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五十八章 了结
    段家。

    作为归化城高门大户的段家,占地面积十分之大,红墙绿瓦,亭台耸立,从墙外远远看去,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不凡气象。

    门口有身形高大的壮汉把守,在墙内外,还有专门的护卫队巡逻。

    段家里面,后花园内,身姿窈窕的侍女在摆弄着各种新奇艳丽的花草,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静心亭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挖掘出来人工湖上的亭子,从远处的栏杆延伸出一条长长的走廊,湖内养着不少金色、白色的鲤鱼,肆意的游曳着。

    沙沙……

    鱼粮扔在湖面上,吸引了大量的鲤鱼前来抢食。

    “父亲,三叔!”

    倚靠在栏杆上,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,段永兴忙站直了身子,朝两个正迎面走来的中年男子端正行礼。

    “永兴。”段文同身旁站着的,是段家的老三,段文武。

    他是段家的炼皮高手,负责段家的镖局生意和护卫队。

    “城内的局势要变,永兴,这次家族的生意会往唳空城搬迁,过几天你跟随你二叔,去唳空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三人坐在静心亭内,段文同看向段永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真有这么严重?!”段永兴心头一震,看向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归化军进城,就已经意味着局势完全向城尉这一边倒,欧阳辰虽然是炼血武者,可面对归化军,稳稳落入下风,更别提黑山帮那边曹通的状况不妙。”

    段文同脸色沉重道,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不得不舍弃掉归化城这边,这次前往唳空城,去投奔你大伯,你提前去混个脸熟。”

    段家是大家士族,归化城段家只是一个分支而已。

    唳空城内的主家之中,高手如云,很多段家子弟,还在唳空城内任职,势力盘根错节,堪称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“三叔,什么时候出发?”段永兴问。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,两天后出发吧,永兴,你和黑山帮打好招呼,但不要将我们要转移生意的信息透露出去。”段文武叮嘱道。

    段永兴微微皱眉,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三叔这是唯恐生变,这种事情必然是越隐秘越好。

    “父亲,能不能带上周寒和他妹妹,和我们一起去唳空城?”段永兴忽然想起周寒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寒?”

    段文同捏着胡须,沉吟片刻,点头道:“可以,不过行事得隐秘些,现在很多人注视着他,目标太大,你去做好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段永兴精神一振,应道。

    “是那位黑山帮的长老?此人炼皮巅峰实力,倒是一个好帮手,可以应对荒野路途中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段文武听到这个名字,微微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文武你之前一直在走镖不知道,周寒和我段家的关系不错,为我段家的客卿,永兴更和他深交,此人心性、实力、手段都堪称一流。”段文同赞许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倒要好好见识一番!”

    段文武知道自己这个二哥很少夸人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一个炼血武者这般推崇,必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退出归化城?”

    段永兴来流水巷的时候,周寒正在院子内,对着铁人桩打拳,擦干净身体,坐在院子的树下,听到他的来意忍不住一愣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段家居然要退出归化城了。

    归化城很小,炼血就是巅峰。

    整个归化城,城守、城尉、段家、冯家,以及三大帮会便是最顶尖的势力了,其余的都是些杂鱼。

    这些势力,每一个都有炼血武者镇守。

    隐隐之中,以段家和冯家的实力盘踞最大,产业和影响力涉及归化城的各个方面。

    “对,我父亲预测,城守即将落败,以后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,还是早走为妙。”段永兴接过周寒递过来的茶杯,轻饮一口。

    周寒默然不语,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段家这么一走,恐怕城守和黑山帮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,留在这里,的确要面临城尉陈枫的打压,在军队洪流下,就算是炼血武者,也抵挡不能。

    “周师弟,我向父亲讨要了两个位置,到时候你和你妹妹,可以一起跟随商队前往唳空城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看向周寒,诚挚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对周寒的确是真心结交,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还能想着拉周寒一把,做朋友做到这个份上,也算是到头了。

    “段师兄,多谢了。”周寒心中一暖,郑重的抱拳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还不想离开归化城,以后或许会去唳空城,但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走?难道你留在黑山帮等死不成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段永兴抬起头,满脸不可思议,忍不住站起身来,大声道:“你知道现在的局势是什么样吗?归化军进城,意味着唳空城方面很可能放弃了欧阳辰,不出多少时日,你等着吧,到时候黑山帮也要遭殃!

    你打伤冯真,拒绝峒江帮,后路已经断了,一旦城守落败,你以为你逃得了?!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声调变大,让不远处晒着药材的周青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再想想,愿意去唳空城,两天内随时来段家找我。”

    段永兴失望的离开了流水巷。

    周寒脸上带着歉意,将段永兴送了出去,看着马车离去,微微沉默,才迈步返回家中。

    这份情谊,他会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但最终的决定,还是留在归化城,现在他的境界马上要突破炼皮层次,留在这个安全的区域内,慢慢发育,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冒然前往唳空城,先不提唳空城是什么状况,路途上的妖魔、盗匪等也十分危险。

    他自己倒不怕,但妹妹周青可是普通人一个。

    万一路上有个什么危险,只怕凭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无法百分百保证能够绝对的安全。

    稳住发育,不要浪。

    这才是王道!

    “哥,你和段执事吵架了?”见哥哥回来,周青将手套脱开,坐在他对面问道。

    周寒摇头,说道:“没有,只是他想让我去唳空城罢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伸出藕臂帮他续了一杯清茶,抿嘴道:“哥你拒绝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前往唳空城太危险了,还是以后再说吧,至少,在这里,我还能保证咱们家过几天安稳日子。”

    周寒抬头看向头顶这棵巨大的樟木树。

    春季来临,这颗大树也开始抽出嫩芽,散发着春天的生命气息,微风吹过,枝桠发出沙沙的响声,惬意、柔和。

    夜晚如水。

    月光洒下,被清风带着,披到灰褐色建筑上,将城内的区域给照亮。

    汪汪……

    几声犬吠之声从远处传来,但很快,似乎受到了某种惊吓,发出惊恐的声音,消失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袁执事,下次再来!”

    归化城少数还开业的酒肆之一,陈家酒肆的掌柜陪着笑脸,将袁开送了出来,恭敬的将一个酒葫芦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黑山帮虽然形势不好,但对于底层的人们来说,依旧是虎豹蛇蝎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袁开接过酒葫芦,脸色漠然的点头,往黑山帮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住在黑山帮内,很少出来。

    只有几天内葫芦里面的酒喝完了,才会特意出来打酒,好酒,算是袁开很少的几个爱好之一了。

    ‘那周寒,这几天居然一直住在家中,让我没有机会绑走他妹妹!’

    沿着阴暗的街道走着,袁开心中思绪转动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和他的儿子袁坛一样,袁开觉得要对付周寒,必须从他的妹妹周青下手,只要绑走周青,不怕周寒不就范。

    他私底下打听过,周寒对这个妹妹十分宠爱。

    父母早亡,兄妹俩互相扶持过来,感情异常深厚,这就是周寒的破绽之一。

    既然打不过他,那只有耍些卑劣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要紧,只要能报仇,到时候离开归化城就是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天,周寒一直没有离开家中,似乎有了防备,让他没有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‘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待在家里!’

    眼中阴冷的目光闪过,袁开打开酒葫芦灌了一口,脚步加快了两步,看向旁边的白玉河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忽然,他的笑意凝滞住,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缓缓扭头,转身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就站在黑暗之处,披着帽兜,冷冷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袁开张开口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下一刻,那道身影就宛如一道闪电猛然冲出,一脚踢在他的腹部,口中哇的喷出一口酒液,胃部翻涌剧痛无比!

    还不等他反手抵抗,那道身影便紧随其上,狠狠踹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身形砸在巷子的墙壁上,胸腔的骨头根根断裂,身体就像没有重量的垃圾破布划落。

    脑袋一歪,没了动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