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四十六章 人命
    这付云,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看着付云冒雪离去,周寒站在雪庐檐下级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付云此人虽然天赋不行,实力连炼力层次都没有达到,但眼见不凡,做事机灵,加上又出身唳空城,见识广博,是个不错的帮手。

    这次他为了彻底将付云拉过来,主动暴露了实力。

    看起来效果还不错。

    白茫茫的雪花飘舞着,掉落在庭院的青石地板上,化成冰水流淌,滋养着种植的草木,旁边几株周青种的耐寒药草枝叶摇曳着。

    “哥,刚才那是谁?”周青穿着一身洁白素雅的银袄,走了出来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付云,黑山帮的正式弟子。”

    周寒看着远处的风雪,转头替妹妹紧了紧衣衫,笑道:“此人是个好帮手,以后我会多和他接触,后面你也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喔~”

    周青黑宝石般的眼珠子转了转,不感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寒无奈摇头,叮嘱道:“最近城内太乱,黑山帮形势不妙,如果没有什么事情,不要出门,王冬儿那里也少去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哥,黑山帮会不会解散啊?”周青问。

    周寒看向东城方向,淡淡道:“至少现在不会,现在的博弈,只是执事、长老之间,归化城的最高战力炼血武者还未出动,胜负还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虽然妖魔横行,诡异异灵蛰伏,人命如草芥。

    但历史潮流的亘古规则依旧不变,那便是金字塔结构,强者为尊!

    处于最底层的民众,有时候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,吃个饱饭都很难做到,而练武高手,金钱已经不缺,寻求的是更强的武道实力。

    曹通、段家家主这样的炼血武者,每一个都是能够影响到归化城局势,最高层的博弈,来源于此。

    在曹通还未死去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黑山帮虽然伤筋动骨,但主要框架还在,不伤根本。

    更何况周寒还未暴露出来,以他现在的实力,完全可以轻松扭转一场小规模搏杀的直接结果。

    偷袭之下,效果更佳。

    击杀了一窝蜂三当家白面书生,让周寒对自身的实力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继续停留在归化城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归化城内虽然动乱,但层次不高,依旧可以保持在掌控之内。

    一旦去了唳空城,便是另外一个天地了。

    次日,大雪停歇。

    万里晴空如洗。

    温煦的阳光照耀下来,积雪融化,天气开始转暖。

    城内的街道两旁,流水沿着巷道,沿着柳树,汇聚到白玉河内,似乎将里面的殷红也冲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周寒穿着薄薄的黑山袍,手掌戴着厚重的牛皮手套,走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路上行人三两个。

    压抑许久的城池,虽然放暖,但那股凛然的杀气还未散去,街角之处,依稀可以看到帮会的人晃过,看见的行人吓的也匆匆逃走。

    像是白色恐怖下的夜幕。

    让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“喂,前面的那小子,给本大爷站住!”身后,传来了几道呼喝声。

    周寒停住了脚步,他想看看谁这么猖狂,居然敢自称大爷。

    穿着盗手帮衣服的几个壮汉不怀好意的走了过来,打量着周寒,为首一个光头汉子看着周寒左胸上的两座黑色山峰,眼睛微亮。

    居然是黑山帮的正式弟子。

    “黑山帮的,居然还敢在大街上晃悠,找死不成?!”光头拍了拍周寒的胸口,发出嗙嗙的响声。

    好硬!

    这家伙胸口垫了钢板不成?

    周寒眉头微皱,躲开他的手,开口道:“这状元街,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盗手帮的地盘了?我还不能走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这还真是我们盗手帮的地盘!”

    光头嘿嘿笑着:“你们黑山帮这群缩头乌龟,龟缩在总舵内不敢出来,否则连你们总舵也要被我们攻占,哥几个,请这小子去我们帮会喝茶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几个壮汉狞笑着,捏着拳头靠拢过来,将周寒围住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远远看过来的几个百姓民众看到这一幕,发出一声叹息,这年轻人虽然壮硕,但双拳难敌四手,如何是这些虎豹般的盗手帮贼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嘭嘭嘭嘭!

    下一刻,突然之间连续响起的拳肉打击声响起,三四条人影从围拢的圆形中倒飞出来,如同饺子般咚咚咚落在地面上,脸部砸在还未彻底消融的冰面上,发出哐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那被砸中的盗手帮汉子发出一声凄厉惨叫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这得多疼啊!

    看到这画面,远处的行人都感到脸部一酸,代入感传来,浑身打了个哆嗦,脚步也小心翼翼的站稳了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

    光头壮汉脸色一变,心中生寒,知道碰到高手了,却不得不上,一刀朝着周寒劈去,这一刀没什么章法,但速度极快,势大力沉。

    周寒身体往侧边一躲,就将这刀给躲开,手背在刀背上一弹。

    光头感到从对面传来一股庞大的力量,手中的大刀飞出,还未来得及反应,就被一拳给打中了胸膛,如破布般飞了出去,砸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口中的鲜血流淌而出,眼睛瞪大,眼看是不活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盗手帮帮众们看到这一幕,吓得魂不附体,摸爬滚打的逃离周寒这个煞星的身旁,惊恐的逃走。

    周寒没有继续出手。

    这群人中,只有那光头才是盗手帮的正式弟子,其余者都是臭鱼烂虾,炼力都不到,根本没有出手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看见这一幕,周围的人纷纷脸色变了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周寒也不怕他们报官,东城之地,早已沦为帮会混战之所,每天死去的人不知道多少,鲜血将白玉河染红,沉尸河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山帮。

    等周寒来到黑山帮时,这里大门紧闭,门口的石雕黑虎都被砸烂,肃穆紧张的氛围弥漫在这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周寒敏锐的感知到,一双双眼睛,似乎在盯着这里。

    “师兄,快进来!”

    敲响了大门,一个汉子打开了门,左右四顾,匆忙的将周寒拉了进去,接着又关好了大门。

    门内,白色素缟一片,黑山帮帮主曹通的义子曹执事惨死在冯真手下,此时这里正蔓延着悲痛的气氛。

    周寒从旁边的弟子手中接过一条白色丝带,系在胳膊上,往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!”“周师兄!”

    前院内,比起以前,正式弟子少了很多,看见周寒,大家纷纷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可以从他们的神色中,看出不安,迷茫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对黑山帮,也没有太大的信心,能够撑过这次劫难。

    “王师兄,江师弟呢?”

    人群中,周寒并没有看到江远,向正在打拳的王涛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莫婷和牛奔两人看了过来,王涛身体顿时僵住了,摇晃着的铁人桩发出吱吖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江师弟,他,死了。”王涛低沉着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周寒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虽然和王涛、江远几人渐行渐远,但依旧有感情存在,毕竟他们是同一批加入黑山帮的弟子,又一起成为正式弟子。

    在一些时日,经常交流拳法经验,交情颇深。

    不曾想,这么快就有人死去,让周寒有些猝不及防,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被峒江帮打死的,混战的时候,那冯真出手,我们大败,很乱……我们被一群人围住,江师弟挡住了致命的攻击,一直喊我们走,拖住了对方,被活活打死了!”

    王涛身体颤抖着。

    莫婷和牛奔几人沉默着,眼眶有些湿润,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血肉模糊,在之后的晚上,梦里,我都梦见江师弟在大喊‘王师兄你们快走’,让我们快走,我……我不想走!可那画面,很快就破碎,我不想走,我不想走啊啊!!!”

    嘶哑着声音,王涛恸哭着,一拳拳砸向铁人桩。

    鲜血一滴滴从上面流下来,沾惹了铁锈的血液将地面染得通红。

    莫婷和牛奔抹着眼眶。

    周围的弟子们聚拢过来,无声的沉默着,充斥着对峒江帮和盗手帮的通恨,他们中的很多亲朋好友,也在乱战中死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人命,这就是世道。

    “江师弟,我会为他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周寒低着头,没说什么,冰冷地丢下一句话,转身往第二月门内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