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哑口
    “此事,由集主同意,本牙将也只是奉命行事,周寒叛逃,已经盖棺定论,无需再议!”史剑立刻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寒乃是我部下,我对他很了解,绝对不会叛逃!”

    李隆站在校场上方,居高临下的看向史剑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这种被俯视的感觉让史剑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身躯在披鳞异兽之上晃动,身形一闪,下一刻他就来到了高台之上,双手背负,史剑淡淡地道: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此事无需再议,两位牙将要是有意见,可以去集主府找集主,而不应该召集全军将士,打扰正常的军队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军营之事,我等也有做主的权力!”

    李隆冷笑一声,“你史剑想要匆匆结束此事,莫不是心虚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心虚什么?简直是笑话!”

    “不心虚为何不敢直面此事?”

    “我懒得和你说!”

    “嘿,果然是心虚了!”

    “李胖子你想找事不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上面两位牙将吵得不可开交,面红耳赤,下方的唳空军众人面面相觑,低声议论着,之前他们便听到周寒被定以叛逃的罪名,当时就觉得十分离谱,周寒副队正的勇猛,在战争前的演武他们就见识过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枪将嗜血魔熊都击杀的人,怎么会轻易叛逃?

    “这也说不准,实力强就不能叛逃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说不定是一个意志不坚定的家伙,被箭空军抓住了就降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嘴,你们知道什么?!”

    议论纷纷,不少不认识周寒的人说着风凉话,有一部分人其实是萧和、史剑麾下的,煽风点火,助长这种言论。

    也有见过周寒,以及在战场上跟随周寒冲锋厮杀的人则是开口维护。

    队伍中,一些校尉麾下的队正和副队正更是欲言欲止,他们在战场上,要么是被周寒救过性命,要么是和周寒合并,一起破过箭空城战阵,纵横战场的将官。

    他们心头十分不忿,周寒一个斩杀过数位敌方炼骨,立下军功的功臣,居然被这样诬陷,让人心头火大。

    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告诉众人真相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惹事!”

    有校尉扭头低声警告。

    史剑这位执掌唳空城大权的集主心腹,又岂是他们能够得罪的,尽管一眼就可以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假,可他们不愿主动得罪史剑。

    “周队正是被冤枉的!”

    人群中,吴奇和孔离以及数位士兵大吼。

    听到李牙将要为周寒翻案,他们就心头大喜,眼见事情有转机,立刻站了出来,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萧平听到声音,看见萧和阴恻恻的眼睛盯了过来,立刻转身低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哼,周大人是被诬陷的,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,我们为何要闭嘴?”孔离丝毫不畏惧萧平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萧平,你不配做这个队正!”吴奇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“闫武,当初可是大人救你一命,不然你早就死在箭空城的炼骨队正手下,现在为什么不开口?”吴奇无视萧平的怒目,看向人群中的闫武,大声道。

    闫武嗫嚅两下,缓缓低下头,脸色羞愧。

    “懦夫!”

    孔离和其他士兵不屑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打口水仗,周寒叛逃已经是事实,不然为何他一直没有返回军营?”

    史剑冷笑一声,不看李隆,“那日在战场上,本将和萧和亲眼看见周寒逃走,更有人看到他混迹在箭空城的军队之中,这不是叛逃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位大人,诸位,我大虞军律,三日内无特殊情况未归军营者,以叛逃罪论!”

    萧和走了出来,朝史剑和李隆、蒙铁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,你们还有什么话说?”史剑看向李隆和蒙铁。

    想要翻盘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,史剑心中得意,蒙铁不过是莽夫一个,关键在于李隆,此人虽然贪财,但计谋不少,有时候连集主都要听取他的意见,在唳空城内,李隆的地位仅在集主、史剑之下。

    “谁说周寒逃走了?这几日,他只是在养伤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隆长笑一声,看向下面众人:“战场上,大家都看见了,周寒被箭空城龙蛰境高手打伤,这事可有假?”

    下面众人脸上露出惊疑之色,很快有人说道:“的确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史剑阴沉的目光扫下去,却看不清到底是谁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养伤,为何不敢出来?”萧和笑了一声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头冷笑,那日在战场上,他亲眼看见梁古今两箭将周寒射死,龙蛰境高手的实力是何等恐怖,两箭之下,周寒区区炼骨,必死无疑!

    就算侥幸不死,后来箭空城大军倾巢而出,碾压过来,哪里有周寒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敢这么说,就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“不错,分明便是心虚!”史剑赞同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所想也是如此,梁古今的箭可是箭空城一绝,一个炼骨又怎么可能活下来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敢出来的?!”

    忽然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,站在高台侧面冒充李隆亲卫的周寒掀开面巾走出,看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周寒!!!”

    下方传来了萧平难以置信的尖锐嗓音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没死?太好了!”后面吴奇和孔离等人惊喜异常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……萧和眼睛眯起,盯着周寒打量两眼,他居然从梁古今的两箭之下活下来了,不仅如此,连身上的伤势也恢复。

    就算是身为炼气的萧和,也没有把握从一位龙蛰境高手的手下逃走。

    “周寒被梁古今打伤,随后在荒山中养伤,直到今日才回到唳空城,谈何叛逃?我要求立刻恢复周寒的名誉,并且追究此事的挑起者萧平的诬陷之责!”

    李隆大喝道。

    萧平脸色一变,立刻紧张的看向萧和

    慌什么……萧和瞪他一眼,看向周寒,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“周寒。”史剑看着周寒。

    “见过三位大人!”周寒转身,朝史剑和李隆、蒙铁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史剑缓缓问道:“我问你,你这几日为何没有返回军营?”

    “牙将大人恐怕记忆力不太好,刚才李牙将已经说了,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疗伤,无力返回唳空城。”周寒神色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史剑脸色一沉,这周寒对他,毫无尊敬之感,令他恼火。

    “可有人证?”史剑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战场之中,将士们都看见我被梁古今两箭打伤,有吴奇、孔离、闫武等人作证。”周寒笑了笑回道。

    萧和走了过来,目光注视周寒:“吴奇孔离为你麾下什长,不能为证,闫武和你关系密切,也不能作为证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!既然如此,敢问萧和校尉,你又有什么证据,证明我叛逃了?”周寒冷笑,反问说道。

    萧和顿时噎住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当日就是判定周寒已死,才肆无忌惮的令萧平构陷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这周寒居然又活蹦乱跳的回来了!

    “周寒你不要左顾而言他,没有人证,你无缘无故失踪数天,按大虞军律,本将便可判你叛逃之罪!”

    史剑大喝说道。

    “史贱人,你要耍无赖不成?”李隆怒视过去。

    史剑呵呵笑着:“李牙将要是觉得本将行事不对,可以去找集主找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隆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你和集主穿一条裤子的,到时候吃亏的肯定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能为周队正作证!当日我跟随在周队正身后作战,看见对方的龙蛰境高手射伤周队正!”正当僵持住的时候,忽然,人群中,一位穿着铠甲的队正忍不住走了出来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名为张伟,在战场上,要不是周寒救他一命,已经死在那片平原,成为亡魂。

    此刻间周寒队正归来,还被诬陷,立刻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侯城瞥了一眼自己麾下的这个队正,抬头看天,仿佛那天上有什么绝美仙子飞过一般,让他全神贯注,短暂性失聪。

    “我也可以为周大人作证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!我可以证明!”

    一个个士兵和队正站了出来,他们看见有人出头,纷纷也壮起胆起站出,让校尉们连连呵斥,却无可奈何,只能无能狂怒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足足有半数的将士们站了出来,声势不小。

    人群中,闫武一咬牙,双眼一闭,也跟着冲出来大吼,让吴奇和孔离两人意外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史剑顿时怔住了。

    “史牙将觉得我的属下朋友会说谎,那么,您觉得其他炼骨队正会说谎吗?还是说,整个军营的将士们,也会跟着我说谎?!”周寒转身朝史剑拱手,一字一句说道。

    史剑哑口无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