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二十一章 破阵
    见周寒接了军令,萧平如同看死人般盯着周寒扫了两眼,转身往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周老弟,你怎么得罪萧平这厮了?现在可怎么好,先锋啊,这就是炮灰,前面几次战争,就没有先锋存活下来的例子,完了完了,这次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看见萧平离开,闫武便急不可耐的絮絮叨叨说着。

    周寒脸色如常,笑了笑,说道:“闫老哥,我何曾得罪过萧平,这是早晚得来的事情,你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我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闫武说话的时候顿时停住了,他想起了一个月前在砚山无意中窥听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不是萧平要害周寒。

    是萧和!

    可是,萧和不是李隆牙将麾下的校尉吗?怎么会要害死和李隆关系不浅的周寒?

    “闫老哥,这事和你没有关系,你不要出头。”

    周寒拍了拍闫武的肩膀,没再说什么,骑马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好活下来!”

    身后,传来闫武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闫武见识过太多的生死了,战场无情,一旦等战争全面开启,上千的武者铁骑洪流冲击在一起,周寒存活下来的几率,极低!

    摆了摆手,周寒握住血鳞枪,目光深沉。

    他不仅会活下去,还会活的很好,唳空城内,有亲朋好友在等着他,妹妹周青等着他,他不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策马来到队列之中,吴奇和孔离急忙走了过来,脸色忐忑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后,二十骑炼力士兵们一一神色都极为不安,但没有露出畏惧之色,目光看向周寒,等待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都听见了萧平的话,知道他们这一个队列,将充当先锋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周寒神色平静,持着长枪看向众人:“战场虽然激烈,可只要有足够的实力,就算是先锋,也要将对方捅出个窟窿出来。等会你们跟随在我身后,组成锥形阵法,将气血和煞气凝聚到我身上,我带你们杀出重围!”

    平静的语气,带着极为坚定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种波澜不惊的神态,顿时让众人十分不安的心情很快平复下来,一个个握紧手中的兵器,恢复了原本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吴奇和孔离对视一眼,露出坚毅之色,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仿佛有一股魔力,他们在内心深处相信,周寒一定可以带领他们杀出去,并且这种信任无比坚定!

    周寒目光看向众人,心中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不愧是唳空集最精锐的部队,也不枉这数个月来收服麾下之心,到了战场之上,就见了效果。

    一个领袖,如果不能让麾下之人誓死追随,那将随时面对手下的背叛和丢弃,这在战场之上,十分致命!

    却说另外一边,史剑和梁古今打得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龙蛰境界的高手,可史剑拥有中品灵兵在手,直打的梁古今只能招架,一点点落入下风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不敌,梁古今一招虚晃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史剑手中长刀一挥,立刻下令麾下的唳空军乘胜追击,朝着对面的箭空城灰铠军队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得到命令,五大校尉立刻令旗挥舞,大军飞驰杀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周寒作为先锋部队,带领麾下的吴奇和孔离等人骑马飞奔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和他齐头并进的,还有其他几个队正的先锋部队,这些人皆是副队正带队,手下的士兵脸色忐忑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返回队伍内,梁古今脸色不好看的大吼。

    瞬间,轰隆震动,箭空城的军队怒吼着奔袭而出,在后面,露出骑着战马的一百人弓箭手,手持强弓,拉箭疾射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无数更箭矢朝着对面的唳空军射去,眨眼就将数人给击杀,惨叫声响起,血花迸射,强弓在武者的手中,爆发出了极强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“都退到我身后!”

    骑马飞奔,周寒抬头看向激射而来的箭矢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顿时,吴奇和孔离等人急忙撤退到他的身后,凝聚成锥形站桩,将气血和杀气汇聚到作为尖锥之上的周寒身体中。

    感到身后不断传来强劲的力量支撑,周寒双手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!

    他手中的血鳞枪不断转动,将空中飞射过来的一根根箭矢给挡住,血纹钢坚韧的性质这时候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在格挡了密密麻麻的箭矢之后,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在枪杆之上留下。

    唏律律!

    赤龙高亢叫了一声,开始发力,朝着对面奔涌过来的灰色洪流飞快冲杀,没有一丝的畏惧,反而更加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对面,箭空城的军队组成一个个方阵,眨眼就和唳空军冲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随我冲杀!”

    在周寒的格挡下,他麾下的二十骑士兵没有一人受伤,和箭空军冲撞在一起,周寒一枪将对面的灰铠士兵挑杀,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杀!杀!杀!

    吴奇和孔离带着二十骑士兵跟随在周寒身后,手中兵器不断挥舞而出,将对方的灰铠士兵击杀。

    混乱的战场内,厮杀声练成一片。

    甫一交手,战况就极为惨烈,黑色和灰色的钢铁洪流碰撞,混杂在一起,到处都是破碎的铠甲和刀枪,旗帜插在地面上,鲜血流淌,染红了身下的碧草。

    惨叫声、惊恐声、怒吼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箭空城的锁箭阵。”

    丘陵之上,站在史剑旁边的夏侯城看向整个战场,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,隐约可以看见,箭空城的军队划分为一个个小方阵。

    这个阵法二十人为一阵,副队正为阵眼,前方有盾牌防御,后面有手持长枪长矛的士兵作为第二重防御节点,最后由副队正骑马锁射,有防有控还有可怕的弓箭飞射。

    这种阵法对唳空军的杀伤力极大。

    虽然唳空军勇猛,但很快就陷入了泥浆之中,无法脱身。

    在锁箭阵的攻势下,唳空军正逐渐被蚕食。

    “对方是两个校尉在指挥,夏侯校尉,劳烦你出手,将对方的校尉击溃。”

    史剑目光如炬,盯着对面指挥战阵的两个校尉说道:“一旦对方的校尉溃败,就算锁箭阵再厉害,也要陷入我左翼的包围之中,只要正方挡住箭空城第一波攻击,此战,便有八分把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正好手痒,我就去会会对方的练气校尉!”

    夏侯城哈哈大笑,飞身一跃,就跳在马上,手持长戟,飞快朝着战场冲过去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枪将一个灰铠骑士给击杀,突然心头微凛,脑袋微躲,一道利箭从耳边飞过去,周寒目光看向对方军阵中传来的隐隐杀气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是箭空城的锁箭阵!”吴奇赶上来说道。

    身后的孔离等人都脸色凝重的看了过去,整个战场都十分焦灼,但可以看到唳空军正逐渐陷入下风。

    在锁箭阵的杀戮之下,唳空军不断被击杀,局势十分不妙。

    “随我破阵!”

    周寒手中血鳞枪为震,低喝一声,赤龙飞掠出去,如同一道血红闪电。

    “杀!”孔离和吴奇等人跟随在周寒后面,麾下士兵对周寒的信任飞速提升,此刻也毫不犹豫的怒吼这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座锁箭阵中,一个炼血副队正看过来,嘴角掀起残忍的弧度,抬手拉弓,嗖的一声飞箭朝周寒射去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周寒神色沉静,一枪刺出,枪尖正中箭矢的箭尖,将这飞箭给破开,赤龙低吼一声,飞跨越过前方的盾阵,朝战阵中央冲去。

    黑山气劲!

    体内刚猛的黑山气劲灌注到手中的血鳞枪中,周寒骑在赤龙马上,长枪挥舞而出,泰山压顶般朝着前方的四五个手持枪矛的地方士兵挥去。

    嗤嗤嗤嗤!

    连续四道轻响从四名地方士兵的喉咙处传来,四个士兵武者喉咙倒了下去,鲜血飚飞洒落。

    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,赤红光芒闪过,周寒发动了强攻,血鳞猛地砸落在两个士兵的头颅上,黑山气劲加持在血鳞枪之上,再加上周寒一身可怕的力量,顿时将两个士兵的脑袋砸的粉碎。

    地面狠狠震动一下,仿佛地震般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两个军阵中央的枪矛兵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周寒目光一闪,伸手将两根枪矛抓住,轻轻一震,就将这两根枪矛给震断,血鳞枪猛然刺在对方一个士兵的胸膛上,他的力量何等可怖,瞬间就将对方的士兵挑在半空中,赤龙马冲锋,锋利的枪头将前方的几个士兵穿成血葫芦。

    手臂震动,穿在血鳞枪上的士兵尸体顿时碎成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血腥的一幕,让军阵中央的敌方副队正胆寒。

    死!

    没有犹豫,周寒策马冲杀过去,一枪就将对方的刺死,挑在枪尖上。

    名震一方的锁箭阵,被他一人给生生洞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