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四十八章 饥荒
    黑夜深暗。

    日晓还未照亮天空,夜空之中,一点点银珠落下星芒,洒在归化城的灰黑城墙上,将流水巷的古旧巷子披上星纱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寒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,发出气喘吁吁的呼吸之声。

    后背,早已冷汗淋漓冒出,额头上,珠子大小的汗滴沿着双颊流下,有些苍白的脸上双眼迷茫。

    做噩梦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记起前世的事情了,莫非真是如道家所说,越是强大,胎中之迷就越发容易破开?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随时可能顷袭来的压迫感,让他很少记忆前世。

    时间越久,这层深藏在灵魂深处的记忆层便彷如断裂了般,随时时间推移,更加记忆不起。

    直到今晚,他才梦见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股记忆,猛然从心头冲破了囚笼,冲击着他的灵魂,让周寒恍若隔世,捉摸不透这是虚幻还是现实!

    古老有传,人死后喝下孟婆汤,进入六道轮回投胎,成为各方世界的生灵,人、牛、飞禽、走兽……

    人因此拥有胎中之迷,不能记忆起前世的一切。

    只有修行到一定境界,才能勘破这层迷障,觉醒真我!

    难道自己喝的孟婆汤掺水了?!

    周寒拿起旁边的干净毛巾将额头的冷汗擦拭干净,打开窗户,顿时一股冷风吹拂而来,吹的窗户也框框作响。

    夜色迷人,远处不时传来布谷鸟的叫声。

    蜿蜒的白玉河静静流淌,从远处发出哗哗的流水声。

    流水巷的名头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窸窸窣窣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了?”周青睡眼惺忪的提着橘黄灯笼,推开门走进来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,做了个梦,吵醒你了?”

    周寒怕妹妹着凉,将窗户闭合起来,转身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嗯,天快亮了,我去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寒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件披风,套在周青的肩膀上,兄妹两人走出房间,周青往后院走去,开始在厨房内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有袅袅的炊烟升起。

    周寒则是来到院子内,从水井内打出一桶清冽的清水起来,将身上的汗渍冲洗干净,回屋换了干爽衣衫。

    衣服是周青缝制的,一件黑色的裘绒大衣。

    之前周青缝制的时候,猜测出哥哥练武后身体可能会长高,特意将款式加大了一号,此时穿上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天边亮起了熹光,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红日冉冉升腾而起,宛如一团火球,挥洒出无限光明,将这方大地照亮,给万物带来蓬勃生机。

    “黑山拳第三重,虽然没有带来新的特质,但黑煞中的寒毒范围变大了。”

    周寒在院子内缓慢的打着拳,体悟第三重黑山拳给他带来的变化。

    拳头之上,一层微弱的煞气浮动——

    在煞气之上,暗青色的寒毒掺杂其中,拳锋范围内的十几厘米内,空气都变得冷厉起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片半黄不绿的枯叶从树木上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咔擦!——

    周寒拳头扫过,在距离拳头七八寸的地方,枯叶就发出脆响,整片叶子仿佛被施加了某种重力掉落在地面之上。

    细细看去,树叶上覆盖这一层薄冰。

    在内部,被寒毒腐蚀的绿叶素腐烂,侵蚀成黑色。

    阳光投射而来,将薄冰融化。

    嗤的一声响,树叶化成一缕青烟消散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“哥~,吃饭了!”

    周青清脆悦耳的嗓音从后院传来,将周寒惊醒,随口应了一声,走向后院。

    ‘不知道我现在的实力,比起那些老牌炼皮来,孰强孰弱?!’

    周寒拿起一块布将手臂擦拭干净,心中思忖。

    在荒野之中,他就凭借强悍无比的身体素质和巨蟒劲,硬扛炼皮高手‘白面书生’金烽掌一击,抓住机会将这位横行三城的大盗击杀。

    现在更是修行了飞云功,黑山拳再添一层。

    到现在,周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到了哪个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拿白面书生当参照物的话,大概可能是一点五个白面书生?

    摇摇头,没有多想,快步来到后院内。

    早餐挺丰盛,有菜有肉。

    周青手艺不错,白面馒头做的很蓬松,兄妹两人各自拿着一个啃着,就着青菜吃下,别有风味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出去吗?”光吃馒头是吃不饱的,周寒拿着从荒岭内带出了的一块赤牙猪猪肉干咬着。

    这肉干被研制过,经过蒸治,撒上辣椒干,就两个字,得劲!

    “今天有庙会,我打算去庙会那边逛逛,和王捕头一家去,哥,你要去吗?”

    周青扑闪闪的大眼睛期待的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“我?我就不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今天又不去帮会,去嘛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周寒冷硬心肠,却唯独对这个从小到对他大千依百顺的妹妹硬不起心肠来,被这丫头央求一阵,立刻就败了下来。

    吃着早饭,周青说起城内的趣事起来。

    “峒江帮和盗手帮都在南城设立擂台,提供了很丰厚的银两奖金和肉食呢,很多好汉都上台打擂,每天都有不少人拿走这些奖品。”

    这话引起了周寒的注意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“后面这些打擂的人是不是都加入了两个帮会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哥你怎么知道的?”周青讶然。

    周寒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如今峒江帮和盗手帮在争斗中占据上风,自然是要乘胜追击,增大战果,扩大自身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这打擂的方式,虽然取巧,却很有用,很多人看见这么多好汉都加入两大帮会,自然会在无形中对其敬畏,产生向往。

    神宗八年,饥荒蔓延到了归化城。

    粮价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飙升,银子快速贬值,购买力降低,很多粮店在很快时间内就售卖一空。

    这个世道之下,每一份粮食都会遭到哄抢,更别说肉食。

    周寒上山一趟,击杀了数头妖魔和野兽,才有天天吃肉的条件,普通的百姓,早已饿的眼睛发绿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和王捕头一家汇合,往南城庙会走去。

    经历了上次的事情,王捕头一家对周寒很热情,王雄更是知道这位王兄弟身手不凡,通过官府的消息,得知担任了黑山帮执事。

    言语之中,更是熟络了几分。

    一行人沿着街面走去,左右两边难民极多。

    男男女女的人走在街道上,饿的面黄肌瘦,麻木的表情,衣衫破烂,就像是末世下的丧尸一般,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世道艰难,稍微有天灾人祸发生,最苦的还是百姓。

    周青和王冬儿面露不忍之色,将几个馒头送给几个难民,很快这种行为就被王捕头和王夫人制止了。

    周寒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庙会临近之所,这里的人们才面色更好一些,身上穿的衣服也有些补丁。

    喧嚣的闹市中,人来人往,摩肩擦踵。

    归化城虽然是小城,但也有十万出头的人口,依旧有大量的人流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逛,我去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耳朵微动,周寒目光往另外一边扫了一眼,对周青和王捕头一家说了一声,便径直往侧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兄弟,我们等会在庙会东门集合。”王捕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冬儿眼中露出失望之色,等周青凑在耳边说了几句什么,表情顿时嫣红起来,轻啐两句,两女嬉笑着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诸位,看好了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三斤肉干,看到这膘了没有,还有三十两银子,想要拿,就赢下这场擂台比斗!”

    擂台之上,穿着峒江帮的汉子高声道。

    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,双眼发出绿光看向他手中的肉干,恨不得上去咬两口。

    周寒靠近去,往里面挤着,高大的身躯将这些面黄肌瘦的汉子们纷纷给挤开。

    被挤开的人,面露怒火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看到周寒鼓囊囊的身躯肌肉,高大威猛的身材,立刻让他们口中的脏话给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一群瘦小的人们中,周寒高大威猛的个头十分显眼。

    台上峒江帮的汉子看到周寒,眼睛一亮,口中更加卖力的叫喊起来,吸引了大量的人们聚拢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汉子上台比斗。

    这种层次的比斗,周寒自然是看不上,甚至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不过能够上台打擂台的人,身体素质都比普通人要强上一个层次,也算是壮汉了,一一被峒江帮收拢了过去。

    最后,是一个名为乌樊的壮汉赢下比斗,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宣布加入峒江帮。

    周寒看完就挤开人群走了出去,让峒江帮的汉子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由于他没有穿黑山帮的衣服,峒江帮也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。

    “交易市场?那边就是。”

    走在庙会的一侧,随手抓住一个汉子,问了两句,探听到交易市场的所在,便放那汉子离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,好高大,一天得吃多少粮食?

    看着周寒离去的身影,汉子摸了摸瘦骨如柴的胳膊,吞了口唾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