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二十七章 破绽
    “不会这么巧吧?”

    “难说,以后还是别招惹这周寒为妙!”

    “走,走!”

    昨天他们还在和袁坛商量着,要抓周寒的妹妹威胁,到了晚上袁坛就死于非命,未免也太巧了吧。

    巧到几人不得不想到周寒。

    纵使周寒的实力看起来完全不足以杀死袁坛,可他的作案动机确实是第一嫌疑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也不会傻到主动去和袁执事告发。

    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生存之道,万一真是周寒杀了袁坛,他们岂不是惹火上身?

    “这袁坛死的好啊,幸好周师弟你命大,才从青羊观内活着回来,便宜这小子了!”康正敏幸灾乐祸的低声笑着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什么人杀他的?”周寒若无其事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康正敏摇头,“昨儿晚上袁执事发了疯似的,还请官府的衙役们也出动了,将归化城找了个通透,也没找到什么劳什子凶手,据说,就连那断案高手王捕头也找不到有效的线索,这袁坛,算是白死了!”

    昨天回到家中不久,周寒的确听见隔壁王捕头出门的动静。

    看来这袁开的能量还真不低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和城守是站黑山帮这一边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归化城内,城守和城尉的斗争如火如荼,分别拉拢了黑山帮和峒江帮,明面上,还是城尉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毕竟这次盗手帮也参与进来,和峒江帮搅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在这关键的时候,城守肯定要卖黑山帮面子,不能凉了黑山帮这个同盟的心。

    “周寒!”

    两人正低头说着话,忽然远处传来一道叫声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周寒扭头就看见黑山帮的三大执事站在月门处,心中一惊,脸上平静的走了过去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周寒见过曹执事、段执事、袁执事!”

    站在这里的,正是黑山帮仅存的四大执事之三,曹通,段永兴以及袁开。

    前院内的弟子们纷纷看了过来,低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来吧。”

    曹通看了一眼周寒,带着他来到月门里面的一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刚一进去,还没坐下,袁开手掌就嘭的一下拍在桌子上,大喝一声:“周寒,你还不认罪?!”

    “什么罪?”吓了一跳,周寒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哼!不要心存侥幸,将你杀死我儿袁坛的事情,一五一十交代出来,否则,我让你出不了这个门!”袁开脸色如铁,锐利的眼睛盯着他。

    一瞬间,杀气在整个房间内弥漫。

    旁边的曹通和段永兴也坐在那里,目光炯炯的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这一副三堂会审的架势,加上三大炼力层次的执事审问,要是普通人,肯定心跳被吓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可周寒是什么人?

    前世什么他阵仗和排场没见过,又搏杀过妖魔,杀死过一条人命,岂会怕这样的气场。

    加上他突破到炼力层次,底牌大增,心中丝毫不慌。

    同是炼力,这三人根本吓不到他。

    “袁师兄?他不是被寻仇的仇家给杀了吗?和我周寒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周寒张着嘴,露出吃惊的神色,接着不忿的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休要狡辩!之前我儿就曾经和你发生冲突,不是你还有谁?”袁坛见周寒不像装出来的样子,心中也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“袁执事是说,那次袁师兄想要替我保管石叔抚恤金的事情?”

    周寒似乎回忆起了什么,摇头道:

    “那只是一个误会而已,后来我出城执行帮务,就再也没有见过袁师兄,再说,就算我俩有矛盾冲突,凭我的实力,袁师兄一巴掌就能将我杀死,怎么可能是我杀死的袁师兄呢?”

    听周寒说起石钟以及抚恤金。

    旁边的曹通和段永兴都皱起了眉头,心头对这袁坛厌恶不已。

    石钟生前和他们的交情不错,为黑山帮也立下了汗马功劳,可以说是帮会老人了。

    否则,帮主曹通也不会被惊动,甚至给予五百两的高额抚恤金。

    这袁坛连石钟的抚恤金都想要敲诈,真是死不足惜!

    “周寒说的有理,袁兄,恐怕你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曹通站起身来,对袁开说道。

    袁开黑着脸,心中放弃了周寒是凶手的怀疑,不死心的问了一句:“昨天晚上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回袁执事,昨晚我在家睡觉,此事,我家邻居王捕头可以作证,我当天晚上并未出门。”周寒脸色平静的回道。

    王捕头是炼力层次的好手,的确可以感应到周寒是否有出门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滚吧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希望破灭,袁坛脸色难看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弟子告退!”

    周寒朝三位执事拱拱手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走出门,周寒松了口气,面色如常的回到前院内打拳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。”康正敏走了过来,关切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无事,只是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周寒摇了摇头,忽然左右看了一圈,奇道:“怎么不见王师兄和莫师姐他们?”

    “呵!”康正敏冷笑一声,“王涛突破到一重巅峰了,请段永明和一些师兄们去食为仙喝酒吃饭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师兄天赋果然厉害。”

    纵然是周寒,也不由有些惊叹,这王涛短短时间内,竟然突破到了黑山拳一重巅峰。

    这足以和段永明,以及几个少数一重巅峰的弟子媲美了。

    只差一步,便可突破到炼力层次!

    “王师兄没有请康师兄你吗?”周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了,可我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康正敏摇头,“王涛功利心太重了,此人只看利益不顾人情,这样的人,就算天赋好有什么用,根本不能深交。”

    周寒默然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他和袁坛发生冲突后,王涛便带着莫婷几人和他断开了联系。

    平日里在前院练拳,也属于碰面不说话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次王涛实力请客,别说请他,就连这个消息他都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笑了笑,周寒没有在意的转身继续打拳,琢磨着《黑山拳》第三重,以及怎么继续下一步能量刻度的获取。

    突破到炼力,像王涛、袁坛之流,已经完全不放在他心上了。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“见过段执事!”

    看着站在黑山帮门口的段永兴,周寒和康正敏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聊聊?”段永兴手中拿着一柄描金折扇,穿着白色锦衣,好整以暇的看着周寒。

    康正敏神色有些担忧的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周寒对他笑了笑,说道:“康师兄你先走吧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等康正敏离开后,段永兴往黑山帮的旁侧走去,周寒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两人来到白玉河的河段边上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袁坛是你杀的吧!”

    段永兴手心拍了拍折扇,微笑着看向周寒,言语笃定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段执事这是何意?上午我已经解释过了,当晚我并未离开家中。”周寒心中一沉,脸色平静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最大的破绽是什么吗?”段永兴笑着看向他。

    周寒皱着眉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平静!太过平静了!”

    段永兴直截了当的道:“一个普通弟子,面对三大执事的审问,丝毫不慌乱,虽然上午你表现出了吃惊、愤怒、不忿等表情,但就是不慌。

    就算你没有杀人,可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,下意识的也会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你没有,一个普通弟子该有的表现你都没有。

    虽然成功瞒过了曹通和袁开,但这可瞒不过我的眼睛!”

    “段执事不去做捕头可惜了,不过这只是你的臆想,完全没有证据成立。”周寒脸色淡然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想要证明人是你杀的,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周寒看向段永兴,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破空声传来,段永兴突然之间出手,一拳猛地打向周寒,丝丝缕缕的煞气缠绕在拳头上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最后,拳头停在周寒的眉心处前面一寸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周师弟,我对你越发的感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收回拳去,看着周寒面无表情的脸庞,段永兴哈哈大笑着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对男的不敢兴趣。”

    周寒摇摇头,转身往后面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