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一十章 绝风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从远处再度走来一队骑兵,左右两侧士卒手持长枪拱卫,簇拥着中间一位骑着古怪披鳞异兽,眼角阴狠的中年男子过来。

    这男子腰间挎着战刀,目光凶唳,扫过周围的众人,鼻腔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离开这里,限时十息,违者拿入地牢问罪!”

    他坐在高大的鳞甲异兽之上,气息雄浑,目光如电,被他眼神扫过的武者,纷纷眼神刺痛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刺中,不能抵挡,捂着眼睛脸色大变退走。

    “唳空城三大牙将之一,史剑!”

    有认识这中年男子的人低呼出声。

    龙蛰境强者!

    就算是那些自恃修为高强的炼骨、炼气高手脸色也变了,犹疑的往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目光所至,这里全部被唳空军给包围住,剩下留下来的武者也在不可断后退,不敢再在这里停留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想去唳空城地牢走一遭。

    “史牙将好生威风,世间宝物,能者居之,凭本事抢夺,你未免也太霸道了,难不成,你还能将我们全部杀了不成?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出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周围的武者们顿时停下了脚步,眼神闪烁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才拿到黑色光柱气息实在太强了,可以肯定的是,这片区域内,绝对有绝世的秘宝出世,这等宝物,每个人都会动心,他们自然不想错过,想要寻找机会。

    唳空军虽强,但他们人手也不少,冲杀过去,说不定真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,给我出来!”

    史剑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阴沉,大喝一声,骑在披鳞异兽伸出右手,遥遥对着人群手掌呈爪状一吸。

    霎那间,一股狂风在人群中冲起。

    一个背着厚刀的瘦小男子被卷起,脸色惊恐无比的在半空中挣扎着,却怎么也无法解开这狂风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龙蛰属相,绝风!”有人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修行到秘境境界的第一境龙蛰,便可觉醒体内的属相,又称之为龙相。

    天地间的龙相,大概可以分为土火水风,金雷木冰等几个大类,每个人觉醒的龙相因隐藏在体内的血脉不同而迥异。

    比如三大牙将之一的李隆,觉醒的属相为赤火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位牙将蛮熊蒙铁,则为厚土,拥有极强的防御力和力量,连身躯也受到了影响,变得高大威猛,如蛮熊般强横。

    这史剑,便是最后一位牙将,龙相为绝风。

    被这股狂风困住,就算这瘦小男子是炼骨境界的实力也发挥不出丝毫,恐怖的吸力从史剑手心传来,不断朝着他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“违逆者,死!”

    史剑脸色阴沉,伸手一捏,就将要将那男子给随手击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数道身影飞扑而出,乘着史剑出手的时机,冲破周遭士兵们,往里面飞快掠去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史剑大怒,悍然出手。

    周围的唳空军得到命令也开始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厮杀声、呐喊声、惨叫声此起彼伏响起,刀剑、兵甲、战马冲撞,鲜血沾染地面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史剑骑在披鳞异兽上,将刚才说话的男子捏死,伸手在腰间抽出那柄战刀,瞬间,凌厉的刀气飞出。

    嗤的一声,刀气将前方的一个武者活活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接着又是一刀劈出,青色的狂风从刀气之中溢出,朝着四面八方散开,所过之处,狂风化成刀光席卷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“快退!”

    锋刃般的狂风风刃将七八个武者击杀数,惨叫声传出,令周围的武者胆寒,脸色惊慌的不断后退,不敢再前进。

    “休要张狂!史牙将,我来会会你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脸上蒙着黑巾的老者从人群中掠出,手持大枪,一枪横扫而过,将前方的风刃击碎,枪尖转动,朝着史剑刺去。

    螺旋的枪芒刺出,将空气也卷的震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一位龙蛰境的牙将,让我来猎杀你!”身后,一个矮小的炼气武者杀出,他低声笑着,嘴角带着残忍的弧度,手持短匕,向史剑背刺过去。

    在另外一侧,神色冰冷,眉心有白色竖痕的黑衣女子往前走着,对这一幕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“很好啊,三位炼气武者!”

    史剑眸光扫过,大声狞笑道:“不过,还是不够啊,区区炼气凡境而已,你们怎么敢过来找死!!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个‘死’字的时候,从他的身躯之上,散发出无数狂风风息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如同厚重无比的铠甲,背刺而来的矮小男子刺在这风息之中,就像是刺在几尺厚的神铁中一般,再也无法前进一寸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矮小男子瞳孔瞪大,他手中的黑匕削铁如泥,怎么可能会刺不进去?!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正前方,黑巾老者手中长枪抖动,抹过一道寒光,向史剑的头颅刺来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他的动作瞬间僵硬住。

    锋利的枪尖停在史剑眉心一寸的地方,就被他的手给握住枪头,如同矮小男子般,任他如同用力,也前进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史剑抬起头,冷笑一声,另一只手握住战刀猛地一劈。

    黑巾老者手中的精铁长枪瞬间碎成两截,狂风刀气势头不减,狠狠劈在他的胸腔,让他口中鲜血流出,摸了摸胸前已经破碎的内甲,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内甲的存在,刚才,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老者朝着后面的矮小男子大吼。

    龙蛰境强者的恐怖,绝非他们能够抗衡,再不走,他们这些人,全部都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走?你们走得了吗?!”

    史剑嘴角掀起,扭头看向额头处一滴滴冷汗流下的矮小男子,一道横扫而过。

    巨大的狂风刀气横砍。

    矮小男子面色狂变,连忙施展出一种极为精妙的身法,险之又险的和这道刀气擦肩而过,刚要逃走,就看见前方站着一个披甲的校尉,眼神冰冷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炼气校尉!

    矮小男子自然认识,一咬牙,继续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和炼气校尉交手,总比和龙蛰境的史剑交手好!

    另一边,黑巾老者同样被另外一位炼气校尉盯上交手起来,剩下的武者也被唳空军围困住走脱不得。

    “还剩下一个,居然还是个美女,小娘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史剑看向这群找死的武者,冷笑一声,最后看向往前面走着的黑衣女子,上下打量着,刚刚露出笑意,就见一道凌厉的剑气挥洒而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冰冷剑气斜切,在他的耳边飞出,将后面的石墙洞穿。

    他缓缓扭头看去,看到那被剑气穿透的厚重石墙,终于脸色凝重的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拔剑过的黑衣女子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不是一般的练气!

    “让开,否则,死!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停在史剑骑着披鳞异兽的身前,看向他身后的路,神色冰冷,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令她产生波动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史剑抬起战刀对着黑衣女子,座下的披鳞异兽冲出,向她杀去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也抬起了头,缓缓拔出左手握着的长剑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快让开哦,不然全部把你们吸光。”

    凌乱的厮杀之中,一个撑着白伞的小女孩无邪的笑着,走过的地方,无形力量扫过,无论是武者还是炼力士兵,纷纷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缕缕血液从他们的身下流出,朝着小女孩汇聚而去,不断被她吸收。

    仿佛无底黑洞。

    吸收的气血愈多,小女孩脸上的笑意就越发的甜美童真。

    “怪物!她是怪物!”

    这诡异的一幕,让看见的武者和士兵们脸色惊恐无比的大喊退开,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听到怪物两个字,撑着白伞的小女孩脸上的笑意缓缓消散下去,眸光中,一缕猩红逸散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的,就是别人叫我怪物!”

    她伸出一根青葱般晶莹的手指,对着前面大喊的几个武者和士兵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人影从人群中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是那个冷面女的侍女吗,一个小女孩跑到这里来找死啊,还不快走!”周寒混迹在人群中,乘着乱象浑水摸鱼跑了出来,一眼就看见在拍卖会贵宾间内看见的那个黑衣冷面女子的侍女。

    这种厮杀之中,到处都是杀戮。

    那黑衣女子居然丢下侍女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,周寒不由无语,看在帮过自己的份上,急忙拉住小女孩的手,往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冷,冷面女?

    小女孩怔住了,看着自己的手被握住,眼眸一转没有反抗,跟着小跑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