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二十二章 青羊
    落日的余辉染红了天际,一缕缕红绸般的霞光横亘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出了归化城三里之地,就变得荒芜起来。

    越往远处走,就越发的荒凉起来,路遇的一些村庄,也变成鬼村,荒无人烟!

    黝黑的泥土上,各种植物野蛮生长着,形成一片片漆黑的树林,在傍晚的夜幕中,显得阴森、诡异!

    三匹黄骠马从归化城的方向徐徐走来。

    马背上,三人皆身着短打黑衫,马匹的身侧,有一个个鼓囊囊的包裹放在那里,似是活物,时不时的动弹两下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前面就是青羊观了。”

    身材高大的汉子眯着眼睛看向远处的一座荒山,黑色夜幕下,废弃的道观伫立在山腰上,死寂的气氛带着压迫感。

    扑棱棱!

    身后的黑树林中,几头模样古怪的鸟类飞起,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,远离荒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另外一个汉子吓了一跳,神色谨慎的停了下来,吞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荒山、道观、怪鸟……夜幕下的诡异氛围,让三人刚刚来到这里,心头就染上了一层阴霾。

    这三人便是从归化城内赶来的周寒、文思明、付云三人。

    “晚上太过危险,这荒山道观中有妖魔出没,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吧,等明天再寻找那东西的踪迹。”周寒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另外两人巴不得如此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噼啪!

    火塘里面,火焰肆意的舔舐着干枯的木材,发出脆响,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这一片方寸之地。

    这里是距离青羊观大约两三里远的地方,山脚之处形成一个天然的溶洞,被周寒几人找到作为临时的歇脚之地。

    三人围着火堆,啃着干粮,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“那袁坛是冲我来的,连累两位师兄了。”周寒咬了一口肉干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付云和文思明对视一眼,摇了摇头,付云道:“其实我们两人平日里和袁坛也不对付,这次青羊观之事,帮中肯定会派出弟子查探,就算没有周师弟你,我们两人也绝对会被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好在我们此行做了充足准备,只要将妖魔的踪迹探清,便可返回城内,希望运气不会太差吧。”

    文思明苦笑着。

    周寒和付云都沉默着。

    妖魔之流,他们虽然没有直面搏杀过,可也知道其中的凶险,就算是炼力层次,也要好几个好手,才能将一头低阶妖魔击杀。

    他们之中,付云和文思明都是一重黑山拳,和炼力还有很大差距。

    夜色越深。

    三人轮流守夜,就着在山洞内歇息了一晚。

    次日天亮后,骑着马往目标荒山的青羊观内奔去。

    嘎嘎嘎!

    黑色的羽毛飘落,一群黑色的乌鸦从荒山的枯树上飞起,盘旋在三人的头顶上,艰涩难听的叫声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三人踏入荒山内,发现这里和普通的山岭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只是,除了乌鸦,其他的活物似乎很少。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!”

    走了不一会儿,沿着半废弃的石头山路,来到了山腰的青羊观前面。

    极具道教传统气息风格的青羊观建立在山腰上,另外一侧便是悬崖陡壁,整座道观分为前中后三个院子,山门用木头和石头做成,两侧斑驳的油漆已经掉的脱离,看不清原本的文字。

    牌匾上书,青羊观。

    荒芜生长的野草杂生,几棵不知道什么品类的树木长成一人高。

    杂草的后面,暗红色的大门半掩着,一颗颗门钉镶嵌在上面,地面上黯淡的血迹从里面蔓延出来。

    “付师兄,周师弟,我们要进去吗?”文思明吞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这道观怎么看,都是阴森森的样子,大白天的,总感觉有一股冷意渗透出来,覆盖在他的身躯上。

    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那妖魔杀了两位帮中弟子,说不定已经离开了这里,要不,我们进去看看?”付云提议道。

    周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帮会任务是强制性的,完不成必有重罚,进入青羊观查探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加上之前他一拳击杀了盗手帮徐四,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,艺高人胆大,便率先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吱吖!!

    刺耳的推门声响起,付云和文思明吓了一跳,急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门进去,就是一个天井院子,四周屋檐下飘扬着破烂的布匹,绕过院子走了进去,是青羊观的正殿。

    “这是淫祠?!”付云抬头看向正殿上供奉着的神位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淫祠?”周寒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淫祠,便是不记载在我大虞祭祀大典内的鬼神。”

    付云指着大典上羊头人身,手持长戟的神像,解释道:“我大虞祭祀正典内,册封记载了三十六位正神,三百六十五位山川河流之神,统御万万里山河,享万民香火。像这青羊尊者,并不记载在上面,乃是一位迷惑民众的妖祟,难怪这青羊观会被废弃,想必是被官府给讨伐了。”

    大殿上,两旁桌案上蜘蛛网丛生,厚厚的尘垢堆积。

    在正前方的神像下面,除了功德箱外,还写着青羊尊者四个字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曾经这里也是香火旺盛,信徒们从四面八方前来上香,跪俯在地上祈祷,直到官府前来将这里封禁,才废弃没落。

    “付师兄学识渊博。”周寒称赞道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出这付云非同一般,不仅胆量比文思明更大,而且见识也非凡。

    “某曾经在唳空城读过书,后来家道中落,才来到归化城。”付云矜持笑了笑,迈步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青羊观的后院是厢房,这里是道士和居士的住所。

    “找到尸体了!”

    搜寻了片刻,旁边的厢房内传来了文思明的喊声,声音中带着惊恐。

    听到惊呼声,周寒和付云急忙从旁边的两个厢房内赶了过来,门扉洞开,一眼就看到躺在里面早已死去多时的两位帮会弟子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这两个弟子的尸体,已经变成干尸。

    明明才死去几天时间,血液却消失无踪,枯瘦的尸骨上,还残留着血丝的眼睛凸起,手骨干瘪下去,两个大汉萎缩成孩童大小。

    两具尸体头骨朝外,双手往前面扒拉着什么,似乎想要竭力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地面上,残留出两道手指划出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痕迹早已黯淡,在经历了挣扎后手指破开血液遗留下来的,经过几天时间,只留下暗红色斑迹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吸血妖魔!”

    看到这场面,周寒和付云倒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文思明早已吓得战战兢兢,连忙站到两人身边,似乎这样能够给他带来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冷风直吹。

    三人目光警惕的看向这间屋子,试图寻找出什么踪迹出来。

    通过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弟子,杨师兄口述,那晚上他们在此地休憩落脚,半夜传来异动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两位师弟已经被妖魔残杀。

    透过月光,他看到那妖魔将两位师弟的血液被妖魔吞噬,问及妖魔的形状,支支吾吾称记不起来,只是看到一双猩红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看来那妖魔已经离开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没有看到什么异样之处,付云松了口气,将手中提着的包裹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任务怎么办?”文思明浑身放松下来,下意识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将此地搜寻一番,便回去复命吧,这妖魔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。”周寒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在某个角落,他们目光没有抵达的地方,有团阴影晃动了一下,似乎被他们的声音惊动,下一刻,猩红的光芒陡然浮现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你去这边,文师弟,你在这厢房附近搜寻,我去负责大殿和后山。”

    出了厢房的门,付云对两人说着。

    三人就这样开始搜寻青羊观。

    帮中的任务是让他们寻找妖魔踪迹,现在这妖魔早已离去,却还是要找些有用的东西回去,否则无法交差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观主的卧室。”

    周寒往一侧的厢房搜寻,很快就来到了一间面积颇大的房间,这里面的正墙上摆着一个大大的道字,通过一些破烂的书籍可以看出,是青羊观观主居住所在。

    这地方早已破败,值钱的东西被搜刮一空。

    只留下些没用的杂物。

    周寒目光扫了两眼,正打算离去,忽然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几步,弯下腰去,捡起地面上的几粒黑色颗粒。

    这些颗粒,每一颗都有鸽子蛋大小,不规则椭圆形,两边微尖,散发出一股辛味,除了手中这几颗,房间内还有数颗之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夜明砂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