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五十七章 入城
    袁开站在原地,肩膀上隐隐传来的刺痛让他脸皮抽搐。

    刚才的全力一击,被周寒轻松挡下。

    从那随意一点,就让自己无从防御、反应的攻击可以看出,周寒的实力,已经达到了一种十分可怕的境地。

    难怪能击败冯真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仅在炼血之下,可以在炼皮高手间横行,自己一个炼力向他出手,那真是找死了。

    我真的能报仇吗……袁开心头有些绝望,目光死死的盯着周寒,带着怨恨不甘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里距离帮派太近,自己已经死了吧。

    很好,就是这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周寒看着袁开的眼神,心中点头,十分满意,他还怕自己的实力吓跑对方,现在看来,袁开和自己的仇恨算是拉满值了。

    这袁开的实力太差。

    根本不放在周寒眼中,怕就怕这家伙苟住不出手。

    万一让他找到机会落井下石,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麻烦,周寒一惯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了结。

    直接打死!

    “周寒!”

    袁开的眼光如同饿狼般狰狞,低吼出声:“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被你杀了,你做事未免也太绝了,就算我儿有不对之处,可你,也不该杀他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狗屁道理?!

    周寒满头的问号,宛如看智障般看向袁开。

    就准你儿子阴人,对付我,我就不准杀你儿子?你以为你是大虞皇族不成?

    再逼逼,现在就在这里干死你!

    就算被黑山帮知道了,也不怕。

    现在的黑山帮,除了帮主曹通对他还有些威胁外,剩下一个老了的大长老,两个炼皮长老杨铜、雷崆,完全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空壳子一个。

    杀了袁开,谁敢对他兴师问罪?

    “我是打不过你,不过这仇我袁开记住了!”

    袁开脸色恢复了平静,阴沉沉的丢下一句话,没有再多说,转身朝着黑山帮内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家伙,对我杀意好重。

    周寒看着袁开的背影,双眼闪过阴冷之色。

    从袁开离去的眼神可以看出,双方基本是不死不休了。

    手指动了动,还是没有选择出手。

    袁开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,随意可以解决,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他和黑山帮闹的不愉快,自己刚刚晋升长老,就击杀本帮执事,也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先让你活一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周寒口中喃喃,迈步离开白玉河畔,一路往南城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忌惮于曹通这位炼血武者,原本气氛紧张的归化城开始逐渐恢复平静,帮会之间的斗争也趋于缓和。

    但归化城内的饥荒却是彻底的蔓延开,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城内的粮店被哄抢一空,比平时贵十倍的价格,依旧供不应求,很多酒家已经关门,没有足够的粮食用来酿酒。

    每天因为饥饿死去的人数在成倍增加,到处都是饿的眼睛发绿的人晃荡在街头。

    城守紧急开放粮仓,前往唳空城求助,但作用不大。

    粮仓的粮食数量也才那么点,仅仅维持了几天,就已经用光。

    而唳空城方面,至今没有一点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得得得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在街道上,马夫段三小心翼翼的绕开左右两侧的灾民,行驶速度不急不缓,往南城驶去。

    “这场饥荒,恐怕控制不住了。”周寒掀开帘布,往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街道两边,从灰黑房屋内走出一道道身影,一个个都没了精气神,饿的骨瘦如柴,有气无力的躺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犹如行尸走肉般。

    在街角和巷子内,一股股尸臭味飘出,苍蝇和蛆虫在里面蠕动。

    “大灾之下,人命如蝼蚁,无人能置身事外。”段永兴叹息着。

    在他的坐着身后,摆放着几个鼓鼓的包裹,里面放着各种油米、蔬菜、肉食,这是专门送往周寒家里的。

    周寒从荒野中猎得的肉食早就吃空了。

    现在饥荒如此严重,粮店售罄,就算有银子,也买不到粮食,只能找段家,将那份客卿供奉的银钱换成粮食。

    展现出炼皮实力后,段家的月俸也高出了一倍。

    段家对周寒自然不会吝啬,段永兴亲自将粮食送过来,表示郑重。

    大户人家,不同贫民,家中的储备粮食十分之多,加上各种渠道和手段,根本不会缺少粮食。

    “城守那边没消息传来?”周寒问。

    “城守也自身难保,只怕这归化城内的局势要变天了。”段永兴脸上带着忧虑。

    周寒心中也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唳空城内一直没有动静,似乎对城守放弃了,让欧阳辰的声望大降,和城尉的斗争中无形就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作为城守一方的战略盟友,黑山帮的形势也变得不妙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突然一阵沉重的脚步践踏声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街道上的行人们纷纷惊恐的退到两旁,看向城门口冲进来的铁甲军队,露出震惊之色,半晌,才有人发出大喊。

    “军,军队进城了!”

    嘭,嘭,嘭!

    地面震动,穿着黑色铠甲的百人军队冲进城门后,立刻将城楼给占领,为首一个校尉脸色冷硬,手持令牌,对着城门官道。

    “奉城尉令,接手城门,控制饥荒!”

    “这,我们并没有收到城守的诏令……”城门官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如狼似虎的士兵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周爷,前面被堵住了。”段三停下马车,恭敬的对车内说道。

    周寒和段永兴脸色凝重的跳下马车,看向左侧城门处驻守的军队。

    归化军终究还是进城了。

    城尉陈枫果决的抓住了这次稍纵即逝的机会,军队进城,城内的局势即将大变,这是城尉试图掌控归化的前兆。

    说是为了控制饥荒,其实司马之心,谁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城尉出手了。”段永兴脸色有些颓然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寒脸色没有什么变化,淡淡的开口后转身。

    短暂之后,马车终于再次启动起来,绕过这片街道,七绕八绕,来到了南城流水巷的前面。

    段永兴和段三帮忙将马车后面的油粮、肉食等搬到周寒家中。

    不远处,饿的发慌的一些人看着这边吞着口水。

    但他们也只是远远看着,周寒的名头震慑,谁敢找死过来抢粮食?

    送完粮食,段永兴就告辞离去了,周寒也没有挽留,毕竟家中还有女眷在,将门关好后,开始处理这些肉食。

    “哥,哪里来的这么多食物啊?”

    周青穿着一件淡黄纹路的衣裳,捧着簸箕从后院走了过来,上面摆着各种晒干的药材。

    这些药材都是珍品,用于研磨制作成药丸、药散等,专门给周寒服用。

    各种类型都有,壮血、疗伤、止血、静心……这丫头自从得到那本《药家注解》后,就迷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寒见妹妹难得有一个兴趣,没有干预。

    要钱给钱,要药材,就从段家、康家去买。

    “段永兴送过来的,丫头,把这些油搬到后厨去。”周寒将肉腌制,晒到院子的竹竿上。

    肉食太多,一时间是吃不完的,腌制才是正确的用法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青将几壶上好的花生油提过去,才回来道:“哥,听说冬儿姐姐家没有多少粮食了呢,要不要送些过去?”

    “这样么,我托人送两袋过去吧。”周寒愣了一下,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手中的活计没停下,一块块肥美的后腿肉被烤炙后,发出阵阵清香,然后再上盐巴。

    隔壁的小孩都馋哭了都。

    晚饭吃的就是肉食,加上一盘青翠的蔬菜。

    能在隆冬刚刚过去的时节吃上蔬菜,是一种享受,只有大户人家才能吃得上。

    “哥,你是不是又长高了,过两天我去给你量几匹布,做身新衣裳。”兄妹两人吃着晚饭,周青看着周寒身上的黑山帮衣衫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    “应该,身骨又大了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周寒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衫,发现的确小了一些。

    黑山帮的织娘是外请的,估计也是听说自己的身高来定做的长老服,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身材在短时间内增高了不少,显得有些短了。

    “你长的也太高了,不过还不算最高,昨天我和冬儿姐姐出去,看见一个竹竿高的人,就是太瘦,估计是饿的……”周青念叨叨的说着,一边夹菜。

    周寒微笑听着,时不时应上两句。

    房间内传来兄妹两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屋子灯光温煦,人影晃动,简单温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