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一十三章 辟邪
    除此之外,历任的数个秘术师也都曾经做过各种惊天动地的大事,成为秘术界的神话人物,震惊一个时代。

    这还是只是偏向于防御和修持的《护体卷》。

    三卷之中最强的下卷宝册《秘术卷》,传闻记载着天地都不能容纳的惊世秘术,直接在时空长河中消逝,有大人物推测,这卷宝册因为太过逆天,已经被大道之力给摧毁,失去了传承道统。

    当今天下的所有秘术师修行的手段,大多都是从《寻墓卷》和《护体卷》中流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很多秘术师没有修行到家,就敢以秘术师自称,贸然寻找秘矿大墓,结果惨死在秘矿黑暗生灵手中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零散的秘术师外,最庞大的秘术师势力,莫过于神魔楼和遁世的秘术世家。

    这些秘术世家,都精通《寻墓卷》和《护体卷》中的部分手段,有传闻在神魔楼中,便隐藏着《寻墓卷》的其中一页,被神魔楼当做镇楼至宝放在神魔楼总楼中的地下,轻易不动用。

    在上次秘术师动乱中,数个秘术师世家联合,祭出《寻墓卷》残页,镇杀数位巨擘,威压当世!

    后来神魔楼成立,《寻墓卷》残页一直放在神魔楼之中,震慑世人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周寒盘坐在床上,脑海中一个个黑色的文字浮现。

    《护体卷》中的整卷在他的记忆中丝毫不差的呈现出来,渐渐地,他的眉头皱起,睁开眼睛,神色微沉。

    “这些镇煞镇尸的印诀,充满了秘术师的暗语,只有真正的秘术师才能看懂,不能轻易修行。”

    越是博大精深的功法,越为晦涩难懂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太过玄妙的缘故,很多神功秘法里面,有专门的暗语存在,比如横练功夫,不熟悉经脉骨骼分布和运气轨迹,贸然修行,只会不伦不类,甚至元气大伤,伤筋动骨,修行不得。

    秘术师这个职业极为神秘,在这方世界之中,尊贵程度丝毫不亚于禁文师。

    禁文师和秘术师,并称为两大神师!

    甚至,秘术师比禁文师还要神秘,入门程度更难,这个职业向来掌握在秘术师世家手中,世代相传,很少外传,极为传统。

    周寒想要了解秘术师,在这唳空城内,只能寻找神魔楼。

    可找神魔楼也不妥,先不说神魔楼会不会搭理他,万一不小心暴露了《元冥墓府录》的存在,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!

    不仅神魔楼会被惊动。

    天底下所有的势力都会震动,爆发前所未有的动荡,掀起腥风血雨,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别说《护体卷》这样一整卷的宝册。

    仅仅是其中的一页残卷,都会引发所有秘术师的贪婪之心,疯狂抢夺这无上至宝!

    “好在这辟邪玉的神魂修行法能够修炼。”

    周寒深呼出一口气,定了定神,将念头沉浸在《护体卷》中的辟邪玉修行之法中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。

    黑暗的屋子内,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浮现,仿佛雾气般飘逸,又如雷电般凛然,在周寒的身躯上流转。

    被这金色光芒照耀,周围的黑暗驱逐。

    阴暗角落里,数只正绵绵不休叫着的虫蚁如同受到极大的惊吓般,不断逃出这里,别的老鼠、壁虎等阴暗生物也如遭雷击,浑身僵硬着逃走。

    周寒修行辟邪玉这门神魂之法,无形之中,辟邪玉的气息就扩散出来。

    对于阴秽之物,具有极大的克制力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外面有惊雷响起,乌云密布,一道道闪电在唳空城上方闪过,雷霆震震,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“《护体卷》已经被那人修成了,这是天地感召落下的雷霆。”

    大雨倾盆,冲刷着唳空城的建筑,一座数十米高的楼台之上,穿着黑衣的女子站在最高处,抬头看向天空中不时降下的雷电。

    在她不远处的椅子上,小灵啃着糕点,腮帮子如松鼠般鼓起,不停嚼动着。

    “白念沧冥女,《元冥墓府录》绝对不能落入别人手中,白启冥将大人已经从鬼州赶来,不日将抵达唳空城。”

    在黑衣女子的身后,站着数个浑身披着黑披风,带着鬼面具的人,其中一人低沉着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启?也好。”

    白念沧听到这个名字眉头微皱,淡漠说道:“神魔楼那边,当日应该也察觉到了《元冥墓府录》的气息,传消息给白启,令他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黑披风男子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白念沧站在高台之上,任由狂风吹乱她的发丝,看向这座熟悉的城池,眼底浮现出往昔的一幕幕,最终变成冰冷消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昨日的狂风暴雨已然停歇,天空之中,万里气清无云,澄澈的阳光照耀,将唳空城内的积水蒸发,变得干爽起来。

    “辟邪玉已经入门了!”

    房间内,周寒缓缓睁开眼睛,瞥了一眼前方空气中的属性面板。

    待看到功法栏最前方辟邪玉后面的入门两个字,眼中闪过意外惊喜之色,他也没有想到,这门无比高深,记录于至高宝卷《元冥墓府录》之中的顶级神魂修行之法,居然被他如此容易就修炼成功。

    辟邪玉,观想天地初开时候衍生的至宝辟邪玉修行辟邪神光。

    修行者修炼到一定程度,能够施展出辟邪神光笼罩全身,万邪不侵,镇压邪秽,对妖魔异灵之流,也有很大的压制。

    修行到巅峰,甚至能够召唤出辟邪玉虚影,万法不侵,神念无限!

    “咦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观看属性面板的时候,周寒瞳孔一缩,精神前所未有的凝聚,看向能量刻度一栏。

    刻度:20/20

    能量刻度居然满了!

    “我猜的没错,神魔骨内,也蕴含了修改器需要的特殊能量,那股吸引力,正是来自神魔骨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周寒眼神闪烁,对修改器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同时心头大喜过望,他此时正是能量缺口最大的时候,《元冥墓府录》、《玄阴炼气法》都需要庞大的能量修行。

    没有能量,他的修行进度极为缓慢。

    咚咚咚咚!

    这时候,唳空城内忽然传来一阵沉闷的鼓声。

    这鼓声震动,令人血液也鼓动起来,带着奇特的律动。

    “是军营的军鼓,演武的时间到了!”

    周寒站起身来看向窗外,推门走了出去,周青将披挂给他穿上,叮嘱大长老和付云等人几句,便骑着赤龙马匆匆往军营方向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俊的马,周老弟,你这匹骏马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军营校场内,五十名炼力士兵已经列队,闫武看见周寒骑马赶来,眼睛一亮,走到身前,咂咂嘴,眼馋的看着赤龙。

    “和段家有些交情,段家送给我的。”周寒笑着道,眼睛瞥向远处走来的萧平。

    “参见大人!”

    周寒和闫武同时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嗯,周寒,你倒是好福气,就算是校尉大人,也没有如此神骏的坐骑啊。”萧平脚步停顿住,似笑非笑地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“运气好罢了。”周寒微笑道。

    萧平嘴角抽搐一下,没再说话,径直骑上了军马,大声道:“所有人听令,前往大校场!”

    五十余人飞奔前往大校场内。

    等到了大校场,周寒才见识到什么是军威。

    五百余炼力士兵整齐划一的列队,骑着战马停在宽敞的校场内,手持战矛、长枪,穿着统一黑色铠甲,宛如修罗,他们身上的气血如狼烟般滚滚冲起,连成一片,如火炉般炽热无比。

    翻涌的煞气杀气凝聚,令军营方圆数百米内的武者纷纷吐出一口血,体内气劲震荡翻涌,不敢再停留,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在五位炼气校尉的带领下,五百余骑炼力洪流发出怒吼,飞快离开军营,轰隆隆的朝着荒野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唳空军演武开始了!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所过之处,可怕的军队杀气所向披靡,道路上的人听到这股震动之声,就脸色惊恐的躲避开,看着铁骑践踏飞奔而过,一个个脸上露出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五百多的炼力骑兵数十炼骨、炼血,不知道多少炼皮夹杂其中,这种实力实在太强了,任何唳空境内的势力都会被轻松碾压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“好强的军威,久闻玄州王治军严谨,麾下军队如铁,果然非比寻常!”

    高楼之上,看着烟尘漫天席卷而来的唳空军,黑衣女子白念沧怀中抱着长剑,眼中闪过奇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白家的冥卫,不比玄州王的军队差。”旁边的黑袍人闻言说道。

    白念沧缓缓点头,冥卫选拔极为严格,从孩童开始就经受各种训练,精通黑暗秘术师的手段,甚至比玄州王的亲卫还要精锐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忽然,她眼神波动一下,看向唳空军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白念沧冥女,怎么了?”黑袍人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白念沧收回目光,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旁边的黑袍人显然也知道这位冥女的性格清冷,没有追问,唳空军虽强,可也和他们没有关系,寻找《元冥墓府录》才是最关键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