力超群,耗费了古大师不少的材料才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欠下了好大一个人情,算了,以后再偿还吧。”

    了解禁文师之后,周寒微微苦笑,知道这枚锋锐符文的不凡之处,不过也没有纠结,念头保持清明。

    手掌一翻,凝结出印诀,现在,就开始修炼出禁力出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