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九十七章 合作
    鲜血飚射,溅射到兽塔第十层地面上,染成殷红。

    妖魔和妖魔之间的搏杀,更为血腥。

    四周的热浪蜂拥过来,更是引得两头妖物暴躁起来,不过现在应该到了收尾的阶段,场上的胜利天平,明显朝着青色巨狼这边倾斜。

    ‘两头低阶妖魔。’

    两人在阶梯状的椅子上坐了下来,周寒看向这两头妖魔,目光扫向这兽塔的结构。

    兽塔是标准的斗兽场规格,四周圆弧形的阶梯观众席,在上方,还有一个个单独的贵宾间,不断有贵人进出。

    周寒和付云买的只是普通的入场券,因此只能在这弧形观众席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杀,把那头山羊杀了!”

    坐在周寒隔一个座位的汉子明显输了钱,眼神通红愤懑怒吼着。

    “新来的吧,这兽塔的妖魔可不会轻易让它死去,等着吧,兽塔方面马上就会出面。”

    旁边另外一个老者捏着山羊胡须,低声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周寒心中一动,看向老者。

    察觉到周寒的目光,老者狭小的眼睛微眯也看了过来,对周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传递到全场上,这是结束的钟声。

    果然,下方的铁栏打开,数个兽塔的武者跑过去将这两头杀红了眼的妖魔分开,用婴孩手臂粗细的锁链锁住它们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诸位贵客,此战,风狼胜!”

    一双洁白的绣鞋映入眼帘,一个容貌姣好,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司仪从底部的另一个铁栅栏内走了出来,浅笑宣布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传递到四方,清晰地透入每个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随着白色绣鞋不断走着,踏在地上的血液上。

    走到中间的时候,那双洁白绣鞋,也染成血红色,和她殷红的嘴唇辉映,冲击感十足,令在场的汉子们眼睛放光盯着她,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去般。

    ‘至少炼骨的境界!’

    周寒目光从老者身上挪到下方,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这女司仪看似柔弱,但光凭刚才那一幕,就说明此人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各位,半个时辰后,将进行下一场比斗,请诸位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女司仪嫣然一笑,对着四周躬身行了一礼,缓缓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她离去,周围炽热的目光也消退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,可惜,这等美人是兽塔的人,不然老头子非要搞到手不成。”

    刚要起身,周寒就听见旁边的那山羊胡老者叹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寒无语。

    不曾想这老家伙居然还是个老色批。

    人家可是炼骨以上的高手,您打得过她吗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手心把玩着入门令牌,周寒微微一笑,起身对那山羊胡老者抱拳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有何见教?”看了他两眼,山羊胡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“见教不敢,只是有一事请教,刚才见老先生颇为熟悉这兽塔规则,不知道老先生是否和兽塔相熟?”周寒问道。

    山羊胡老者闻言吃了一惊:“小伙子很敏锐啊,相熟不敢说,不过我的确认识兽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可否引荐?”

    周寒心中一喜,朝对方拱手,塞过去一个钱袋子。

    老者顺手接过,掂量两下,感受到手中的重量感,不由露出笑意,脸色变得慈和起来:“不错不错,小伙子很懂事啊,既然如此,我就帮你介绍一个人。不过事先说明,对方也只是兽塔的一个普通管事,帮不了你的忙,这钱我可不退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!”

    周寒微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沿着兽塔内部的壁廊蜿蜒而下,很快就下到了第八层。

    “兽塔第十层,是低阶和中阶妖魔的斗兽场,比斗的妖魔等阶要看兽塔方面活捉的妖魔等阶,一般都是低阶,少数中阶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第十一层,则是上阶妖魔斗兽。”

    付云并没有跟过来,周寒和老者走着,老者低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第十一层的门票要更贵,去的人也大多是那些有钱人,大部分的人还是在第十层赌斗。”

    周寒听着点头,问道:“我看这兽塔一共有十二层,那么这第十二层便是龙蛰秘境等阶的妖魔赌斗了?”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老者捏着胡须笑道:“龙蛰秘境等阶的妖魔赌斗,通常一个月只有一次,就算强大如兽塔,想要运载龙蛰妖魔过来,也不易,因此每月惯例一次,参加的人,都是咱们唳空城顶顶在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比如三大牙将之一的蛮熊蒙铁,听闻就极为好赌。

    每个月的龙蛰赌斗,基本上这位牙将大人必到!”

    “到了!”

    正说着,老者狭小的眼睛瞥见前面的一扇锈迹铁门,压低了声音对周寒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魏,这位是周兄弟。”走进门内,一个身材低矮的男子等候在这里,山羊胡老者介绍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打量周寒两眼,老魏语气略显不耐烦的问道。

    兽塔之人,本就高傲,要不是山羊胡老者的关系,他不会过来见周寒,此刻看见周寒穿着、境界都是一般,因此更加不耐。

    “魏管事。”

    周寒微微拱手,看了一眼山羊胡老者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聊,周兄弟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山羊胡老者很识趣,见状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说了吧,我很忙,没工夫耽搁。”魏管事冷漠道。

    周寒不以为意,问道:“魏管事,兽塔之内,每月都有不少妖魔死去吧,不知道这些妖魔都是如何处理的?”

    魏管事愣了一愣,他本以为这人要问他斗兽方面的问题,没想到居然问的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兽塔的赌斗每天一共有十场,妖魔的损伤自然是不小的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沉吟,说道:“遭受重创,亦或者不能再比斗的妖魔,自然是杀了取材,售卖给各大酒楼、银星商会、药房等。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头低阶妖魔,宰杀之后,最多获利数百两。”

    周寒微笑道:“我出一千两银子一头,以后,这些低阶妖魔你们先别杀,统一由我来宰杀如何,宰杀后的妖魔材料,我只取内丹,其余归你们所有。”

    魏管事神色一动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周寒的目光已然截然不同,迟疑问道:“你要杀妖魔练功?”

    一些邪门的功法,比如杀生道和魔道的功法,往往要杀戮才能达成某种条件,从而将功法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这周寒,说不准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,成不成只需要魏管事一句话。”周寒不置可否道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对方误会才好,尽管对方依旧会存在怀疑,但这种快速获取能量刻度的机会,他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等等。”

    微微犹豫,魏管事扔下一句话,朝铁门的深处脚步匆匆的走去。

    周寒微笑的站在那里,心中有着信心,这笔买卖兽塔方面绝对是稳赚不赔的,虽然每天要杀的妖魔不可能太多。

    但日积月累之下,赚取的银钱十分可观。

    除非失了智,兽塔才会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果然,过了不久,魏管事就赶了回来,冰块脸解冻,带着喜色地朝周寒拱手,热情说道:“此事我已经汇报上去,就按周兄弟的办,这个月刚好有两头妖魔要杀掉,周兄弟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周寒也心中一喜,这就算稳妥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于,这事办的不错。”两人走出去,魏管事扔给山羊胡老者一包银钱,在对方感谢声中摆手带着周寒往下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兽塔的妖魔,都囚禁在第一层到第三层,我会给你一面兽塔令牌,以后的每月十号,你来兽塔的第一层,我会亲自带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魏管事看向周寒,“不过妖魔的数量,不可能太多,你也知道妖魔的难缠,杀死这些畜生没问题,想要活捉太难,我们兽塔方面,轻易也不会宰杀妖魔。”

    周寒颔首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点他自然是知道的,活捉的妖魔对兽塔来说,就是一个个摇钱树。

    除非意外被杀,或者伤势太严重无法参战,残疾的妖魔,很少会主动击杀,毕竟死去的妖魔,就不值钱了。

    卖给周寒,算是废物利用,还能赚取不菲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了,这两头妖魔,在之前的角斗中都受到了残废,不能再参加赌斗,你进去吧。”魏管事指着第三层的铁门道。

    “吼~~~”

    刚刚走进去,一阵低沉的吼声响起,周寒定睛一看,两头断脚瞎眼的妖魔卧在那里,嗅到人的气息,猛地扭头。

    其中一头,赫然便是刚才在场上看见的三角白羊,此刻它的一只脚已经被平平切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