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对峙
    这一次蒙铁动用了一成的力量,但饶是如此,气势也十分骇人,他的手掌如同熊掌一般,在手心和边沿有着一重重土黄色的气息环绕。

    蒙铁的龙相为‘厚土’。

    这种属性防御力和力量极为强横,论防御力和力量,在同境界中,唯有‘庚金’勉强可敌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周寒在蒙铁出手的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,气沉丹田,没有留手,浑身的玄阴气劲运转起来,凝聚到右手手掌中去。

    两掌交击产生的剧烈震动声在空气中响起,仿佛爆竹炸裂,又如同沉闷的雷声在几人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气劲和气劲对撞,不断产生气浪余波。

    蒙铁露出惊异之色,他没有动用法力,只是用了炼气层次的气劲而已。

    但他身为龙蛰秘境的高手,无论是肉身还是气势都极为强悍,运转气劲起来,普通的炼气校尉也不能抵挡,这周寒只是炼骨而已,竟然可以和他分庭抗礼,不落下风!

    不由地,再次增加了一成力道。

    阴狱气劲!

    归元枪法!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连绵不绝,如同海啸般滚滚冲涌而来,周寒心中低喝一声,刹那间施展出阴狱气劲,以手代枪,狠狠的戳了过去。

    虚幻的黑色锁链瞬间将蒙铁的手臂给锁住,并且从里面传来一股诡异的吞噬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!”

    如同吸血蚂蟥般的吸力从手臂上的锁链传来,仿佛神魂都在晃动,蒙铁居然从里面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,不由大惊失色,浑身冒出土黄光芒。

    吓得他顾不得什么了,赶紧运转法力。

    咔擦一声,他手臂上的阴魂锁链破碎,化成一缕缕黑色的玄阴气劲回到周寒体内。

    不仅蒙铁,旁边的李隆都吃了一惊,他同样感知到了那种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诡异、死寂、阴暗……锁链上的气息似乎集合了天地间的一切死亡黑暗,光光是看着,就仿佛看见了深渊。

    倒是坐在椅子上的周青好像什么也没有察觉到,正小脸紧张的看着周寒,怕他受伤。

    “两位,现在相信了吧?”周寒手臂上缠绕着阴魂锁链,微笑看向蒙铁和李隆。

    “凭借你这手段,的确可以抗衡炼气。”

    李隆打量着阴魂锁链,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锁链的气息,怎么这么像阴界中生灵的气息?

    只是李隆也没有见过太多的阴界生灵,对这种气息只是熟悉而已,不敢完全确认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吃什么长大的?实力怎么会突破的如此之快?!”蒙铁抓住周寒的肩膀,瞪着眼,有点不敢去抓手臂上的阴魂锁链。

    这玩意太邪乎了。

    刚才那种灵魂震颤的感觉,好似三魂七魄都要挪位,把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须知神魂的伤势,是世间最难治疗的伤,有时候修行者宁愿断手断脚,也不愿意神魂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盖因为要治疗神魂之伤,所要用到的药材太过稀少,有些人就算倾家荡产,也买不起一株治疗神魂的草药,最终影响肉身、修为,成为废人!

    “李胖子,现在要怎么做?周老弟现在已经被视为叛逃,莫不成你还能逆转集主的命令不成?”蒙铁看向李隆。

    “何必那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李隆摇头笑了笑,“既然史剑说周兄弟逃走了,那我们就偏偏要站在他面前,看看他怎么说。那天我驰援战场,见到了周兄弟的手下,吴奇孔离两人,知道周兄弟可是立了不少军功,甚至击杀了数位炼骨队正。

    此等功劳,却被诬陷为叛逃,天理难容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使出阴招,那我们就以力破之。”

    “周兄弟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周寒,“我要你在军营全军将士的目光中,狠狠击败萧平,你可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区区萧平,自然可以!”周寒大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营。

    周寒站在李隆和蒙铁的身后,再次回到了军营之内,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全部唳空军的军队,毫无疑问,数量锐减了不少,出现了很多新面孔。

    唳空集麾下毕竟有数座城池,人口基数大,诞生的炼力也十分之多,可以将在战争中损失的伤亡给补充回来。

    他浑身裹着铠甲,面上罩着面巾,萧平、萧和在他面前走过,也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闫武、吴奇、孔离几人果然从战场上活了下来,脸色十分难看的站在队列之中,偶尔看向前面萧平的目光中带着愤懑和怒火。

    战局结束,回到唳空城内,萧平就宣布周寒叛逃。

    更让几人难以置信的是,萧和、集主居然也同意了这种言论,剥夺周寒的副队正之职,同时将黑山帮一众人等全部拿入地牢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颠倒黑白,让知情的人替周寒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战场之上,周寒率领众人不知道击溃了多少箭空军战阵,纵横捭阖,不少队正对他都十分敬佩,主动将手下的军队和周寒合并,几乎横穿了整个战场,杀得箭空军溃败!

    最后箭空军主帅梁古今出手,才将周寒打伤,失踪在战场之中。

    立下如此功劳的周寒,竟然被如此对待,当真让不少人心寒不已!

    可他们人微言轻,也不敢得罪萧和萧平兄弟,让众人心惊的是,集主居然也默许了这种行为,无形之中,就算是其他的校尉、队正也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两位牙将,敢问突然召集我们过来,所为何事?现在并非战时,没有集主和史剑牙将的命令,两位此举恐怕不妥吧!”

    乌泱泱的军伍前列,五位校尉站在那里,萧和脸上带着阴柔的笑意,笑吟吟的看向高台上的蒙铁和李隆,目光瞥向几个校尉。

    “不错,的确不妥!”

    “有越权之嫌!”

    四位校尉中,除了夏侯城和蒙铁麾下的校尉,其他两个都点头喝应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堂堂两位牙将,还无法召唤你们不成?”李隆眼中寒光闪过,不善的盯着萧和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萧和抱了抱拳,“只是史剑牙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敢,那就闭上你的臭嘴!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李隆就大喝一声打断:“军营之权,为三位牙将分别掌管,你萧和一口史剑,还有没有将我等放在眼里?嗯?!”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蒙铁眸光一瞥,危险的看向萧和,庞大壮硕如熊般的身躯微微扭动,仿佛下一刻就会出手将萧和打死。

    萧和心头一寒,忙低头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蒙铁、李隆两人,那是唳空城出了名的滚刀肉,就算他们今日将他们打死在这里,史剑恐怕也拿两人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等以后史剑牙将彻底掌控军营大权,这两人就是秋后的蚂蚱。

    “大人突然召集我等,不知道有什么事情,还请大人示下。”

    见萧和萎了下去,夏侯城瞥了他一眼,往前走出两步,拱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李牙将,你好大的官威啊!”

    正当李隆要开口的时候,突然之间从外面传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,接着就有数道铁骑的践踏声从军营外朝里面飞快赶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为首一个骑着披鳞异兽的男子带人走进军营,身旁跟着数个亲卫。

    “史贱人!”

    李隆目光瞪向史剑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看见史剑赶到,萧和大喜过望,忙凑了过去,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“李隆,蒙铁,你二人突然召集全军将士,到底想要干什么?莫不成想要造反不成?”史剑座下的披鳞异兽缓缓走到校场的高台之下。

    “放屁,你他娘的才想造反!”

    李隆大怒,暴喝一声,接着高声道:“我问你,之前将周寒斥为叛逃的命令,是不是你签署的?”

    “周寒?谁是周寒?”史剑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少装蒜!”李隆不屑道。

    史剑的确不知道周寒是谁,他身为龙蛰境牙将,执掌大权,在唳空城内,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又岂会记住区区一个副队正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周寒便是之前我提过的……”萧和一听李隆提这腔,就明白他的打算,忙在史剑耳边低语两句。

    原来是他。

    史剑恍然,他是不知道周寒,可对战场上被梁古今射杀的那个副队正却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毕竟能够让梁古今出手对付的人,都不是普通的人,在那战场上,想不注意到都不行,而且梁古今还是出手了两次,才将那人射杀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此人已死,用来对付李隆,削弱其在军中的影响力,这种事情史剑不会放过,当时萧和一提起,他就不假思索的同意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曾想,这死胖子和臭狗熊居然想翻案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