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六十七章 抗衡
    星夜。

    荒野山林深处,天空中的群星闪烁,云层稀少,露出皎洁月色,给这片荒凉的山岭披上一层星纱。

    沙沙沙……

    各种野兽开始在深夜出动猎食,搅动苍莽山林内的树枝,一时间,连虫蚁的叫声也消失。

    周寒身体轻盈的掠行在树丛之中,耳畔不断刮过一根根树枝。

    他脚步在树枝枝干上轻轻一点,就跳出几十米距离,宛如一头灵活的猿猴般,穿梭过这艰险的地形。

    地面上,时不时出现一些红色、绿色的兽瞳,盯着周寒看了一眼,就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荒野,物竞天择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,让这些野兽拥有敏锐的感官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该惹,什么东西不能惹,这是野兽们必备的修行课,也是它们存活至今的本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半空中,周寒纵横跳跃几下,身体轻轻落在树冠之上。

    双腿踏在轻柔的树冠,身体节奏紧随着摇晃的树干轻轻晃动着,在飞云功的操控下,他的身体如同羽毛般轻若无物。

    嗷呜!!

    远处,传来了奇异的吼叫声,似乎是狼的长啸。

    “不对!这是獒犬!居然追过来了,该死,不就一株半入品的奇珍么,至于这么紧追不舍吗?”

    周寒神色一凝,目光穿过重重碧绿的树丛。

    声音便是从不远处传来,耳朵微动,他听到了有高手奔袭而来,踏在地面上的沉重脚步声。

    来者的气血十分庞大,速度极快,在不断的接近。

    两者的间距在飞快缩短。

    这种程度的掠行速度和气血力量,是炼血层次的大当家!

    心中微沉。

    下一刻,周寒的身体飞掠出去,双脚使力,在树冠上弹射而出,飞云功全力施展,往前面逃去。

    炼血高手,体内气血如熔炉。

    气血爆发之下,纵然周寒如今已经达到炼皮层次,但心中也有些忐忑,不知道能不能从他手中逃走。

    “已经接近了!”

    在他离去不久后,一头灰白獒犬和男子身影落在这里,大当家伸手一抓,将一片嫩绿树叶抓在手心,嘴角掀起残忍的弧度。

    追踪了这么久,终于要追上了。

    他全速在地面上掠行,几乎横推无忌在荒野中追赶,却没想到那贼子竟然似乎掌握了轻功,让他差点跑断腿,到现在才追赶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了!”

    大当家低吼一声,在白獒王的带领下,猛地疾射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地面上飞石溅射而出,气浪将泥土上覆盖的一层腐烂树叶给震得稀碎,大当家魁梧的身躯落在地面上,目光如电扫过四周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白獒王俯在他的身侧,咧嘴朝前面的一棵树低吼着,露出锋利的犬牙。

    就在前面么!

    “出来吧,你的踪迹,已经被我的白獒王锁定了。”

    大当家语气轻松的盯着前面的一棵硕大楠木,心中却没有放松警惕,脚步一点点的往前挪着,步履稳健。

    对面的高手,也是一位炼血。

    任何一位炼血高手,战力都不容忽视,纵使大当家修行了绝妙功法,战力远超同级,但纵横荒野多年的经验,让他本能的警觉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巨树的身后,没有一丝动静传来,似乎在窥探着他。

    阴森森的深夜山林,死寂的可怕,连各种野兽也不敢靠近这里,只剩下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梭梭响声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大当家终于脸色阴了下来,双眸盯着对面树后隐约可见的一道身影,突然猛地飞扑而上,双掌横推过去。

    嗡~~~

    双掌之上,一团团阴气浮现,将他的双掌阴沉的如同寒冰般。

    嘭!!!

    可怕的掌力轰击在坚韧的楠木树干上,发出巨大的爆响,将整棵大树拦腰打断,树木发出咔擦的声响,倒塌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大当家却瞬间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只见那倒塌的树干下,居然只有一件麻布黑衫和帽兜,没有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这时候,身后的阴影处,一柄朴刀将白獒王的脖颈给刺穿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鲜血飞射而出,白獒王发出悲鸣,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,眼神黯淡下去,口中有黑色的血液流出。

    杀死它的,除了这一刀,还有剧毒。

    归化城药铺内买来那号称见血封喉的毒药,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虽然毒杀妖魔和武者有些费力,但对付区区獒犬,一用一个准!

    “白獒王!!”

    大当家发现自己被耍,顿时怒火冲心,身体如同一道闪电般冲上来,一掌横推而下,湛蓝阴气浮现,发出刺耳的呼啸之声。

    周寒眼睛微凝,没有吭声,也是狂奔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重山!

    拳锋之中,淡金色的光芒笼罩,神力特效加持在黑山拳的第二招上面。

    一瞬间,周寒感到拳头足以打破山脉,低吼一声,不退反进,拳头轰击而出,和大当家的阴气掌力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翻涌的气浪从两人交手的中心位置横扫出去,数棵树木啪啪断裂,树叶飞扬,整个地面隐隐震动着。

    气势骇然!

    两道身影同时往后退去,站稳身形遥遥对视。

    ‘怎么可能?我身为炼血,又踏入炼血多年,怎么会无法击溃对面这人!’大当家双手背负在身后,动了动手掌,手指处传来刺痛感,脸色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他自幼得到奇遇,之后的数年,再无敌手。

    纵横归化三城以来,炼血层次,他早已无敌,就算是唳空城的炼血高手,他也曾经击败过。

    可现在,对面这人,居然可以和他抗衡!

    “阁下,你身为炼血高手,居然行这样的卑鄙之事,暗杀我一窝蜂当家,偷盗我一窝蜂的奇珍。如果你肯交出盗走的东西,我愿意与阁下放下仇怨,如何?”

    大当家看向对面带着面巾的男子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要战便战,别扯这些没用的!”

    周寒同样双手负在身后,用气息消融着那股阴寒之气。

    对面这大当家修行的功法太过诡异,居然蕴含一股极为寒冷的气息,刚才短暂交手,将他的拳头都差点冻僵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!!”

    大当家脸色彻底黑了下去,双眼怒睁,浑身的气血爆发。

    黑煞!

    周寒怡然不惧,身体飞射过去。

    山林之中,两人再度交手,拳头和掌力碰撞,黑色的煞气、金色的光芒、阴冷的寒气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轰!轰!轰!

    大当家一掌拍击在周寒的肩胛处,却感到从上面传来一股奇特的反震之力,气血冲击过去极为艰涩,就像打在牛皮上般坚韧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一片片细小的黑色鳞片从周寒的双臂上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巨蟒劲,你……”大当家猛地抬头,露出吃惊之色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话说完,周寒顶着肩膀上传来的痛感,一拳砸在对方的胸腔之处,将大当家打的蹬蹬退出七八米之远。

    口中闷哼一声,大当家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对面这小子的力气,好大!

    刚才那一拳,居然将他身体表层的气血防御给硬生生打破,从而让气劲冲击他的体内,让他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有受伤了啊……大当家双眼阴冷的盯着周寒。

    周寒捂着肩膀,心中微沉。

    炼血高手的实力,居然如此恐怖,刚才的数次交手,他将黑山拳的三大招式掺杂糅合施展出。

    然而,以往无往不利的黑煞寒毒,这次居然没了效果,遇到对面双掌间的阴气,完全浸透不入。

    腐蚀的毒力,在大当家的熔炉气血之下,也完全消解。

    最后无奈之下,看似两败俱伤的一掌一拳交换,伤势更重的反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寒毒?我修行玄阴法,区区寒毒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大当家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处的拳印,身躯微震,一股气血覆盖上去,顿时将这道拳印给抹除。

    “……告辞!”

    周寒嘴角抽搐一下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对面这家伙不愧是创立了一窝蜂这样臭名昭著势力的猛人,他施展出浑身解数,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此时不跑,留着找死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