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佛庙
    “周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“周队正……”

    隐隐约约地,耳畔传来了数人朝他喊叫的声音,耳膜震动失音,一缕缕鲜血从他的耳朵眼眶中溢出,七窍之内都流出鲜血。

    勉强睁开眼睛,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正当眼睛依稀看见吴奇和闫武等人飞奔过来的时候,苍凉的冲锋声从对面传了过来,将众人淹没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无数的箭空城军队发起了总攻,气势冲霄,在梁古今身后,再次飞出一道人影,这居然又是一位龙蛰境的高手,在梁古今和史剑交手的时候,突然袭杀,将史剑打得吐血倒退。

    好在他本身是‘绝风’龙相,精通遁术。

    眼见情况不妙,史剑急忙率领军队往后面撤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战马践踏,发出轰鸣之声。

    周寒猛地睁开眼睛,吃力起身,摸了摸胸口处的伤口,看着前面如同黑色潮水般即将淹没过来的箭空城军队,伸手一挥,将旁边的血鳞枪收到花囊空间内,起身往侧面踉跄逃去。

    他现在伤势太重,不宜在这里久留。

    军队的洪流冲击过来,别说是现在的他,就算是没有受伤之前,也不能以一人完全对抗整个箭空城军队!

    冲杀声不断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个唳空城的,杀了他赚取军功!”

    冲锋的洪流中,两个箭空军士兵看见周寒,顿时眼睛一亮,低吼一声,手持长矛向他冲来。

    “嗯?找死!”

    正捂着伤口飞快掠走的周寒感应到身后传来的杀机,眼睛一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战马飞快靠近周寒,携裹着强劲的冲锋惯性,两个炼力士兵大吼着。

    炼力武者力惯全身,拥有比常人还要可怕数倍的气力,再加上骑兵的冲锋力量,杀伤力极为恐怖!

    嗤!

    周寒微微扭头,手掌从胸口挪开,伸手一指。

    顿时,一道黑色的寒光从他的手指中激射而出,瞬间就击中了其中一个骑兵,在另外一个骑兵震骇的眼神中,这个骑兵连同战马被瞬息冰封住,连动作、表情都停滞,仿佛永久冰封在了时空恒河之中。

    “冰魔,你是冰魔!”

    那个箭空军的骑兵如同想到了什么,惊恐的大喊着,慌忙往后面逃去。

    冰魔?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外号?!

    周寒嘴角抽搐,刚要再次结果这骑兵,忽然闷哼一声,口中哇的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惨白无比。

    跌跌撞撞的跑出数里远,终于看不见那片沾染了无数鲜血的平原战场。

    跌坐在一棵白杨树下,掀开衣裳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里面的黑曜甲已经破碎,禁文师加持的卸力符文黯淡无光,这件号称能够卸力一成的内甲已经废了。

    不过,也正是这微不足道的一成卸力效果,才救了他一命。

    在梁古今第二箭金翎箭射过来的瞬间,他还是及时反应了过来,匆匆之间运转修行到了第三重的巨蟒劲,全身化铠。

    化铠特质,将金翎箭上的庚金力量给消除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经脉全部紊乱了,本就伤势严重,再加上刚才出手强行运转气劲击杀那炼力骑兵,让我的伤势更加严重。”

    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寒将胸口的铠甲挪了回去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,不能再运转气劲了。

    而无法运转气劲,就意味着花囊的芥子空间无法动用,取不出周青炼制的疗伤药物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个死循环。

    周寒苦笑一声,坐在杨柳树下恢复了半天,瞧见天色灰蒙蒙,夜幕就要降临了,才起身往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了半个时辰左右。

    在夜色要完全笼罩过来的时候,周寒终于看见了荒岭之上的一座建筑。

    那大约是一座山神庙,屹立在这荒山野岭的山腰之处,傍晚临近夜晚的时分,仅存的最后一丝太阳余辉照在建筑的飞檐之上。

    眯着眼瞅了两眼,周寒花费了一些功夫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普通的佛庙,门口杂草丛生,已经有人立高大,门口有两尊佛像耸立,风雨吹拂之下,面孔都已经模糊,在门外几米远的一处香炉充满了锈迹,里面的香灰凝固成了某种泥土,不复以前的光景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失去了香火,破败不堪了。

    推开佛庙的大门,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,在这寂静的山岭中极为刺耳,似是惊动了什么动东西,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伴随着夜枭晦涩的叫声。

    周寒扭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等待片刻,没有什么东西出现,便继续往佛庙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佛庙是一座小庙,没有分为天王殿、大雄宝殿等多重建筑,进门就是释迦摩尼的佛像,左右两侧摆放着各种天王、菩萨、佛陀的小型雕像。

    佛祖雕像之下,两个团蒲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这里了,团蒲结着灰色的蜘蛛网,充满了各种灰尘。

    这座佛庙不是淫祠,而是正统的庙宇,按照之前付云说过的,便是记录在大虞祭祀正典内的神明,祭祀的都是佛教中广为流传的各种佛陀菩萨,周寒虽然不信佛,但也能依稀认出其中一些。

    弥勒佛,药师佛,多宝佛……

    这些佛像庄严端庄,虽然早已没有了香火,空气中却依旧弥漫这一股特殊的气息。

    周寒在左右两侧转了转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才坐在佛祖雕像下的团蒲上休息。

    ‘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?箭空城方面居然还隐藏着一位龙蛰境的高手,关键时刻出手,将史剑给打伤,恐怕局势已经溃败了吧。’

    沉吟片刻,没有再思虑,盘腿开始运转《玄阴炼气法》的心决。

    一缕缕阴气凝聚过来,盘桓在周寒的身躯四周。

    无形之中,这些阴气透过他的皮肤上的窍穴,浸透到身体之内,梳理紊乱的经脉脉络。

    虽然缓慢,却行之有效。

    ‘这里的阴气,比别的地方还要浓郁。’

    忽然,他睁开了眼睛,目光往周围扫去。

    黑夜,寂静无声的佛庙里面,连一只虫蚁的叫声也无,在他的夜视之下,并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出现。

    或许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周寒重新闭上眼睛,吸收虚空中冥冥传来的阴气,全神贯注运转心法,恢复经脉。

    夜幕之中,一双眼睛盯着周寒。

    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后面佛祖佛像上,那尊佛像的五官逐渐地一点点消失,从原本庄严的样子,变成无面。

    只有漆黑的眸子露出,散发出幽光看向下方盘坐的周寒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道阴风吹过,从佛像之上,如同从泥沼中缓缓挣脱,一道充斥着邪恶、恶意、贪欲的黑色影子挣扎着从佛像里面扭曲探出,它的双眸激射出极为邪恶的光芒,模糊的无面面相一下子变成佛陀的面目,一下子又恢复成无面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这邪恶的存在背后,居然有一道佛光晃动。

    邪恶和佛意并存。

    邪恶的影子一半陷入佛像之内,一半已经探出,漆黑如墨的双手,向周寒抓来。

    那恢复了面孔的脸庞之上,嘴角掀起了狞笑,瞳孔散发出贪欲,迫不及待的想要吸取下方这人类的美味灵魂了。

    而下方的周寒,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吱吖!

    这时候,一声刺耳的推门声响起,让邪恶影子的双手顿时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周寒睁开眼睛的时候,佛庙内已经恢复了原本宁静的环境,朝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穿着袈裟的老僧手中掐着佛珠,缓缓走了进来,此人面目带着苦相,枯瘦无比,双足赤裸,并没有穿鞋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贫苦。

    是佛家的苦行僧。

    周寒面色一动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这位施主,老衲有礼了。”老僧看向周寒,双手合十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法师。”周寒双手合十回礼。

    对于佛家的苦行僧,他一向是十分敬重的,这种僧人不是那种假和尚,是真正有毅力有修为的佛家大师。

    “法师,这里还有足够的空间,今晚可以在这里歇息。”周寒好意说道。

    苦行僧并不常驻寺庙,因此十分贫困,像这老僧这般夜住山中荒庙,是十分常见的事情,周寒并不会认为这老僧原本就是住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施主,不过老衲今晚来此,是为了它而来。”

    老僧缓缓摇头,微笑着用枯瘦手指指着周寒后背的佛祖佛像。

    周寒愣了一下,疑惑的转身看向佛像。

    他的感官可谓是冠绝同境界了,就算是更高境界的武者,对于各种鬼东西的感知力,也远远不如他。

    可在这里,他并未感知到有什么特殊的气息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