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五十六章 拦路
    “多谢长老。”

    周寒心头有些失望,却也知道这样的消息不能轻易探听得知,能够知道武道境界的五大层次,今日已是收获不少了。

    修行之途,一步一个脚印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传功长老杨铜教导周寒的,对此他一直记在心中,一年多来稳健成长。

    与其好高骛远,不如先突破当前炼皮层次,到时候自身的实力必然又有巨大的增长!

    想通这层,周寒只感到心头清爽,气息更加稳固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寒你的实力,已经足以担任长老之位,帮主闭关疗伤前特意嘱咐过本长老,从今天开始,你便是我黑山帮第五位长老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脸上露出笑意,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“是,多谢帮主,大长老!”周寒微微低头。

    从大长老处出来,他已经换了一身衣衫,黑色玄衣的左上角上,四座山峰拥簇,在腰间,长老令牌悬挂。

    四座山峰,为长老之位。

    “周……,从今日起,该叫你周长老了。”

    看见周寒出来,段永兴话刚出口,顿时停住,笑着对周寒拱手,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长老之位,除了大长老,在周寒之前,整个黑山帮只有三位,每一个都是炼皮层次的高手,在归化城内也十分少见。

    地位和执事,又是不同。

    “段师兄,我们各叫各的。”周寒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年轻的长老,在我们黑山帮历史也是第一次见,走,我跟着你出去抖抖威风!”段永兴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两人的关系很好,不会在意身份上的差异,勾肩搭背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负责哪个堂口,我过来帮你!”

    往一道道月门外走去,段永兴问道。

    黑山帮总舵之下,分为执法、传功、药堂、事务堂等堂口,堂口之下,还有分舵,各个分舵密布在归化城的东南西北四城。

    其中执法堂为雷崆长老执掌,负责帮内执法行刑。

    传功堂为杨铜执掌,负责教导弟子们修行。

    药堂和事务堂是小堂口,分别是宋药师和死去的曹荣掌管,对另外一位重伤在床的徐性长老负责。

    “眼下为多事之秋,峒江帮和盗手帮虎视眈眈,门内也没有精力组建新的堂口,暂时不负责对内事务,大长老希望我尽快突破炼血!”

    周寒摇头道。

    丁春秋的意思很明显,不希望周寒被这些外物拖累,全心投入到修行之中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局面,能够救黑山帮的,只有炼血武者,别的什么都是虚的。

    “炼血啊!”

    段永兴往外走的脚步顿了顿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炼血层次,是归化城的巅峰,体内气血如熔炉,散发出的气息狼烟汹涌,寻常的妖魔、异灵都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这样的境界,又岂是那么容易突破的。

    “周执事,您…您晋升长老了!”

    行走在帮中,一位弟子眼尖,看见周寒的衣衫和腰牌,不由心头一震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拜见长老!”

    四周的弟子们也脸色震动,纷纷躬身行礼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虽然震惊,但众人却觉得理应如此,周执事的实力就算是大长老恐怕也是不敌,一个长老位置,轻松坐得。

    无人敢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尽管这位新晋长老年轻的要命,才十七岁,却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“周寒,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,王涛和莫婷等人精神恍惚,看着远处的周寒,有些张不开口,同一批加入黑山帮,现在他们和周寒之间的差距,更大了。

    看着周寒和段永兴站在一起,朝大家拱手,王涛等人心头苦涩。

    原本,他们和周寒的关系不错的。

    甚至组建了同一个圈子,可是后面却疏远了,到现在形同陌路,其中的滋味,当真酸甜苦辣般顷刻涌上心头,难以描述。

    “或许,周寒他,真的可以帮江师弟报仇。”莫婷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涛和牛奔心头微颤,想起当初江远为了他们惨死,顿时捏紧了拳头,转过身躯,默默打拳,力道比平时更重了三分。

    ‘努力吧,希望你们不要泯然众人!’

    周寒的目光越过人群,看向远处在奋力打拳锤炼的王涛几人,心头默默念着,推诿了段永兴用马车相送。

    一个人走出黑山帮。

    门口很冷清,击退两大帮会后,各种探子敌意暂时消失。

    黑山帮重新树立了威名,在曹通这个炼血武者还没有死去的情况下,巨大的威慑力依旧笼罩整个归化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玉河在正午的阳光下闪耀着金鳞,平静流淌。

    沿着黑山帮左侧的墙壁走去,道路逐渐从青石板,变成了泥泞的土路,植被开始疯长起来,各种嫩绿的杂草丛生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白玉河上的一个浪花翻涌而过,将湖底的某种东西也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具中年男性的尸体,已经腐烂……周寒站在河边,敏锐的眼睛看到那黑色物体的真实样貌。

    他脸色平静,没有觉得惊异。

    这再平常不过了,归化城每天都要死人,被人打死的、被异灵杀死、饿死的、被生啖的……很大一部分不能入土为安,沉尸白玉河算是不错下场了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袁执事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儿,等那具尸体被浪花卷下去后,才转身,看向身后的茂密芦苇丛之处,点破身后跟随之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春寒微风吹拂而过,芦苇晃动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,面色微黑,一米八左右,双手绑着白色的裹布,脚步平稳,身材壮硕。

    正是黑山帮的执事,袁开。

    “周寒。”袁开穿着黑色衣衫,目光锐利的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“袁开,你跟了我一路了。”周寒气势碰撞过去,双眸冰冷地看向对方,脚步往前走去,带着一股压迫感。

    这小子……袁开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周寒,我儿袁坛,是你杀的吧?!”袁开声音低沉道。

    从袁坛死后,他就没有停止过调查,归化城的大小高手在短期内的行踪都被他通过渠道探听,没有作案动机。

    而这段时间内,从外城过来的武者中,也并没有炼力层次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排除完这些后,他将目标放到和袁坛有矛盾冲突的武者身上。

    结果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线索似乎就此中断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周寒映入袁开的视线,他和袁坛的矛盾最大,经过拷问袁坛身旁的几个狐朋狗党,袁开才知道在自己儿子死去的前一天,正密布计划对付周寒。

    事情太巧了,而周寒虽然现在才展现出强大的实力,但袁开认定,他之前一直在伪装。

    杀死袁坛的凶手,九成便是周寒!

    “是,袁坛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周寒点头承认,“他三番两次威胁对付我,还计划谋害我妹妹,死不足惜。我周寒恩怨分明,杀了你儿子,想要报仇,尽管来找我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!!”

    袁开眼睛瞬间红了,脸色狰狞,怒吼一声,飞扑上来,一拳朝着周寒打去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煞气弥漫,这一拳袁开含怒打出,十成的力量打出了十二成的威力,划破空气,跨越四五米的距离,瞬息向周寒的脑门轰来。

    出其不意之下,拳头眨眼就来到了周寒的身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周寒神色没有变化,抬起右手,握住了这势猛的一拳。

    脚步往前迈出一步,他伸手一点。

    顿时,袁开发出一声闷哼,身体被这轻飘飘的一点给击的倒退不止,低头一看,在他的肩胛之上,已然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巨蟒劲的防御气劲被破开,衣襟被震断。

    这一击要是力量再大一些,恐怕他整条胳膊都要被废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周寒淡淡的道,他并非不想下重手,而是此地距离黑山帮太近,不好下死手。

    袁开和他,有杀子的血仇。

    对自己,恐怕袁开早已恨得入骨,得到机会就会乘机给自己一刀,这样的潜在威胁,也让周寒心中警惕,杀意浮动起来。

    万一这家伙见打不过自己,对妹妹周青出手怎么办?

    生存在这世道之中,任何一点的威胁都不能放过,必须谨慎谨慎,再之谨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