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二十八章 药理
    “我的取向很正常!”

    段永兴额头冒出黑线,跟上周寒的脚步,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不少的有钱人都喜欢**之类的,心头十分厌恶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周师弟你有这个实力,不如加入我段家如何?”段永兴哗的一下打开折扇,露出扇面上的山水图,伸手拍向周寒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离开帮会。”

    周寒也不装了,身体微闪,躲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段永兴眼中闪过震惊的神色,他刚才确实有试探的成分,可也用出五成的实力。

    然而周寒却轻易的躲开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周寒的实力必然达到了炼力层次。

    十七岁的炼力?!

    他已经可以称之为归化城年轻的天才,二十岁突破炼力,被段家和黑山帮重用,视为希望。

    可周寒才加入黑山帮多久?

    不足一年的时间,踏入练武的时间,也才十一个月而已,竟然突破到了炼力。

    难以置信!

    “周师弟误会了,加入段家,可不用脱离黑山帮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心中更加热切,微笑道:“想必师弟也知道,黑山帮和我段家、城守乃是同盟,一同对抗城尉、峒江帮,可以说是一体的。我段家子弟,也大多加入黑山帮。”

    两人沿着河段往城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周寒微微点头,默默的聆听着。

    对这段永兴,他的感官不坏,身为段家大少,帮派的明日之星,却没什么架子,确实很有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我的言辞不妥,应该称之为邀请才对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继续道,“对于高手,我段家都是来者不拒的,周师弟年纪轻轻就突破炼力,是我段家最渴望的人才,如果师弟愿意,段家可奉师弟为客卿。”

    “客卿?”周寒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错,客卿名义上是我段家的高手,平时也没有什么事情,只需要段家有大事的时候,师弟出手即可,行动很自由,师弟还不知道吧,黑山帮的最后一位执事‘邢军’执事,便是我段家的客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周寒才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邢军执事,他也只是在之前的三帮会武中见过一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沉默寡言的魁梧汉子,面孔像是北地之人,身上的气息不弱,也是一个炼力层次的高手。

    此人居然是段家的客卿,段家在黑山帮中的势力确实可怕!

    “我考虑考虑。”周寒沉吟片刻,犹疑道。

    看见他的表情,段永兴就知道他动心了,连忙趁热打铁道:“师弟可别小瞧客卿的身份,我段家怎么说也是归化城的大族,师弟要是答应下来,每月有月俸五十两奉上,还有段家独家的锻体汤药‘明石汤’每月一份提供。”

    “这明石汤是何物?”

    周寒之前得到过王涛的一些汤药,可作用不是很大,都是些稀松平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修行到炼力之后,便是炼皮层次。”

    “炼皮这个境界,没有足够的资源,是无法突破的,炼皮顾名思义,便是锤炼皮膜,让自身的防御达到极为坚固的地步,体内的气血进一步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而明石汤,便是锤炼皮膜的一种汤药,这种汤药十分珍贵,我段家每个月也才有数份产出而已,像冯家,也有对应的方子,同样珍贵!”

    段永兴看向周寒,耐心解释。

    “帮会中也有对应的汤药,只是价格不便宜,何况师弟你隐藏实力,恐怕也不方便直接入手,加入我段家就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继续劝说着。

    “段师兄,你的口才真厉害。”周寒苦笑着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师弟是答应了?”

    段永兴大喜过望,拉拢这样一个年轻高手,绝对是大赚特赚的买卖。

    “师兄如此盛情,我再要拒绝,便是不识好意了。”周寒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作出这个决定,并非脑子一热。

    而是经过内心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段永兴这个人,无论是天赋还是智力,在归化城年轻一代都是屈指可数,加上又出身段家这样的大族,可以结交,不宜结怨。

    又有明石汤和银子的供奉,做一个客卿也无妨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段家的人脉、资源。

    周寒想要快速增长实力,必然要寻找到妖魔,将其击杀,光靠自己是不行的,只有段家这样的大家族才有足够多的消息渠道。

    这一点,或许连黑山帮都有所不如。

    “师弟绝对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!”段永兴大喜。

    这句话怎么听的这么耳熟?

    周寒摸摸后脑勺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宋药师吗?”

    一路交谈甚欢,周寒两人迎着冬日寒风缓步而行,傍晚的余辉一点点落下,段永兴看向前面一个白胡子老者。

    “青青,冬儿小姐,王捕头。”

    周寒看向老者身旁的三人,对王捕头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王捕头,好久不见。”段永兴笑着拱手。

    “段公子!”王捕头自是识得这位段家的大公子,忙点头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段永兴微笑点头,介绍道:“周师弟,这位是我们黑山帮的宋药师,年轻时也曾是炼力高手,威望很高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宋药师。”周寒抱拳点头。

    曾经是炼力高手,估计是年老体衰,导致气血败退,但能够活到这个年纪,足以可以看出这位宋药师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归化城内,每年死去的炼力高手,都有不少。

    能够活下来,就是一种本事!

    “老朽可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。”宋药师抚着白须笑了笑,寒暄两句,在旁边童子的搀扶下,坐着马车离去。

    “王捕头身体有恙?”

    等宋药师离开后,段永兴看向王捕头,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病,只是拙荆这些日子食欲不振,因此请宋药师前来瞧瞧。”王捕头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无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交谈几句,时辰也晚了,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明日上午可来段家找我,我带你去见父亲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离去的时候,对周寒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明日一定前去!”周寒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会和段家大少爷走在一起?我听说他可是黑山帮的执事呢,有归化城青年第一高手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看着段永兴的身影,周青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段永兴此人,不容小觑,被他识破了我的实力,只好加入段家了。”

    周寒随意说了一声,简单说了两句,兄妹两人走进家中。

    “五十两银子?!好多啊!”

    听到担任客卿的好处,周青好看的桃花眼顿时放着光芒,眨啊眨的,有些财迷的样子。

    五十两确实很多。

    黑山帮的正式弟子,月俸也才十两,不吃不喝五个月才能积攒到五十两。

    而成为黑山帮的执事,一个月的月俸就有五十两。

    一旦周寒显露出炼力实力,成为黑山帮的执事,加上段家这边,每个月便可有一百两的月俸。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

    周青拉着周寒的手臂,拖长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说吧,又要买什么?药草,还是点心?”周寒宠溺的摸摸她的小脑袋,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真好!”

    周青欢呼一声,点着手指头,“那株月葵我想要好久啦,还有红裳花,寒霜草……对了对了,还要买《伤寒十论》《草药通论》《寒山药理》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妹妹的话,周寒微微一愣:“买这么多药书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倒不是心疼银钱,这些药书医书也值不了几个钱,只是家中之前已经买了不少医书,因而随口一问罢了。

    “是刚才那位宋爷爷啦。”

    周青嘻嘻笑着,“他见我对药理感兴趣,就问了我一些问题,然后就说我在医药上的天资不错,让我跟随他学习药理,这些书也是他让我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宋药师?”

    周寒微微皱眉,随后展开。

    “这位宋药师我听段永兴说过,是位慈祥的长者,声望很高,既然他看重你的天赋,那便好好学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谢谢哥~”

    屋内传来兄妹两人的对话声。

    窗外,槐树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响声,橘黄色的油灯温煦,树叶影子也摇曳生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