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六十四章 潜入
    刚才?

    不仅刀疤冷汗叠叠,周寒也大吃了一惊,刚才连他也没有看清楚李隆出手,只看到这蓝衣胖子一个眼神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对面的那些悍匪们的喉咙就被割裂开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毙。

    这种实力,简直深不可测!

    就算是曹通和吴老二这样的炼血高手,他也曾经见过出手搏杀,但也远远不及,难道,这李隆是炼骨、炼气层次的高手不成?
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刀疤立刻跪倒在地上,手中的大刀丢到一侧,大声的哭喊着:“爷爷饶命,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了您老,您就当我是个屁,把我放了吧!”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求生欲好强。

    看着这刀疤一副哭爹喊娘的样子,周寒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一窝蜂也是横行三城之地的大盗,居然出了这么一个贪生怕死的货色,被一窝蜂大当家知道,恐怕恨不得一掌将他乎死吧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烈火烤炙着一头不知名鸟雀,刀疤大汉手脚麻利的撒上各种香料,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,陪着笑脸递给李隆和周寒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这凶神恶煞的刀疤,居然有一手烧烤的好厨艺。

    “李爷,周爷,你们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小刀,你还算有些用处,再去烤一只吧。”李隆咬了一口,眼睛微亮,朝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是是。”

    刀疤大汉躬身身子,如闻大赦,赶紧跑到一旁忙活去了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前往宁城有什么事吗?”周寒一边吃着鸟雀的大腿,将青猿酒扔给李隆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公事,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隆灌了一口就,爽快的吐出一口气,撕咬一口手中的肉,高深莫测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寒早已摸清楚他这李大哥的性格,没有追问,两人就着手中的肉,一边喝酒一边畅谈着,肆意畅快。

    只是苦了刀疤,忙活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这家伙就交给你处置了,以后,我们还会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天色微亮,李隆就和周寒告别离去,身形一晃,消失在原地,等再次出现的时候,已经到了前方数百米之处。

    这等身法,简直神鬼莫测!

    周寒脸色骇然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能一跃出数十米之远,但在刚才,他连李隆怎么施展身法,都没有看出来,太过骇人。

    “这,这,就算是炼血的大当家,恐怕也远远不及李爷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刀疤惊骇欲绝,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刀疤,你们一窝蜂的巢穴在哪里?”周寒转过身来,看向刀疤,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爷,我不能说,说了我一定会被大当家派人追杀的,这荒野之中,是一窝蜂的天下,别说是我,就算是你,也逃不了。”

    刀疤见李隆的身影消失不见,心头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说完,猛地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打不过眼前这小子,还不能跑么。

    这荒野之中的路途,他十分熟悉,只要找个山嘎达躲起来,谁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不跑,什么时候跑?

    周寒嘴角掀起,冷笑一声,右脚往地上一跺,顿时身体如同一颗子弹般穿梭而出,伸手朝着刀疤的肩膀抓去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“啊!!”刀疤听到动静,心急之下,回身一拳打去,却感到从对面传来一股磅礴巨力,身体蹬蹬倒退而去,捂着拳头惨叫。

    手骨之上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周寒轻轻按压在他的肩膀上,微微使力一扔。

    顿时,刀疤如同一块破布般倒飞而回,落在几十米外的篝火旁边,火焰熊熊燃烧,差一点他的头颅就砸在火堆上。

    蛆虫般往后挪动两步,避开快要点燃头发的火焰,刀疤脸色惊骇的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两人中,只有那胖子才是高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,周寒的实力也高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一瞬间,心中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“现在能说说了吧,现在说,以后你可能会被追杀,不说,你现在就要死,选择吧。”周寒坐在篝火旁,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选择?

    怎么选都是死呗。

    刀疤脸色惨白,最终还是招了,心中打定注意,立刻离开唳空集,前往别的区域,脱离一窝蜂,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一窝蜂的老巢就在燕子岙。”

    “燕子岙?”

    周寒拿出地图打量了两眼,找到是距离此地大约七八里的一个惊险地形内。

    那地方易守难攻,而且扼守整个三城之地商道咽喉,难怪这群悍匪会选择这里作为老巢,果然奸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得到确切消息后,周寒就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至于刀疤,看在当了一晚上厨师的份上,周寒没有杀他,相信他也不敢回一窝蜂告密,再加上他被周寒打伤,更没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趁着天还没有彻底大亮,周寒朝着燕子岙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没有白天靠近,白天休整,到了晚上,周寒才来到燕子岙外。

    汪汪……

    远处,传来了獒犬的犬吠之声,周寒停下脚步,躲在一颗参天大树下,迎着月光朝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山岙之上,一座木架寨子出现在那里。

    寨子很简陋,却密布着很多哨塔、巡卫,手持刀枪的悍匪一个个体魄强壮,为首的汉子牵着黑色獒犬,左右嗅着。

    这座山寨的守卫,十分严密。

    而且这里的地形很峻峭,除开一条密林小道通往山寨大门,后面就是悬崖断壁,飞鸟不能入。

    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,一队巡逻队正前方的獒犬仿佛嗅到了什么气味,朝着周寒这边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盗匪眉头微皱,抬眼看向这边的树林,招呼着身后的盗匪们跟随在身后,向周寒走来。

    唧唧!

    一道劲力从周寒的手指上弹出,从树丛之中,跳出一头黑毛老鼠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头臭老鼠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盗匪呼出口气,一刀将黑毛老鼠砍死,呵斥着獒犬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寒身形霍然飞扑而出。

    他身形掠出,身躯上的肌肉掌控的十分完美,脚步点在地面上,没有发出丝毫的动静。

    如同一头轻飘飘的云朵,在身后的几个人身旁闪过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连续几道倒地声响起,为首牵着獒犬的盗匪才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周寒伸手在他的脖颈上一捏,顿时咔擦一声,盗匪的嘴角血液溢出,身体软绵绵的瘫软下去。

    地上的獒犬也周寒一脚踢死,砸入到后面的树丛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将几具尸体拖到一旁的树丛中,找到一个身材和自己差不多的盗匪,衣服拔下来穿上,在地上捧了一堆黑泥,往脸上胡乱抹了两下。

    捡起那盗匪手中的长刀,往山寨内走去。

    山路陡峭,在道路两侧,不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有暗探的目光投射而来,夜幕下看见周寒身上的盗匪衣服,才挪开眼神。

    一路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王五,怎么就你一个人,黑子他们呢?”

    走到山寨大门口,哨塔上的盗匪低头看向他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撒尿去了,俺先回来。”周寒扯着嗓子回。

    “狗娘养的又去偷懒了……”

    头顶上的盗匪骂咧咧的说了几句脏话,就没有再理会周寒,周寒脚步平稳的往山寨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只见这里面居然建筑繁多,各种房屋内有盗匪居住。

    在寨子的中央,建造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,院子颇大,里面厢房很多,门口还有两个壮汉守备,看起来就比其他的地方要严密。

    那里应该是一窝蜂的当家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左侧方,还有一个校场。

    校场的周围,摆着刀枪棍棒、石磨、大鼓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王五,你在那里傻站着干嘛呢,大当家的让我送饭菜过去,我肚子疼,你帮我送过去!”

    王五大约就是处于人人可以使唤的地位,后面匆匆走来一个盗匪,没有仔细看周寒的来拿,就把手中的饭盒往手中一塞,捂着肚子往旁边跑了。

    周寒低头看着手中的饭盒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但这也正合他的心意,定了定神,低着头,往那座四四方方的院子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