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二十章 一拳
    只是这个世界的武学,确实修行极难。

    或者这和周寒自身的天赋一般有很大关系,突破到黑山拳第一重已经三个月之久,在第二重上的进展依旧十分缓慢。

    照这样的进度,恐怕要几年时间,才能有机会突破到第二重的境界。

    宛如龟速。

    ‘希望还得放在修改器上。’

    一边打着拳,周寒心中思量着。

    以前他的愿望就是和妹妹安安稳稳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,可随着归化城内的局势变化,以及石叔死去,压迫感也紧随而来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袁坛明目张胆的向他索要抚恤金,这种压力终于像是冲破水管的水流般爆破而出。

    王涛和莫婷等人是靠不住的,他们虽说是一个小圈子,可面对袁坛,除了康正敏,根本没有人会挺身出来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周寒也从没指望过。

    泛泛之交,怎比得上自身的利益安危重要。

    至于康师兄,康家终究只是一个富绅之家而已,比起王涛所在的王家都有所不如,绝对也挡不住一位炼力执事的压力。

    周寒没有打算让康正敏出面。

   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袁坛想要拿走他身上的抚恤金,也没有这么容易!

    “死了!都死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突然一声惊恐的大喊声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扭头看去,就看见一个衣衫褴褛,浑身血迹斑斑的男子失魂般跌跌撞撞的跑进了黑山帮的大门,身后紧紧跟着两个守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杨师弟吗?他怎么了?”有人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疯了?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杨师弟和王师弟几人,前往城郊的青羊观执行帮会任务,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回来,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前院内的弟子们看着衣衫褴褛的男子在两个壮汉的搀扶下,走进了第二道月门里面,消失不见,不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有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此次前往城郊青羊观的三名正式弟子,两名失踪在青羊观内,只有这位姓杨的弟子因为晚上没有睡死,才没有被里面的妖魔杀死,侥幸逃得一命。

    青羊观内有妖魔!

    青羊观不少人都知道,这是一个废弃已久的道观,距离归化城不足十里,没想到这么近的地方居然也有妖魔存在。

    那两个失踪的弟子,除了哭哭啼啼赶来的家人外,没有人抱有生存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,失踪,那就意味着死了

    更何况是确定了妖魔存在的消息后,就连那两个死去的弟子家人也彻底死心,拿了一笔抚恤金离去。

    “康师兄,那青羊观内,是什么妖魔?”周寒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夜色太晚,杨师兄也没有瞧见是什么种类的妖魔,不过应该是低阶的妖魔,不然,这位杨师兄也逃离不出青羊观。”

    康正敏摇头。

    “说不准是妖魔吃饱了呢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王涛听见他们说话,眼神闪烁,“我听说有些妖魔,比如蛇类妖物,在吃饱了血食的情况下,并不会再主动攻击,这其中的情形,只有杨师兄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周围的弟子们听到后,纷纷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无不恶意的猜测,或许,是杨师兄率先发现了妖魔,为了活命,用了某种手段,将两位弟子谋害,妖魔吃饱喝足,才让杨师兄有机会活命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低声议论起来,大师兄段永明呵斥了几声,这种言论才消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一种复杂诡异的气氛,却永远也消散不了。

    ‘人心悱恻啊!’

    周寒一直站在角落默默的听着,内心更加平静坚定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种可能性,都让他对这个世界的险恶认识更深了一层,前世那种只有小说传记中才有的艰险环境,终究成为现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各种揣测中,寒风呼啸,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次和周寒一起走出黑山帮的,只有康正敏一人,王涛和莫婷等人和周寒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算是划清界限了。

    “王师兄……”牛奔这个朴实的汉子欲言欲止。

    “这不能怪我们,谁让他格局眼界太小,不知死活得罪袁坛。”

    王涛脸色淡漠,“五百两银子不少,可也不值得得罪袁坛,他的父亲是黑山帮炼力执事,我王家得罪不起,莫师妹的莫家也得罪不起,江师弟和你牛奔,更是得罪不起!

    人要有趋利避害的能力,我们不和周寒保持距离,倒霉的就是我们。

    等着吧,周寒一个资质平庸,连黑山拳一重都没有修炼到的普通弟子,绝对活不过三天时间!”

    莫婷和牛奔等人都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这话他们也觉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可,相处了这么就的同伴说决裂就决裂,未免也太冷漠了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你要小心,袁坛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走出黑山帮的大门,康正敏要用马车送周寒回去,被婉拒后,认真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心中有数。”

    周寒笑着和康正敏告别,一个人迎着寒风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寒风朔朔,冰刀子一般刮在脸上,微微刺痛。

    归化城的冬季已经来临,北风吹来,到了夜幕时分,格外的寒冷。

    街道两旁人影稀疏,只有少数在外奔走的人们时不时匆匆走过,一阵风吹过路上的枯黄树叶,萧瑟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周寒走在路上,忽然神色微动,他敏锐地察觉到,在身后隐隐有人跟着他。

    虽然那人的身法不错,但他的身体素质经过修改器突破洗刷,无论是气血还是五官感官都提升了一大截,足以和炼力层次媲美。

    细微的树叶吹动声中,他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‘难道是袁坛?不对,他不可能这么失智留下如此大的把柄。’周寒很快否定。

    神色微动,他脚步平缓的往前走着,没有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拐过一道街道弯角的时候,他身形一晃,消失在身后之人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跟踪之人急忙跟了过去,却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一个死胡同,被一堵墙堵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而周寒的身影,却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瘦小的汉子神色一滞,忽然听到身后有拳风传来,大吃一惊,身形诡异的扭曲一下,躲避开周寒的伏击。

    “好身法!你是盗手帮的人?为什么要跟踪我?”周寒站在巷口。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瘦小汉子眼神闪烁道。

    “从我离开黑山帮,你就一直跟在我身后,显然你的目标就是我,是为了跟踪我,趁我不备袭杀我?还是想要打探出我的住所位置?”

    周寒的脸色寒冷,盯着这瘦小汉子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杀意蓬勃生长,不可抑制。

    不管此人的目的是什么,恶意是必不可少的,对于危险,他必须掐灭在萌芽之中。

    “嘿嘿,要怪就只能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!”沉默一下,瘦小汉子冷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袁坛吧!”

    周寒大喝一声,声音如同猛虎雷霆般爆裂。

    什么,他怎么知……瘦小汉子脑海的念头刚刚浮现,就感到前面一股狂猛的恶风从身前袭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死!!!”

    周寒浑身的气血搬运起来,壮硕的身躯犹如一头野豹飞扑过来,拳头上隐隐有黑气浮现,一拳轰出!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瘦小汉子脸色狂变,他被周寒的话震慑心神,被其乘机伏杀,刚要施展身法躲避,这时候脑袋一昏,虽然很快反应过来,但已然来不及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骨头碎裂的声音从他的胸腔处传来,瘦小汉子只感到宛如被一头失控的烈马迎头撞中,身躯如同破布般倒飞而出,口中猩红的鲜血止不住的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,嘴角抽搐两下,血泊在他的身下扩散,眼中的光芒终于涣散,脑袋一歪死在这小巷胡同内。

    不是说连一重功法境界都没有达到吗?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力量!

    到死,瘦小汉子脑海中还没有想清楚。

    “呼,呼!”

    周寒大口的喘着气,深吸一口气,平复下体内翻涌的气血。

    这个盗手帮的汉子,应该是一重巅峰功法的境界,也就是临近炼力层次,在盗手帮的正式弟子中,也算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现在,却死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实力大多在双腿的身法轻功上,论力量远远不如我,要是在别的地方,就算是能够打赢他,也难以杀死,可在这死胡同内,加上被我震慑了心神,才被我一拳击杀。”

    脑海中飞快的转过转过念头,周寒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确认此人死的不能再死了,才动作迅速的搜刮起来。

    一柄匕首,两包止血散,三十多两碎银子。

    再没有别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心中骂了一句穷鬼,周寒匆匆的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其实三十多两已经不算少了,这可是正式弟子三个月的月俸,寻常的帮会正式弟子身上也不可能带这么多钱,估计这些银子还是这汉子不知道从哪里盗窃而来的。

    也难怪袁坛对石钟的抚恤金动心。

    五百两,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。

    至于巷子里的尸体,到第二天自然会有官府的人发现处理。

    每年不明不白死去的帮会成员不在少数,官府的人也不会当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