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五十一章 下风
    “段永兴?!”

    对面的敌帮三大执事只感到一股力量传来,将他们震退,待站稳身形一看,立刻露出忌惮之色,双眸闪烁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没事吧。”段永兴微微一笑,看向身旁的周寒。

    “段师兄放心,这些人伤不了我。”周寒摇头。

    段永兴唰的一下打开扇子,看向已经停战,分成敌对势力的两拨人,说道:“我收到消息后,立刻从段家赶过来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,死伤了这么多弟子!”

    地面上,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各种断肢残手,破碎的刀枪棍棒洒落在宽敞的地面上,鲜血流淌腥臭,这片地方,一下子变成了杀戮场。

    死去的弟子大多为赤衣和黄衣,但黑山帮也死伤不少。

    黑山帮的人手本就远远少于两大帮会联合,此刻对峙之下,显得更加稀少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

    段永明从身后走了过来,浑身浴血,手中的长剑沾染了不少敌人的鲜血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帮会之中,没有回段家,就是为了预防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“站在我身后,不要冒头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将他拉到身后,目光看向对面的峒江帮、盗手帮六位执事。

    盗手帮实力更弱,拢共才四位炼力执事,而峒江帮足足有六位之多,炼力层次在当前三大帮会中排名第一。

    但之前周寒在荒野之中,击杀了一位峒江帮执事。

    今天又在流水巷击杀两位。

    所以在场的六位敌对炼力中,只有三位是峒江帮的。

    “段永兴,我劝你们段家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,黑山帮的覆灭已成定局,你真以为你是大救星,能够挽回大局?!”

    峒江帮的赤衣执事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张口就要覆灭我黑山帮,你们峒江帮的嘴一如既往的臭!”

    段永兴冷笑,嘴角掀起不屑:“你们尽管试试好了,我敢打赌,今晚一定是你们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黑山帮的弟子们目光露出狞色,纷纷亮出兵器看向对面。

    六位赤衣黄衣执事面色冷然,看向段永兴,仿佛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段永兴,你一个手下败将,也敢狂吠?”

    一道身影忽然从黑山帮大门出飞掠而来,身影轻轻一点在一位峒江帮弟子的头顶上,如同大雁般掠行,落在前方。

    此人大约二十来岁年龄,面色冷厉,长发披肩,身上穿着赤色铜甲,腰间按着一柄长刀,冷冷的看向段永兴。

    “冯真!”

    段永兴脸色微变,手中拍打的折扇也停了下来,忌惮非常。

    他就是冯真?现在的归化城青年第一高手?

    周寒看过去,只感到扑面迎来一股罡风,强烈的气势压迫过来,这种感觉,还是上次在荒野中遇到妖魔才感受到。

    果然不负盛名!

    “你们黑山帮帮主伤势未愈,一位长老重伤,靠着三大炼皮高手才勉强撑起门面,如今我峒江帮联合盗手帮,出动四位长老,八位执事,足以覆灭你黑山帮!”

    冯真的身后,走出四位炼皮高手,气息雄浑,每一个都是浸淫炼皮多年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,大不了鱼死网破,你们两大帮会也别想好过!”

    段永兴冷笑一声,心中却是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四位炼皮高手,再加上冯真,那就是足足五位炼皮层次的高手。

    帮主不出手,没有炼血层次,黑山帮的炼皮高手严重不足,不可能抵挡的住,如今也只能硬拼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旁边一个赤衣弟子在冯真耳边低声两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冯真脸色一般,脸色瞬间黑了下去,眼神阴鹫的看向周寒这边,冷声道:“好狗胆,竟然杀我峒江帮两位执事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周寒,各种惊疑、震惊、敌意、惊喜的眼光,让周寒一下子显露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送上门的人头,总得笑纳,你们峒江帮倒是送的好礼。”周寒面色不变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冯真冷声一声,浑身铜甲抖动,瞬间飞扑而来,腰间的长刀劈出。

    刀光冷峻,划出一道冷硬的弧线,朝着周寒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段永兴想要将周寒推开,却发现拿到刀光死死锁住周寒,无论哪个角度,都无法让他逃脱开。

    冯真的实力,又有增长!

    段永兴脸色狂变,只是使出一招围魏救赵,径直攻向冯真本人,挡住后续的攻击,无力再抵挡刀光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刀光还没靠近周寒,忽然一道苍老的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周寒身旁,伸出两根手指,轻轻一弹,便将那刀光给弹的溃散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道道残影,刚刚散去。

    “魔影步?!丁老魔,你总算出来了!”

    看到此人,对面峒江帮和盗手帮的四位长老眼神一闪。

    黑山帮人群分开,传功长老杨铜,执法长老雷崆走了出来,站在黑山帮的最前方,和对面四位长老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原来大长老姓丁,只是为何叫他丁老魔……周寒看向身旁的大长老,微微躬身,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大帮会,还真是贼心不死,大晚上的,也不让人睡个好觉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淡淡的说道,眼睛看向正在搏杀的段永兴和冯真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场上,段永兴终究还是不敌冯真,被一刀劈中,胳膊上撕裂出伤口,鲜血淋漓洒落,半空中一拳轰出,将冯真逼退,才平安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哥!”

    段永明脸色紧张上前将段永兴扶住,接过周寒递过来的红花散,将伤口止住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。”段永兴脸色苍白地看向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永兴,你不是他的对手,退回去休养。”大长老眉头紧皱,看向对方神色张狂肆意的冯真,眉心皱着川字。

    二十多岁的炼皮高手,的确妖孽!

    “看你们如何抵挡!!!”

    没再说什么场面话,到了这个地步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峒江帮的四大长老和冯真顷刻杀了过来,和大长老、执法长老、传功长老搏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八位炼皮高手厮杀,劲气四溢,将周围的花坛、木梁、假山打的稀烂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普通弟子和执事们也开始陷入搏杀之中,呼喝杀戮之声在东城响起,让不知道多少人从睡梦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鲜血洒下,周寒一拳将对方的一个气血巅峰的弟子打死,夺过对方的长刀,飞身扑杀而上,刀光转动间,数个敌帮弟子捂着脖子倒下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周寒小儿,受死!”

    他杀人的效率实在太高了,顷刻就让两大帮会伤亡极重,让对方的两位执事丢下对手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两个炼力,太弱!”

    周寒一直挡在段永兴身前,不让对方的执事伤了他,此刻看见两位执事杀来,立刻冷哼一声,手中的长刀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长刀在半空中,被一位赤衣执事击碎。

    下一刻,无数的腿影和刀光漫天席卷而来,然而,身处其中的周寒低喝一声,手臂上的气劲灌注,一片片蛇鳞浮现,这些攻击连他的防御都没有破开,反而两位执事被其中的鳞反特效给震退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两位执事只感到体内气血震荡,嘴角抽搐的看向周寒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邪门!再来一人过来围杀他!”

    赤衣执事大喝,很快就有一位盗手帮的黄衣执事杀来,施展出一种极为阴毒的掌法,三人团团转围攻周寒。

    身处攻击漩涡,周寒边挡边躲,和三人周转斡旋。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,一直放在炼皮高手的搏杀中。

    决定胜负的关键,还在大长老那边,执事、弟子层次的厮杀,远远不如炼皮高手那边可以决定胜负。

    而峒江帮、盗手帮的帮主,似乎在忌惮着什么,一直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或许,这次的夜袭,只是一场试探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传功长老杨铜砸落在地上,口中喷出一口血,脸色惨白,他终究是老了,不如对方长老那边正处于巅峰期。

    大长老一人挡住冯真和一个长老,剩下三位敌帮长老则是三打二,人手上占据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“老杨!”

    看见杨铜落败,执法长老雷崆一拳逼退对手,来到他身边,将其扶起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杨铜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液,心情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邢军和袁开蹬蹬倒退而回,捂着伤口,已然受伤。

    这场搏杀,无论是弟子,还是执事、长老层次,峒江帮和盗手帮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能够维持现在的场面,已是难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