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章 解骨
    天色昏沉,星芒落下。

    微弱的星光照亮了灰黑色的归化城城墙,夜幕下,除了城楼上守城士兵的几声低语,只剩下乌鸦和夜枭的怪异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嘎!

    黑羽的乌鸦俯冲而下,降落在郊野的黑土上,轻轻啄着什么。

    轰隆!!

    这时候,轰隆的雷声从头顶快速堆积过来的铅云上传来,将星光遮住。

    过了两息时间,闪电劈下,照亮了荒野,那乌鸦赫然站在一具腐烂的死人尸体上,猛然回头,猩红的眸子下,一丝腐肉残留在尖喙边沿。

    格外渗人!

    扑棱棱!

    乌鸦腾飞而起,几片黑羽飘落,很快就朝着归化城飞去。

    城墙内,俨然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从外往内延伸,低矮的灰色房屋,逐渐扩大,赤红色和白玉色的府邸、阁楼一片片成群,越往内,建筑愈加高大壮阔。

    一条泛着粼光的河流从东城蜿蜒过来,月色流淌。

    这里和城外荒野的诡异寂静反差极大,仿佛打开了一扇门,推开门一看,嘈杂的声音顿时喷薄而出,喧嚣声此起彼伏,各种叫卖声、嬉戏声、喝骂声。

    瞬间将人从荒郊野蛮,拉回到了古代文明世界。

    白玉河两岸,飞檐阁楼坐落,回廊画栋矗立,精致的灯笼透着喜庆的光彩,将人也照的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归化城有名的酒楼,金玉楼,纵然是到了傍夜时分,也依旧有很多食客前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,城外的小山村,被盗匪一窝蜂给屠了个干净,好家伙,两百三十多口人呐,连未满月的婴孩都被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“居然如此凶残?!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一窝蜂的凶名是白给的么?不仅小山村,这几月内,好几个村庄都被妖物、魔物屠杀,盗匪、妖魔横行,唉,这世道越来越难了!”

    “官府怎么不出兵?”

    “呵,指望官府,你还不如指望城中的帮会出城剿匪!”

    酒楼的大堂内,有人坐在那里说道,猛地灌了一口酒,陶琬顿在桌子上,咚的一声响,吸引了大堂内的目光。

    杀人屠村之事,虽然在这乱世中不少见。

    可出现在归化城附近,特别是一窝蜂的名头,还是让在场众人心惊。

    就连楼上的贵宾间内,也有不少穿着华贵衣服的贵客听到动静,探出头,竖着耳朵听着。

    周寒站在一楼的角落里,看向那群拿着长刀短剑的江湖客。

    他大约十六七岁的年龄,皮肤黝黑,个头不高,双眼有神,下嘴唇上有一条清晰的竖痕。

    根据小时候一个游方道士所言,这是不详之相,专克家人,劝周寒父母将其遗弃。

    可最后,周父周母还是没有听着道士的。

    周寒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这乱世之中,一个孩童遗弃在荒野,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周寒十岁那年,周父周母积劳而死,开始支撑起家中重担,各种苦力的活计,最终来到这金玉楼内,做了一个解骨手。

    解骨手只有大酒楼才有,专门将各种稍大型的动物,切割分解成细块,这门活计对解骨手的力量、手法、细心有不小的要求。

    而金玉楼,有时候甚至有妖兽要肢解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时间,周寒适应了这里,拜了城中一位老解骨手为师,学到了这门技艺,有了谋生手段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在这打下手,工钱不多。

    但好歹有了生存的资本,不至于在这个残酷世界中饿死,心中算是狠狠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周寒!”

    后院中传来了一道粗犷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他听出这是金玉楼主解骨手王工的声音,忙应了一声,脚步往后院挪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月色越发的深了。

    繁华的状元街,人流也变得少了起来,归化城虽然没有宵禁,可人们还是不敢在晚上出来走动,太过危险了。

    周寒提着一包荷叶包着的点心,脚步匆匆的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皎洁的月光,眼角瞥到了街口几道晃晃悠悠走出来的身影,伴随着几道骂咧咧的粗话。

    心头一紧,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离开东城,来到西城,这里的建筑迅速破落起来。

    黑色的房屋一排排树立在两侧,狭小的巷道两侧,各种粪便的臭味从臭水沟内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歪歪扭扭的竹竿、棍子斜放在低矮的墙上,让这街巷更加拥挤,西城的平民区可没有东城那边精致。

    很快,他来到自己的家中。

    一间破旧的小房子,灰黑色的泥层脱落,十分破败。

    周寒推门走进屋中,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柔和的笑意:“青青,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在狭小屋子的里面,一个娇小女子的身影正忙碌着,将一盘青菜和饭碗摆放在木质的小桌子上,油星很少。

    “哥,你回来了。”声音清脆悦耳。

    “金玉楼的点心,今儿还剩下一点,我低价买给你尝尝。”周寒将荷叶解开。

    荷叶里面,几个卖相不好,散发着浓郁香气的糕点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女子是周寒的妹妹,周青,相依为命长大。

    周父周母去世后,长兄为父,周寒承担起家中责任,靠卖力气养活了这个小小的家庭。

    好在周青性格柔顺,也很听话,让他省心不少。

    “金玉楼的糕点!可是……很贵的,哥,以后,别花这钱了,我不爱吃的。”周青脸蛋清秀精致,十五六岁,身段苗条,看向这糕点眼睛一亮,咽了咽口水,接着低声嗫嚅说道。

    忽然头上一暖,她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周寒轻轻揉着她的小脑袋,轻声道:“吃吧,以后我肯定能给你买更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周青抹了抹眼角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她相信自己哥哥,父母去世后,哥哥就是家中的支柱,宛如撑天大树,只要看见他的背影,心中就安心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就着豆大的油灯,解决了晚饭。

    “哥,今天城合帮和连山帮又打起来了,听说死人了呢。”周青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,紧张兮兮的说道。

    周寒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归化城内又要开始乱起来了么,居然在城内也开始死人了!

    他来到这个世界一年多,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,加上这具身体也识文断字,似乎曾经进入过私塾读书,了解这个世界的大致局势。

    归化城所在的朝代,名为大虞王朝。

    自然不是周寒所了解的中国古代的任何一个王朝,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封建时代,归化城只是大虞王朝辽阔疆域版块中,极小的一点。

    在上面,还有很多大城。

    大虞王朝现在很乱,各种兵灾、大旱、洪水、瘟疫不断,整个王朝面临崩溃,下方的州牧、将领拥兵自重。

    周寒有后世的见识,知道这是大虞王朝即将倾倒的前奏。

    不过这距离他太远了,现在的他只想在这世道中生存下去,保护自己妹妹安安稳稳。

    “这些帮会越来越猖獗了,青青,你出去要小心,不要往人少的地方走。”周寒叮嘱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出去的时候,脸上都会抹碳灰呢。”周青眨眨眼睛,用手在脸上做出抹灰的动作,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周寒轻轻笑了笑,给她往陶琬中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这丫头长相清秀俊美,不同于周寒普通的面孔,很是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每次出去,周寒都会让她往脸上抹碳灰、锅灰之类的,降低颜值,变得普通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乱世中,美貌可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忽然,屋子的木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周寒冷声问。

    他脚步小心翼翼地往前挪着,握住一柄生锈的柴刀,目光盯着门口看去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门口传来了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石叔!”周青听出这是父母好友石叔的声音。

    心中一松,撑门的木头拿开,周寒动作轻缓的打开门,只见门口站着一位穿着黑色短衫的,蓄着胡须的男子,衣衫的右上角绣着一座黑色的山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