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二十六章 夜杀
    黑山帮的任务太急,当天周寒没有回来和周青说一声。

    昨天在傍晚时分,迟迟不见哥哥回来的周青焦急万分,毕竟她知道黑山帮是一个什么样的危险存在。

    每年归化城内死去的人不在少数,其中帮会的人要占很大一部分。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见石叔了。

    冰雪聪明的周青心中有了某种猜测。

    就连石叔这样的武道高手都莫名其妙的没了,这危险的世道,让周青对哥哥的安危异常担忧。

    直到康正敏派人前来传信,这才让周青松了口气,可心中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毕竟这次周寒出城,前往荒野执行帮务,对于城内的人来说,荒野就意味着巨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马贼、野兽、妖魔、乱兵……世道艰难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周寒脸上麻木僵硬的脸庞柔和了下来,拥着自己妹妹来到槐树下的桌椅坐下,轻声安慰着。

    晚风徐来,轻声细语糅合其中。

    周寒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,于是晚风中也传来了周青时不时响起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真有那么大的蝙蝠啊?”周青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妖魔嘛,说不定基因都突变了,不过你哥更厉害,大发神威,一拳将那血蝠脑子都打爆了,旁边的小弟都惊呆了!”

    “咯咯!吹牛!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别不信,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哥哥神采飞扬的样子,周青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容,心中前所未有的安宁。

    “炼力?”直到周寒说到这里的时候,周青才终于吃惊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是普通的无知少女,在这一年时间内,听周寒和王冬儿、王捕头经常会提起过武道的境界层次。

    能够锤炼到气血巅峰,已经是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而要达到炼力层次,天赋、资源、功法缺一不可,寻常人数年数十年也突破不了这层桎梏。

    整个归化城内,炼力层次的好手,拢共也才二十几人。

    或许有隐藏起来的,但绝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炼力层次,放到任何一个帮会中,都会被立刻成为执事等阶的高层,许以重用。

    “炼力其实也只是开始而已,上面还有炼皮、炼血,青青,这件事情你不要说出去,连王冬儿也别说。”

    周寒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周青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晚风也变得冰冷起来,两人这才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橘黄色的灯火将屋子照亮,归化城内的万家灯火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从天空中俯视,星星点点闪烁着,在夜幕笼罩下后的不久,才三三两两的熄灭,城内的人们开始陷入睡梦之中。

    夜,越发的深了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轻轻的从土墙上翻身跃出,身姿矫健。

    周寒左右打量两眼,才脚步轻缓的快步往南城的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黑暗冰冷的街道上空无一人,南城两侧的商铺早已闭合,老旧的牌匾伫立在铺子的上方,耳畔传来虫蚁的叫声。

    旁侧不远处,白玉河的水流淅淅沥沥的流淌着。

    周寒穿着一身麻布做的黑色衣服,躲开几个更夫,行走在阴暗处,径直往袁坛夜宿的翠云楼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夜半三更这个时辰,灯火还明昼的,只有翠云楼这样的妓院了。

    通过康正敏的消息渠道,很容易就打听到袁坛的所在。

    袁坛此人出身不低,家世良好,加上有一个黑山帮的执事父亲在,经常花天酒地,夜宿在翠云楼内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就连归化城内其他两大帮会也都知晓,因此他的行踪不难确认。

    红色绿色的灯笼轮转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灯火璀璨的翠云楼,周寒压低了头顶上的斗笠,找到翠云楼旁侧的一个窗户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翠云楼的厨房。

    各种瓜果蔬菜摆在旁边的架子上,还有各种鸡鸭鱼肉的肉食,偌大的厨房内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周寒推开门往外面瞅了一眼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提着一个小厮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半晌,一个穿着花绿衣服,蒙面低头的小厮手中托着一壶酒走出厨房,踏上楼梯往二楼的一个房间内走去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给本大爷滚!”

    里面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音,伴随着一个女子不堪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袁大爷,这是我们杨妈妈专门送过来的好酒,送给您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滚远点!老子不要!”

    里面传来喘气声,灯火晃动着。

    周寒眉头皱了皱,眼中寒光闪过,既然你不出来,那就只好我进去了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木质的房门被一脚踹开,破碎成四分五裂的样子爆裂四射,里面在床上翻滚的一对男女被吓得浑身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混账!你干什么……啊!!!”

    袁坛感到下身一萎,暴怒而起,话还没说完,胸口就被一脚给揣中,剧痛从胸腔传来,惨叫一声,身体砸在粉色的床上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脑袋就被一双手给按住。

    双手一扭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一声脆响,他的脖颈呈九十度诡异弯曲。

    鲜血从口中溢出,眼睛暴凸而出,死死的盯着床上的女人,嘭的一下倒在床上,没了生息。

    “啊!!!死人了!!!”女人这才反应过来,花枝乱颤惊恐的尖叫。

    周寒扭头看了她一眼,身体往窗户飞扑过去,轰的一下破开窗户,跳下二楼,消失在夜色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半晌,翠云楼的打手们才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袁公子死了?谁干的?!”翠云楼的杨妈妈脸色苍白的看着床上的尸体,气急暴怒的大声吼着。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,他蒙着面看不清……”女人结结巴巴道。

    “天杀的!还不快去通知袁执事!”

    翠云楼内一阵鸡飞狗跳,很快就有打手去通知袁开。

    当晚归化城内不少人都被惊动了,袁开更是暴跳如雷,带领人马在归化城内搅了个底朝天,也没找到凶手。

    线索实在太少了,凶手又蒙着面。

    再加上袁坛这厮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,得罪的人肯定不少,说不定是别的地方的人路过为名除害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周寒离开翠云楼,也没找方向,一路狂奔而出。

    “呼,呼!”

    他停在白玉河的一个河湾处,这里荒草生长,植被茂盛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坐在地上,抬起手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    杀人了!

    他的心脏砰砰砰的急促跳动着,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之前他杀过不少的鸡鸭活禽,甚至在青羊观内,敢和血蝠这样的妖魔搏杀。

    最后将血蝠一拳打爆脑袋,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可杀人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虽然归化城内每天都有人死去,尸体、残肢见过不少。

    亲手杀人却又是完全不一样,这可是一条人命,就这样死在自己的手中。

    双手有些颤抖,周寒逐渐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就是这样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今天他不杀袁坛,明天袁坛就要杀他,更何况之前袁坛已经对他出手过一次了。

    人不狠,站不稳!

    周寒的呼吸平缓起来,回忆了一下这次出手,确保留下什么破绽后,才将这身衣服脱下,扔在了白玉河内。

    往四周看了看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第二天回到黑山帮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,帮中的气氛变得怪异起来,袁坛在正式弟子中,是除了大师兄段永明之外,实力能够排进前五的好手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暴毙,被人击杀在翠云楼内,无疑引发了众弟子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袁坛死了!”

    康正敏凑了过来,一边说着,一边不留痕迹的打量着周寒。

    周寒之前可是委托过他打探过不少袁坛的行踪,在袁坛死去的当天下午,周寒还向他问过袁坛的夜宿地点。

    这其中没有联系,打死康正敏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什么?袁师兄死了?”

    周寒大惊失色,惊呼出声,惋惜道:“可惜了,天妒英才,白发人送黑发人,袁执事得多伤心啊!”

    周寒的演技太好,让康正敏都在心头嘀咕,难道猜错了?

    其他的帮众更是没有想到周寒这点,周寒的实力在大家眼中,不过堪堪一个一重黑山拳而已,怎么会是袁坛的对手?

    更别提那凶手,乃是摧枯拉朽,两招将袁坛杀死。

    只有平时凑在袁坛身边的几个弟子惊疑不定,冒着冷汗的看向周寒这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