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九十二章 禁文(求首订!3/3更)
    夜幕降临,星光洒落。

    不远处,传来了阵阵波涛汹涌的水流击打之声,细细聆听,还可以听见怪异的吼叫,非人非兽,数量极多,拢合在一起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在距离这条河流千米之外的地方,数堆篝火熊熊燃烧着,干柴发出噼啪的响声。

    黑山帮的弟子们,以及商队的护卫,各自聚在那里,吃着干粮和烈酒,周围安静异常,这里似乎很少有走兽过来。

    弟子们绕了一圈都没有看见野兔之类的动物,只能回来啃干粮。

    “步兄,为何要在此处停下?”

    从马车内出来,周寒走到篝火前坐下,喝了口酒暖暖身子,看向对面的步廉。

    同行了两天时间,双方算是比较熟悉了。

    步廉此人,出身不低,难得性情不倨傲,没有高门子弟的那股臭脾气,周寒和他倒是能够说得上话。

    加上步廉似乎也有意和周寒结交,因此这两天下来,交谈颇多。

    傍晚走到此处的时候,步廉就制止了周寒继续前进的动作,两支队伍就地扎营歇息起来,升起篝火,打算就在这里渡过一晚。

    对此,付云和丁春秋也赞同了下来,只说此处有危险,不能贸然前行。

    步廉坐在篝火对面的一块石头上,拿着一本书看着,而他的姐姐,那位面貌普通的女子则是不在此处。

    看见周寒从马车上下来,他脸色凝重地道:

    “周兄有所不知,此河名为血河,里面孕育了无数异灵‘血妖”,虽是低阶异灵,但数量极多,一个不小心,便会被这些鬼东西钻了空子,吞食气血而死!”

    血妖?

    周寒啃着肉干的动作顿了顿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这东西他从未听过,黑山帮和段家的书籍内容也终究有限,限制于归化城区域内,天地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妖魔、异灵,不为所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么我们该如何过去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血河在夜晚时候,最为活跃,这些血妖也是处于躁动的时候,我们这时候过去,肯定会遭受攻击。”

    步廉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书收了起来,“到了正午,那时候阳气最足,对血妖的遏制也极大,只要小心行事,就算是普通人,也可以从血桥上轻松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血河之上,还有桥梁?”

    周寒愕然。

    按照步廉的说法,血河之内异灵血妖众多,这种地方极为险恶,想要在上面构筑桥梁,难度比普通的桥还要难上百倍千倍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没见识,连血桥都没有听过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步廉回话,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,香风飘过,步芸走了过来,坐在步廉侧边坐下,自顾自的喝了口水。

    周寒皱了皱眉,并不理会她,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这女人虽然是炼血高手,但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真正动起手来,不需要动用什么力量,就能将她打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步廉也拦不住他。

    步廉歉意的对他拱手,回道:“唳空城远比周兄想象的强大,其中王朝官府的力量最强,想要镇压这血河也是轻而易举,只是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动手,将这血河遗留了下来,银星商会,想必周兄听过吧?”

    周寒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“银星商会遍布整个大虞,是最厉害的商会之一,财力雄浑无比。”

    步廉语气带着向往说道:

    “唳空城的银星商会中,坐镇着一位禁文师,禁文师精通符文之道,能够将各种符文打入到兵器、丹药等物体上,赋予强大的威力,血河之上的桥梁,便被这位禁文师加持了符文,就算那血妖再怎么闹腾,也无法脱离符文的束缚。”

    禁文师?

    周寒精神一振,追问道:“这禁文师是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“凡境之上,为秘境,秘境之上的力量,比凡境要恐怖不知道多少,因此修行者想要靠丹药突破或者拥有更强的兵器,便需要炼丹师和炼器师这些职业者炼制出入品丹药和入品兵器。”

    “而禁文师,是凌驾于炼丹师和炼器师之上的职业,能够加持符文进入各种物品里面,赋予超凡,是任何一方势力都要不惜代价拉拢的存在,数量稀少,极为尊贵!”

    步廉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职业,当真有这么强么?

    对这禁文师,周寒心头好奇和疑惑,不由道:“那,要如何才能成为禁文师?”

    “强大的财力,灵魂力天赋,就这两点。”

    步廉微笑说道:“财力很好理解,想要成为禁文师,必须要动用各种珍贵的妖魔内丹和材料练手,而且必备禁文仪,才能炼化内丹,形成符文,加持在丹药和兵器之上,可谓是极为烧钱。因此,想要成为禁文师,第一步便是强大的财力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点,灵魂力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和炼丹师、炼器师类似,禁文师动用禁文仪炼化材料,必须要掌握好度,一旦里面的材料炼化过度,那便是化成灰烬,珍贵材料毁于一旦,而炼化程度不足,也难以形成符文,炼化失败。”

    “灵魂力的具体要求,我也不知,只是知道极为特殊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两点外,更多的细节,只有禁文师才真正清楚,我也只是大概清楚这些而已。”

    步廉神色谦逊的颔首笑道。

    “步兄博学多识,今日,周寒受教了。”周寒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,以周兄的实力,到了唳空城,自然而然便会知道,我只是提前和你说罢了。”步廉微笑道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周寒拱手离开,回到马车身边。

    “有必要和他说这么多吗,以后或许就没有什么交集了。”步芸看着周寒的背影,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不,芸姐儿,我相信周寒的不凡,你忘了之前的那股寒冰气息了吗。”步廉站起身,淡笑说道。

    步芸蹙眉,“或许不是他做的,他不过炼皮层次而已。”

    闻言步廉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血河?果然凶险!”

    次日中午,队伍开始前进,行走在血桥之上,周寒目光往血桥两边翻涌的血色浪花上看去,目光微凝。

    以他的目力,可以看见,在那血色浪花里面,有一缕缕的奇异能量附加。

    耳朵微动,似乎传来了微弱的嘶吼声和刺耳的尖啸之声,令人精神动荡。

    队伍中的护卫和弟子们,在上桥之前,就用棉花塞住了耳朵,不敢朝河流里面看去,防止被这些东西刺伤灵魂。

    正午的太阳极为炎热。

    纯阳的气息落下,将血河内的血妖们压制的极为虚弱。

    因此这些血妖都躲在河流的深处,不敢冒头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来往路过有经验的人都不敢肆意的探头出去,怕引起里面血妖的注意,耳朵也要塞住,用手捂住,快速通行。

    两支队伍快速在血桥上走着,不一会儿就通过了这处险地。

    周寒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在那石质的桥梁底部,一枚枚符文在微弱的闪烁着,不断吸收天空中落下的阳光,像是一条条脉络般,供给到桥梁的中间。

    在那中部,奇异的力量气息扩散。

    正是这股力量,将河里的血妖们死死镇压住,不然光靠正午的阳气,也难以遏制住凶残的异灵跳出来吞吃路人。

    禁文师么!

    周寒眼中露出惊异之色,禁文师的神奇引起了他的注意,像这种特殊的职业,前世他也从书中听过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这禁文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周兄,经过血河,就快到唳空城了,之后的路程没有什么危险,我们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步廉骑着骏马走了过来,歉意的抱拳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周寒回礼抱拳。

    “到了唳空城,周兄可到步家找我,告辞!”

    步廉似是真有急事,和步芸两人快马先行,后面的商队也不管,朝着唳空城赶去。

    行了半天工夫。

    “帮主,前面便是唳空城了。”

    付云遥遥看见一座雄城的影子,不由精神大振,策马走到周寒身旁说道。

    周寒抬头看去,不由心生微震。

    只见一座巨大如同巨兽般的城池卧在前方,四四方方的大城,光城门一眼看去,就足有百米之高,城墙通体由黑色巨石建筑而成,极为厚实,越靠近,就能看见黑石之上,有一丝丝符文的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这城墙,竟然被禁文师加持了符文?!

    城楼之上,一位位穿着黑色甲胄的士兵镇守,守备力量十分森严,在城门口,有士兵把守,来来往往的行人如流水般,武者的数量占比极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