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二十章 先锋
    呜!~~~

    庄严低沉的号角声,从军营内响起,宛如一头沉睡的猛兽惊醒过来,整个军营的士卒们飞快在校场内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厚重的铠甲簌簌作响,手中持着枪矛,骑在战马之上。

    “杀!”“杀!”“杀!”

    将士们怒吼着,脸上带着坚毅的神色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浓郁的气血狼烟,从军营上空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云彩破碎,被数百人凝聚的气血给冲开,战马嘶鸣,在史剑这位龙蛰秘境高手的统帅下,五大校尉率领队伍朝着前方的平原奔袭而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到了战场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极为平阔的平原,到处都是青绿的碧草,地面起伏极小,很适合战马冲杀。

    根据旁边的闫武所讲,这片平原,已经经历了三次战争,每一次都将无数条炼力士兵的生命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周寒浑身披甲,骑在赤龙之上,手中提着血鳞枪,目光朝地面马蹄践踏的地面看去,看向地面的绿草。

    或许是数次战场,无数将士尸骨滋养,这里的植被异常茂盛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这时候,从对面的远处,传来了震动之声,仔细看去,数百骑穿着灰色铠甲,朝着这边飞快冲来。

    “戒备!”

    夏侯城骑着战马在史剑的前方,看到这些灰铠骑士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,唳空军的前方有数人飞快冲出,手持盾牌树立在前方,骑着战马的士卒们手持长枪停在盾牌上方,警惕的看向对面的灰铠军队。

    似乎看见唳空军的警戒,灰铠军队的速度逐渐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字排开,和唳空军对峙。

    箭空集的军队……周寒看向对面军队上方写着‘箭’字的旗帜,透过一字灰铠骑士,朝后面看去。

    箭空集以箭术著称,那里的武者几乎每个人都精通箭术。

    箭空军的灰铠骑士后方,必然隐藏着精通箭术的武者队伍!

    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史剑你统率唳空军,要是蒙铁在,我还要忌惮几分,可你史剑,嘿嘿!”

    对面一骑走出,朝唳空军这边看来,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史剑也骑着马走出,冷笑看向对方:“梁古今,你在箭空城内,不过是排名最后的牙将而已,有什么资格说这等狂妄之语?”

    通天司麾下九大集城,每座集城中有一位集主,三位牙将,

    牙将虽是平级,但彼此之间有排名划分。

    在唳空城内,史剑身为集主心腹,毫无疑问是排名第一的牙将,其次是蒙铁,最后才是李隆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梁古今,在箭空城内排名第三,人称梁老三!

    “拿排名说事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梁古今不在意挥手,不屑笑道:“再说,谁不知道你史剑这个排名是怎么得来的,有谁不知道吗?嗯?”

    他朝身后的众人问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卖屁股得来的!”

    箭空军中,一位炼气校尉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哗的一声,箭空军中哄堂大笑,所有人都哈哈笑着,看向对面的史剑,神色莫名,带着古怪。

    就连唳空军这边,也有人嘴角抽搐,憋着笑偷偷看向史剑。

    史剑在唳空集内名声极差,依靠集主的关系为所欲为,军营之内,也有很多人看不上,只是畏惧他的权势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吭…吭……”

    周寒听到动静,就看见闫武憋着笑,不由莞尔。

    看来这史剑,的确是不得人心,连闫武这样的老实人都在笑话他。

    周寒也听过这种传言,不过大抵是不属实的,一位龙蛰秘境的修行者,在怎么巴结集主,也不可能卖屁股这么离谱。

    “梁古今!”

    史剑脸色涨的通红,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在此!”梁古今哈哈笑了一声,手中持着蛇矛,占了一句便宜。

    “无耻小人!只会逞口舌之利吗?可敢与我一战?!”史剑将一柄丈许长刀拎在手中,眼神愤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是要斗将了。

    战场之上,在全面开启战争之前,都会惯例进行斗将,输的一方士气降低,赢得一方自然是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要是不敢应战,那就不仅是颜面大失,还会影响整个军队的士气!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?”

    梁古今哈哈大笑一声,骑着坐下一头鹿形异兽,手持蛇矛,猛地大喝一声,胯下的黑鹿化成一道龙卷风般,风驰电掣朝着史剑杀去。

    他这头异兽,乃是超凡异兽,速度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数百米的距离,眨眼就到眼前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手中蛇矛刺出,空气中发出蛇鸣般的叫声,朝着史剑一矛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史剑冷笑一声,挥舞着丈长的长刀,刀光卷动,一股股狂风伴随,勇猛一刀向梁古今刺杀过来的蛇矛斩击过去。

    轰!!!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爆发,霎时间飞沙走石,地面的草屑齐齐翻涌而起,恐怖的搏杀余波,将方圆数十米内的地面扫荡的震动不已。

    周寒等人震惊的看见,这平原地面,竟然如同海水波浪般涌动着。

    这是两人一击交手的余波,对地面震荡造成的。

    两道低鸣,从史剑和梁古今胯下的异兽坐骑中传来,交手的撞击之力,连身为异兽的它们都吃力的倒退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史剑稳住身形,身躯周围有一缕缕风灵气息流淌,将那股冲击力抵消,他冷笑着看向梁古今,目露讥讽之色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梁古今勃然大怒,手中的蛇矛挥舞成一团银光,再次朝着史剑杀去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半空中,一头黑色的蟒蛇虚影,从蛇矛中冒出,眸子猩红,浑身泛着黑色的宝光,缠绕在蛇矛之上,向史剑掠去。

    “区区下品灵兵!”

    史剑双手一抖,在他手中的长刀宝光炸动,一只白色的巨狼从刀身上冲出,将那黑色蟒蛇给挡住。

    只是转眼之间,巨狼和蟒蛇就交手起来。

    “中品灵兵!”梁古今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黑色巨蟒就哀鸣一声,被巨狼给咬住身躯,动弹不得,在可怕的狼吻之下,炸裂城一团黑色的虚影光芒,飞回到蛇矛之中。

    铛。

    史剑一刀将对面的蛇矛给挡住,狞笑道:“我有中品灵兵在手,你如何是我的对手?还不乖乖引颈就戮!”

    “以宝物压人算什么本事,有种放下兵器来交手!”梁古今喊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史剑嗤笑一声,手中的长刀和白色巨狼扑杀过去,梁古今急忙手持长矛抵挡,刹那间,两人骑着异兽打成一团,狂风掀起层层浪涌。

    两边的众人都不敢靠近,龙蛰境高手之间的交手,凡境武者插手进去,还没有靠近,就会被两人交手的余波给撕裂,死的极惨!

    王对王,将对将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敢参与进去,只能静静等待,看着两人交手,等待胜负结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周老弟,等会不要冲的太前,混在军中,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目不转睛的盯着龙蛰境的高手交手,周寒就听见闫武凑过来低声说道:“听老哥一句劝,这是保命的技巧,冲的太前,死的越惨!”

    “多谢闫老哥。”

    这是善意的提醒了,周寒微微一笑,忙拱手道谢。

    “周寒!”这时候,萧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周寒眉头微皱,扭头看去,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斗将之后,便是大战开启。”萧平看向周寒,“等会由你部作为先锋,不得违抗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周兄弟还是第一次踏入战场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围的众人顿时吃了一惊,闫武更是大惊,策马过来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军令如山,尔等敢违抗不成?还是说,你闫武要代替周寒担任这先锋之责?!”萧平冷着脸打断道,目光扫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敢……”

    闫武浑身一抖,叹息着看着周寒一眼,露出无能为力的神色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周寒,你还不接令?”萧平看向周寒。

    周寒的心头早已沉了下去,心头的猜测果然应验,萧和萧平两人终于对他出手了,这种征兆预感,在踏入军营的那一天,就在他心头生根发芽,如今只是得出一个结果而已。

    先锋这个职位,就是炮灰。

    冲杀在最前面之人,往往要面对最刚猛的洪流冲击,死的最惨,这不是要害死他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军令不可违背,周寒深吸一口气,脸色平静拱手道。

    萧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眉头微皱,本以为这周寒会大闹一场,没想到居然如此隐忍,这人的心性果然非同一般,倒是一条汉子。

    只是他必须听从萧和的命令。

    周寒,死定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