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三十章 寒灵
    对于周寒,段文同这个段家家主十分重视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知道周寒恐怕有秘密,但他不会无礼的说出,或去探究,当前的形势、世道,每一个高手的加入对段家都是实力的巨大增长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周寒这样年轻的高手,不过十六七岁,就突破炼力。

    不止段永明震骇,段文同从段永兴口中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不比段永明少震惊多少!

    很快,他就知道,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毫不犹豫,立刻答应了段永兴提出的条件,并亲自出面来见周寒,可见重视!

    要知道段文同可是整个归化城七大炼血高手之一,又是段家家主,段家的势力盘踞归化城上百年之久,盘综错节的背景雄厚无比。

    和这样的人物相比,周寒一个炼力的确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往后还要请段师兄和大师兄多指教!”周寒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,该是我喊你师兄才是。”

    段永明苦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和帮中的袁执事有些恩怨,现在还不宜暴露,永明,在帮中你不要刻意靠近周师弟。”段永兴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袁执事?好,我明白了!”段永明心中一跳,他也不蠢,联想到之前袁坛莫名其妙的死去,一下子就明白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这周寒,是个狠人!

    段文同则是在心中暗自点头,对周寒更加赞许。

    在这个局势中,光有实力不行,还要有果决的手段,沉稳的心志,这个周寒出手狠辣,报仇不隔夜,的确不凡!

    或许之前段文同对周寒的称赞有客套在内,但此刻却真的觉得周寒此人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飞快,眨眼两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大雪纷飞,柳絮般的飞雪将整个归化城覆盖,寒冷的气息笼罩,令人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街道上空荡荡的,只有少数小贩冒着严寒出摊。

    这个冬季,格外的寒冷。

    咕噜噜。

    车轮转动的声音响起,咚的一声,一道身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穿着厚重牛批靴子的双脚踏在雪地上,深深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我回去了!”

    康正敏浑身裹着一层袄子,探出一个脑袋,对周寒摆摆手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远去,周寒拍了拍衣服上的白雪,往自家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被积雪覆盖,门口早已累上一层厚厚的冰层,就连马车也过不来,康正敏的马车也只能停留在数十米开外。

    他穿的衣衫并不厚重。

    气血锤炼到他这种程度,体内的气劲流转,便有暖流覆盖,将那股严寒给驱散。

    加入黑山帮,已经一年多时间,根据帮规,他们这些正式弟子,也要执行帮会任务。

    这个任务并不会很多,一个月执行一次就行。

    此行他和康正敏、付云前往城郊三里外的一个地方,将两个盗手帮的弟子击杀,轻松完成任务归来。

    “宋药师,您可算来了,快里面请!”

    刚要走进家门,忽然不远处一辆马车行驶而来,王捕头推开门,脸色焦急的扶着宋药师走进去。

    难道又是王夫人身体有恙?

    周寒看了一眼,就推门走进家去,心中这般想着。

    “哥,喝碗热汤吧。”

    看见哥哥回来,周青小鹿般蹦跳着走了过来搂住他的手臂,穿着鹿皮靴子踏在院子的雪地上,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桌子上,已经准备好了热汤热菜。

    早已饥肠辘辘的周寒胃口打开,连吃了三碗米饭,一碗热汤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青青,我刚才看见宋药师去了王捕头家,你去王捕头家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周寒对正在收拾碗筷的周青说道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来,周青一直在跟随宋药师学习药理之道,进步飞速。

    王捕头虽然一直防着周寒,生怕这小子把自家水灵灵的白菜给拱了,但对周青还是非常照顾的。

    平日里有什么杂碎的活计,也会帮衬一二。

    王冬儿更是和周青关系极好,经常一起出去逛庙会,买办些女儿家的物事之类的,两家关系算是不错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,周青才从王家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周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冬儿病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俏脸愁眉苦眼的,带着担忧,“从昨日起,冬儿就浑身发冷,皮肤发青,不知是什么症状,整个人昏迷不醒,王捕头都急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皮肤发青?连宋药师也不知道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师父也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兄妹两人来到了王家,一进门,周寒就眉头一皱,察觉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,心中微微一跳。

    目光在院子内扫了两眼,来到一处窗户处,用手抹了一把,心中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。”

    正将宋药师送走的王捕头看见周寒站在窗户前,似乎在思虑着什么,不由愣了一下,赶忙上前招呼。

    “哦,王捕头,听说王小姐病了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寒反应过来,转身对王捕头拱拱手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王捕头将两人迎了进去,脸色难看,“不知道是怎么了,从昨天晚上起,冬儿就说冷,今天早上见她迟迟没有起床,我夫人就进闺房叫她,结果到现在一直昏迷不醒。”

    “宋药师怎么说?”周青问。

    “宋药师也无可奈何,只能用一些阳性的药材,抵抗体内寒气,维持冬儿的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让城内的其他医师瞧瞧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?松鹤堂的云大夫,峒江帮的唐药师都过来看了,可是他们也没有办法!”王捕头痛苦的抓住了头发,似乎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平日里奉为掌上明珠,却染上这样的怪病,让他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旁边的王夫人早已哭成一个泪人,要不是周青扶着她,现在已经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,恐怕这不是病。”

    见王捕头夫妇如此伤心,周寒脸色郑重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王捕头愣住了,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“王捕头听过异灵吗?”周寒微微一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听说,异灵无形无质,极难对付,当年我还是一个捕快的时候,就亲眼见过一个村庄,被一种火属性的异灵硬生生烧成火海,上百条人命惨死,到现在,那里还是一片无毛之地,无人敢靠近!”

    王捕头身为炼力层次,加上在归化城多年,甚至亲自遭遇过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冬儿的怪症,是异灵所为?”忽然,王捕头脸色一惊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周寒点头道:“我一进来,就察觉到王捕头家的空气异常寒冷,并且感知到异灵的熟悉气味,加上在你家窗户上,残留着大片的不规则冰块,十有八九,这异灵现在还在你家,并且就在王小姐体内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王捕头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异灵这种东西,当真是人见人怕,比起妖魔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就算是炼力层次遇到异灵,也要绕路走,只有炼皮才能抗衡,更何况是王冬儿这样一个柔弱女子。

    一旦被异灵附体,恐怕离死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周兄弟,求你救救冬儿,你一定有办法的!”一旁的王夫人如同溺水的人抓住稻草般哀求。

    王捕头也看向周寒,脸上带着希冀。

    “我对异灵还算有些研究,这种异灵应该是‘寒灵’,趁着大雪天,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归化城内,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王小姐房间内。”

    周寒脸色凝重的说着,“普通人的气血,是抵挡不住寒灵的寒气的,因此王小姐的气血凝滞,甚至脑袋也被冻住,处于昏迷状态。

    其实要救王小姐很简单,只需要在她的房间内布满火盆,让房间内的环境处于一个高温的状态,再加上用武者的灼热气机渡到王小姐体内。

    寒灵最厌恶的,便是高温灼热。

    一旦触发这些,它自然不愿意呆在王小姐体内,会乖乖的出来了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听周寒侃侃而谈,王捕头心头早已信服,听得入神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东西一旦出来,必然会逃走,危害其他的百姓,到时候还需王捕头你手持火把,将这东西拦住,等我出来再一起将其灭杀!”周寒看向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不是我王雄胆小,只是这异灵危险至极,是不是叫城守过来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原来王捕头的名字叫王雄,倒是不错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自然是保险,但一来一回,耽误的时间太多,恐怕王小姐的生命也垂危了。”

    周寒哪里愿意,摇头道。

    他愿意出手,便是为了能量刻度,而且救下王冬儿后,王捕头一家必然感恩,不会将他的实力暴露出去。

    一旦让城守前来,凭借炼血高手的感知,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周寒已经突破了炼力。

    “那就赶紧动手吧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王捕头吓了一跳,不敢再延误时间,赶忙去准备火盆和火把之类的物件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