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六十章 腿功
    这青猿酒,好强大的药力!

    周寒怔了片刻,不由惊叹,没想到只是一缕酒液而已,竟然让妹妹一个普通人,瞬间成为气血巅峰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周青也有服用过药膳,但也足以说明这青猿酒的效用之大。

    气血巅峰,体内的血气如同铅汞般流淌,气力、体质都远远超过常人,这样的人,很少生病。

    放到归化城任何一个帮会中,都可以成为正式弟子。

    ‘这酒,一定不能暴露出去!’

    看着妹妹还在消化药力,周寒眼神闪烁,将酒囊收好,心中思忖着。

    当初妖魔暴动的时候,为了争夺一样半入品的奇珍,便有两位炼血高手出动,妖魔抢夺,甚至帮主曹通因此受到重伤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半入品的奇珍是何等的珍贵。

    青猿酒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达到半入品的级别,但光光能让普通人踏入气血巅峰这个效用,就能够引起无数人的贪婪之心了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闷响将周寒惊醒过来,看过去后不由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药力太大,加上这酒醇香浓郁,周青体内虽然经过他疏导气血,但纯粹的酒精还是没有挥发。

    小丫头迷迷糊糊醉的沉睡过去,倒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将周青扶到房间内,盖好被子,看着她睡得香甜,周寒脚步轻缓的推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忽然,大门口出传来了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大早上的,谁在敲门?

    周寒微微皱眉,也不开口问是谁,快步走了过去,打开门闩,猛地拉开大门。

    “长,长老!”

    被突然开门的方式吓了一跳,付云语气凝滞,看到周寒急忙抱拳行礼,语气急促地低声道:“长老,出事了,袁执事昨晚被人打死了!”

    袁开是黑山帮仅存的三个炼力执事之一,在帮中资历很老,面冷心黑,很多帮中弟子对其都十分畏惧。

    一个炼力层次,居然这么突然的死了!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周寒目光在左右两侧扫了一眼,让付云进来,关好大门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走到大樟树下坐好,周寒看向付云道。

    “袁执事的尸体在距离东城陈家酒肆不远处发现的,现在帮中已经闹开了,连大长老都被惊动,长老,我们是不是赶紧过去看看?”付云道。

    “找到凶手是谁了吗?”周寒喝了口水,问道。

    付云摇头,说道:“没有线索,只是知道被人用脚给揣死的,两脚踹死一个炼力执事,估计是炼皮高手吧?”

    周寒微微摇头,漫不经心道:“不是炼皮,袁开是被我打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炼皮,难道是炼血……什,什么?!”

    付云脸上的表情凝滞住,声调陡然提高,瞠目结舌的看向周寒,结结巴巴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小声些!”

    周寒皱着眉头,看了一眼屋内。

    付云急忙低头称是,很快反应过来,是了,他一直没有想到周寒这点。

    归化城内,拥有这种实力的,只有少数那么几人,和袁开有仇的,更是少之又少,只是看到袁开是被人用腿踹死的,才没有想到周寒。

    “好!死的好,袁开敢和长老作对,死不足惜!”付云赶紧一个彩虹屁拍上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我们去帮会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寒站起身,将门窗关好,迈步往东城的黑山帮走去。

    付云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黑山帮内,再次披上了素缟,弟子们都得到了消息赶了回来,看着摆在中间的尸体,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帮会这是怎么了,接二连三的遭受厄运。

    一个炼力执事啊,不是普通的弟子,这样的高手居然悄无声息的死在巷子里面,要不是早上挑夜来香的伙计发现,恐怕过个几天,尸体都要发臭了。

    “长老!”

    “周长老!”

    看见周寒和付云走进来,弟子们纷纷推开,低头问好。

    周寒一进来就看见放在院子正中央被白布盖着的一具尸体,从身材和露出的衣襟裤脚来看,正是昨天他打死的袁开。

    袁开的几个亲戚在旁边哀声哭嚎着,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院子内,段永兴和邢军两位执事站在一侧,杨铜和雷崆也到了,坐在上面皱眉不语。

    弟子们围拢在四周,低声讨论着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沉重,袁开虽然名声不好,但好歹是帮会的骨干支柱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死不要紧,这下子帮会的实力又削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戚戚,真的感觉到似乎黑山帮的气数在不断的下滑,人心不稳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周寒一路走进去,对两位长老点点头,坐在上方的长老位上,察觉到段永兴的目光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是你吧?’

    ‘是我。’

    两人的眼神短暂交流,毫无障碍的对接上,接着目光马上散开,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到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大长老丁春秋脸色阴沉的从月门内走了过来,看着院子中央袁开的尸体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炼力执事不是大白菜,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培养出来的,更何况是袁开这样一个资深炼力。

    本来帮会就像是一艘即将沉没的大舰,面临崩溃,现在袁开的死,好比再度抽出一块船梁,四面漏水啊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能够看出是谁下的毒手吗?”传功长老杨铜问道。

    “致命之处,在胸腔心脏。”

    丁春秋掀开白布看了两眼,盖了回去,目光微微震撼,才缓缓道:“袁开本人袭杀,一脚踢在腹部,让他的身体僵硬,剧痛之下来不及反应,随后被那人又一脚踹在胸口之处,将三根肋骨断裂,心脉震碎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可怕的力量,还有腿功,我只能想到一个人!”

    丁春秋停了下来,坐回到上方的大长老位置上,脸色冷硬。

    “您是说,冯真?”雷崆眉头一动。

    “冯真的确修行了峒江帮的腿功,可他不是被周长老打伤,还在冯家疗伤吗?”杨铜吃了一惊,迟疑着道。

    丁春秋冷哼道:“说不定是障眼法也不一定,除了冯家和峒江帮,还有谁会针对性的袭杀我黑山帮执事?此事,必是那冯真所为!”

    他对峒江帮和冯家恨之入骨,此时也毫不犹豫将仇算在冯真身上。

    “冯真被我打断的,只是臂骨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周寒说了一句,让杨铜和雷崆猛然惊醒,是啊,那冯真只是手臂受伤,挥舞不了大刀和双锤。

    可袁开,是被腿给踢死的。

    十有八九,便是这小畜生了!

    “小辈太过狠毒!大长老,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必须要让峒江帮和冯家付出代价!”杨铜大怒说道。

    丁春秋皱眉不语,现在的黑山帮还有底气报复回去吗?

    院子中央,哭声渐渐消散下去,袁开的几个亲戚得到了抚恤金,扛着尸体走出了黑山帮,在郊外找个地方埋了。

    弟子们的议论声,也转移到了峒江帮和冯真身上,事情就这么定了性。

    离开黑山帮。

    “段师兄,这是付云,曾经在唳空城待过,对路况也很熟悉,此次便由跟随你前往唳空城吧。”

    路上,周寒将付云介绍给段永兴。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你不愿去,那就算了,只是一定要注意防范冯家和峒江帮。”段永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周寒笑了笑,转头对付云道:“这次段家要前往唳空城走商,你跟着过去,用这些钱打通路子,回来的时候,把钱统统买办粮食,跟随段家的队伍回程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在来黑山帮的路上,周寒就已经和付云说过,因此付云并没有意外,郑重的接过一个布袋,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布袋里面,除了银星商会的银票外,还有几颗妖丹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叮嘱付云,将城郊农户人家藏着的血蝠残肢,还有几头妖魔身上珍贵的材料,统统拿去唳空城售卖。

    归化城的价太低,位置偏僻,连银星商会也没有,只能拿去唳空城。

    段永兴这次前往唳空城,是为了转移段家的资产和生意,主要商队和段文武这位炼皮还会回来,因此不用担心付云的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有段文武这位炼皮高手和段家的护卫,就算一窝蜂也要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和两人分开后,周寒赶回家中,目光往城外看去。

    是时候,再去荒野一趟了。

    突破炼皮,就在咫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