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六十三章 胖子
    突破了!

    当浑身剧痛散去,皮肤上宛如针扎般的刺痛散去的时候,周寒缓缓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,宛如一道箭矢,往前方飞出数尺远。

    时隔数月,终于从炼力层次,突破到了炼皮层次!

    炼力武者,初入踏入武道,力量贯通全身,普通凡人不能敌。

    而到了炼皮层次,武者的皮膜得到进一步淬炼,皮肤宛如牛皮大鼓般坚韧,防御力大大增强。

    炼皮武者在归化城内,除开炼血武者,属于最顶尖的高手。

    密林,月光之下。

    “不仅表层的皮肤,就连巨蟒劲的附加鳞甲也增强了。”

    周寒盘坐在隐蔽的林子里面,脸上带着喜色,拍了拍自己手臂上的皮肤,下一刻,一层层细小的黑色鳞片悬浮上来。

    和以前相比,这鳞片的颜色,更加浓郁、深沉。

    似乎,变得更加厚实了。

    咔擦。

    缓缓起身,身体各处传来了清脆的响声,那是一层淡黄色的死皮,从手臂、身躯、双腿中蜕下。

    被周寒轻轻一扯,立刻化成碎屑掉落。

    在周围的松针地面上,早已堆积了一层炼皮突破时候褪去的皮肤角质。

    “力气变大了…最小增强了两倍,新的特质么!”

    周寒将身上的死皮扯开,目光凝聚在前面空气中的属性面板上。

    在功法一栏,黑山拳后面,新出现了‘神力’二字。

    微微握拳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强劲有力的感觉传来,雄浑浩瀚的力气源源不断地从四肢百骸中涌来,让他有种要打破天地的冲动。

    比起未突破前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炼皮层次,终于成了,以我现在防御力和巨蟒劲加持,就算妖魔之力,也无法破开!”

    炼皮层次,增强最大的,还是皮膜的强韧程度。

    更何况周寒的身体经过修改器、境界突破、巨蟒劲三方重叠,他自己也不清楚,现在的体质达到了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右脚在地面一震,一股气浪扫过,地面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周寒身体在丛林中飞快疾行,脚尖在地面上点过,就掠出数十米之远,幽深的树枝不断倒退,很快来到了一处清澈的寒潭之处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跃而下,惊寒刺骨的感觉传来,周寒精神一振,将身体表层的那些死皮、角质清洗干净,回到岸上。

    在岸边点燃篝火。

    熊熊燃烧的火焰舔舐着,将他衣服上的水渍蒸发。

    虽然早已不惧严寒,但身体上湿哒哒的感觉还是十分难受的。

    拿出肉干熏烤一下,加热之后,就着寒潭上游打来的泉水吃着,很快,几条肉干就吃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胃部暖洋洋的,舒适的令人想要伸个懒腰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咕噜。

    从腰间掏出装着青猿酒的酒囊,猛地灌了一口,霎时间,强大的药力沿着喉咙进入胃中,接着散在四肢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药力!”

    周寒脸部一阵胀红,这一口的量太大,药力散开,让他感到浑身有些鼓胀。

    黑煞、重山、崩山!

    篝火旁边,他索性开始演练起黑山拳来,将那股积淀下来的药力统统消解。

    拳风呼啸,牵引着火苗也晃动。

    “好酒!好拳法!炼皮层次能够将拳法修行到这个地步,小兄弟不错!”

    忽然,一阵啪啪的掌声从黑暗处传来,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,篝火的对面,仿佛有什么深渊巨兽般,一个巨大的轮廓靠近。

    “谁?!”周寒停下打拳,冷声道。

    荒野之中,突然出现一个武者,让他心头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荒野路途中,最危险的不是妖魔,而是人类武者!

    人心狡诈,变幻无常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兄弟不必紧张,要是我有歹意,你早就死了,对我而言,你就像一只小鸡子般弱小,随时可以捏死。”

    庞大的身影靠近篝火,露出一个穿着蓝色衣衫的大胖子出来。

    胖子走到篝火旁边,哈出一口气,舒爽的坐了下来,笑吟吟的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家伙!

    周寒却浑身瞬间绷紧,宛如遇到一头大妖魔般紧张,心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官知觉中,对面这个蓝衣胖子气息深厚的像是深渊般恐怖,甚至探查不出其境界到底是哪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天生的第六感告诉他,此人,极度危险!

    刚才那看似装逼的话语,或许是真的。

    归化附近三城,从未听过有如此高手,莫非,是从别的区域内来的,他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?”周寒见他只是坐着休憩,心中微松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从唳空城来,前往宁城,小兄弟,别那么小气,把你手里的好酒给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蓝衣胖子看着周寒手中的酒囊,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唳空城!

    周寒神色微凛,随手将酒囊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酒,这是青猿酿造的吧,虽然只是低阶妖魔,却精通酿酒,果然不错。”蓝衣胖子咕噜噜喝了数口之多,脸色居然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“怎么称呼前辈?”

    周寒神色更加恭谨,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“姓李,叫什么前辈,我又不比你大多数,叫我李大哥便是了,小兄弟是哪里人?”蓝衣胖子灌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在下周寒,归化城黑山帮弟子。”周寒低头回到。

    蓝衣胖子楞了一下,才神色古怪道:“归化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还能诞生出你这样的天才高手?”

    虽然周寒的实力在他看来不强,但这般年纪,能够有如此身手,已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周寒也是唳空城或者别的集城之人,没想到居然是归化城这小地方走出来的,着实罕见。

    周寒微微苦笑,说道:“我是穷苦人家出身,世代都在归化城,得到机会才修炼武道,倒是让李大哥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蓝衣胖子李隆将酒囊扔了回去,眯着眼睛打量周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人神色微动,看向远处的黑暗。

    一队人马破开夜晚的雾瘴冲了过来,穿着各种麻布衣服,手上扛着大刀,神色肆意张狂,一个个身强体壮,眼角带着狞色。

    一窝蜂的人!

    周寒眼睛微眯,看向这群人,一眼就看出这些人是一窝蜂的盗匪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,根据段家的地图显示,为一窝蜂的驻扎之地,这些大盗横行在这片荒野之中,对荒野的地形十分熟悉,可以轻易躲开那些危险的妖魔,打劫商旅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趁本大爷心情好,给我滚!”

    为首一个扛着大刀的刀疤大汉,自顾的走到篝火旁,双口靠近火焰,驱走寒冷,盯着周寒和李隆冷声狞笑。

    周围的盗匪们围拢过来,不怀好意的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懂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,别以为你们人多就觉得我们好欺负,还有天理吗?还有王法吗?!”

    蓝衣胖子大声的呵斥道,义正言辞,口水飞沫。

    周寒无语的看着他,没有吭声,静静看他表演。

    “天理?王法?”

    刀疤大汉哈哈大笑,宛如看智障般看着胖子,拍拍手中的大刀,“看见没有,在这荒野中,这就天理和王法!既然你们找死,那就别怪本大爷,兄弟们,把这两个傻子宰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刀疤哥!”

    周围的悍匪们狞笑着靠近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你来还是我来?”周寒抬起头看向李隆。

    “不牢周兄弟出手。”

    李隆微微叹息,“既然这些人这么执迷不悟,那我就让你们知道,荒野,也并非法外之地!”

    “将这胖子剁……”

    刀疤话还没说完,神色顿时就僵住了,一滴汗珠从额头落下,他脖子迟缓地扭动,看向他身后的那些盗匪。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倒地声响起,鲜血从这些盗匪的喉咙上溢出,流淌在地上,形成血泊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,十几个悍匪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谁是胖子呢?”

    李隆笑眯眯的盯着他,盘坐在那里,就像是一尊慈和的弥勒佛般。

    但见识到这胖子厉害的刀疤却是冷汗津津从后背冒出,仿佛看到一尊从地狱爬出的魔王般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