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三十一章 灭杀
    寒冬腊月,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凛冽的狂风肆意的席卷,让归化城的空气更加变得干燥、刺骨。

    不少冒着寒风出来讨生活的汉子们,也顶不住这冰冷的气候,低声啐骂两口,被一股寒风呛的差点缓不过气了,赶紧推着小车离开。

    这种鬼天气,是没有人愿意出来的,生意自然不好。

    嗤喇——

    火焰在裹着松油的火把上熊熊燃烧着,驱散了这一片区域的寒彻。

    王捕头将四五个火把插在王冬儿的闺房门口,又按照周寒说的,在正门门口和窗户处也摆上了两个燃烧的火把。

    王夫人则是出门在邻居那里借了五六个火盆过来。

    木炭在里面散发出温煦的热量,让王家里面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“青青,等会你不要靠近这里,和王夫人去旁边的房间内,一定不要出来。”看着王捕头夫妇忙碌着,周寒脸色郑重的叮嘱。

    异灵可不是妖魔,这东西太过诡异了!

    当初在古街胡同巷子处,要不是青青从寒山寺求得的高僧护符生效。

    恐怕那时候他就已经死在了‘幻童’的手中。

    殊不知,就连石叔和王捕头这样浸淫炼力多年的好手,提起异灵,也是不自觉的带着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异灵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“哥,你要小心些。”周青抓着周寒的手臂,担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周寒从怀中拿出一双黑色的牛皮手套戴上,走向王冬儿的闺房那边。

    这手套是委托段家的工匠打造而成的,质地柔韧,看起来很厚重,其实十分轻薄,很适合练拳武者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已经准备好了。”王捕头见他过来,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周寒微微点头,让他在王冬儿的房门口拦截异灵,而王夫人则在周青的陪同下,走进另外一个房间内躲藏起来。

    等会一旦厮杀起来,异灵极有可能寻找附近的人继续附体。

    王夫人和周青都是普通人,被异灵附体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我王雄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一切就拜托你了!”王雄脸色紧张,向周寒郑重拱手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周寒没说什么,留下这句话便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一走进去,冰冷刺骨的气流就扑面而来,这房间内,气温比外面还要低上不少,便连桌子上,似乎都积了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“火盆!”

    周寒伸出手去,将王捕头递过来的火盆一一放在房间的四处,将门反手关好。

    火盆内燃烧的木炭驱赶了寒意,这房间内的气温,才逐渐变得温和起来,随着火盆的增多,气温一点点上升。

    周寒这才松了口气,看向这房间的布置。

    王冬儿的闺房很具有古代未出阁女子的气息,各种画扇、古琴摆设,看的出她平时会喜爱琴棋书画之类的文雅物件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气温慢慢升高,周寒来到窗户旁。

    窗户被紧紧关闭住,可还是依稀可以看见在窗户的撑杆处,有冰块水渍残留,想必这寒灵便是从这里进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挪动火盆,将一个燃烧正旺的火盆摆着窗户下。

    这么做,是为了防止异灵从窗户处逃跑,而在闺房门口,则没有特意摆出火把和火盆,留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。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周寒转过身去,看见王冬儿已然醒了过来,正呆呆的看着他,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难道是幻觉,或者是做梦?

    “王小姐。”周寒走了过去,将一个火盆摆在床铺旁侧,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周大哥,你……”王冬儿见他靠的近,裹了裹身上的被子,脸色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“你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周寒站在那里,解释,“王捕头就在外面守着,我会用气劲帮你驱逐寒气,现在你睡一觉,等醒来病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冬儿这才注意到自己手臂上肤色的异常,小脸紧张的点点头,身子慢慢缩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周寒听到她平缓进入睡梦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她被异灵寒气入体,本就身子虚弱,此刻放松下来,那股寒气再度浮现,很容易就沉睡过去。

    来吧。

    周寒深吸一口气,身体的气血徐徐运转,体内的气劲在周身贯通,落在床铺上,伸手按在王冬儿的藕臂上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一股惊寒刺骨的寒意从她的手臂上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滋滋——

    周寒搭在王冬儿的手臂上,一层寒霜慢慢覆盖。

    在他的体内,气血都受到影响,被凝滞住,寒意侵袭进去,让骨头、血液都冻住了,寒意渗人!

    下一刻,周寒眼神微凛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身躯内的气血翻涌起来,修改器冲刷过的雄浑气血瞬间将寒气驱逐出去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周寒暴喝一声,阳刚炽热的武道气劲渡到王冬儿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气劲沿着手臂,疏通到躯体内,其中蕴含的汹涌气血所到之处,王冬儿肌肤上宛如淤青的肤色变回白嫩。

    沉睡着的脸颊,却变得有些痛苦和挣扎,似乎在做噩梦般。

    唳!!!

    一道刺耳的尖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团湛蓝,没有固定形体的气流从王冬儿的眉心上飞出,发出痛苦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这东西一出现在空气中,床上的帐篷瞬间结出一根根冰渣子,冰冷无比的寒气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异灵!

    周寒眼神沉凝,这鬼东西终于从王冬儿的体内逼出来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寒灵似乎对这房间内温暖炽热的环境十分不适,痛苦的尖叫着,冲向周寒,想要附在他的身体内。

    来的好!

    周寒拳头一握,炽热的气劲运转其上,一招重山轰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空气中发出沉闷的动静,被周寒的拳头打中,寒灵倒飞而出,撞在远处的窗户上,身形变得更加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下方的火盆中,一股股热量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寒灵终于明白眼前这个人类不好惹,唰的一声,划出一道蓝色的流光,绕开周寒逃逸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闺房的大门被冲破,一根根碎屑纷飞。

    “孽畜,休走!”

    早已守在门外良久的王捕头厉喝一声,抽出腰间的朴刀,浑身的气劲灌注到上面,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刀气四溢,没有劈中寒灵,反而将地上的火把给劈中。

    轰的一下,火把上熊熊燃烧的火焰漫天纷飞。

    嗤嗤的响声不断响起,火屑落在寒灵上面,让它宛如一碗煮沸的水般不断的翻涌起来,非人的凄厉声响声,令人寒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王捕头,一起出手!”

    从王冬儿闺房内冲出来的周寒见状,赶紧抓住机会,招呼一声,身体飞扑而出,牛皮拳套上黑气弥漫。

    “一刀分黑白!”

    王捕头脸色严肃,双手持刀,双脚前后错开。

    一刀劈出,刀光如雪!

    这一刀,蕴含了老公门二十多年秉持的义理公道,周身气劲悉数加持到刀气上,还未临身,那寒灵就发出不堪重负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不过这异灵确实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在关键时刻,身体嘭的一下虚化,竟然幻化成无数朵雪花四散而开,让王捕头的刀气打在空气中,没有命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!不能让它逃了!”王捕头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他深知一个异灵的可怕之处,一旦让这东西逃遁到归化城内,恐怕不知道要有多少的百姓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一刀劈出,王捕头体内的气劲贼去楼空,已然无力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靠周寒将这东西留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了!”

    周寒身体飞速跑动起来,眼睛微眯,忽然目光凝聚在某处。

    熟悉的感官知觉传来,让他瞬间锁定了目标。

    黑煞!

    脚步一跺,地上厚实的石砖咔擦一声破碎,腰力合一,拳头猛地轰在一处空处。

    唳!!!

    空气中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原本消失的寒灵浮现出来,已然被周寒一拳打中,湛蓝色的气团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啪嗒,一颗湛蓝色的石头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地面上,一堆冰水的痕迹残留,将那里的地砖给冻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