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五十九章 暴血
    夜幕幽深。

    东城白玉河静静的流淌着,时不时卷起一道水花,发出哗哗的声音,在静谧的环境下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此刻,连虫豸的叫声也无。

    袁开的尸体瘫软在巷子处,脑袋斜斜歪着,嘴角有血液溢出,双眸无神的盯着前方,带着不甘了然死去。

    最重的伤势,还是胸口的一脚。

    这一脚刚猛无比,直接将他胸腔处的肋骨踹断数根,深深凹陷下去,骨头渣子刺破心脏,致命一击,死的不能再死!

    黑色身影迅疾杀死袁开后,很快就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翻身跳进墙内,周寒回到房间内,将一身黑色衣衫和帽兜给脱了下来,小心的折叠好,放在衣柜的最底部。

    活动了两下腿部,他发现自己的气力的确太过恐怖。

    无怪当初那天生神力的冯真不能抵挡自己的拳锋,连续十几拳打出去,就算是铁打的身子,也会被打的稀碎,更何况是肉身。

    当天一战之后,冯真的臂骨断裂,身上铜甲破碎,据说现在还在养伤。

    起初还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今晚两脚踹死袁开后,他才后知后觉,自己的气力增长的实在太过凶猛了!

    “修改器对气血肉身的洗刷,远超我的预料。”

    周寒微微捏拳,有些振奋,这比他的期待更强一筹。

    他发现不止突破时候,修改器气血冲刷会对气血形成暴涨,这股冲刷之力,还会在之后的极长时间内,还会缓慢的进行。

    像是震荡波,持续,微弱,却稳定的增加。

    “如果突破到炼皮,不知道我的实力会增长到何等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周寒盘坐在床上,感受着体内的气劲、气血运转轨迹,巨蟒劲无时不刻在皮肤表层流通着,给予他强悍的防御力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走出房间,来到后院之内,从水井内打出一桶水,春日晚上,就着冷水将身体上的污渍冲刷干净。

    冰冷刺骨的井水刺激的他精神一振,往脸上抹了一把。

    体内的气血汩汩流动,气劲运转之处,那里的水渍就挥发成白雾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身体就干爽起来。

    回到屋子内,关好门窗,周寒拿出从袁开身上搜刮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青色玉瓶,一包毒药,一柄匕首,一堆碎银子。

    似乎是刚刚买完酒,银子只有十几两。

    “穷鬼。”周寒看不上这些钱,随意的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剩下的毒药和匕首很稀松平常,没什么好看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青色玉瓶内的瓶塞打开,冒出一团红色的雾气,从里面倒出一枚赤红色的药丸,通体暗红色,有一股股气息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鼻子轻嗅,一缕药力冲入体内。

    霎那间,周寒感到体内的气血开始翻涌起来,居然有些控制不住的感觉,充实、暴胀,又很狂暴。

    “这是,暴血丸?!”

    周寒猛然一惊。

    暴血丸,是一种十分危险的药丸,武者服用下去,浑身的气血滚烫,气劲瞬间提升五成,能够短时间内爆发出翻倍的战力。

    可是副作用同样很大,药力过后,浑身的气血蒸发五成之多,一不小心就会死在这种药丸之下。

    帮主曹通,便是服下了这种药丸,才骗过吴老二,化解帮会危机。

    等吴老二一走,他立刻连站都站不稳,要靠着两位长老搀扶才回到帮内,气血大亏,短时间内,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用的好,能绝地反杀。

    用的不好,就是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暴血丸很珍贵,听段永兴说,段家之内,也只有几颗而已,由段文同、段文武和段永兴三人分开携带,以备不测。

    没想到,袁开手里居然也有一颗。

    可惜,他还没来得及用,就被周寒两脚踹死。

    “还好没让给他机会,不然让他服下暴血丸,还真说不准会被他逃走。”

    周寒打量这东西两眼,就塞了回去,放在腰侧的灰色小袋子上装了起来,打算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
    说不准哪天能够用上,这可是救命的好东西!

    坐回到床上,他凝聚精神,默念‘风灵’——

    姓名:周寒

    功法:黑山拳-第三重(寒毒)、巨蟒劲-第二重(卸力、鳞反)、飞云功-第一重(踏风)

    刻度:1/9

    属性面板上,黑山拳已经修行到了第三重境界。

    “要突破炼皮层次,皮膜、气血、气劲必须达到一定程度,巨蟒劲我已经修行到了第二重,现在差的,只是锤炼气劲、气血的黑山拳突破到第四重。”

    周寒看了一眼前面的属性面板,闭目感知着体内的气劲流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未眠。

    天色微熹,晨光划过苍穹,照破山河万朵。

    耳朵微动,周寒可以清晰的听到后面院子内的动静,知道这是妹妹周青在做早饭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微微舒展筋骨,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阳光正好,天气和煦。

    “哥,你起来了,早饭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走到后院内,果然看到周青在厨房内忙活着,看见周寒,周青甜甜一笑,好看的桃花眼眨着,对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帮忙吗?”周寒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啦,你去洗脸,快去。”

    周青嘟着脸,并不想身为武者的哥哥来沾染厨房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寒轻轻一笑,回到院子内洗漱后,开始在那棵大樟树下打起黑山拳来,一招一式,不急不缓。

    一夜没有睡觉,他的精神状态却无比的好。

    此刻打起拳来虎虎生风,拳锋之间,时而煞气弥漫,时而刚猛威重,时而阴柔毒辣,婉转变化万千。

    黑山拳他打了不知道多少遍,才缓缓停歇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旁边的铁人桩,念头微动,提起气血,徐徐一拳印在上面。

    浑身的筋骨随着他一拳鼓动起来,气血翻涌,肌肉之间,磅礴的气势在拳头上凝聚,最终落在精铁打造的铁人桩胸口处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沉重的铁人桩剧烈晃动着,地面也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嗤的一声响,周寒收回拳一看,只见寒毒早已经将精铁侵蚀出浅浅的一层,黑色的铁锈腐蚀掉落。

    非炼力不能撼动的铁人桩上,一个深深的拳印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这一拳下去,低阶妖魔也要顷刻毙命!”

    周寒心头浮出喜色,他终于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,“只是不知道和炼血相比,孰强孰弱?应该还是炼血吧,炼血武者体内气血如熔炉,气血爆发之下,简直如人形机器!”

    正沉思着,后面周青喊他吃饭,应了一声,往厨房内走去。

    “哥,这是我做的米酒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吃着早饭,周青献宝似的,从厨房内拿出一个小罐子,一打开,立刻浓郁的米酒飘香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用陶瓷小碗,倒了一碗,送到周寒身前。

    “咦,这酒……”周寒饮了一口,忽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吃出来了吧,这米酒可不是普通的酒,而是掺杂了部分药材,在不损米酒原有味道的同时,对身体也大有好处呢。”周青眼睛月牙弯起,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?”周寒问。

    “嗯啊,瞎琢磨,没想到就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青也倒了一碗,小口小口的抿着,小脸红彤彤的。

    周寒竖了个大拇指,忽然想起什么,回到房间内,拿出一个酒囊,在周青好奇的眼神中,倒出一缕晶莹剔透的酒液出来,混到周青碗中的米酒内。

    “哥,这是什么酒,好香!”周青眼巴巴的看着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般的酒,是荒野清风山的两头妖魔青猿酿造的青猿酒,药力太猛,我也只敢倒一点到这里面,否则以你的体质,反而会伤身。”

    周寒看着酒囊,心中怀疑,这青猿酒甚至达到了大长老口中的‘半入品’品级。

    毕竟那清风山内奇珍异果众多,上百种的珍果混杂,加上精通酿酒的妖魔级青猿酿造,成为半入品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喝吧。”

    拿起陶碗,周寒看着周青喝完,看着她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下一刻,周青开始浑身冒着白气,浑身通红,体内的血液似乎在滚烫,周寒急忙握住她的手,渡过气劲,梳理体内的气血。

    青猿酒的药力终究还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周青的体质还无法承受,靠着周寒气劲疏通,才勉强将这股药力消化,等松开手一看,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青的体内气血居然短时间内暴涨,达到了气血巅峰层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