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蛰龙洞造化颠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绝杀
    地面震动,寒冰气息蔓延开,周遭的士兵惊恐的不断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这些寒霜还没有临近,他们就感受到了惊寒刺骨的气息扑面而来,皮肤上的寒毛倒竖,双臂的鸡皮疙瘩乍起。

    周寒这招,到底是什么招式?怎么如此恐怖!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在冰霜要覆盖过来的时候,高台上的李隆袖口一挥,顿时数条细小无比的火蛇从他的袖口中飞出,盘旋在校场上空。

    瞬间,这些寒冰纷纷化成水消融,原本要扩散的冰霜也散去。

    挥手之间,周寒结合三门功法施展出来的绝招,就被李隆轻松抵消,这也和属相有关,李隆的属相为赤火,对寒冰属相的消融力很大,更何况周寒还没有突破到龙蛰境,并未觉醒真正属于自己的属相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最中心的寒霜冰柱出现了一道道裂缝,最终在上空的火蛇消散之前,冰莲怒放的中央冰柱终于碎裂开。

    让周寒意外的是,萧和居然还没有死去。

    萧和倒在地上,浑身颤抖着,他的嘴唇发青,身上的铠甲已经破碎,连施展出来的邪骨煞气都散去,头顶上的邪煞鬼将自然也是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气息萎靡虚弱,此刻的萧和,随便来一个炼力士兵都能见他击杀。

    周寒眼神一闪,拖着长枪向萧和掠去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史剑从高台上站了起来,大喝一声,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李隆见状伸手拦住他,嘴角微掀,将他的话还给史剑:“史贱人,你难不成想要违逆斗战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李隆!一位炼气校尉弥足珍贵,就算要死,萧和也得死在战场上,不能死在自己的同僚手下!”史剑目光盯着李隆,一字一句说道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笑话!”

    李隆大笑一声,讥讽道:“刚才怎么不见你史大牙将说这话,难道萧和的性命珍贵,周寒的性命就渺小如曹不成?再者,萧和修行邪魔道功法,整个唳空军的将士都亲眼所见,此人已经没有资格担任校尉,还要捉拿进地牢问罪,将他格杀与此,实乃大快人心!”

    “李隆说的对。”蒙铁端坐在椅子上,闷声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史剑无言以对,被噎住说不出话来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萧和可是他好不容易才谋划过来的重要棋子,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被涅灭在这里,可他不能出手,先不说斗战台的规矩,就看李隆和蒙铁一左一右坐在那里,两人夹击之下,他难讨好处!

    他们在这边说话,周寒可没有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的寒气对他来说无关紧要,拎着血鳞枪,他一枪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忽然之间,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,天空中一抹瘦弱的声音御空飞来。

    “集主来了!”

    “参见集主!”

    抬头看去,只见风亭晚的身影匆匆飞了过来,就要制止周寒,众人看见这道身影,忙单膝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李隆和蒙铁脸色一变,史剑却是大喜过望,集主赶到,我看你们两人还能拦住集主不成?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突然之间,一道声音传来,众人都是愣了一下,放眼看去,顿时怔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校场的中央,夕阳西下,橘黄色的落日余晖洒落过来,两道身影交错,周寒的左手放在萧和的肩膀上,右手拎着血鳞枪洞穿了萧和的胸腔。

    鲜血流淌而出,一缕缕滑落衣襟,将校场的泥土染红。

    萧和双眼涣散,瞳孔中的光芒一点点的消散,带着不甘、愤恨,最终没了气息,手臂滑落下去。

    没人能救得了你!

    最后,他从周寒的眼中得到这样一个信息,彻底消失在这时间。

    他连做鬼的几乎都没有了,最后那一枪,周寒体内的气劲从玄阴气劲转变为阴狱气劲,枪身上的锁链将他的魂体给拘走,化成养料滋养了阴魂锁链。

    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萧和死了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,看向周寒的眼中带着不可思议,这也太大胆了吧。

    刚才集主及时赶到,开口想要救下萧和,没想到周寒居然胆大包天,但违逆集主的命令,强硬地将萧和击杀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半空中,悬浮着的风亭晚勃然大怒,削瘦的脸上露出惊怒之色,俯身一掌朝周寒劈出。

    瞬间,恐怖的力量从上方压来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,无尽的风息凝聚成一大巨大的手掌印盖下。

    周寒脚下的泥土崩塌下去,双腿陷入泥层之中,旁边的萧和尸体刹那就爆裂开,被卷进肆虐的沙尘龙卷之中。

    致命的危险!

    周寒从这狂风掌印中感知到了生死危机,并且这种危机不可阻挡,以他现在的实力,完全不能抵挡龙蛰境强者的狂怒一击。

    玄阴气劲、归元枪法、阴狱拳法、玄阴不灭气劲……一个个底牌从脑海中瞬息万变闪过,最终周寒无力的发现,这些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面对一位统治偌大唳空集的集主,他的抵抗,如同蝼蚁般渺小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的狂风手印盖下,发出一声巨大的震动声响,两道身影一闪过来,挡在周寒的身前,赤红色和土黄色的法力波动闪耀。

    李隆和蒙铁站在周寒面前,抬头挡住上方风亭晚的攻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李隆,蒙铁,你们也想造反不成?”

    风亭晚悬浮在半空中,目光闪烁,盯着两人阴恻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息怒!”

    狂风手印散去,李隆朝风亭晚拱手,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凡事出,必有因,师出,必有名,斗战台上生死自负,萧和既然接受了周寒的斗战,击杀他周寒并没有过错。斗战台的规矩,刚才史剑校尉说的很清楚,这是自我大虞王朝开创以来,一直延续至今的规矩,任何人都不能打破,大人想要干预斗战台,必会引来一片骂声,为集主大人名声着想,萧和必死,周寒不仅无错,还有功!”

    死胖子……史剑心头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刚才还喊他史贱人,现在就叫他史牙将,这死胖子的脸变得好快!

    他没想到这李隆居然这么鸡贼,把他给拉下水,早知道刚才就不说那句话了,现在可好,当真是黄泥掉裤裆,不是那啥也是那啥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还得感谢你们不成?”风亭晚冷笑一声,却是没有再提周寒之事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周寒和蒙铁拱手。

    这时候还是别惹怒这老家伙的好,这老家伙修为比他们两个还要高出一筹,已经达到了龙蛰六品的境界,实力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罢了,萧和修行邪魔功法,死有余辜,刚才本集主也是念及他修行不易,才想救他一命,既然人已经死了,此事就这样算了。”

    皱了皱眉,风亭晚叹息一声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隆却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还有何事?”风亭晚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容禀,周寒在战场上击杀数位炼骨队正,功勋卓著,如今又在斗战之中击杀修行邪魔功法的萧和,功劳盛大,按照规矩,可取代萧和,成为武字营校尉!”李隆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周寒愣了一下,还有这样的好事?

    风亭晚没有说话,皱眉沉思片刻,才看向下方的众人:“诸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周寒固然功劳不小,但他资历不足,才进入军营几个月,不足以担任如此重担,属下认为,威字营的张孟可担任武字营校尉!”

    还没等其他人说话,史剑立刻跳了出来反驳,并且推荐了自己麾下的亲信。

    看见风亭晚微微点头,李隆立刻走了出来,笑道:“资历算什么,要是资历足够就可以担任要职,那军中十几年几十年的将士们岂不是人人都能担任了?周寒实力超群,足以服众,既然史牙将推荐张孟,那我觉得完全可以让两人交手过过招,看谁的实力过硬,就谁上位嘛,各位说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打一架!”

    “实力强者担任校尉!”

    顿时下方的将士们纷纷起哄,对他们来说自然是打架越精彩越好,这场面可不容易见,在枯燥的军营生涯中,算是精彩纷呈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,张孟缩了缩头,不敢露面。

    开玩笑,周寒这样的猛人,连萧和都被他一枪捅死,他如何是周寒的对手,上去就要被周寒两枪给干死。

    废物!

   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!

    瞧见张孟不敢露面,史剑心头骂了两句,脸色黑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隆嘿嘿怪笑着,挤眉弄眼,得意的盯着史剑看,让他的脸色更加难看,扭头不去看着死胖子。