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二十九章 信封
    月轮转动,洒下一片婆娑。

    夜晚下的归化城,宁静,清幽,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响声,角落里昆虫的叫声,如伴奏般轻轻的吹奏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!”

    季节已经入冬,天气变得干燥,窗外传来打更人富有韵律的声音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房间内,周寒的拳头破开空气,劲力在拳锋上运转,空气中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这一拳的力道,最少也有数百斤。

    抛开寒毒特质的攻击,仅仅凭借肉身的气力,便已十分夸张,普通人承受这一拳,绝对会心脉俱断而死!

    普通的炼力层次,根据段永兴而言,大多为两三百斤力量。

    而周寒的身体素质,被修改器冲刷,体内的杂质祛除,比普通的武者还要强上三分,这也是在青羊观内,周寒能够一拳将血蝠打成重伤的缘故。

    换成普通的炼力武者,只怕偷袭的一拳,只能让血蝠轻伤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还差一门锻体功法!”

    这房子很小,周青的房间就在隔壁,周寒不敢大动作打拳,怕惊醒周青,将拳头收回去后,默默沉思。

    到了炼力层次,除了黑山拳外,黑山帮还有一门《巨蟒劲》。

    炼力层次的高手,体内的气劲贯通全身,气力大增,但想要突破到炼皮层次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而锻体功法,除了可以增加武者的防御力和力量之外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,便是可以提升踏入炼皮的进度。

    整个归化城,除了黑山、峒江帮、段家冯家外,只有城守和城尉才拥有锻体功法,很是珍贵。

    缺少锻体功法,不仅同级别对敌十分吃亏,而且踏入炼皮也将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“短时间内,还不能暴露炼力的实力,否则袁开那边的麻烦就会接憧而至。”

    周寒用布擦了擦手臂上的汗渍,盘坐在床上思量着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他突破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快的有些异常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他的资质只是普通而已。

    一个普通的弟子,不到一年时间,就坐火箭般的突破到了炼力,太过不寻常了!

    人心难测。

    周寒不难保证,黑山帮和其他势力知道自己的实力后,会不会生出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沉下心去,心头宁静如水,将心中的那股浮躁压抑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去一趟南城了,不知道石叔到底交代了什么事?!”

    从怀中掏出一个铁钥匙,周寒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月色洒落,将院子也染成一片银白。

    南城,流水巷。

    流水巷是南城最金贵的区域,这里寸土寸金,很多富豪商贾、炼力武者都居住在这里,一座房子,最低也要上千两才能买下。

    第二排第七座。

    周寒穿着一身简易的黑衫,身形融合在阴影之中,看向前面的一座精致房子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拿出铁钥匙,插入铁锁内,轻易将门打开,将门反手关好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两进两出的院子,面积很大,装饰不算华丽却带着优雅精致,影壁、花坛、山石一应俱全,院子里面,不知名品种的树木高大生长着,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在屋檐下,有风铃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。

    太精致了,这不像是石叔一个汉子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寒心头疑惑,将几个房间都检查了一遍,最终来到正房内,终于找到石叔留给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封信。

    “小寒,见字如晤。武者的预感,让我有种感觉,此行将一去不复返。归化城内的斗争由来已久,如果我没有回来,那说明形势已经到了一种岌岌可危的地步。峒江帮和盗手帮的联合,将改变归化城的格局,大虞由盛转衰,城守的名义大义相信不久就会破灭,世道变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座房子,是我曾经居住过的故居,等我离开,你便带着青青搬过来住吧,相比东城之地,这里要安全隐蔽许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化城不可久居,一旦有些实力,便离开这里。去唳空城,寻找一个石萱的女子,她是我的女儿……当初是我对不起她们母子,替我对她们说一声对不起。——石钟留笔”

    信封内的信笺有三页之多,有对帮派的担忧。

    也有对周寒的期待、鼓励。

    最后才提及石叔自己的往事,笔锋涣散,言语苦涩,想必当时写这封信的时候,石叔心中也痛苦难耐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吐出一口气,周寒郑重的将信封贴身收好,心中思绪万千,有些凌乱。

    根据石叔在信中所说,黑山帮内部也存在很大的问题,似乎某位长老并不认可曹通的帮主之位,产生内乱。

    而此时外界又有峒江帮、盗手帮以及城尉虎视眈眈,真可谓危如累卵!

    难怪石叔要自己离开归化城。

    一旦真的面皮撕破,只怕黑山帮根本抵御不了两大帮会,以及手握重兵的城尉联手攻讦,到时候自己一个小小的弟子也难逃厄难。

    “石叔,你的嘱托我一定完成!”

    站在正房里面,周寒默默念着。

    离开归化城是迟早的事情,但不是现在,只怕石叔也想不到,他能够如此快速的突破炼力,甚至只要再度获得能量刻度,炼皮、炼血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离开可以,但绝不是如此狼狈的离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晨,寒风呼啸。

    冷冽如刀般的狂风从北地吹来,让归化城的气温骤降,周寒披上了一件裘袍,往东城段家走去。

    受到气候影响,街道上的行人比起以往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周爷!大少在里面等您。”

    来到段家门口,一个汉子忙迎了过来,恭敬的请周寒进入段家,来到会客正厅内。

    正厅里面装饰华丽,角落里,装着木炭的火炉将寒冷驱逐,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有侍女奉上香茗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!你可算来了!”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段永兴带着欣喜之意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周寒起身看去,就看见段永兴手中拍着折扇走进正厅,在他的旁边,是段家家主段文同和黑山帮大师兄段永明。

    “段师兄。”

    周寒点点头,接着朝段文同两人行了一礼:“周寒,见过段家主,大师兄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周兄弟少年天才,果然与众不同,样貌非凡,请坐请坐!”

    段文同的眼力十分厉害,加上周寒没有刻意隐藏体内的气血,一下子就感知到眼前这个少年的气血波动,的确是到了炼力层次。

    脸上浮出灿烂的笑意,连忙上前扶住周寒的手,请他坐下。

    好家伙,周寒一个面貌平凡的普通人,在他口中成了英伟不凡的奇男子。

    段永兴也在周寒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父亲,哥,你们怎么……?”

    一旁的段永明看着自己和父亲的举动,不由愕然。

    周寒不过黑山帮的一个普通弟子而已,实力还不如自己,怎么会让自己父亲如此礼遇?

    “永明,此事干系颇大,因此没有告知你,周师弟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炼力层次,同时,也将担任我段家的客卿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用折扇拍拍脑门,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段永明脸色僵住了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用了好一段时间才接受这个现实,坐在一旁看怪物似的看向周寒,脑瓜子还是有些嗡嗡的。

    炼力?这怎么可能?!

    简直是怪物啊!

    周寒不到一年时间突破到炼力,让现在还没有突破的师兄段永明情何以堪。

    “师弟,为表诚意,先奉上一份明石汤,师弟回去用了之后,自然知道我段家对你的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融洽地交谈片刻,段永兴拍了拍手,旁边一个侍从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赤红盒子过来。

    周寒接过来打开一看,只见里面放着一个玉碗,上面罩着一个透明的倒扣盖子,清澈的药液在里面微微波动。

    这就是明石汤!

    “多谢家主,师兄!”周寒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他加入段家,很大一个因素也是为了这明石汤,这种好东西,任何一个武者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,周兄弟不必客气,往后可得和永兴、永明多亲近亲近才是!”

    段文同豪爽大笑,气度非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