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三十章 诬陷
    “周先生放心,青小姐被李牙将的亲卫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谢风忙宽慰说道:“那日事发突然,长老们都没有反应过来,军营的人就破门而入,将弟兄们打伤,长老们不是对手,只能被抓,关键时刻李牙将的人赶到将青小姐带走,并没有抓去地牢。”

    闻言周寒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周青虽然有气血巅峰在身,但在周寒的护佑下,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什么苦头,要是被抓去地牢,周寒能心疼死。

    还好有李隆这层关系在,虽然他和段家的关系更近,在这唳空城内,却终究是官府的天下,就算是世家,也只是有影响力而已,真正涉及到军伍,牙将的实力要比六大家族要强大许多,无法对比。

    像这次,估计段永兴连消息都没有收到,黑山帮就被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‘黑山帮还是太弱了,或许,以后可以转变成别的组织形态。’

    得知妹妹安全后,周后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,缓缓在这土房的院子内踱步,皱眉沉思着。

    旁边的谢风不敢打扰他,束手站在一侧等候。

    “这次军营之内,出手的,是萧平吧?”片刻之后,周寒停下脚步,看向谢风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料事如神,正是萧和校尉麾下的队正萧平。”谢风吃了一惊,没想到他还没有说出来,周先生就已经猜测到了敌手的身份,不由更加敬佩。

    在黑山帮众人被抓走后,谢风也曾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最后却还是没有逃走,而是秘密躲藏起来,一直在这里等待周寒归来,因为他对周寒有足够的信心,坚信周寒绝对不像军营所说的那样,当了一个逃兵。

    这种念头,在见到周寒后,逐渐转变成另外一种信念!

    “哼,我早就知道是他,真正出手的,并非萧平,而是萧和。”周寒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校尉萧和?!”

    谢风惊呼一声,神色震动。

    萧和可不是普通的将官,到了炼气层次,每一个都是唳空城的高层,拥有巨大的影响力,就算是六大家族和宗派的人,见到校尉,也要客客气气,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唳空城五大校尉,每一个都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周寒没有继续说下去,谢风的层次终究太低,接触太高,对他反而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,毫无疑问是萧和出手无疑了。

    萧平只是队正,官职不算太高,不可能轻易的判定一位副队正为叛逃,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萧平估计也没有这个脑子。

    能够有这个实力和动机的,只有萧和。

    “谢风,你继续躲在这里,我去一趟牙将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,周先生小心!”

    周寒笑了笑,拍拍他的肩膀,推门走了出去,回到黑山帮门口,翻身骑上赤龙,很快就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牙将府。

    出示牙将令后,周寒很快就走进牙将府,被请到花厅内坐落。

    “周寒,你这逃兵还敢回来!”过了不久,一道粗狂洪亮的嗓音从外面传来,侧头看去,蒙铁健硕的身躯几乎将花厅的光亮给挡住,乌蒙蒙一片。

    “蒙牙将。”

    周寒微微一笑,起身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一套,我问你,萧和说你当了逃兵,在战场上畏战逃走,这事是真是假?”蒙铁圆铃般的眼睛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周寒也不生气,他知道蒙铁的性情一向如此,不懂那些花花肠子,这种人信奉的就是不服就干,蛮熊之名,就算在通天司其他几个集城,都是赫赫有名的。

    蒙铁眼睛继续瞪着他,瞧见周寒坦然的神色,不由疑惑摸摸后脑勺:“那为什么萧和要说你是逃兵,你和他有仇?”

    “萧和与我没仇,他和你、李牙将有仇。”周寒微笑回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,老子又没掘他祖坟,再说了,就算老子和李胖子与他萧和有仇,他对付你作甚?”蒙铁撇嘴,坐在椅子上,斜眼看他。

    他体型极大,做下去的时候,整个椅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当真如同一头狗熊般魁梧。

    周寒无语,他发现和蒙铁说话是真的费劲,难怪此人以鲁莽著称,和李隆堪称唳空城的卧龙凤雏。

    “周老弟,总算盼着你回来了,令妹我可给你好好护着,一根头发丝也没有少。”两人正说着话,忽然花厅外传来一阵大笑声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外面匆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寒眼睛一亮,刚起身看去,一道柔软的身躯就抱住了他,轻轻的抽泣着,泪珠一滴滴如同珍珠般掉落下来,将他的衣襟浸湿。

    脸色柔和,周寒轻轻拥着周青的身体,拍打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是没事么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在战场上出事了。”周青泪眼模糊的抬头看着他,小手在他身上抚摸两下,看到没有少胳膊少腿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周寒好笑的看着她的动作,簇拥着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转身看向许久不见的李隆,郑重的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这次多谢了!”

    “可别,周老弟,这次算是我和蒙狗熊对不住你,没曾想居然殃及到你。”李隆坐在蒙铁身边,见状摆摆手,惭愧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蒙铁越发疑惑,不耐烦问道:“李胖子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这些人说话,就像打哑谜一般,蒙铁最烦的就是和这些聪明人说话,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,自己就跟傻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周老弟我是了解的,绝对不可能当逃兵,这只是萧和莫须有的诬陷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隆慢悠悠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蒙铁更加疑惑:“萧和?他不是你的人吗?”

    五大校尉中,三大牙将各自有一位亲信作为直隶下属,史剑身为集主心腹,多出一位,拥有两个校尉亲信,能够直接调动兵权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校尉萧和,隶属牙将李隆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回事,萧和叛变了呗。”李隆有些牙痛的说道,眼角抽搐两下,瞪向蒙铁,这家伙还真是哪提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“其实萧和后面,是牙将史剑。”

    周寒接过来说道:

    “作为集主的心腹,史剑一直想要扩充自己在军中的影响力,刚好李大哥和他不对付,萧和此人便进入他的视线中,中间用的手段我们不知道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已经不会再听李大哥的命令了。

    这次对付我,只是为了剪除李大哥在军中的势力而已。”

    蒙铁脑袋晃了半天,总算明白过来,不禁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这狗崽子好大的胆子,竟然背叛咱,我这就去军营将他的狗头拧下来泡酒喝!”

    周寒和李隆吓了一跳,急忙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蒙铁绝对不是在开玩笑,说去拧萧和的狗头,那就真的会去。

    “老蒙不要冲动,史贱人可不是吃素的,你敢杀了萧和,集主一定会出面,到时候吃瘪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李隆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,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周兄弟可是被定为逃兵了,这个亏就这样吃了?”蒙铁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!”

    李隆哼了一声,“从来都是只有老子让别人吃亏,今日他史贱人敢出招对付我,那我就要让见识见识我不是好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计策?”蒙铁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周寒也看向李隆,李隆虽然贪财,但素有计谋,脑瓜子转的很快,听到他这么说,顿时让他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李隆噎住,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周寒和蒙铁晕倒,说了半天狠话,还以为他有什么以牙还牙的策略,结果居然只是喊喊而已,啥也不是。

    李隆瞧着两人的表情,咳嗽一声:“慌什么?这事还要什么计谋,我只问周兄弟一句,你的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可敌校尉。”周寒想了想,谦虚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?!”李隆怔住,忍不住说道:“数个月之前,你还是炼血的实力吧,这里只有我们兄弟几人,不需要说这些虚的。”

    周寒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我周寒从不说假话,战场上,我曾经击败过箭空城一位名为胡震的校尉。”

    “箭空城的确有一位名为胡震的校尉。”旁边的蒙铁皱眉思索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你的实力怎么可能增长的如此之快?!”

    李隆神色震动,尽管他对周寒已经抱有期望了,但还是没想到他的实力精进的如此之勇猛,连他这位龙蛰境都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蒙铁也震惊,打量着周寒:“是真是假,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出手,手掌膨胀,变成斗大,猛地拍向周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