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零四章 五重
    窗户被轻轻推开,一道身影闪了进来。

    橘黄灯火照耀下,露出这人的身形,浑身穿着漆黑的夜行衣,腰间挂着一个赤红葫芦,面巾掀开,正是王狼。

    “参见公子!”

    王狼单膝跪下,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王狼,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周寒露出意外之色,指着对面的椅子让他坐下,沉声道:“上次我传书给你,后续一直没有回复,本以为你被李牙将连同无生教分舵给一起覆灭了,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,看来,上次你错开了分舵的覆灭。”

    说道无生教分舵的时候,他的声音压得极低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里可是唳空城,不是归化城这样的小地方,这种地方任何的言行都要谨慎无比。

    除了凡境之外,三大牙将、集主,都是龙蛰秘境的强者。

    一旦和无生教这样的邪教牵扯上,无尽的麻烦将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由不得不小心!

    “公子见怪,上次我也差点死在那场波及之中。”

    想起上次的那场动荡,王狼的脸上也露出后怕之色,说道:“上次和公子分离,我便一路返回宁城,却发现密布在宁城各处的无生教暗探都消失不见,本能感觉到不对劲,便没有露面,一直躲在暗处观察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数天,宁城内果然传来了无生教分舵鸡犬不留的消息。

    侥幸逃脱一劫后,我不敢露面联系唳空城分坛,几个月后,才在一处墙角下看见唳空城分坛布下的标记。

    在和上面的人接洽后,调入唳空城分坛,担任头领。”

    难怪王狼一直没有回复书信,估计在上次被李隆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整个宁城分舵,少数也有上百人,连同那分舵的炼血舵主都被找出击杀,他一个炼皮层次,自然不敢露面。

    周寒这才看到,王狼的实力又有提升。

    “炼血!你的境界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王狼点头道:“无生教分坛之中,有秘境高手负责统领我们在外的教众,他见我资质不错,便着重培养我,这段时间属下一直在分坛内修行,服下一枚丹药,突破到了炼血境界!”

    资质,是修行途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对此,周寒心头叹息,他的天赋资质只能算一般,别说王狼,就算是段永兴,在天赋上也比他更好。

    能够拥有如今的实力,除了自身努力,大部分都来自修改器。

    周寒站起身微微踱步,沉吟片刻,对王狼说道:“既然你有如此际遇,那便继续待在无生教内,这个教派能够雄踞大虞,势力盘根错节密布,非同一般,或许,你在无生教能够有巨大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狼恭敬低头。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异色,本以为周寒会问他一些关于无生教的事情,没想到只是说这些。

    在来到唳空城分坛后,王狼也曾经试图利用分坛的资源拔除体内那股潜伏的阴气,可全部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他身体那股如同毒蛇蛰伏的阴气,就算是龙蛰境的副坛主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失去希望后,手里的药丸告罄。

    在承受了一次阴冷噬心的痛苦之后,王狼果断前来寻找周寒,如今只能乖乖听命于周寒手下,才能缓解这阴气带来的剧痛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几个月的阴气丸……”

    王狼低头道。

    听到王狼说的话,周寒便知道王狼已经知道他体内种下的就是阴气,嘴角掀起,没有迟疑,从怀中掏出一瓶药丸扔给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三个月的量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!”

    王狼大喜接过药丸,忙倒出吞了一枚下去,恭敬行礼,身形一闪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王狼离去,周寒在椅子上坐下,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,陷入思索中。

    对于王狼,他并不怕脱离他的掌控,目前为止,玄阴炼气法的玄阴气劲,无人可解。

    就算是龙蛰秘境的高手,也看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这门来自一窝蜂大当家的奇异功法,要不是残缺,绝对是一门神技,不输天下任何的顶尖功法!

    可惜,是残缺的。

    修行到周寒这个地步,三重之后,修无可修。

    “得到炼血之上的功法,这倒是不难,银星商会、军中肯定有不少,可要得到契合玄阴气劲的功法,却极难。”

    微微叹息,心头也有不舍玄阴炼气法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给他带来的收益实在太高,最重要的是潜力极大,就算是龙蛰境的功法,可能也不及这功法之玄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两个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军营校场内,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,两人皆手持丈八大枪,挥舞之间,寒星点点,枪头上的银光舞动,不断碰撞。

    枪法的基础用法:扎、刺、挞、抨、缠、圈、拦、拿、扑、点、拨,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场外,二十几位士兵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,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‘大人这枪法,怎么精进的如此之快?’

    孔离看着场上交手的周寒和吴奇,心头翻江倒海般震惊。

    殊不知,场上的吴奇更加吃惊。

    前几日和周寒交手的时候,他还能勉强利用白玉枪压制住周寒,没想到仅仅是过了数天,他便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念头刚刚转过,对面周寒的长枪便顺手一挑,将他手中的长枪拨开,锋利的枪头滑着木质枪杆迅疾刺了过来。

    寒光晃动。

    吴奇看着停在自己喉咙不足一寸的锋芒,吞了口口水,连忙道:“大人,我输了!”

    “吴奇,交战之中,分心可是大忌。”周寒将长枪收回,将这八尺长的长枪顿在身侧,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心中极为愉悦,这段时间来,一直和吴奇孔离实战交手。

    他一个刚练枪数个月的新手,怎么是浸淫枪法十几年的两人对手,毫无意外全部落败。

    直到再次获得能量刻度,将基础枪法提升到了第三重的地步,在一举将枪法高手吴奇击败。

    而他身上的能量刻度,还有两点没有使用。

    基础枪法一共有五重,每提升一重,对枪法的感悟便加深一重,突破第五重的基础枪法,周寒对枪法的体悟,丝毫不亚于那些枪法大师!

    不过枪法这种技艺,过犹不及,提升太快反而不妙。

    所以周寒选择一重突破后,便和吴奇、孔离两人实战,将这些感悟全部化成自身的实力,彻底掌控。

    “大人神威!”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们纷纷起哄呼喝大喊,看向周寒的眼神俨然不同,都带着佩服崇敬之色。

    军营中的士兵,心思最是简单,对强者有种与生俱来的敬服感,周寒这几个月什么事也没干,但光光是展现实力,便已足够。

    加上有吴奇和孔离两个什长协助,牢牢将军心掌控!

    将夜。

    夜色朦胧,石门区的并排院子内,传来了黑山帮弟子们的呼喝之声,数量不下上百人,在杨铜的呵斥声中,更加卖力的锤炼起来。

    “枪,百兵之王!”

    “枪法,有虚实,有奇正;其进锐,其退速;其势险,其节短;不动如山,动如雷震!……”

    院子内,周寒挥舞着铁枪,刺、缠、挑、拨几式了然于心,在他的手中舞动而出。

    或奇或正,或险或稳。

    刹那间,寒星凛凛,银光皪皪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收枪回来,平复下鼓荡的气血,周寒抚摸这手中的铁枪长杆,眼中寒光绽放。

    “今日,便突破第五重基础枪法。”

    “风灵,给我破!”

    无形的锋芒波动横扫而过,身体中传来的微微刺痛感被周寒忽略,庞杂的枪法信息涌入脑海中,不断梳理沉入记忆。

    像是练枪练了几十年的老师傅般,无尽的感悟浸入记忆深处。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周寒猛地睁开眼睛,握着铁枪的手臂传来一股股气血融合的感觉,这一刻,他和手中的长枪似乎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没有犹豫,脚踢在枪杆之上,他的身体飞跃而出,握住枪杆,飞快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锋利的枪头之中,迸射出无数的枪芒,每一次挥动,都有寒星绽放,行云流水,没有一丝的停滞,一套基础枪法就顺手使出!

    嗤嗤嗤嗤嗤——!

    手中持枪,奋疾如风,单手一枪刺出,无数的寒芒挥洒落在树下的石桌石凳之上。

    咔擦,轰!

    收枪回来,厚实的石桌石凳瞬间瓦解成无数的碎石,坍塌下去,被枪芒中的锋利气机给粉碎。

    “如今,这基础枪法算是成了!”

    周寒大喜过望,基础枪法修行到第五重,他居然和手中的长枪合二为一,那种坚不可摧的破坏力,放到战场之上骑马冲杀,绝对威力绝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